直到天微亮了起来,床上的两个人才气喘吁吁地分开来,结束了这场激烈的欢爱。

怕耽误早朝时间,因为他还得先回龙豫宫,因此上颜耀起身穿着衣服,整装后,满足地在累坏了的可人儿额上轻吻了下。

羽蜜虽然累到不想动了,但是面对上颜耀这一啄吻,她立刻绷紧脸,用着身后最后一丝的力量,翻过身背对着他。

怎么了?不想看到本王?还在生本王的气吗?上颜耀轻柔摸着她光滑的细肩,在她耳边低语。

王上,您为什么会在这里?既然您不信任蜜儿,您就不应该来找蜜儿,再这样对蜜儿的。羽蜜埋怨地说着。

她不懂王上在不信任她,又狠心的将她给打人冷宫的情况下,为何还要来找她呢?

本王......有需求!上颜耀照实说出自己生理上的欲望,隐藏着内心对她的那股思念与爱意。

王上,您真是太好笑了,您有那么多的嫔妃,又何苦来冷宫呢?这不是有损您的威严吗?羽蜜仍是背对着上颜耀,冷讽地说着。

内心无助、受委屈、羞辱等复杂的情绪,顿时一涌而上,让她难过地落泪。

本王不喜欢背对着人说话,你给本王转过身来!上颜耀让她冷漠的态度给激怒了,他坐回床沿,粗暴地将她翻过身来,强硬地让她与自己面对着,这才发现,她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你哭了?为什么哭了?上颜耀望着她那哀伤的模样,一阵心疼,将她从床上抱起来,搂抱在自己怀里,然后替她擦拭着粉颊上的泪珠。

嘘!别哭了。是本王错怪了你,本王不该不相信你的。上颜耀将她小小的身子紧搂在怀中,轻柔安抚地说着。

王上......您不相信蜜儿,让蜜儿好难过,呜......听到王上这么说,羽蜜哭得更凶,泪水更是成串地滑落下来。

别哭了,本王会心疼的!上颜耀更加抱紧了她,将她搂进自己壮硕的胸膛,面对她晶眸盈着泪水的怯怜模样,他就是无法视而不见。

如你所说的,本王的后宫嫔妃众多,但是,本王只要你一人,本王只爱你一个。上颜耀动情地说出自己真实的情感来。

他从不曾爱过任何人,自从拥有她之后,他才懂得爱人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的幸福。而她也是让他想温柔呵护,想永远拥有的女人!

王上......您......说的是真的吗?羽蜜惊愕地抬起头,望着向自己诉说爱意的王上,她怔住了,王上说得是真的吗?

这么有威严,这么俊帅又出色的王上,他真的爱上她了吗?

看着她傻愣的望着自己,上颜耀忍不住浅笑道:小傻瓜,当然是真的,我爱你!而且,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本王一定会相信你。王上,您......蜜儿也爱您!羽蜜雀跃地叫着,然后伸出手,整个环抱住他结实的胸膛,王上,之前您不信任蜜儿,将蜜儿给打入了冷宫,蜜儿还以为王上您......已经不要蜜儿了!她再度啜泣起来,不过,这一次是喜极而泣,她真的好爱好爱王上。

上颜耀勾起她的下巴,温柔地低头吻去她脸颊、眼睛上的泪水,沙哑道:小傻瓜,本王既然爱你,又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上颜耀亲吻着她的脸颊、额头、眼睛、鼻子、耳垂......吻遍了她整个脸蛋的每一处,最后覆盖在她那红润的樱唇上。

两颗深爱彼此的心,一种心灵甜蜜的契合,让两人再度陷入需索的深吻,激烈且渴求地吸吮着对方。

走吧!在狂吻之后,上颜耀说着,仍是抱着她。

走?王上要蜜儿去哪里?羽蜜不解的问道。

不过,不管王上要她去哪里,她现在都不可能去的,她的双腿因为刚刚激烈的欢爱,现在酸疼得很,短时间内恐怕无法走路了。

走,跟本王回龙豫宫。他又为她破例了,因为他从不曾让哪个妃子住进他的寝宫能--龙豫宫里。

去龙豫宫?那里距离冷宫似乎有点远,因此羽蜜的小脸不禁微皱着。

怎么,你不愿意跟本王回龙豫宫?上颜耀挑起眉,困惑地问道。

不是的,王上,蜜儿当然很愿意跟王上回龙豫宫,只是......羽蜜尴尬地咽了口口水,不知道怎么向王上解释。

只是什么?快说,你是不是又要惹本王生气了?上颜耀故作发怒地问着。

羽蜜心惊了下,以为王上又要生气了,只好照实说了。

蜜儿有点累,想休息一下,晚一点,等天完全亮了后,再去龙豫宫。她婉转地说着,但已经羞红了脸。

原来是这样,但是,本王并没有要你用走的回龙豫宫。上颜耀俊脸上显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那......蜜儿要怎么去呢?坐轿子吗?可是这么大清早,天都还没亮呢,有轿子可以坐吗?羽蜜单纯地问道。

她这么纯真无邪的问着,又惹来上颜耀一阵大笑,怜爱地赏她一吻。这么可爱又单纯的美人儿,他怎么可能不爱呢!

当然是没有轿子可坐,而是由本王抱着你走回去呀!他当然知道她没有力气走到龙豫宫,但是,他就是无法等待她休息过后,再回去龙豫宫,因为,他要在下了朝后,马上就见到她。

咦?王上要抱蜜儿?羽蜜不敢置信地看着笑不可止的王上,现在吗?她纳闷地问着。

当然是现在!上颜耀说着,然后拉起她身下的被单,将她赤裸的玉体密实的裹在被单里。

王上,您要蜜儿这样跟您回龙豫宫?这样不行啦,让人看见了,那多不好意思!羽蜜涨红了脸,大声地抗议着。

让王上给抱去龙豫宫那就算了,如果身上还仅是披着被单,那不是羞死人了。

别再迟疑浪费时间了。现在,天还尚未完全亮,只是几个人看见,再晚一点,可能全宫中的人都会看见喔!上颜耀捉弄地说着。

听着上颜耀那么强势又霸气的话语,看来王上是认真的。

可是......人家这样......不然,王上,请您先解开蜜儿身上的被单,重新再裹一次,这一次,请您连同蜜儿的头和脸也一并裹进被单里。羽蜜睁着一双大眼,认真的说着。

哈......上颜耀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大笑。

王上,人家是认真的!您怎么......这样笑蜜儿呢!见到王上笑不可遏的模样,羽蜜又气又急地说着。

上颜耀深吸了口气,调整刚刚因为大笑而激动的情绪,然后倏地抱起让被单给裹住的娇甜人儿,说道:你这小脑袋里的鬼点子还真多!来,将小脸埋在本王的怀里,不就行了。可是这样......羽蜜还想抗议,却让上颜耀低头一吻,给堵住了嘴。

上颜耀就这样吻着怀中害羞的小人儿,直到走出房间,才离开她的唇。

就这样,羽蜜在春红和夏绿,以及上颜耀一干随从暧昧的注目下,将她抱回龙豫宫。

*******************

王上说要让她留在龙豫宫,就真的让她待在龙豫宫了,而且,不准她再提要回玉宁宫。

自从被王上从冷宫给抱出来,这十多天来,王上对她的疼爱更甚以往,让她过得很快乐。

只不过,在这豪华的龙豫宫里,随处都可以看见宫女和公公,少说也有上百人以上,让她感到不怎么习惯,因为,这么多的宫人,让她走到哪里,总觉得让人监视着。

虽然王上待她很好,也很宠溺她,而且一有空,还会主动带她到城外,为她介绍兀颜国的广大领土。

但是,只要王上不在她的身边,她就会感到很无聊,像今天整个下午,王上都待在议事厅里与朝臣们论事,看来恐怕得到傍晚才会回来。

她当然知道王上也有国事要忙,是不可能随时陪伴着她,但是,她却已经很习惯腻在王上的身旁,享受他对自己的好。

唉!羽蜜愁着小脸,坐在椅上叹着气。

启禀羽蜜公主,宫外有位来自月眠国,叫丁香的姑娘求见。一位公公通报着。

丁香来兀颜国?!一定是丁嬷嬷要她来看我的!羽蜜一听到丁香来找她,惊喜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一旁的春红和夏绿也高兴地睁大眼睛,对丁香的到来,也同样感到惊喜不已。

快带她进来!羽蜜兴奋地说道。

不一会儿,丁香在一名公公的带领下,出现在龙豫宫。

丁香的出现,让羽蜜和两名宫女,不约而同兴奋地齐喊着。

丁香!丁香叩见公主,您在这里过得好吗?丁香清秀的脸上,有着和眼前三人同样高兴的神情。

嗯,我很好,你快起来!羽蜜将丁香拉了起来,将她拉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因为她有好多话要问她,有好多话要跟她说呢!

四个许久未见面的人,开始兴奋地聊着。

娘听说我要运送物品来兀颜国,她特别交代我一定要过来拜见公主,想知道公主过得好吗?月眠国一切很好,黛姬女王也很好。丁香简单描述着。

嗯,我也过得很好,王上对我很好!你告诉母后及丁嬷嬷,说我过得很好,不用再替我担心了。羽蜜听见月眠国及母后都很好,不禁红了眼眶,因为,她真的好想母后,特别是前一阵子被关进冷宫,不过,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王上对她很好的。

看得出公主过得不错,我也替公主感到开心。丁香说道。

本来她也很替公主感到担忧,因为传言兀颜国的霸王,是一个威猛凶悍的男人,她很怕公主会受到委屈。

但今天见到公主气色红润,而且又待在兀颜国王上的寝宫,想必那霸王已经臣服在这可爱小公主的娇柔里了。

对了,丁香,咱们很久不见了,不如你多留下来几天,在兀颜国陪我。难得来了个月眠国的好友,羽蜜真的很高兴。

呃,公主,这......恐怕不行。因为这次我是和镖局另一名武师杨风一道来的,他现在还在城门外等我,我恐怕无法久留,我们还有物品要送至黑勒国和伏羲国,之后才会回月眠国。丁香虽然也很想留下来陪伴羽蜜公主,无奈却有公事在身。

咦,你还要去黑勒国和伏羲国呀!羽蜜惊喜地说着,那不正是绯璎姊姊和悦凝姊姊所去的国家吗?丁香,既然你还要去黑勒国和伏羲国,那我写封信,麻烦你替我转交给我二位姊姊好吗?羽蜜很想念姊姊们,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她想写信告诉姊姊们,她过得很好,让她们不用替她担心。

当然可以!如果顺利被召见的话,丁香一定替公主将信转交给大公主和二公主。丁香很愿意替羽蜜公主传送信函。

嗯,那我现在就写。说着,羽蜜让春红和夏绿立刻替她准备了笔墨和纸张,开始写信。

羽蜜边写着信边和丁香聊天,过了两个时辰后,丁香因公事在身,而不得不向公主告别。

羽蜜亲自送了香走出龙豫宫。

公主,我这里有一颗还魂丹,是我师父给我的,不管中了什么毒,受多重的伤,只要吞下它,就可以维持几个时辰的生命来急救,现在我将它送给你。丁香从腰际间掏出了一颗黑色的小药丸。

因为刚刚听夏绿说,前阵子公主被其他嫔妃给陷害而进了冷宫,因此,她才会想将还魂丹转赠给公主,以防万一。

丁香,我不需要这种来西,你行走江湖,更应该将它放在身边,而且,现在王上对我很好,让我待在龙豫宫里,我不会有什么事的。羽蜜甜甜地笑说着。

好吧。请公主不用再送丁香了,公主多保重。下次若来兀颜国,丁香会再来拜见公主的。丁香湿红着眼眶说道。

嗯,我祝你去西域黑勒国的路上,一路顺风。羽蜜也红了眼眶,依依不舍的说着。

丁香在一位公公的带领下,转身离去。

丁香,你要记得将我的信转交给我姊姊!羽蜜对着丁香的背影喊着。

公主,我会记得的!丁香转过身回道,又挥了挥手,才离去。

*******************

兰儿,你不是说有办法对付月眠国那个小娃儿吗?你是怎么做事的,不但让王上破例去冷宫,现在更是将那个小娃儿给带回龙豫宫了。在月宁宫里,哆隆生气地对着女儿哆兰说道。

爹,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兰妃也是一副气怒的模样。

我明明用计让王上将她打入冷宫,但怎么料想得到,王上居然会破例去冷宫找那个小丫头,可恶,真是气死我了!兰妃一说到这里,忍不住气愤地大叫着。

这提醒了我们一件事,那就是王上非常喜欢那个小娃儿。哆隆气怒地双眉紧皱在一起。

我也感到十分纳闷,究竟王上喜欢那干瘦小丫头什么,居然会舍弃后宫所有的妃子,而去临幸冷宫!兰妃眼眸闪烁着狠厉的辉芒。

羽蜜那小丫头比一个孩子大不了多少,究竟王上爱她什么呢?论美貌,她完全不输给她,甚至还比她更美艳呢!而且她那瘦小的身材,根本就无法和自己丰腴娇媚的身材相比,王上为什么对她那么着迷呢?

现在不是讨论王上为什么喜欢那小丫头的时候,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想出个法子,好好对付她。哆隆提醒女儿道。

如果再让王上一直宠溺那个小娃儿,那么未来继任的王后人选,就不可能是兰儿了。

对,爹,我们一定要想出个法子,好好对付那个小丫头!兰妃附和地说着。我们绝对不要放过那个小丫头,好不容易才除掉了王后,事情就要成功了,我们怎么可能......兰妃脱口说着,立刻遭来父亲一阵怒斥。

兰儿,我不是说,不要再提王后那件事了吗?小心隔墙有耳!哆隆斥道。

爹,您别这么紧张嘛!这里只有您和女儿两个人而已,不会有人听到的。兰妃说着。

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哆隆怒瞪了下女儿。

女儿知道了。兰妃不情愿地说着。

启禀娘娘,阿蛮回来了!这时,一名宫女在外头禀告道。

让她进来。兰妃派自己的贴身丫鬟去监视羽蜜公主,要她一有什么动静,就立刻回来禀告,现在阿蛮突然回月宁宫,可见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劈头就问:阿蛮,你怎么突然回来,是不是羽蜜又做了什么事?还是她又偷跑出宫了?启禀娘娘,羽蜜公主并没有偷跑出宫,而是有一位来自月眠国的姑娘求见她,那位姑娘在龙豫宫里待了许久,直到刚刚才离去。阿蛮说着。

一位来自月眠国的姑娘求见她?兰妃重复道。

是,而已羽蜜公主还亲自送她走出龙豫宫,两人看来很熟稔,还说祝她去黑勒国的路上顺风。另外,奴婢还听到公主要那位姑娘记得将信转交给她姊姊。阿蛮将自己所听到的照实说出。

去黑勒国,将信转交给她姊姊?听来没什么,羽蜜那丫头只是托人转交信件给她的姊姊。

信件?去黑勒国?一旁的哆隆若有所思的喃道,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计谋,他遣走阿蛮。你先退下!爹,怎么了?您想到对付那丫头的计策了吗?看到爹脸上有着一抹笑意,兰妃问着。

对,来,就这样......哆隆靠在女儿的耳边说着。

听着爹所说的计谋,兰妃脸上浮现了一抹狠笑。

哈......爹,您这计策真是太好了,看来王上这次非得处死那个小丫头不可了,兰妃阴狠地大笑着。

好了,我先从王宫的侧门离去了。说完,哆隆转身便离开了月宁宫。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我当王后了,哈!哈!哈......

********************

丁香走出了王宫,便急着到城外与杨风会合,因为刚刚和羽蜜一聊,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们还要赶往黑勒国呢!

她想起公主所托付的信件,怕自己一赶路,会忘记了信件的事,因此,她往包袱里抽出其中一封信函放至腰间,好随时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羽蜜公主的交代。

当她才一走出城门,还未到与杨风约定的地方时,突然涌上四、五名身形高大的蒙面汉,挡住了她的去路,并拔刀攻击她。

你们是谁?丁香问着眼前的几名蒙面人,只见他们个个眼神凶恶地狠盯着她。

几名蒙面人根本不理会她的话,狠厉地围攻她,丁香虽然有武功,但她仍敌不过眼前这几名武功高深的大汉。

最后她因身中多刀,而倒卧在地上,身上的包袱被蒙面人给拿走,她遇上了强盗吗?

找到信了,走!几个蒙面人掏出她包袱里的一封信,丢下包袱,然后迅速离去。

信?他们为什么要杀她?又为什么要拿取她包袱里要转交给公主的信呢?

丁香躺在血泊中,困难且痛苦地从腰间拿出还魂丹吞下,旋即便陷人了昏厥。

翌日,在兀颜国的早朝上。

启禀王上,臣有一要事禀告。哆隆双手一揖,语气透露着凝重。

说!上颜耀准奏。

王上,请您先过目这封信。哆隆将手上的信函交给了一位公公,然后再传给王上。

上颜耀纳闷地接过信,他惊愕地看着信函上写着--绯璎姊姊收羽蜜这的确是蜜儿的手迹,但是,这封信从哪来的呢?这是怎么一回事?上颜耀俊脸一敛,拆开信封,拿出信纸来,阅读着里面的内容。

这是......上颜耀瞬间脸色骤变,俊脸因愤怒而抽动着,锐利的黑眸狠瞪着白纸上的黑字。上面写着兀颜国有多少的军力,以及军队所训练及驻扎的营地。

为什么会有这封信呢?

他怒吼道:来人呀!立刻将羽蜜公主抓到大殿上!大殿内所有官员都瞪大了双眼,不知道那信上的内容是什么,为何会让王上生这么大的气?不过,王上让人将月眠国的羽蜜公主给抓来,敢情是与公主脱不了干系?

羽蜜不知道为什么王上会让人这么急着将她给传唤到大殿上,春红和夏绿两人也战战兢兢地跟在羽蜜公主身后。

王上,万岁!羽蜜与两名宫女双膝一跪,叩首着。

不知道王上这么急得传唤羽蜜至殿上,有什么事吗?她瞧见了坐在殿前龙椅的王上,阴鸷般的锐利黑眸直盯着她,她感到纳闷不已。

有什么事?上颜耀气怒地从齿缝里蹦出话来,你还有脸问本王有什么事?!看看这是什么?这是不是你写的?上颜耀大手猛地一挥,将手上的信封及信纸朝底下抛落。

一旁的公公捡起地上的信封和信纸,然后转交至羽蜜公主的手上。

这不是她昨天写给绯璎姊姊的信吗?怎么会在王上的手上呢?

王上,这的确是羽蜜写的。羽蜜昨天不是跟您说过,羽蜜奶娘的女儿丁香来探望我吗?这是我托她转交给我在黑勒国的绯璎姊姊的。羽蜜睁着一双大眼,心里纳闷地忖着,就算她没有告诉王上写信一事,王上也不应该气怒成这个样子呀!

你承认这是你写的?上颜耀冰冷地狠瞪着她。

嗯。羽蜜微笑地点点头,虽然她并未看信纸上的内容,但看这信封就知道了。但是王上为什么会有羽蜜写给姊姊的信呢?不是应该在丁香的身上吗?她疑惑地问着。

哆隆,你这信是往哪里得来的?他从龙椅站了起来,对着哆隆大声咆哮。

启禀王上,这是臣的属下昨天下午在城门外附近,见到了一名非我兀颜国女子,其神情与举止看似诡异,因此上前盘查对方,岂料,那名女子拒绝盘查,便与臣的属下打了起来。哆隆停顿了下。

羽蜜一听,惊愕地看着哆大人,丁香和哆大人的手下打起来?怎么会这样?

继续说下去!上颜耀暴吼一声,俊脸愈来愈阴沉。

在他们交手的时候,自那名女子的包袱里,掉出了这封信函来,臣的属下打开察看,发现了这信上清楚写着我兀颜国的军队势力,以及军队的驻守地原来这是一封通敌的信函,因此臣的属下立刻逮捕了那名月眠国的女子,并得知是羽蜜公主命令她将这封信转交至西域黑勒国去。哆隆煞有其事的说着。

哆隆话一说出,大殿内的所有朝臣,莫不惊讶地发出哗然声。

通敌信函?原来月眠国会进贡一位公主,是来调查我兀颜国的军力!没想到她居然会是西域黑勒国派来的奸细。听闻西域的黑勒国想向北扩充版图,传言果然是真的。朝中的朝臣纷纷议论着。

通敌信函?胡说,我写的明明是......羽蜜低头审阅着纸上内容,丽颜倏地刷白了,这信......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她颤抖地看着信上的内容,字迹是她的没错,但内容则完全和她写给绯璎姊姊的,迥然不同!

这信里净是一些什么军队的统计数量,还有好几个地点,但她看得不是很懂,这究竟是什么信?为什么看来像是自己的笔迹呢?羽蜜心中有个很大的问号。

王上,这笔迹......虽像是羽蜜的,但是信上的内容不是羽蜜写的,羽蜜只是要告诉绯璎姊姊,羽蜜在兀颜国的近况而已。王上,羽蜜不知道为何信的内容会变成这样......王上,请您相信羽蜜!丁香呢?她可以证明我当初交给她的信,不是这样的。羽蜜惨白着脸辩解道。

好,本王就让你心服。哆隆,那名女子呢?本王要她亲自来对质!上颜耀冷声问着哆隆。

回王上,那名女子自知死罪难逃,因此在被臣的属下逮捕后,自戕而亡。反正那个女子已经死了,也死无对证了。

什么!丁香死了!不......羽蜜震愕地叫出声,整个人如遭雷劈,脑子一片空白。

王上,羽蜜公主探我军情,通敌证据确凿,依我兀颜国的律制,通敌者一律处以死刑,请王上即刻裁定!哆隆提奏道。

死刑?羽蜜僵硬地颤声道,不,王上,羽蜜没有,羽蜜不是奸细,更没有写什么通敌的信函,王上,请您一定要相信羽蜜,羽蜜真的没有......我没有!她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向坐在殿上的上颜耀祈求着,她不知道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

判处死刑!上颜耀内心震了下,一双浓眉紧揪着,冰冷的眼眸闪过一道不为人知的诡异辉芒。

羽蜜红了眼眶,但她仍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颤抖地渴求着王上,希望他能相信她,她真的没有做什么通敌的事,她真的不知道那信的内容为何全然变样。

王上,请立即下令将羽蜜公主处死!哆隆再次奏请。

整个大殿上,顿时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启禀王上,国师葛鲁达出声道,臣认为,此事有蹊跷之处,可否让臣看一下那封信呢?拿给他!上颜耀顿了一下,命令一旁的公公,将羽蜜手上的信件,拿给葛鲁达看。

葛鲁达接过那封通敌信函,一双充满智慧的深眸详细审阅着。

国师,连公主自己都已经承认信里的字迹是她的,而且是她让人将信带到黑勒国去,还有何蹊跷之处呢?看到葛鲁达国师接过信件阅读,哆隆内心有点慌了,不过,那写信的人现正跪在殿上,而带信之人又早已死亡,就算葛鲁达要调查,恐怕也是无从查起。

葛鲁达只是看着信,未发一语。这信的内容,就其各驻守之地与军队的数量,描述得未免太清楚了吧!而且,若这信函不是公主所写,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国师,羽蜜公主所犯的乃是通敌叛国之死罪,国师不是要替公主求情吧?哆隆先发制人地说着。

先前就是葛鲁达建议让羽蜜公主留下的,而这一次,他不能再让葛鲁达替那个臭丫头说话了。

哆大人,您多心了,如果公主真犯了通敌的死罪,而且证据确凿,我又怎么会替她求情呢?葛鲁达巧妙回答着哆隆的话。

他再次双手一揖,朝上颜耀说道:启禀王上,老臣认为,就算公主到兀颜国当卧底之事属实,但根据我兀颜国的律法,向来没有立即处死一例,就算是死罪,也会先裁定其行刑的日子。好,本王下令,将羽蜜公主给押入死牢,七日后处斩!上颜耀冷峻的龙颜怒不可遏地喝令道。

七日后处斩?不,王上,您不可以这样对我......我没有通敌,王上......

羽蜜一听到王上下令处死自己,小脸倏地惨白,整个身于僵硬住了。

上颜耀抿紧唇,威厉、冷怒的黑眸里,充斥着狂焰的怒火,你不应该背叛本王的,押下去!不......蜜儿没有背叛您呀!一定是有人故意诬陷蜜儿的,王上......您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您都会相信蜜儿,为什么您又不相信蜜儿了,王上......

她感到内心一阵刺痛,泪水扑簌簌地自晶眸里流下,没想到王上居然又再一次听信别人的话,还下令处死她!

羽蜜随即让大殿的两名侍卫给抓了起来。

公主......跪在羽蜜身后的春红和夏绿,同时惊惶地叫着。

王上,奴婢们愿与公主一起死,请求王上将奴婢们一起关至死牢。既然保护不了公主,两名宫女愿与主子一起被处死。

不,春红、夏绿,不要......羽蜜阻止着,她岂可让她们两人跟着她一起被处死。

哼!上颜耀不屑地冷哼,既然你们这么忠心,连死都不怕,那本王就成全你们。全部都押至死牢,待七日后一并处斩。不......王上,你不可以......你是昏君、你是暴君,我恨你......我恨你!羽蜜心碎哀戚地喊着,随即让侍卫给拖出大殿。

哆隆望着羽蜜公主让王上给下令押至死牢,内心窃喜着。他瞄了一眼国师葛鲁达,猜测他或许会私自调查此事。虽然七日后才处斩,但是,那丁香已死,原来的信件也烧毁了,就算葛鲁达本事再大,恐怕也无从查起。

葛鲁达气定神闲地捻了捻白胡子,深不可测的眼底,透出智慧的辉芒。

**************

死牢,一个潮湿又阴暗的地方,冷飕且充满霉味的空气里,透露着死亡的讯息,而壁上的一盏小油灯,为这密闭且黑暗的死牢,布上了一层悚然的意味。

羽蜜病了,她轻阖上双眼,虚弱地躺在冰冷的地上,昔日红润漂亮的脸蛋,如今已变得苍白且无生气。

春红和夏绿,忧心的跪在她的身旁。

春红低泣道:公主,您一定要吃点东西,您这样会......熬不住的!也难怪公主会生病,这里的空气实在太潮湿且不干净了,公主是那么娇贵,再加上这六天来,她吃什么就吐什么,当然会病倒了。

熬不住又如何?反正终究得死,只是早晚的问题罢了。反而就这样死去,未曾不是一件好事。羽蜜微睁开双眸,虚软地说着。

她好想就这样死去,因为,她不想在上颜耀面前让人处死,这样自然地死去,还能保有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

公主......呜......奴婢真是对不起您!奴婢未能好好的保护公主......奴婢罪该万死,公主......呜......夏绿哽咽地说道。

嘘,你们都别哭了。羽蜜安慰着她们。

从她被宣判死刑,抓进死牢的那天起,她就不曾哭过,因为,她的心已经碎了、死了,一颗破碎的心,一个无心的人,又怎么会因难过而哭泣呢?

若真说有什么曾令她感到遗憾的,那便是她让春红和夏绿陪着自己一起受罪了。

你们不该死的,不该陪我一块死的,你们真是太傻了,我对不起你们。羽蜜轻声叹说。

她们看得出来,从进死牢的第一天起,公主就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意志,她不哭也不闹,更毫无哀伤的神情,仿佛只剩下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

不,公主,您没有对不起奴婢们,就让我们跟随您到地府,继续侍奉着您!春红哀戚地说着。

我也对不起了嬷嬷,因为我害死了丁香;我更觉得对不起母后,我......

羽蜜两眼无神地说着。

公主,您别说了!春红和夏绿觉得公主仿佛在说着遗言似的,让她们更加难过。

好,反正我也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吧!羽蜜感到身体相当的不舒服,沉重地闭上眼睛,希望自己一觉醒来,已经得到解脱了。

公主......她听到了春红和夏绿的呼喊声,不过,声音却愈来愈远,愈来愈细,最后,不再听见。

*****************

启禀王上,刚刚地牢的狱率又来通报,说羽蜜公主她......现在......查总管走进御书房里,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

她现在怎么了?听到她多日未进食,上颜耀俊脸一沉,心急如焚地问着。

不但生病,而且现在已经......已经陷入昏迷了!该死!上颜耀心一紧,大声地咆哮咒骂。

她为什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为什么不好好吃饭呢?他暗中让人天天来通报那个小人儿在死牢里的情形,没想到她却把自己给搞得生病且陷入昏迷。

该死的小东西,我应该好好打她屁股的!她就不会为了本王而好好照顾身体吗?难道她真的以为本王会将她处死,所以根本就不想活了?上颜耀气愤她固执且执拗的个性,怒不可遏地低吼着。

看来,她是想以死来证明她的清白。在她那娇小的体内,除了那股令他着迷的甜柔外,更有一份高傲又倔强的脾气,从上次她宁愿被打入冷宫,也要证明自己清白,他就知道了。

他并没有不相信她那天在大殿上所说的话,相反地,他完全相信她是无辜的。

虽然她通敌的事情证据确凿,而那个小傻瓜也承认那笔迹是她的,但他始终都相信着她,她不可能背叛他的。

但他要知道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因此,他假装发怒的将她判处死刑,为的就是要彻底追查出这整件事的真相。

他派出十二名宫中的高手,暗地协助国师葛鲁达去调查这整件事,而且是从哆隆和哆兰查起,从上次冷宫事件,他就对兰妃起疑了。

该死,她难道就这么不信任本王吗?还有,那两名宫女是在做什么的,故意将她们一并押至死牢,为的就是让她们好好照顾她们的公主,居然还让她生病又昏迷,要是蜜儿有个万一,本王就处死她们!上颜耀又是一阵担忧焦躁的怒骂。

他本来是想,明天在众朝臣面前还她一个清白并宣布一件大事,但是由此看来,她不但无法再多熬一天,恐怕,现在就熬不住了。

听到她陷入昏迷,上颜耀整颗心紧紧地揪着。

不行,不能冒险等到明天,上颜耀双手紧握成拳,立刻到死牢!他浓眉一揪,威厉地说着。

当他走进死牢,接触到那潮湿且充满霉味的空气,顿时令他感到恶心不已,该死,这里的空气怎么这么糟!他不禁气怒地咒骂着,同时后悔将她给关到这种地方来,应该关到其他牢房的。

怪不得她会生病,这里根本就不是人可以待的,或许他应该命人打掉这可怕的地方。

在他看见了躺在地牢里,脸上毫无半点血色,像已经死了般的小人儿后,他的怒火瞬间爆裂开来,同时他的心也狠狠地抽痛着。

她的情形,比他想像的还要惨好几倍,让他既心疼又气愤。

该死的奴才,你们是怎么照顾她的,居然让她变成这个模样!他对着跪在地上发抖的两名宫女暴吼。

他迅速赶上前,蹲下身抱起躺在地上的她。原本娇小的身子,更瘦了一大圈,轻得像根羽毛似的。

上颜耀将羽蜜给紧紧抱在怀里,望着她那消瘦的双颊,他心疼地在她的额上轻轻一吻,大步走出死牢。

他将她抱回了龙豫宫,立刻召来宫里所有的御医,替她诊治。

同时,葛鲁达也进宫来禀告他的调查结果。

***********************

翌日早朝上。

上颜耀威厉地坐在龙椅,在大殿上的众臣行跪礼后,他立即吼道:该死,哆隆,你竟敢捏造通敌信函来诬陷羽蜜公主,该当何罪!王上请息怒。老臣绝无诬陷羽蜜公主,因为那封信函的确是臣的下属自那位月眠国的姑娘手上拿到的,绝无捏造,请王上明察!哆隆双手一揖,坚定地为自己辩解。

他听闻昨天下午,王上自死牢里亲自抱出羽蜜公主,并命令宫中所有御医前往龙豫宫,当时他就感到很不安,为何王上会突然有所转变。

但是,在所有的物证与人证都毁灭的情况下,他怎么也不可能去承认这伪造诬陷一事。

该死!死到临头还不承认。好,本王就让你心服口服。上颜耀怒不可遏地说着,来人呀,把丁香和燕子南带上来。丁香和燕子南?哆隆内心一惊,脸色骤变。丁香不是已经死了吗?而那燕子南......王上是怎么知道他的呢?

只见两名一老一少的男子走进了大殿,其中那名年轻男子还抱着一名看似虚弱的年轻女孩。

王上,万岁!三人齐说道。

丁香,将你告诉国师的话,再清楚地说一次。上颜耀沉声道。

是!那天我出宫后,便遇上一群蒙面盗贼,不但抢走了民女包袱里的信,还意图杀死民女,所幸民女让同伴杨风所救,得以捡回一条命。丁香虽然换回性命,但由于伤势很重,因此仍无法行走。

王上,此女满口讹言,唯一可取信的,是那通敌之信函确实是来自此女身上。哆隆狡辩地说着。

王上,民女可以证明羽蜜公主交给民女的信函,不是什么通敌信,因为公主一共写了两封信,让民女转交给大公主和二公主,其中要给绯璎大公主的信函虽让人给抢走了,但是另一封要给悦凝二公主的信函,民女刚好放在腰间,好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公主的交代,因此,并没有被抢走。丁香拿出另一封沾有血渍的信,经由一位公公呈交给王上。

羽蜜公主居然写了两封信?哆隆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眼,老天爷真是跟他开了一个大玩笑,他感到自脚底传来的冷寒。

启禀王上,羽蜜公主的另一封信,在小民手上。小民以替人写字为生,也擅长模仿他人的字迹。八天前的一个晚上,哆隆大人让小民照羽蜜公主的笔迹,写了一封哆大人要的信件,小民因为不敢得罪哆大人,又怕日后遭来祸害,因此,小民保留了羽蜜公主的原始信件,同时还有一封哆大人当时亲笔所写的手抄本。燕子南将手上信件全呈给王上。

至此,整件事情都明朗了。

该死!哆隆,你还有什么话说?上颜耀怒瞪着哆隆。

不......王上......请饶命......老臣......哆隆整个人虚软地跪在地上,向王上求饶着。

休想本王饶得了你,来人呀,立刻将哆隆押至死牢,两天后处决!上颜耀抑不住内心那强烈的怒火,特别是想到此刻躺在床上,还昏迷的小人儿,他就恨不得立刻杀了哆隆。

他当然知道哆大人为何要诬陷蜜儿,这与之前兰妃设计陷害蜜儿是相同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那空缺已久的王后位置。

王上,臣请王上刀下留人。国师葛鲁达请求道,那哆大人也曾是我兀颜国有功之臣,老臣请求王上饶恕哆大人。臣也请求王上饶恕哆大人!一时间,大殿上的臣子,个个替哆隆求情着。

上颜耀狠厉地瞅着哆隆,深吸了口气,眼眸里的怒火仍盛燃着,好,本王就饶了哆隆,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王下令,将哆隆及兰妃贬为平民,即刻驱逐出兀颜国,永远不得再踏进我兀颜国。多谢王上饶臣不死!哆隆手脚发软地谢过王上,随即让侍卫给带出去。

本王要宣布一件事,那就是悬空已久的王后位置,本王决定......

羽蜜微微睁开了眼,感到一阵刺眼的明亮,让她自然又闭上了眼睛,她深吸着一种舒适的新鲜空气,这里是……天上吗?

公主,你终于醒了。一旁的春红和夏绿,见到昏睡五天之久的公主苏醒过来,开心地喊着。

春红、夏绿,你们也来到天上了......羽蜜意识不清地说着。

公主,我们都没有死,你快醒醒,看看这里,这里不是天上,是王上的龙豫宫!没死?不是在天上?是在龙豫宫?羽蜜不解地睁开晶眸,逡巡了四周,惊讶地坐起身来,为什么大家都没死,反而在龙豫宫呢?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她纳闷地问着。

春红和夏绿将王上抱公主出死牢开始说起,并由查总管那里得知,王上是相信公主的,故意先将公主判处死刑,为的就是要追查真相,且派出了十二个宫内密探去调查……当然,还包括哆大人和兰妃娘娘的陷害。

羽蜜听着两名丫鬟的述说,这么说来,王上并没有违背他当初对自己所作的承诺,他是相信她的,她的心不由得一暖。

虽然事情已真相大白,但是丁香她却因为我而......她想起丁香的死,难过地垂下头。

丁香没死,她只是受了伤,王上将她安排至城外的行宫,派宫里的御医诊治她。夏绿说着,而且,在公主昏迷的这五天,丁香曾来探望过公主呢!我昏迷了五天?羽蜜睁大了双眼问着。

嗯,我们都很担心呢!而且这五天,除了上早朝外,王上日夜不分地陪伴在公主身边,王上真是很爱公主呢!春红笑说着,王上对公主的爱,任何人都可以深刻感受到。

王上日夜不分地陪着我?那么自己睡觉的丑样,不就让王上给看见了吗?羽蜜感到一阵羞愧,双颊绯红。

想起那天在大殿上,她因为气怒王上对她的不信任,而骂他是暴君、昏君,王上不但不生气,反而还陪伴在她身边。

不只这样,王上他还......夏绿笑嘻嘻地说着,但被房间外的恭迎声给打断了。

见到王上走进房里来,春红和夏绿很识相地走出房间。

上颜耀一见到床上那昏睡的人儿,已经醒过来坐在床上,俊脸难掩惊喜地勾勒出一抹迷人的笑意,然后走向床边,庞大的身躯在床沿坐下。

蜜儿,你醒了。上颜耀低凝住她,发现她脸上的红晕,怎么了?还不舒服吗?脸怎么这么红?上颜耀担心地伸出手,手心摸向她的额头。

面对王上的柔情,羽蜜的脸更红了,同时内心也悸动不已。王上对自己的爱是这么的真切,且毫无掩饰地表现出来,让她很感动,这么一个威严的霸王,对她一直是很温柔的。

眼前的男人是这么的俊帅、威严,又是这么的爱自己,怎能不教她心动呢!她真的好爱好爱眼前这出色的男人。

她从床上跪起了身子,羞赧地主动亲吻他刚毅的脸庞一下,然后伸手搂抱住他的颈项,娇柔地说着:王上,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对不起,蜜儿那天不该骂您的,请您原谅蜜儿。对于她突来的献吻、投怀送抱,上颜耀内心惊喜着,因为,这可说是这小人儿第一次主动亲他,这么亲密地抱着他。

他伸手环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搂向自己结实身躯,将脸埋进她小小的身子里,闻着她身上独有的甜蜜味道。

你这个小傻瓜,瞧你把自己弄成了什么模样,你要本王相信你,那你也应该要信任本王的。抚摸在她俏臀上的大手,轻轻拍打了下,随即又将她搂得更紧。

王上,羽蜜除了请求您原谅,另外还有一件事要请求王上答应。羽蜜若有所思的说着。

你说,本王一定答应你。上颜耀仍抱紧她,舍不得抛开现在这份甜蜜的气氛。

羽蜜请求王上,让羽蜜回去玉宁宫。羽蜜很清楚,她之所以会三番两次的遭人诬陷,无非是因为自己是贡品的身份,她并未受封,却得到王上如此宠爱,当然会遭人妒忌。而且,如果她一直待在龙豫宫,最后一定也会惹来其他朝臣的非议,到时唯恐会损及王上的威名。

为什么要回玉宁宫?上颜耀拉开她的身子,让两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如阴鸷般锐利的黑眸直凝住她,读取她脸上的神情。

因为......羽蜜微垂下眼眸,避开他紧迫盯人的视线,蜜儿并没有资格住在龙豫宫里,这恐怕会惹来非议,因此,蜜儿还是回到玉宁宫比较好。原来是这样。上颜耀的俊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诡邪的笑容。

他再次将眼前的小人儿给搂进了怀里,然后沙哑地笑说:小傻瓜,说你傻还真是傻,你是本王的王后,当然有资格住在龙豫宫。在将哆隆和兰妃贬为平民,并逐出兀颜国的那一天,他就已经当众宣布,封羽蜜为兀颜国的王后了。

王后?王上,您刚刚是说......羽蜜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所听见的,她睁愣着一双单纯的大眼,惊疑地望着王上,只见他俊逸不凡的脸上,净是笑意。

上颜耀顺势伸出手,充满深情蜜意地捧住她那美丽娇嫩的脸蛋,轻轻点吻着她那微启的迷人朱唇。

在诬陷事件真相大白的那天,我便同时宣布,赐封你为兀颜国的王后,并将在两个月后举行受封典礼。上颜耀深情款款地说着。

她是他最疼爱的女人,更是他这辈子最爱的王后。

王上,我......羽蜜无法克制心中那份喜悦的狂潮,身体因惊喜而微微颤抖,让她完全说不出话来。

我已经命人向各国发出了邀请函,同时本王还亲笔写了封信给黛姬,郑重邀请她来兀颜国参加你的受封大礼。上颜耀亲了下她的粉颊说道。

王上......我......瞧他为自己做了多少事,噢!她怎能不爱他呢!

王上,您对蜜儿的这份深情,蜜儿会永远记住的。她一定会更爱更爱他,来回报他对自己的这份挚爱。

除了永远记住以外,还有没有别的呢?上颜耀笑问着。

有,蜜儿会更爱更爱您,比爱自己还爱,胜过任何人!羽蜜漾出灿烂甜美的笑靥说着。

她娇柔甜美的模样,勾起了他体内某种灼热的渴望。

还有没有?例如更实际一点的呢?上颜耀深眸一凝,邪邪地笑着,眼底闪烁着炽热的欲望。

王上......被他那么一望,让羽蜜顿时羞红了脸,原本白皙粉致的脸蛋,因为这一红霞而变得更娇艳诱人。

两个人深情地凝望着对方,炽热的爱与饥渴的欲望,瞬间在两人之间迸射出来。一股强烈且灼热的原始欲望需求,让两人紧紧地拥抱着对方,再次沉沦在那狂野欢爱所带来的高潮喜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