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电视台某栏目组来我们县采风,说是要制作一期展现老区风采的专题片,当时下榻我们宾馆305——309房间,另外由於张导演的要求给制片人和他在4楼另外安排了一个房间,至於原因我就不说了。我们开宾馆的,客人的要求当然尽量满足,由於稀罕第一次有电视台的人来我们宾馆下榻,所以我做主很大方的给4楼的房间免了单。

制片人第一天并没有来,领队的就是张导演,留着灰白的山羊胡,但是眉毛和头发都是黑的,人也就五十来岁的样子,所以我怀疑他的胡子应该是染过色。这个队伍人不少,肩扛手提的也拎了不少的器械,看上去都挺贵重的。张导演说话粗声粗气的,经常会爆出粗话,右手带了三个黄金戒指,看上去根本不像个导演——说实在的就这年月,我们县的暴发户也比他看上去有修养。

我主要说的其实不是他,而是那两个天天跟在他左右两旁的两个美女主持。有一个姓阎长得像韩雪,白嫩的皮肤,个子高挑有型,腰特别细,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我注意到张导演经常会在上下楼人少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把手放在阎主持的腰上,有时还会轻轻地拍拍她的屁股。阎主持似乎不是很适应,总是会若有若无地反抗一下。另外一个姓刘的相貌一般,但是身材很火爆,乳房不大但是很挺,一双腿又直又长又光滑。她看上去不像主持,倒更像张导演的生活秘书,随时都会从小包?掏出纸巾很细心地给张导演擦脸,上下楼的时候经常会扶着张导演的胳膊,表情十分的亲昵。

我是酒店住宿部的经理,在三楼有我的一个固定房间,一般不对外开放,作为我值班时休息的空间,只有客满而又恰巧有绝对不能推辞的大客户来住宿的时候,我才让服务员收拾一下,让出去。而我晚上就到桑拿部找个空房间睡去。看着平时西装革履人五人六的,其实就是个高级打工仔。这?进出的客人们随便一个都是当地来头不小的人物,我也就是机灵点,别让客人们跟服务员起了冲突就算OK。在这?干了三年,从小服务生干到现在,月薪也从1000块涨到了3000块,外加红利和灰色收入,一个月下来也有5000左右,足够我在这?过着幸福地过着小生活了。房子咱是不敢想……也曾经有几个经常光顾这?的富婆一遝一遝地把钱往我面前甩,我也曾动过心,说实话谁跟钱有仇啊?但是我还是忍住了,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我是当地人,传开了名声不好,我老子知道了是要杀人的!虽然不收她们的钱,但是作为一个快乐的单身汉,并不妨碍我跟她们有一些暧昧的关系,除了上床,其他的几乎是百无禁忌。这些富婆都是省会大佬的人,有的是原配有的是小三,总之二十多岁到四十岁的都有。我这个人平时对四十来岁的妇女还真有一点喜欢,那个年龄段的女人皮肤比小女孩摸上去要绵软得多。

长话短说,我的房间就在310,跟那两个女主持恰好相邻。下午她们刚入住刘女士就拿着一个枕头愤愤地找到了总台。我刚进大厅的时候恰好看见她跟我们总台的小王吵架,阎女士在一旁拉她,不让她吵,小王皱着眉解释着什麽,看到我进来,连忙把一双求助的眼睛投向了我。我走了过去,问道:“怎麽了?”

阎女士认出了我,她一把将手中的枕头摔在吧台上,指着枕头说:“怎麽了……你看看吧,我们才住进去,都没有躺就在枕头上发现烟灰了,你们到底有没有换过床上用品啊!看你们酒店的样子挺高档的,怎麽服务这麽差劲啊?”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床上用品肯定是换过的,这没问题,肯定是哪个女服务员昨晚偷偷地带着男朋友来房间?洗澡了,走的时候没清理乾净。其实干过酒店的都知道,即使管理得再严这种事也难免会发生。人都想要个面子,尤其是现在十七八的小女生,在这麽高档的酒店?工作,也喜欢对男友炫耀一下自己小小的方便。这一点我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但是如果因此引起了客人的投诉,我就不能当做没有发生!

我沉下了脸,把李领班呼了过来,吩咐道:“马上带人把305-309房间的床上用品重新更换一遍!立刻去做!”看着李领班带人匆匆去了,我转过身,满怀歉意地给刘女士笑着道歉:“真是对不起刘小姐,这是我的工作失误,我保证会严肃处理当事人,并且把处理结果及时送到您手?的,您看是不是到那边我们坐下谈。”

女人就是小心眼,一听我保证要处理当事人,火也就消下去了,白了小王一眼,甩甩头拉着阎女士气咻咻地坐到了大厅休息区的沙发上。我向吧台要了两瓶绿茶,拎着走了过去。

未完待续……

起初刘女士还有火,不接我双手递过去的绿茶,还是阎女士接了过去劝了几句这才有了笑脸。

我笑着说道:“这种事吧的却是很少发生,发生了这种事我这个当经理的感觉都没脸活下去了,您喝口绿茶消消气……这绿茶最能消火了,您就是不看我小小的面子,也得看这瓶绿茶的面子啊,您说他从南方山上采下来,又跑到北方又是煮又是装的折腾一顿,最後才跑到您手?,它也不容易呀。”

阎女士和刘女士听我这样尽力地巴结,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我的笑话未必可笑,但是毕竟能看到我的诚意在?面了。

我看气氛缓解了不少,就渐渐地陪她们拉一点家常,并且很殷勤地拿着笔记本请她们给我签了名。这时有哥们打电话给我,我找了个藉口走了。临走时刘女士忽然叫住我,问:“你晚上有事吗?”

我愣了一下,说:“没事儿,您尽管吩咐,我就是伺候您的!”

刘女士摆摆手:“晚上说,晚上说,你把你电话留给我吧。”

我脑子一片空白地留给她电话,出了酒店门口了还不太明白……她想干啥?

出来给哥们一拨电话,居然是惹上了打架,操,这事儿你不报警找我干嘛?我心?暗骂了一声,但是既然哥们挨打了,自己说不着急那是假的。於是我赶紧的拨了几个电话,然後就叫了个车朝着干架的“秦山迪厅”赶去。

还好没去晚,两拨人总共有四十来个吧对峙着随时就要开干呢,两拨人?面都有专业的,看看那光头,链子,运动衣就知道他们就是吃这碗饭的。我进去的时候被迪厅?的一个服务生拦住了,横眉冷眼地对我说:“关门儿了!”这帮孩子说实话根本就没经过什麽阵仗,这四十来号人舞刀轮枪的气氛一渲染,他们就觉得自己个个都是刘华强了!我伸手“啪”地把他拦我的手打开,平静地看着他说:“我都敢拦,你瞎眼了吧!”

那小子一下子就摸不准我的深浅了,凡是说这号话的人没个底子浅的。趁他犹豫着,我越过他走了进去。二龙赤着上身,拿着一把黑白口铁的大砍刀。在他身後跟着十来号人,不过看上去都有点怂了,完全没一点气势。这群架就是TMD打气势呢,没了气势王八蛋也能打赢你。反观另一面三十来个人咬牙切齿横眉竖目的样子,随时都能吞了他们。我手心?冒了冒冷汗,心想操他娘的老子这回算是叫你二龙给坑了,就这状态,我填进来也是白搭啊!

对面领头的我看上去有点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他也看了我几眼,眼神?流露着跟我一个意思。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雷哥!”

我一听,这不是我的客户“雷大眼儿”的称呼吗?我刚给他打了电话求援啊!

那小子对着话筒说:“我现在真走不开啊雷哥,一帮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死逼正跟我闹事儿呢!要不我给小侯打电话叫他去吧?”

我听了笑了起来,对着他扬扬手说:“你跟雷大眼儿的吧?就是我给大眼儿哥打的电话要人呢,来你给我电话我跟他说!”

那小子将信将疑地看了看我,一下子想起来了,拍了拍脑门儿说:“我操,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洪福大酒店的小泉儿吗?”

我一把抢过电话,认真地对他说:“小泉儿是你叫的吗?你再叫一次我叫大眼儿砸了你蛋包子!”

电话那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我他妈的只说一遍,我管你干嘛的?小杨你必须给我抽出二十个人来,要不别怪哥给你来家法!”

我对着话筒笑道:“雷哥,是我,小泉儿啊!”

大眼儿雷沉默了一下,笑道:“我操,怎麽是你啊?你怎麽已经和小杨在一起了?”

我说:“雷哥你别操心了,是一回事儿。自己哥们掐起来了,你给放个话儿吧,让你的弟弟们给个面子,我带人走。”

大眼儿雷爽快地说:“好,你叫小杨听电话。”

……

事情解决完,免不了在一起吃吃喝喝,那天晚上二龙的一个哥们做的东,花了1000多。我从头到尾没问为的啥打架,他们看我没问,也就没说。吃完饭一看九点了,他们还要拉着我去唱歌。我忙说算了,我怕离开太久了店?有事儿找不到我人。送走他们,我自己打了辆车回酒店。

回到酒店已经晚上九点一刻了,我往大厅?一走,看见总台值班的小张对着我使劲儿地歪嘴,顺着她的眼神儿一看,居然发现老板坐在大厅休息区的沙发上,在他旁边坐着张导演,两个人有说有笑谈得挺开心。刘女士在一边陪着,胳膊缠在张导演身上,就TM差压上去了。我快步走了过去,恭敬地在老板身边弯下腰,笑道:“哥,您有什麽吩咐吗?”

老板一把搂住我脖子,轻拍着对张导演说:“这可是我最得力的兄弟了,别看我这个酒店每天赚好几万,没有他可就一点都玩不转了,呵呵,机灵着呢!张导演,你有什麽需要就直接跟他说,就跟和我说一样好使!”

张导演矜持地对我抿抿嘴,算是笑了笑。我咧着嘴,露出八颗大门牙对着他说:“没错儿,张导演您是大人物,小店有什麽照顾不到的地方您直接说话,我负责给您办好!”

刘女士突然在旁边嗲身嗲气地说:“哎呀,我们可不敢麻烦杜经理,刚才麻烦您给换床上用品已经很觉得承您情了!那儿还敢再麻烦您呢?”

我忍住怒火,直接无视她,笑着看向张导演。张导演见刘女士插嘴,有些不高兴,回头冷眼看了她一下。老板一愣,问我:“怎麽回事?”

我只好把事情原委跟老板汇报了一下。老板立刻板起了脸,指着我鼻子说:“小泉儿你是怎麽办事儿的,你的管理怎麽这麽不到位?妈的……”老板越说越冲动,手指头都快点到我脑门儿上了,我看他有打人的趋势了,急忙退了一步,直起了身子。老板够了一下没够着,才放弃了打我的念头,恶狠狠地问:“当事人处理了没有?怎麽处理的?”

我见他火压下去了一些,才又弯下腰,谨慎地汇报:“已经处理了,是一个刚来上班的小姑娘,我已经通知让她卷舖盖走人了!”其实我现在连是谁做的都还不知道呢,这种事儿处罚是一定的,否则店?没了规矩,可是也不宜处罚太严,否则留不住人,员工们也没有归属感。我反正是变着法儿糊弄过去就算了,老板只管要结果,才不会去详细追踪我真正的处理呢。

张导演多人精啊,看见我被臭駡是因自己的小蜜而起,拦着老板说:“哎呀,王老板真是严谨啊,我算是领教了。不过这件事杜经理处理地很及时,我们已经很满意了,女孩子家家说的话不中听,您可不要在意啊!”他给我使了个眼色,说道:“哎呀,我突然有一点口渴了,请杜经理给我来一杯茶吧?”

我很领情地冲他点点头,然後看向老板,老板一瞪眼:“兔崽子你看我干吗?赶紧去倒茶啊!……回头我再收拾你!”

我一转身,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心?把那个多事儿的刘女士轮奸了一百遍呀一百遍!

这个不懂事的刘女士让我很生气了一阵子,给张导演倒上茶,我故意没有招待刘女士,就跟他们道了声忙,独自去楼上了。刘女士明白自己说错了话,倒也没敢再挑事儿。

晚上倒没发生什麽特别的事,我独自在我房间?上网。这时走廊?有一阵杂乱,过了一会儿,有人敲我的房门。

我看了看表,已经深夜12点多了,这个时候敲门难道是有客人投诉?我披上外衣把门轻轻打开了,门外愕然是一脸不好意思的阎女士。她一袭睡衣,身上不知道喷着什麽香水之类的东西,特别得香,就像……兰花。我笑道:“阎小姐有事吗?”

阎女士回头朝她的房间方向看了看,很无助地问:“小泉经理,我想问问还有没有空闲的房间,我想自己用。”

我笑道:“真不好意思啊阎小姐,今天恰巧客满了,实在是没有其他的房间了,你不是住得好好的吗?是不是房间有问题……”

阎小姐见我误解,急忙双手在胸前摇动,说:“不,房间没有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你就别问了。”

我笑道:“好吧,我不问了,真抱歉没能帮到您,您还有什麽要求吗?”

阎小姐一抬头,张了张嘴又犹豫着闭上了,摇头说:“没有了。”

我说:“这麽晚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您的要求我记住了,明天一有客人退房我马上给你留下!”

阎女士机械地点点头,把头低下皱着眉回去了。我随手关上门,心?觉得挺奇怪的,但是到底也没多想,扔掉外套躺床上了。

不到20分钟,敲门声再次响起……

我再次打开门,很意外地居然又是阎女士,这次眼睛红红的,看着我十分期望地问道:“小泉哥,求求您了,我真的需要另外一个房间。”这时她房间的门开了,一个人探头探脑地望四周看了看,一看见我急忙把头缩了回去。虽然是一瞬间,但是我清楚地看到就是张导演,意外地不光是他这麽晚了居然在女士们的房间?,而且还穿着睡衣,头上湿漉漉的,像刚洗完澡的样子!

我别有意味地看向阎女士,她突然低下头不做声了,低头的一瞬间,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像要掉下泪来。

我犹豫了一下,一侧身,道:“空房间真没有了,不过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睡我这?!”

她猛一抬头,睁着雪白明亮的大眼睛盯着我,咬着下嘴唇过了片刻她重重地点了点头,从我身边的缝隙穿过,挤了进去!我笑了笑,回头把门关上了。

进了客房她主动给我兜了底,原来是张导演一直就垂涎她的美色,今晚张导演到了她们客房非赖着不走,他自己去洗澡,把时间留给刘女士劝说阎女士答应陪他上床。刘女士早就跟张导演上过好几次床了,也乐得拉人下水。阎女士这是实在没办法了才不得以要求换房的。

我本来就是打算到桑拿部睡觉的,这时一听还有这样乌七八糟的事在?面,我赶紧地抽身吧,还等啥?阎女士见我抓起衣服要走的样子,急忙拉住我问:“你去哪里?”

我无奈地说:“当然是换个地方睡了,你不会是想让我陪你睡觉吧?”

阎女士指了指床,说:“这?有两张床的……我,我害怕!”

我认真地说:“有什麽怕的啊,他还能撬锁啊?再说我好歹也是20多岁血气方刚的男人,你这样穿这个睡衣也就跟赤身裸体差不多了,万一我晚上要是忍不住上了你,那你不是把我还惨了?”说完很潇洒地一甩手,赶紧闪人了。

哦米拖佛,还是赶紧远离这是非之地吧!

果不其然,早上刚起床,老板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几乎是暴怒:“小泉你到底怎麽回事?办个这事儿也办不好,张导演又给我打电话了,态度十分不好,质问我为什麽勾引他的同事到你房间睡觉!你他妈的想女人想疯了也不能这样干啊!那女的老子我见过,不就是奶子大一点吗?你没见过市面啊?……”嘚啵嘚啵地劈了我一个钟头,没让我说话。後来总算抽到了话,我才把事情的详细给老板介绍了下,然後建言道:“老板,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先不说客人有换房的要求我得满足,就说我们如果不处理这件事,在那个色猪要是把阎女士给强奸了,事情闹起来可就大了,到时候连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老板多滑头的人呀,我一说他就明白了,这次看起来是错怪了我,就狠狠地安慰了我一顿,并承诺给我下次涨薪水。他说:“哎呀小泉呀,哥这臭脾气就是容易激动。其实我对那个张导演也没啥好感,不过就是你嫂子一听是导演就兴奋起来了,总想让我在旁边给说说,好让秀秀(他上大学的闺女)以後也在娱乐圈发展发展。他要是这样的人,那我是坚决不同意了!”

我开玩笑道:“哥你不怕嫂子跟你闹啊?”

老板回答:“没事儿,咱是男人咱怕啥啊?她要是不懂事真把我逼急了,我就……”

我知道他怕老婆,不但他怕,我们所有的员工也怕。我难得开他玩笑,追问道:“你就怎麽?”

老板很旁观地说:“我当然就把你卖出去喽!”

这句话给我造成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我整个上午都躲在桑拿部没过去,一个劲地用通话器问问前台老板娘有没有过去。防止她逮住我,大耳刮抽我!这个女人太凶悍了,越亲近熟悉的人打起来就越狠!去年这两口子在宾馆睡,半夜?我们听到了呼救声,一看是老板的房间?传来的,我急忙叫上一群保安服务员一起冲进了他房间,我赛,那一幕至今难忘呀:

只见老板娘只穿着条内裤,两条白胖的大腿泛着白光挺晃眼的,上身赤裸着,两个木瓜型的大奶子几乎垂到了腰上,摇摇晃晃地十分够分量。我们进去的那一刻她正一边骂一边抓着老板的两只小细腿儿从床底下往出拽呢!老板一边挣扎着往?爬,一边惨叫着呼救。

怕老板娘又不光是我怕,所以也不觉得丢人,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