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都涉谷区,某栋高级公寓内,一名年仅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正站在三楼某住户房前,她胆怯地举起手来往门铃按去。

叮咚声过後,对讲机内立刻传来了男子的声音:「哪位?」

小女孩对着对讲机道:「我是美砂。」

「快进来吧!!」

美砂开门直径而入,在大门一旁的墙壁上放置了三个挂钩,其中二个挂钩分别挂着大小不同的狗环,而挂钩之上还写着『彩』、『加奈』、『美砂』等三个名字。

美砂看着写有『彩』字下以缺少了狗环的挂钩,心想:「阿彩已经来了。」她伸手取下了写有『美砂』二字的狗环,自个带了上去。

「欢迎!」一位年约二十来岁的年轻小夥子,从不远处的房门内走了出来,对着美砂笑道。

年轻男子引着美砂来到了另一间房间面前,他开口道:「今天是佐野和户木两位。」顿了顿又道:「阿彩正和他们的小弟弟在玩耍,等她办完事後就轮到你了。」

男子推开了房门,朝着里面道:「美砂已经来了哦!两位。」

房间内的大床上,一名颈上戴有『彩』字狗环的长发小女孩正坐在两名半跪在床上的男子中间,她赤裸着身躯,仅穿着件棉质小裤裤,那尚在发育中的稚嫩乳房也因双手的动作而些微摇晃着。

阿彩不停地含弄吞吐着身旁两名男子的阴茎,彷佛正在舔食的美味至极的棒棒糖,她的一双小手也分别不停地上下套弄着两人。

佐野与户木边享受着下半身所传来的快感,朝着美砂望去,不约其同的开口道:「真的!来得真巧呀!」

美砂看着床上那一脸淫秽之色的阿彩,她口中呢喃着:「阿彩!阿彩!」

「这次轮到我啦!阿彩。」佐野对着正在吸吮户木阴茎的阿彩道:「技巧越来越棒了……」

阿彩完全沈迷於情慾当中,她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好友『美砂』早已到来。

佐野忽然擡起了阿彩的头,道:「好吧!我们当着美砂的面一起强暴阿彩!太有趣了……」

户木也附和着道:「这个主意不错!在亲人面前强暴的感受。」

佐野笑道:「不过实际上这也不是强暴的行为呀!她本人是这麽喜欢性交的雌性动物啊……」

美砂神色黯然地看着被佐野与户木玩弄的阿彩,脑中不知道在思索着什麽。

此时床上的阿彩早已以双膝跪在床上,双手扶着床不断迎合着身後佐野的冲击,「快呀!把屁股擡高一点。」佐野双手撑着阿彩的腰,微微的擡高了她的臀部,好更方便自己的深入。

户木来到阿彩的身前半跪了下来,阿彩相当自觉地伸出手握住户木的阴茎,朝着自己的小口塞去。

「唔……啊……」由於口被堵住的关系,阿彩不断地从嘴角溢出带着鼻音含糊不清的迷人声音。

「竟然会发展成这个局面,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样!」虽然心里这样想的,但美砂也因感染了室内这股淫糜的气氛,双颊红润,眼露春色,一副难耐的表情。

四个月前──

东京都某国小的音乐教室内,年仅十二岁的美砂与阿彩,正手持着一张广告传单讨论着。

美砂拿着传单,询问着阿彩:「阿彩你觉得呢?」

阿彩看了一眼道:「虽然有点不太对劲,不过……」

美砂看着传单,疑惑的道:「他们这些帅哥真的会来赴约吗?」

阿彩道:「是呀!可是上面写着又刺激又神秘的兜风耶!!」

「六日下午三点,第二市民活动中心。」美砂看着传单上的叙述,道:「我们过去看看就好了嘛!」

阿彩点了点头道:「好呀!如果情况不对,我们赶快离开现场就没事了。」

六日下午──

「三点了。」佐野看着手腕上的手表,不耐烦的道:「会不会来啊?」

「我们把事情看得过於简单了吧?凭那几张宣传单就想把人骗到手。」

六村嘴角叼着香烟,笑道:「如果这样没有人来的话,我门这次的计划就立刻结束吧!下一次要怎麽样才能成奶j家再来想想……」

佐野看着手中的两张照片,道:「不过美砂和阿彩这两个小美人,我好想早一点占有她们呀!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麽好的货色。」

忽然,佐野眼一撇,开口道:「来了吧!真的有点不敢相信。」

六村看了一眼,说道:「我……我去开车过来。」

美砂环顾着四周,道:「哎呀!好像连一个人都没有嘛。」

阿彩也以着相同口气道:「难道真是个大骗局?」

暮然,一道充满了磁性的男音从旁传来:「小--姐--」佐野从旁走了过来,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开口道:「你们是来参加兜风活动的吗?」

美砂点了点头:「是……是的……」

佐野道:「因为种种因素变更了,举办的场地,他们托我来接想参加这次活动的小姐,六村的车马上开过来。」

『矶~~~』一台深红色的法拉利出现在众人面前。

阿彩不可置信的开心道:「啊!大村拓也的红色跑车耶!又炫又酷。」

美砂道:「如假包换?!」

阿彩兴奋的道:「一定是真的!我曾经看过照片,一定是真的!」

待两女上了跑车,六村大声道:「我们要出发了!」

不久後,跑车来到了一栋高级公寓前……

「咦!怎麽会到这种地方?」美砂疑惑的道。

佐野回头解释着:「呵呵,老实说这是电视台策划的,为了采访的便利租了一间公寓……为了要听见观众们真实的声音而设计的一个计划。」

阿彩信以为真的问道:「喔!那我们可能见到他本人吗?」

佐野眨了眨眼,道:「当然可以!」

阿彩、美砂兴奋地抱在一起开心大叫着,但她们丝毫没注意到前坐两人正以一种大野狼看着小红帽的眼神看着她们两人。

「打扰了!打扰了!」阿彩与美砂一步一步的朝着狼窝迈进;等到阿彩两人进到屋内,身後的六村立刻将大门给反锁上了。

两人看着四周空荡荡的屋子,不安的道:「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呢?大村先生。」

忽然,沙美两人被身後的六村以及佐野双双捂住了嘴巴。六村猥亵的说道:「在这里一共只有四个人啊!」

阿彩跟美砂被这突如起来的举动吓到了,由於嘴巴被捂住的缘故,只能「呜呜呜」的乱叫着。

「还不到需要穿胸罩保护乳房的年纪呢!」六村用食指逗弄着美砂那只有微微隆起的乳房上的嫣红一点。

美砂满脸的惊慌害怕之色,但在六村的威迫下依然乖乖的掀着上衣,露出了里面的稚嫩身躯,任由六村玩弄。

「啾~~」六村低头已着舌头舔舐着美砂的乳头;「哦!」美砂的嘴里不自觉地哼出了美妙的声音。

六村满脸的猥亵表情,道:「嘿嘿!一个人这样自得起乐快活起来了……」

而在另一旁,阿彩虽然还穿着上衣,但短裙却早已被佐野褪到脚边,露出里面纯白的棉质内裤。她害怕极了,身躯颤抖着道:「不要……不要欺负我……」

但佐野依旧着欣赏着阿彩那迷人的神秘地方:「好迷人的小裤裤啊!」他将头凑了过去,大力地吸着从里面透露出的处子幽香。

此时的美砂早已被剥成仅穿条内裤的白羊了,她双脚大开的坐在地上,而他的身前,六村正拿台V8拍摄着。

「怎麽了!想要了吗?性慾被撩起来了吗?」

「喂!快来看女人发情的模样!!以她的年龄实在有点太早熟了。」佐野转头对着六村道。

「阿彩,你可以一边欣赏美砂淫荡精采的性慾演出,一边自慰,这样的安排很棒吧?」佐野掐住了阿彩的下巴,不顾早已眼眶泛红的阿彩。

「不要啊!」美砂被六村架在胸前,并且扳开了她的双腿。

六村架着美砂道:「哎呀!腿张开,腿张开一点。」

「嘿嘿嘿!好柔软的处女地呀!」佐野已以中指不断地隔着内裤戳着、撩拨着美砂的私处:「没想到已经湿透了呀!」

「阿彩,好朋友被强暴的经过要仔细地欣赏哦!」

只见阿彩正痊y满面地看着美砂,嘴里不断念道:「美砂……美砂……」

「干你!」佐野掏出了阴茎,二话不说的便刺入了美砂的体内。

「啊啊……好痛啊……不要啊……」狭窄的通道首次被如此巨物侵入,还尚未抵达处女膜前,便为美砂带来如裂身体般的痛苦。

「哇……痛……啊啊……」终於,佐野的阴茎突破了美砂的处女膜,巨大的痛苦换来了美砂的哀嚎声。

「唔……」佐野飞快地肏着美砂,阴茎进出阴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美砂已没有先前痛苦万分的表情了,下体不停传来的异样的快感,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早已把她带入了另一个世界,开始陷入情慾当中,连自身的处境也早已忘记了。

「哎呀!阿彩,美砂的阴户真是妙不可言呀!」六村把捏着阿彩微微隆起的乳房,道:「竟然可以插进那麽粗壮的阴茎。」

「我的阴茎也一定可以插进阿彩的,你先伏卧在床上吧……快点啊!」

在六村的淫威下,阿彩乖乖的伏卧在床上,高高翘着屁股。

六村伸出手来,捏着阿彩那尚未经过开垦、依然紧合只露出一条粉红小缝的牝户,开口说道:「哎呀呀!就是这里,我一定要硬插进去才行。」

「怎麽……怎麽了,我还没有开始干你呀!别怕呀!」六村看着浑身发抖的阿彩,淫秽地调侃道:「怎麽竟然已经淫水满溢了,这样也太过份了吧!」

他擡起了阿彩的左脚,挺着阴茎用力一插:「干你!我干你!干死你!」

「呜呜呜……」阿彩哭泣着,嘴里不断地哀嚎着,六村的硬来让她体验了前所未有的痛楚。

「哎呀!阿彩也很棒耶……」佐野一边干着身下的美砂,一边看往床上的阿彩,只见阿彩也与美砂一样在体验痛楚过後,便陷入了情慾之中。

「来吧!我们一起肩并肩干个痛快吧!」六村双手穿过了阿彩的双腿,将她抱了起来,已以坐姿继续抽插着。

「OK!」佐野应了一声,也以相同的姿势将美砂抱到六村身旁坐了下来。

「尽情地、痛快地把精液赏给她们……」

强暴事件之後,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

虽然增加了一岁,昇了一级但仍然稚气未脱,没有一点大人样。

「她们已经大钗h了,越来越成熟……」

「我们应该再去寻找新的代替人选……」

可是──「阿彩,美砂你们两个今天乖不乖呀?」

六村看着床上的两人……

身体已经发育了,女人的性器官明显发达……

只见,阿彩赤裸着躺在床上,菊花内正插着一根自慰棒;而在她上方,美砂也同样的在菊花内插入了一根自慰棒,不同的是,她的阴户也同样插着一根双头龙,且还缓缓地插入阿彩的阴户之内。

「哥哥回来了啊……」听闻两人的声音,阿彩与美砂回过了头,两人早已嘴角溢着口水,一副情慾高涨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