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里人流穿梭不息,俊男美女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我很享受这里的感觉,有一种被成功包围的快乐,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文俊,是某着名航空公司的一名机长,身材魁伟,体格健壮,39岁,由於经验丰富,水平高超,成了公司里数一数二的人物,也是公司里少妇和空姐们一直欣赏的对象。

    明里,我对待她们彬彬有礼,大方开朗,毫不做作,可是我的心里一直有一种疯狂的慾望,那就是享受眼前的每一个美女,我想看看制服下面她们美丽的胴体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味道。

    我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能在公司里明打明勾引这些美女,那样会引起公司上下的风言风语,对我的前途不利,渐渐地,一个令我疯狂的方法浮现在我的眼前-迷奸。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利用国际航线的便利,在国外购买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迷奸水。在国外,这种东西可以随意买到;一台sony高清摄像机,可以将我所实施的一切清晰完整地记录下来;一套sm装备,在我需要刺激的时候调剂一下心情……

    一切ok了,我开始观察身边的空姐们,计划着如果成功後的细节将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因为机组成员都是本市人,晚上是必须回家的,计划和准备工作必不可少,因为机会是留给有充分准备的人的,瞬间即失,谁将是我第一个享受的对象呢??

    一、机组美女

    一个炎热的夏日,我坐在大厅里等着刚从航班上下来的姐妹们。

    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从航班上下来,都邀请我的手下去酒吧里聚聚,一来让她们放松一下,当然主要的目的我不说大家也明白。

    我不是一个情涩初开的小夥子,当然谈不上猴急,因为我知道,她们这群美丽的空姐迟早是卧床榻上的美味,只是时间而已,这段时间我做的主要工作就是制定方案计划,地点,以及对象。

    随着一阵清脆整齐的脚步声,伴着悦耳的笑声,机组一行七人款款向我走来,整齐的制服,整齐的高度,靓丽的身材,修长的美腿,顿时成为机场游客瞩目的焦点,

    她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高傲而自豪地向我走来:「机长,咱们走吧。」乘务长丁洁微笑的说(丁洁,31岁,身高168cm,已婚少妇,特点:肌肤白皙、成熟丰满,丰满的胸部和饱满微翘的臀部是众人中最好的)

    「好的」,在一群美女的簇拥下,在众人羡慕的注视中,我们离开了机场。

    「机长,咱们晚上去哪里吃饭?」发问的是机组中最快乐的韩芳芳,我目光转向她(韩芳芳,20岁,身高170cm,大学毕业生,未婚,特点:阳光健康,双腿修长,胸部饱满结实,性格开朗):「你们定哪里,咱们就去哪里,和美女在一起哪由我决定的权利?」我微笑的说。

    每当我看见她们的时候,心里总有阵阵的冲动,有一种想把她们肆意得毫无任何约束的蹂躏在我的身下。

    「我们要吃法式西餐,机长买单,嘻嘻……」一听声音,我就知道说话的是谁,对於她们的声音、脚步声我再熟悉不过了:「小茜,你真是难得主动一回,只要大家都没有意见,没问题!」(许茜,机组成员,168cm,大学毕业,19岁,未婚,特点:肌肤白皙,一头乌黑闪亮的长发光滑如水,曾经当过飘柔的代言人,想必大家还有点印象吧,性格文静,大家闺秀,举手投足无不散发着柔美的气息)

    「好耶……」大家一阵欢呼。

    「看把你们美的,你们不知道这一顿会让机长的女朋友嫉妒码?,哈哈」

    「没问题,她敢有意见,休了她!」我开玩笑的对文姿说。(文姿,副乘务长,28岁,未婚,目前和男朋友住在一起,她的男友是我的同事,经常在我面前吹嘘文姿的种种诱惑,她是机组里面最美艳的一个,洁白无瑕的面庞,一弯柳叶眉斜飞入鬓,秀鼻小巧,唇红齿白,微微笑容绽放的嘴唇,红艳欲滴)。

    半真半假的回答让美女们一阵欢呼,说实话,女友那熟悉的身体早已不能提起我的兴趣了,而且,文姿对我的若隐若现的好感经常冲击着我的大脑,她也是我意淫最多的对象。

    一路上,看着美女们或丰满,或白皙,或文静,或青春的面庞,我的一双眼睛从她们身上来回扫瞄着,下体制不住的冲动起来……

    彭玉、高燕,李彤……(她们的情况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向大家介绍)

    二、机会突临

    浪漫的音乐,柔美的灯光中,我们一群人享受着长途路程带来的疲惫,一点点在身体里面消失,时不时得我的眼光来回在空姐们的脸上,胸部,双腿之间徘徊,这群美丽的女人们怎能知道一直以来他们敬重的机长此时此刻的心中是怎样的汹涌澎湃?

    坐在我身边的文姿,翘着标准的姿势,一条腿搭在另外一条腿上,黑色的丝袜衬托着丰满修长的双腿,蓝色的制服裙因为坐姿的原因向上滑了一截,在淡淡地体香中我似乎闻见了来自私处的幽香,我闭着眼睛,脑海激烈的翻滚着,早已熟悉的过程和细节在大脑里又一次回忆着,这次的对象是坐在身边的文姿……

    耳边是空姐们轻柔的交谈声,这种享受会让每一个男人心醉……

    「叮铃铃………」一阵手机声吓了我一跳,睁开双眼:「喂……嗯,好的,…我和文俊在一起吃饭,机组成员都在,好……他在旁边……好……机长,小柳和你说话。」小柳是我的同事,她的男友,我笑着接过电话:「干吗呢?」

    「我接到一个临时任务,马上飞,给文姿说一声」

    「到哪去?」我心里一动,但是还没有敢多想。

    「英国,三天回来,你晚上让文姿少喝点酒,注意安全。」

    「放心吧,有我在,你的美女没有问题,我会照顾好的。」瞬间,一个让我心脏无法承受的跳动冲击着我的身体,难道机会就这样不经意间来了吗?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我故意加重了「好好」的语气。

    「那就这样吧,晚上记得送她安全回家,你也别多喝,你不要命,我还要我老婆呢,好了,不说了,把电话给文姿」

    我微笑着答应着,把电话递到文姿手里,一个计划瞬间形成。

    「嗯……好的,你注意安全……好……好……我让他送,好了吧?再见。」

    合上电话,文姿对我说:「非要让你送我,又不是小孩,机长,别听他的,我自己打的就行了」

    「那怎麽行,朋友之托,岂敢儿戏,哈哈!」我心里想,「这个机会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怎能轻易放弃?」

    我随意的把手伸进包里,迅速的摸出了准备好的药水,这个瓶子是我特意准备的,非常小,握在手心里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推杯换盏中神不知鬼不觉地滴了一点药水在文姿的杯子里,量把握得十分到位,只会让她头晕而不会昏睡(这是长时间计划和准备的收获)。

    我的煽动性是有目共睹的,这群女人哪里是我的对手。欢笑间,大家情绪非常融洽,不知不觉中,大家喝得都差不多了,但都比较清醒,只有文姿,好像是喝得有点醉了,趴在桌子上一声不吭,我知道,药力开始发作了,心里犹如一头小鹿跳动得快要出来了。

    「好了,今晚就到这里吧,大家都辛苦了,机长还要送文姿。」乘务长丁洁说完,我们一行人买单走出了餐厅。

    我轻轻扶着文姿,左手握着文姿光滑的手掌,右手子让地环着她的腰肢,她的体香,她的温度,隔着制服传到我的手心,刺激着我的大脑。

    「机长,那你就辛苦了,把文姿送一下,我们先走了,再见」

    看着机组成员一个个离开,我的心里如燃烧起巨大的火焰:「文姿,我们走吧?」

    「机长…辛苦……你……了。」文姿含糊不清地说着,被我扶上了车,此时此刻,如果目光是刀子,她的衣服早已被破成千万小条,丰满迷人的肌肤早已乾乾净净了。

    从後视镜里,我看着後坐上的文姿,心里压制着慾望,计划着如何度过这销魂的一夜!

    一路无语,顺利地把车行驶到文姿的家前,此时的文姿已经发出了轻轻地呼吸声……

    闲话少缀,费了半天劲,叫醒昏昏沈沈的文姿,拿来房门钥匙,扶着她走进家门,走进今晚即将狂欢的空间,走进我心中的天堂……

    三、克制冲动

    文姿靠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慵懒性感,一颗臻首无力的靠在沙发背上,双手毫无防备的放在身体两侧,一双修长的修腿搭在沙发上。

    我压制住心中喷薄的慾火,倒了一杯茶,端到文姿的面前。

    「快,喝杯茶吧,喝完了赶紧睡觉。」

    文姿含含糊糊地说:「谢……谢……真不好……意……思,你也……赶……紧回吧,对不起……噢……嗯……」扶着文姿的头,看着她把装着我心中梦想的茶水一口一口喝下去,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

    「我……头晕……想……睡觉。」

    「好好,我扶你………」

    「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

    「我把钥匙放在茶几上了,好好睡觉,我先走了。」

    看着已经柔软的文姿,我知道,我的狂欢开始了……

    「谢……谢……谢谢……」话音未落,文姿已经翻了一个身,睡着了。我看了看手表,此时刚刚00:30。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走到门口,我脱下鞋,打开门,故意将门用力锁上。

    「碰……」一声巨大的声音在楼道里回荡着,好像是我的冲锋号在吹响。我提着鞋,一闪身,躲进了隔壁的书房,房间里,黑暗挡不住我闪着慾火的双眼。

    听着隔壁房间里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感受着空气中漂浮的淡淡的体香,大脑里那熟悉而陌生的场景冲击着我的神经,我的阴茎快要爆炸了……

    放下鞋,我快步走进卫生间,迅速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叼起一根烟,默默地等待着……

    漫长的十分钟,感觉好像是一个世纪,我已经无法控制了,但是我的大脑还在说:「不能这样浪费每秒的时光……」

    打开水龙头,任凉水冲刷着我的皮肤,双手捧着即将奔向战场的钢枪,经受着凉水降温……

    四、沙发制服

    我打开摄像机,对准沙发,调整好角度,走进了文姿的卧室。

    明亮的月光透过纱窗,轻柔的照在宽大的床上,一个身穿制服的美丽女人静静的躺在柔软雪白的被子上,雪白的床,蔚蓝的衣,闪亮的黑,红润的肌肤,一切一切都充满着诱惑,充满着幻想,床前赤裸健壮的身体又为这个空间增添了一种淫荡……

    我扶下身子,慢慢把手伸进文姿的裙子,克制着心中的冲动,在她的大腿内侧微微用力的掐了一下,没有任何反应,一咬牙,加大了力气,狠狠地抓在文姿的最敏感的地方,文姿轻生的「嗯…」了一下,翻了个身,看来没有问题了。

    捧着心中的女神,我健步走到沙发前,客厅里灯光明亮,我轻轻地把文姿放在沙发上,依然是仰靠,依然是先前的动作,唯一改变的是在她的面前多了一个赤裸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竟然是做梦也想不到的……机长!

    弯下腰,我看着文姿精致的脸庞,雪白红润,双唇微微张开,呼吸中一种醇香夹杂着淡淡的酒精冲击着我的嗅觉,我的舌尖滑过光洁的额头,红润的脸庞,精致的鼻尖,在方寸之地尽情品味着,含着文姿红润的嘴唇,,舌头不老实的钻进文姿的嘴里,搅动着,柔软的舌头无力的任我舔吸着,她的唾液被我贪婪的吸食着……

    舌尖顺着雪白的颈部向下滑动着,我的脸游荡在文姿饱满圆润的胸部,隔着制服,我的脸摩挲着,我把头深深埋在双乳之间,感受着乳房带来的微微挤压,制服也阻挡不了文姿的体香,我能感受到在她的身体里散发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香味。

    我双腿分开跨在文姿的身上,双手颤颤巍巍的解开文姿的制服,里面是一件雪白的衬衣,在酒精的作用下,被汗水微微浸着,我张开双臂,从文姿两手之间伸了过去,紧紧环抱着文姿的身体,张开嘴,用牙齿将文姿衬衣上的扣子逐个解开,直起身,只见文姿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自是没有任何改变,只是身上的衣服淩乱的散开了,雪白红润的上身只有一件胸罩遮挡着丰满的乳房。

    看着眼前的文姿,禁不住心际荡漾,双手在肚皮上摩挲了一阵後,从後面熟练的解开了文姿的胸罩,把胸罩撩起来,顿时,一双美丽性感的乳房撑开了胸罩的束缚,跳跃在我的眼前,我伏下身子,张开嘴含住了乳房,轻轻的舔着咬着,双手抚摸着乳房的边缘。

    在我的挑逗下,文姿的乳头渐渐变硬,红晕鲜艳,我的阴茎已经膨胀,我吸着文姿的乳房,眼睛向上看着文姿精致的脸庞,感觉少了一点什麽,啊,原来我需要的还有从文姿嘴里发出的声音,双手用力,将文姿身体紧紧搂住,嘴里用力地吸着文姿的乳房,好像要从这个没有生育过小孩的少妇身上,吸出奶水。

    文姿虽然人事不知,但是身体是真实的,在我连续用力地舔吸下,文姿秀眉轻蹙,禁不住:「啊………嗯……啊」此时的声音又如催化剂,刺激着我身体里的激素,阴茎更加强壮,继续用力,倾听着美妙的呻吟,我知道,文姿的叫床声一定是天籁之音,怪不得小柳总是夸奖他的老婆如何如何,只是想不到,今天,你的老婆在我的身子下面,享受着我带给她的伺候。

    好一阵,我才翻身下来,跑到卫生间里,用凉水继续克制着我的冲动,因为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文姿这个少妇太诱惑了,差点让我控制不了……

    回到客厅,我端起摄像机,从头到腰将文姿的每一寸肌肤细细的记录下来,放回摄像机,开始了对下身的探索:一截光滑的裹着丝袜的腿从长裙下伸出来,脚上的黑色高跟鞋还没有脱下,我蹲了下来,轻柔的脱下她脚上的高跟鞋,将带着丝袜的脚放在我的嘴边亲吻着,她的丝袜有一丝脚汗的湿滑,我喜欢女人的玉足,喜欢那里发出的特殊的味道。

    我低头凝视着,把这双晶莹的美足握在手中细细的欣赏:在丝袜的包裹下,文姿的脚趾整齐圆滑,轻轻的托起文姿的双踝,秀美的双足紧裹在黑色的透明丝袜中,带着一分朦胧,一分诱惑和一分妩媚,令我忍不住捧在手中亲吻起来。

    隔着丝袜,我将文姿的玉足捧在眼前,脚趾的趾与趾之间皮肤细腻,足跟和脚掌也很柔软,我不禁亲吻起这温软富弹性的足底。我的鼻孔紧紧贴在文姿的脚心,感受着文姿的微微湿润的足汗和高跟鞋带来的淡淡的皮革味道,文姿的脚掌软滑如棉,脚趾根根嫩白光滑,我真是爱不释手,忍不住便将脚趾含入口中,半跪着带着丝袜一根根的吸吮了起来。

    我的舌头在文姿秀美的丝袜和脚趾间游走,在香软的脚掌上舔弄,我简直快升天了!

    好香的脚趾,好香的脚掌,好香的玉足啊。我把文姿的脚趾放进我的大嘴里慢慢抽插着,目光在文姿的肉体上放肆的视奸,少女啊,多麽美的隐私肉体。

    顺着光滑的大腿,我的面颊一路前行,隔着薄薄的丝袜,我感受到了文姿的体温,我的脸在丝袜上摩挲着,舌头在文姿的大腿内策划动辄,一直奔向我梦寐以求的交叉点,那是怎样的一种美景?

    我跪在地上,慢慢的把头伸进了文姿的裙子,裙子很薄,温暖的灯光透过裙子轻柔的洒在方寸之间,隔着丝袜和小裤头,我的脸深深埋在桃源洞外,我的双手从文姿的臀部两侧向後环绕住她丰满的屁股,双臂一合,从她的两腿之间轻轻的分开,顺势将双腿搭载我的肩上,微微挺起身子,双手用力一拉,向上一擡,文姿「嗯」的一声,整个裆部立即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无法忍受这诱惑的poss,张开嘴,将文姿的阴部连同丝袜和小裤头一并含在嘴里,舌头犹如灵蛇一般在她的巍巍隆起的部位忘情的游走,我咬着,舔着,双手肆意的揉搓着文姿柔软的屁股……

    在我鞠躬尽瘁的挑动下,文姿的脸颊开始变得粉红,红唇微微张起,吹香如兰,微弱的呻吟着,「啊……嗯……嗯……喔……」唾液和淫水已经无法分辨,文姿的整个裆部,丝袜和小裤头以被浸湿,其围背裙子有效的阻挡起来,小小的空间弥散着夺人心魄的芬芳!

    五、仙洞骑闻

    我盘腿坐在地上,慢慢褪下文姿的丝袜和小裤头,她的双腿搭在我的肩上,小腿无力的靠在我赤裸的背上,随着我的动作,轻轻捶打着我的背。

    我已经无法忍受了,抓起丝袜两侧,粗暴的连同小裤头一把撤下,抓起文姿的双腿向上举起,文姿那美妙绝伦的阴部顿时毫无遮挡的纤毫毕露:乌黑整齐的阴毛顺着白皙的股间淡淡的排列着,粉红的阴唇,在淫水的浸泡下显得那样晶莹剔透,阴唇微微张开,好像婴儿红嫩的小嘴。

    我伸出舌头,用舌尖在阴唇之间滑动,文姿那里受得了这种挑逗,不一会,玉液如小溪般缓缓流出,

    我知道,这个美丽的女人已经开始春潮泛滥了,双手一合,从後拦腰把文姿的臀部提了起来,绻回双手,拨开了文姿的阴唇,我的嘴盖着文姿的整个阴部,用力地吸着,咬着,舌头欢快的在文姿湿暖的洞里飞翔,我已经忍受不了这个淫荡的画面了,美丽的空姐,冷乱的制服,白皙光洁的肌肤,散发浓香的空间。

    「啊……老公……嗯……要……」我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一个高贵的女人开始淫荡的扭曲着,文姿的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脖子,双手拉着我的头用力向阴道里面拉,她的秀美的脸庞开始扭曲,更增添了一份淫荡的魅力。

    看着她张开的红唇,好像在渴望寻找什麽,我站起来,用了一个「69」站立式,一直手抓住我的阴茎,塞进文姿的嘴里,一转身坐在沙发上,小骚货,也该让我享受一下了,

    文姿头向下叭在我的身上,嘴里含着我粗大的阴茎「啊……」我忍不住喊了一声,小骚货的舌头真软,卷着我的阴茎,贪婪的唆着,我的嘴肆意地在阴道里面翻滚,咫尺之遥就是文姿的肛门,我已经疯狂了,双手拨开她的臀肉,开始品尝肛门。

    我的下巴已经陷入了淫水连连阴道里,舌头开始向肛门挺进,文姿的肛门非常好看,肛门四周洁净平坦,微微深色肛肉上整齐的排列着浅浅的褶纹,肛门中心像一个漩涡将无数条菊花般的褶纹引向深处。

    六、享受双洞

    我的下巴在文姿的阴道里用力的搅拌着,微微长出的胡须像一把刷子在文姿的阴肉上来回拨弄,我似乎能够听见吧唧吧唧的水声中还有一丝杂音,文姿的淫水顺着我的下巴、脖子,淋湿了我的胸膛,我用力地抱着文姿柔软的身体,双腿紧紧夹着她的头,一根粗壮的阴茎完全没入文姿精致的红唇。

    因为还没有洗澡的原因,文姿的肛门里散发着淡淡骚味,完全没有大便留下的臭味,那是不同於淫水的一种特殊的味道,一种让人无法控制的味道,舌尖用力顶着肛门洞口,拚命想往里面钻,也许文姿的这块处女洞还没有经过小柳的开垦,洞口很小,肛肌弹性十足,几番冲刺,竟然无功而返!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沈醉其中,腾出双手,用力拨开两片臀肉,手指开始向深处探索。此时,肛门四周布满了我的唾液和淫水,在这些混合液体的润滑下,我的食指从指尖开始一点一点的探索着,

    受到了不明物体的强行进入,文姿的肛门拚命抵挡着,我不敢用力太猛烈,害怕明天起来文姿发现异常,我的第一指节停留在紧闭的洞口,指尖部分享受着肛肉温暖强力的挤压,我吃着文姿的阴唇,等着紧闭的洞口为我敞开,带我进入幽香深远的隧道……

    昏迷中的文姿呻吟着,淫荡着,渐渐的,我感受到肛肉开始慢慢放松,可是肛门四周有些乾涩,残留的液体已经蒸发,这些怎麽能够难住我呢?一阵猛烈的吸吻,文姿阴道里的淫水已经被我存下了半口,沿着食指,嘴里的淫水顺着指头滑向肛门,这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啊?

    我微微用力,第二、第三指节完全没入了肛门,我开始用力的抽动食指,食指在肛门里进进出出,带出了少许直肠壁上残留的粪便,空气中更加增添了一股诡秘淫荡的妖娆。

    我的阴茎在文姿的口中,我的舌头在文姿的阴道中,我的食指在文姿的肛门中,文姿丰满性感身体上的三个洞洞都被我瞬间占领,我享受着这一切……

    突然,我的阴茎一阵痉挛,文姿的呻吟突然好像增加了,阴道和肛门里似乎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着我的舌头和食指往里面拉,我知道我们都快坚持不住了。

    擡起头,另外一只手迅速的把食、中、无名指塞进文姿的阴道,快速的捻搓着,抽动着,肛门里的手指也开始拉扯反转肛门,眼前的肛门和阴道变化着奇怪耀眼的组合画面,粪便淫水闪动着鲜艳梦幻的色彩,双洞里面发出扑哧扑哧,吧唧吧唧的迷人乐章,文姿的呻吟和我的重重的呼吸加杂在一起……

    上帝呀,救救我吧,我疯狂了,文姿疯狂了,突然我们的双腿同时夹紧了相互的头,一股清澈的泉水瞬间喷射出来,源源不断,我怎麽能浪费这玉液琼浆,张开嘴,贪婪的吃着这些人间美味,一股浓浓的白色液体也从我的阴茎里怒射出来,射进了文姿的红唇之间……

    欢乐之间,我们享受了一次同时的云巅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