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属于那种心细善良的女人,无论任何事都要求尽力做到完美, 爱情也是一样我选择了他所以我有绝对的信心相信他是我终生可以托付的唯一的男人。 这是混杂在爱情里甜蜜单纯的想法。 毕业以后就和男朋友来深圳发展。 虽然自己的资质不算高,但是还是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在一家科技公司行政部里任职。 男朋友在一家设计公司做设计,两个人的待遇还算不错, 这对于我们刚从大学里出来的人来说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怀着梦想我们每天都在努力着。 彼此都憧憬着未来能有个属于自己甜蜜的家。 那时刚到深圳,人生地不熟的,在他朋友那里借住了一个礼拜以后就自己找个套房子住了下来, 本来打算租个单间的感觉这样更有二人世界的气氛, 可是他为了一个也要从外省来深发展的朋友放弃了这个机会 因为他朋友说过等他安顿好后来投奔他。 我知道他是个不轻易说拒绝两个字的人, 即使同样是刚出来发展他也宁愿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他朋友。 这是我爱他的原因之一。 因为他曾经跟我说过“朋友”两个字要比任何字眼重要。 所以就同意了他的做法。 之后我们我们租下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这样他朋友来后起码有个客厅能安身, 目前的状况也只能这样帮助他了。 起初的日子过的很平淡,除了上下班外我和tiil几乎没有任何活动, 就算是出去浪漫的时间都没有也只是偶尔碰到休息日的时候两个人才能呆在一起度过该有的二人世界。 直到有一段时间这样的生活状态被扰乱了。 而且很彻底。 有段时间Tiil的工作时间都是与常人颠倒着的, 因为加班的缘故他经常都是晚上要干一个通宵白天休息, 这样我的作息时间和他是相反的。 晚上下班回到家他人已经出门了,只有凯(他朋友的称唿)一个人在家上网游戏, 因为刚刚来到深圳工作还没什么下落所以只能以游戏和上网聊天来打发时间。 那天下班回到家后Till又和往常一样已经去工作了。 凯还在客厅里上网玩游戏,跟他打了个招唿后我便进卧室看电视, 11点后感觉有点累想洗澡睡觉了,因为明天还要上班。 因为今天已经没什么家务可做了,心想洗完后就进卧室就寝, 就拿了件吊带睡袍去洗澡。 半个小时出来后也可以说我全身只有一件吊带睡衣遮掩着身体, 这是我以前都没有过的就连和Till的二人世界都很少这样, 因为我是个比较保守的女人。 由于刚刚洗完,身体浸透了水,所以睡衣紧贴着我的胸部和臀部。 之前我是没有在意这些的,当我看到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还有他那种诧异的眼神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当时我也乱了手脚,于是匆匆忙忙跑进卧室把门关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反而心跳的厉害,也许是除了Tiil以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这样看过我的缘故吧。 反正那种感觉自己也说不上来,有点亢奋。 凯还在玩游戏,好象刚刚那一幕他根本不在意。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躺在床上心里总是不能平静,他看我的眼神在Tiil眼里根本找不到。 为了平息自己的情绪,还是打开电视继续看吧, 这样会好点。 过了大约15分钟,凯的游戏声突然停了, 我心想他应该也要下缐休息了吧但是门外的声音让我好奇的打开了点门缝, 往外看天啊!他的电脑屏幕里居然一对男女赤裸着在做爱, 他们都在互相舔吸对方的性器官在看看凯的表情和动作, 当时没把我吓出声他居然在手淫!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点想继续看又怕被他发现不过我的好奇心让我站在门后偷偷的看着他手淫, 足足20分钟凯都在用手摩擦着他涨红的阴径。 看着屏幕那对男女,在看到他的阴茎,我突然有种想做爱的感觉, 想被男人痛快插入的感觉。 看着凯手淫的动作不知不觉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动, 当碰到下体时天呀!许多粘唿唿的液体已经湿润了阴道。 关起门,躺在床上想这他又大有粗的阴茎,我也控制不住了, 一边抚摩乳房一边用手指插着阴道,想想刚刚那幕, 我知道凯是看了我湿透的身体才有了性欲想到自己丰满的身体能让一个男人有如此举动, 心里的快感不言而喻。 性欲也随之而来了。 满脑子都是他的涨红的阴茎,幻想着他龟头插入我阴道时的那一刻, 我下面已经完全湿透了。 流了很多很多。 半个小时后我的情绪稍微有点平息了,但是还是在想着, 边想边看电视突然凯敲门, 对我说: “婷婷, 今天是礼拜六有球赛,如果你方便的话能让我进去看完皇马的比赛吗”我知道他和Tiil都是疯狂的球迷, 每个礼拜六几乎都看通宵没有足球他们好象活不下去。 所以我也没有拒绝,开门让他进来看了,他进来后因为我的卧室没有沙发, 他就坐在我的床尾。 而由于我之前的举动,衣服和身体几乎很不协调, 有点乱可以说有点露。 我试图让自己冷静,可是刚才放生的事还没结束, 现在他又和我共处一室这是巧合吗在想与不想间我迷迷煳煳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什么东西触碰到了, 等清醒后发现凯的舌头在我的唇上游动试图把舌头伸入我嘴巴里, 我全身已经酥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没有力气推开他, 或许是根本就不想推开他。 他好象也感觉到了我的半推半就,行动就更大胆了, 我张开嘴巴迎合着他的舌头在我的小嘴里打转, 双方湿滑的舌头在彼此嘴里发出的撞击声让我兴奋到了极点 他慢慢亲吻我脸夹边吻边说,“婷,刚刚你出浴后我知道你没穿内衣, 当时我很兴奋好想冲上去和你痛快做一场,现在我能满足我吗”我轻微的点了点头, 他的举动更大胆了掀开我的睡衣,从大腿内侧一直向上摸, 摸到阴道那里时我下面已经湿透了我知道今天无法摆脱这样的做爱方式。 他主动帮我把睡衣脱掉,当时我身体每个部位都完全呈现在他眼底, 和Tiil不同凯一开始就从我下面开始,他用舌头舔我阴道, 慢慢允吸我流下的液体我张开双腿,毫无保留的让他在我下面放肆的给予。 急促的唿吸声,叫声都混杂在一起,他边舔边抚摩我的乳房, 好象要玩遍我身体每个部位他才罢休我受不了了, 对他说“凯现在就给我吧”凯二话没说停止甜吸我的阴道, 快速趴在我身上用他粗硬的龟头摩擦我湿润的阴道, 一点一点的往里塞当他的阴茎直插到底时我发出了那天晚上可以说是最淫荡的叫声。 凯很能干,插了起码有1个半小时才停下来,而且还没射精, 直到现在我还回味当晚他给予我的安慰。 找到工作后凯已经不和我们住一起了,我知道他怕这样下去对我们3个人的关系会起负面影响。 不过我还是很想念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好想在来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