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到圖書館,我的內心一直不能平靜,有對小欣的愧疚之情,但更多的是對剛剛在通風管道下所聽到的內容的無限遐想和下身不斷傳來的刺激。

  以我對小欣的瞭解,她應該不會做出什麼太出格的事情,因為她的性格本身就很柔弱,有些優柔寡斷,又對名聲看的很重,所以她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反彈之情。

  再有以之前我們兩個人的性愛的經驗看來,小欣每次到達高潮後的那種滿足和享受之情,我想在她整整嘗到阿濤帶給她的甜頭之後,她一定會對那種能把她送上巔峰的能力抱有極度的渴望。

  所以在沒有了後顧之憂後,我就開始認真的思索下一步的計畫。

  沒注意時間過了多久,正在我胡思亂想之際,我依稀看到了小欣正垂著頭,慢慢的走進圖書館。

  小欣走的很慢,低著頭看不到臉上的表情,那平時柔美的四肢,此刻卻顯得有些僵硬。我的心裡莫名的有了那麼一絲絲的心痛。

  她慢慢的走到了閱覽室內,微微的?頭四處看,而我則裝出一臉若無其事的向她揮了揮手。

  她看我的時候,我能明顯看出她的身體有一絲抖動,但我只能裝作無視,繼續揚起笑臉,向她招手,並示意她過來。

  小欣慢慢的向我走來,我也站起身,繞過桌子,把對面的椅子搬開。當她走進後,示意她坐下。

  做完這一切,我又轉身向我之前的座位走去,邊走邊假裝埋怨的說:

  「怎麼洗了這麼久啊,我都快睡著了。」

  說完,我順勢坐在座位上,並認真看著她。

  「小欣?!怎麼不說話?」

  看到小欣一聲不吭的坐在那裡發呆,我稍微提高了一點音量。

  「啊?」

  小欣好像一隻受到驚嚇的小兔子一樣,突然?起頭,看到是我後,又慢慢的低了下去。

  「怎麼了?怎麼不說話?還在為舞蹈演員的事情煩心嗎?」對於她這麼明顯的憂鬱表現,為了之後的計畫,我只有繼續裝作不知,並把話題,引導到我的方向上。

  「怎麼還是不開心,我不是都已經跟你說過了嗎?不要那麼在乎,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想再多也沒有用的。無論結果怎麼樣,你在我心裡都是最好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支持你,愛護你。不要在乎結果,只要享受過程啊。」說到這,小欣忽然?起頭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決絕。那一刻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彷彿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時間好像一瞬間的凍結住了,無論你有多麼不希望時間的流逝,但它依然會一點一點的隨波而去。

  慢慢的,我看到小欣的眼神從決絕逐漸的又柔化了下去,她咬著嘴唇,輕輕的說。

  「真的嗎?無論我怎麼樣,你都回一直愛我嗎?哪怕我做錯了什麼事,你也會像現在一樣愛著我嗎?」「會的啊,一定會的,我會一直愛著你。只要你還愛著我,我就會用更多的愛去守護你。除非有一天,你親口告訴我,你不在愛我了,為了你的幸福,我也就不會再去打擾你了,真的。」小欣說完,我趕緊把話題接上,然後又稍帶疑問的問她。

  「不過,這跟舞蹈比賽有什麼關係啊?你怎麼了?怎麼洗個澡就變的這麼傷感了?」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的眼睛一直盯著她,我不敢想像如果她真的把剛剛的事情都說出來,我還能不能狠下心按照計畫進行下去了。那一刻,我才意識到,也許我的這一系列計畫,真的會給小欣留下很嚴重的創傷和陰影。

  這一刻,我說不出自己的心裡是盼望她說出實情,還是繼續隱瞞。說出來,也許我會因為心軟而放棄計畫。不說出去也許她真的是嘗出了甜頭而欲罷不能,我也可以繼續去實施我的計畫。但直到很久以後我才明白,這一刻她對我的隱瞞,其實完全是出於對我的愛,當然那是後話。

  聽到我的話,小欣又一次陷入沈思,而我因為心情複雜也久久沒有說話,就這樣我們兩個對視著,思緒卻都沒有在對方身上。

  「哦,沒什麼,就是想比賽的事情,想的太多了,腦子有點亂,沒事。」良久之後,小欣咬了咬嘴唇,對我說。但我明顯還能在她眼中看出她的掙扎。

  既然她沒有說,我也鬆了口氣,決定繼續我的計畫。

  「那就好,那就別想了,走吧,我們去吃飯吧,餓死了。」我知道要適可而止,現在不能說太多,說多了會讓她起疑心的。所以就故作輕鬆的提起吃飯的事。

  「嗯,我看今天還是別去了,我現在腦子很亂,哦……額,比賽壓力太大了,我想回去睡了,我們哪天在一起出去吃飯好嗎?」小欣想了想還是拒絕道。

  「啊?那…那也好吧,我就說你啊,別老想那麼多,人生在世,要放鬆心態,享受人生,要不多累啊。」我知道小欣今天不會跟我出去的,反正吃飯啥的都是為了安排浴室那場戲的藉口。要是她真的若無其事的跟我去吃飯和開房,我反倒會覺得蹊蹺。

  所以我邊說,邊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東西,慢慢牽起小欣的手,陪她向宿舍樓走去。

  一路上,我都在安慰著小欣,說了很多話,都是些讓她放寬心態,不要把比賽看的那麼重,就算失敗了也只是人生的一種嘗試,人生要多經歷才完美等等一語雙關的話。

  一直走到小欣寢室的樓下,在她要上樓的時候,我拉著她的手說。

  「上去吧,不要在多想了,好好睡一覺,明天早上起來你會發現整個世界都是新的。忘掉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去享受美好的未來。」說完,我輕輕的吻向她的額頭。但當我的嘴唇碰到她額頭的一瞬間,她渾身一抖,像受到什麼驚嚇一樣,猛然?頭看向了我,當看清是我的時候,她忽然緊緊的抱住了我。

  在我懷裡的小欣,一開始渾身顫抖,然後又一點點平靜下來,我裝作不知的問她。

  「怎麼了?冷嗎?」

  她慢慢放開了我,又恢復了低著頭的模樣,然後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就轉身向樓內走去。

  看著她纖細,憔悴的背影,我也莫名的開始心痛起來。

  看著小欣的身影消失在樓道內,我也收拾心情轉身想回走,正在這時,我聽見有人在我身邊調笑說。

  「呦!這不是八妹夫嗎?在這纏綿那?」

  我?起頭看向說話的人。原來是小欣寢室的三姐。

  那個年代的寢室,一般都是八人寢,小欣由於年齡最小,是寢室的八妹,而我也就是她們寢室的八妹夫。說話的人排行老三,是個性格很開朗的女孩,由於都是學表演的,所以長相也是不錯的。

  「啊,是三姐啊,沒有啦。還不是你們系那個什麼舞蹈表演給鬧的,小欣壓力很大,心情也不好,我這不勸半天了,還是沒什麼用啊。」我不能多說,只能把舞蹈比賽拉出來了。

  「哎,我就說欣欣啊,我們學的是表演,又不是純舞蹈專業,那麼用心幹啥啊,我巴不得不去那。」「哎,要是她能像你那麼想就好了,她也是不想放棄舞蹈的底子啊。對了三姐,我這勸了一下午了,讓她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吧,你回去幫我留意著她點,有什麼情況,知會我一聲,好不?麻煩你了。」「沒問題,這有什麼麻煩的啊,你放心吧。我會留意下的,不跟你多說了,我上去了。」「好的,謝謝了,你慢點。」

  說完三姐就像樓門走去,而我也轉身走向了自己的宿舍樓。

  讓三姐幫忙留意下小欣的情況,也好讓我能把握住小欣的心態變化,我要通過她這一夜的反映,來研究下之後的計畫要怎麼實施。當然這不是我之前計畫好的,二是遇到三姐後,臨時起意的。

  我和小欣的寢室樓離的並不算遠,大概六分鐘左右我就回到了寢室。由於這一天是週五寢室只有我一個人,他們幾個都出去了,回家的,開房的,去網吧包夜的反正幹什麼的都有。

  當然這一夜我不會孤單,因為裝在褲兜裡的相機上已經被我激動的手,攥的都是汗液了。

  沒錯,這是阿濤交給我的相機,裡面記錄著今天在浴室發生的一切,那對我來說彷彿春藥一樣的錄像,刺激得我剛剛看到開機畫面,就已經一柱擎天了。

  我先把相機調成了瀏覽模式,由於相機是為了這個計畫特意新買的,所以除了剛買時試照的幾張照片外,都是今天下午照的相片。

  開始的十多張照片,都是小欣在浴室裡或蹲,或坐的自慰照片,蓬頭的水一直開著,淋在小欣微微散發著粉紅色的胴體上,小欣的嘴微微的張開,像是在無聲的呻吟著,臉上滿是潮紅,同時表情呈現出一種充滿渴望的慾求不滿。

  一開始,小欣光著身子蹲在地上,用右手的手指去摸弄那個用為藥物作用,而慢慢突出的小豆豆,幾張照片之後,可以看到,她開始用左手去揉搓自己那兩個,小巧又不失挺拔的酥胸。然後從畫面上看,這並沒有緩解她需要肉棒插入的飢渴慾望。

  大概十幾張照片之後,小欣乾脆坐在了地上,她的左手食指也已經插入了自己那滾燙的陰道之內,開始自己用手指操弄自己。也許她認為這樣會緩解她的慾望,但是她錯了,這樣只會讓她更加快速的陷入慾望的深淵。

  慢慢的,小欣的眼睛已經眯了起來,手指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什麼?你問我看照片怎麼會知道她越來越快?因為開始的幾張照片,她插在陰道內的手指的動作,還是清晰可見的,但逐漸的照片裡面手指的動作已經開始發虛了,這是因為在相機快門成像的時候,她的手指一直在晃動而產生的虛影。

  當小欣在快速的用手指操干自己的時候,她沒有想到,一雙充滿淫慾的眼睛正緊緊的盯著她,她在一個陌生人面前,肆無忌憚的撫弄著自己的酥胸,撥弄著自己的陰蒂,抽插著自己的陰道。

  她不但被人看到了這一切,還被人用相機一一記錄了下來。而她的正牌男友,也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卻抽著papavc,站在通風口外,側耳傾聽著這一切的發生。

  照片到了這裡就沒有了,接下來的就是視頻了。我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的掏出了自己的小弟弟,輕輕的上下撫弄著,然後點開了視頻。

  畫面的一開始,很穩當的正對著還沈浸在自慰快感中的小欣身上,只見她閉著眼睛,彷彿在認真感受著從下體傳來的一陣陣快感,她的手在飛快的抽插著自己的陰道,而另一隻手也在自己身體的其他部位慢慢遊走。

  忽然畫面裡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臉,在短暫的失焦之後,可以看清那就是阿濤。

  他正轉身向小欣走去。

  只見他也已經渾身赤裸,顯現是在進浴室之前就已經脫完了衣服,由於他是面向小欣走去的,所以我只能看到他還算健碩的屁股。

  他走的很慢,很輕,這是怕驚擾到還在自慰的小欣。一直走到小欣旁邊,他慢慢的轉過身來,然後面向鏡頭,指了指自己的肉棒。

  我的視線也跟著下移,終於看到了這個即將插入我心愛女友身體,即將佔有本應是我獨享的女友的神秘蜜穴的傢夥。

  阿濤的小兄弟,跟我的差不多長,不過要比我的粗一些,那東西說不上醜,但也絕不能說是好看。此刻它正傲然挺立著,彷彿在向我炫耀著它即將佔有我的領土,踐踏我的主權,搗碎我的權利,蹂躪我的子民。

  而阿濤想我展示的意思我也清楚,他是在告訴我他有帶安全套。這是我們說好的,之前的幾次性交,他是會戴套的,這也是為了讓小欣有一個適應的過程,我們也怕,直接內射,小欣的心裡會接受不了。

  向我展示完後,阿濤就輕輕的關掉了淋浴蓬頭。而此時沈迷於自慰快感的小欣,已經魂遊天外了,她根本沒有察覺滴落在她身上的水,已經消失了。整個屏幕裡,現在也只有了小欣飢渴難耐的呻吟聲。

  小欣為了讓手指能夠順利的抽插,現在已經基本屬於半躺在地上了,她的頭倚在兩個相鄰的淋浴位中間的擋板上,上半身和地面的夾角不足三十度,而下半身兩條纖細又豐滿的大腿也已經大大的打開,手指在粉嫩的陰唇中,忽隱忽現。

  不知為什麼,我和小欣也有過多次的性交了,但是小欣的陰唇卻一直都是粉紅色的,每次我要插入的時候,看著她的陰唇,那裡都好像是從來沒有被肉棒摩擦過似的,粉嫩可愛。而今天,那兩片粉嘟嘟的肉肉,也像往常一樣,微微張開,準備迎接新主人的登門。

  由於畫面是正對著淋浴位的,所以在鏡頭裡,我正好看到小欣的半側身子。阿濤也已經慢慢俯下身體,一點點的跪在了地上,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小欣自慰的手指也可能是粉嫩的陰唇。

  阿濤?起手,他的手指也有些顫抖,這是大二四朵校花之一啊,而他馬上就將佔有這個尤物,即將在這具迷人的胴體之上任意馳騁,雖然他不是個初哥,但想想這種平時都略有些傲嬌的校花女神,也不是他這種長相不突出,財力不突出的普通大學生能夠說玩就玩的啊。

  他的手一點一點的靠近小欣的陰蒂,時間彷彿被無限的拉長,然後在漫長的移動之後,他終於碰到了小欣的陰蒂,他們兩個人同時一顫。

  阿濤直接僵在了那裡,是害怕?是緊張?是激動?也許都有。

  而小欣在一顫之後,卻好像一把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她一下按住了阿濤的手,然後使勁壓向了自己的陰部。那是可以令無數人心神嚮往的少女神秘桃園啊,但在慾望的挑逗之下,小欣已經顧不得這只外來的手,是否屬於那個本應該讓她嚴守貞潔的人。

  此時的小欣,在藥物的作用下,只想找個東西來釋放自己的快感,送自己登上巔峰。所以她本能的就按住了阿濤的手。

  當自己的手被小欣按住,阿濤也在僵直中恢復了正常。他的嘴角浮現了意思微微的淫笑。手指也開始慢慢的撫弄起來。而小欣的呻吟聲也慢慢的大了起來。

  由於阿濤的介入,小欣已經不用自己去撫弄陰部了,所以她開始用兩隻手在自己身上遊走,去探索她自己的性感帶。

  這是阿濤也越來越大膽了,他跪行著慢慢靠近小欣的蜜穴,知道龜頭頂在了小欣的陰道口,才停了下來。

  這時他再次看向屏幕,然後微微一笑。我知道這是再告訴我,接下來就是他的showtime了。而我也緊張的渾身是汗,雖然這是在我的安排和監聽之下,剛剛已經發生的事情了,但是看著他的肉棒,即將插入小欣的身體,我還是不用自主的緊張起來。

  看著阿濤的龜頭頂在小欣的陰道口處,那個我專屬的樂園,即將徹底淪陷,我知道這一切已經不可挽回了。為了我的慾望,而犧牲了小欣,我不知道這能否給她帶來快樂,是幸福還是噩夢,我此時無從知曉。但在這一刻,被慾望沖昏了頭的我,感受到的是變態的快樂。

  看著自己心愛的可愛女友被人操干,被人蹂躪,而心中深愛的自己的女友,還會在他胯下,呻吟浪叫,婉轉承歡。我的內心激動萬分,而在手中輕撫的小兄弟也再次膨脹,即將噴發。所以我也趕緊集中精神,繼續往下看。

  過往屏幕後,阿濤調整了一下角度,方便他進行抽插。然後就看到他慢慢的將龜頭向小欣的陰道內擠了進去。

  由於小欣剛剛自慰了半天,陰道內還有大量的淫液,再加上安全套外有自帶的潤滑液,所以阿濤的肉棒沒有受到一點阻礙,直接就一插到底。

  (二)事件重演(下)

  終於插入了,這一刻我差點沒直接射出來。我的女友,我可愛的小欣,終於在這一刻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給佔有了,從這一刻開始,她將不止在屬於我一個人。在今後的日子裡,她還要迎接這個男人無數次的玩弄。她的陰蒂,陰唇,陰道,甚至是子宮,都要對這個男人無條件的開放。

  這個陌生男人將用他的肉棒去征服小欣所擁有的一切寶貴的東西。就像孫悟空,用棒子征服天地,而阿濤也將用他那能大能小的棒子去掃蕩小欣一切的禁地,包括身體,當然也包括心靈。有人說女人的陰道直接通向心靈,我不知道她之後會不會愛上這個肉棒,從而愛上這個男人,但是這一刻我以無暇細想了。

  「嗯!~~」

  一聲壓抑已久,飽含暢快和舒爽的呻吟聲,自畫面中小欣嘴中發出。

  在阿濤肉棒插入的瞬間,小欣有要睜開眼睛的動作,不過可能因為插入後,阿濤就開始了努力耕耘,小欣剛剛有些睜開的眼睛,有因為下體一浪賽過一浪的衝擊而再次閉了起來。

  「啊……啊……好漲……好燙……好漲……好舒服,啊……」現在的小欣已經徹底被下體填補空虛的男人陽具所擊潰,她已經沒有時間和精力去考慮,正在操幹著自己的肉棒到底來自於那個男人。那直擊她心靈和大腦的快感已經完全支配了她的心靈,而她現在能做的,就是認真去感受來自陰道的滿足,並放聲浪叫,去取悅自己,也取悅努力耕耘著自己的男人。

  「好大啊……用力……快用力……天啊……插得好深……頂到裡面了……呀……舒服啊……加油。」阿濤在插入後,滿臉的暢快,彷彿在想:

  「這是被評為大二四朵校花的美人啊。平時看起來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感覺,其實操起來還不是在老子胯下,放浪呻吟?這粉嫩,緊湊的小浪穴,既然你男朋友不用,那老子替他好好玩玩。」總之不管阿濤此刻在想什麼,他下身的抽插運動始終沒有停止,他慢慢的將上半身壓在了小欣身上,用力的抽插著小欣的小穴。

  小欣現在被阿濤壓住,兩條腿大大的打開,然後壓在自己的胸脯上,下身的浪穴也是微微張開,用自己嬌嫩的陰道肉去迎接更加猛烈的操干。

  「呀……嗯……嗯……在深一點……要到了……不要停……啊……舒服死了……啊……啊」由於藥物的作用,小欣很快就要丟了,阿濤似乎也有所差距,他的手慢慢攀上了那平日裡只有我才可以輕柔把玩的雙峰,並大力的開始撫弄;他的嘴也重重的吻在了小欣的櫻桃小口之上,開始與小欣舌吻,並交換了唾液;而他的下身也開始了更加猛力的撞擊。

  看到這一刻,我知道小欣已經徹底的被阿濤所佔有了,她的嘴,她的胸還有她的陰道都因為這個陌生男人的猛攻而失守,並徹底淪陷。

  猛烈的撞擊,彷彿點燃了小欣的軍火庫,在激烈的交合下,小欣的浪叫也開始無所顧忌。

  「啊……到了……到了……我要到了……啊……別停……啊……」隨著阿濤的頻率逐漸加快,小欣也即將登上巔峰。就和我想像的一樣,小欣雪白的身體已經越發粉紅,小臉更是已經漲的通紅。她開始在浴室光滑的地面上隨著阿濤的插入與抽出,開始慢慢的配合著扭動腰肢。

  在阿濤激烈的攻勢下,小欣也開始了助攻。她會在阿濤抽出時,把自己的屁股緊緊的貼在地面,讓阿濤儘量的多抽出一些,然後在阿濤插入時,?起屁股,用自己的陰唇去撞擊阿濤的卵蛋,這樣可以讓阿濤直插深處,直搗黃龍。

  這種情況,已經不能說是阿濤在操干小欣了,這是小欣自己在幫著阿濤更加舒適,方便的操幹著自己。

  「啊……」

  這激烈的配合併沒有持續多久,伴隨著一聲嚎叫,小欣突然挺起上身,嘴巴大大的張開,就像一隻剛剛出水的魚。而她的身體也開始劇烈的抽搐,那一刻阿濤的動作也因為小欣下身的加緊而慢了下來。

  緊接著,就看到在小欣與阿濤下體交合處,瘋狂的噴出了大量的液體,小欣潮吹了。

  一個冰清玉潔的美女校花,被一個陌生男人操到了潮吹。這種極致的舒爽是我從來都沒有給過她的。我不知道在她第一次享受潮吹的過程中,她會想什麼?

  她會不會深深的愛上這種感覺?從而不能自拔那?

  「操,怎麼噴了這麼多,弄了我一身,嘿嘿,小美女,不行了嗎?可是我還沒有到啊,我們繼續……」阿濤被小欣的淫水噴了一身,整個下半身已經濕噠噠的了。他邊說邊看向屏幕,滿臉的笑容,我知道他這是在向我展示他的戰鬥成果。不過他肉棒的動作卻一直沒有停下。他還在繼續。

  小欣在高潮過後,尤其是潮吹過後,已經身心疲憊了,現在的她就像一個充氣娃娃一樣,整個攤在地上,任由阿濤的擺弄。

  阿濤的速度已經慢了下來,我想是他也不想讓自己這麼快就繳械投降。所以他慢慢的調整著自己的頻率,藉機也把發射的衝動,緩解一下。

  只見阿濤在繼續耕耘的同時,輕輕的拿起了本應放在蓬頭下面,卻被高潮中的小欣踢到一邊的小凳子。

  他把凳子放在了小欣身邊,由於是在小欣與相機之間,所以小欣的胸部被凳子擋住了,我不知道他要幹嘛,只能繼續往下看。

  凳子放好後,他慢慢的把肉棒從小欣體內抽出,然後把還在享受高潮餘韻的小欣的上半身抱起,翻轉,然後以胸部為支點,讓小欣的趴在凳子上,而他則來到小欣的身後,扶正了小欣的屁股,作勢插入。

  現在在鏡頭裡,就變成了,小欣趴在凳子上,高高的撅起翹臀,等待一個陌生男人的插入了。由於他們兩個都是側身,所以現在的姿勢就非常的淫蕩了。

  就好像小欣已經急不可耐了,主動撅起屁股,請求身後的主人,用力的操干自己一樣。我本來剛剛射過的小兄弟又再一次,昂首挺胸。

  阿濤調整好位置後,用手扶著自己的肉棒,把龜頭頂在小欣濕的一塌糊塗的陰道口後,用力向前一挺,再次整根沒入小欣下體的肉縫之中。

  肉棒插入後,阿濤開始了第二波的攻勢,並用兩隻手,分別抓起了小欣因為脫力而垂在地上的兩隻小手。

  現在的小欣被阿濤向後拽著,兩條手臂向後繃直,整個上身也成弧形向後揚起,只有處於意識模糊的頭還是垂著的,隨著阿濤前後的衝撞而微微顫動。

  我知道這種姿勢會讓女人更好的感受陰道內,肉棒的摩擦。每次我這樣操干小欣的時候,她都會特別容易高潮,而阿濤這樣做,也是為了一會小欣清醒後,會再次因這種體位而迷失自我。

  這裡說了很長,其實從小欣潮吹到阿濤從後面開始插入小欣的浪穴,並沒有多長時間,這段時間除了換體位,屏幕裡就只有「啪」「啪」「啪」的聲音。但隨著阿濤的不斷進攻,小欣也慢慢的再次清醒過來。

  「啊……啊……好漲啊……哦……你……你是誰……停下……快停……下……啊」剛開始的時候,小欣還沒有恢復意識,只是下身的充實感,再次將她從高潮的餘韻中拉回現實,但是剛出一句後,她馬上就意識到了不對。當她睜開眼睛,看到了浴室的場景後,她終於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竟然在更衣室的洗澡間裡,和人做愛並到了高潮。

  然而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那個人是自己的男朋友嗎?於是小欣立刻扭頭向後看,雖然現在的姿勢,不能讓小欣完全看到後面的人,但是僅僅是小小角度的一瞥,小欣也可以確認,現在身後這個用堅硬肉棒抽插著自己的男人,並不是自己男朋友。

  小欣也瞬間意識到,自己剛剛被這個陌生的男人侵犯了,不對,現在還在被這個人侵犯著。最讓小欣羞愧的是,自己還被這個男人幹上了高潮。他是誰?他是怎麼進來的?要快點阻止他。

  想到這,小欣開始奮力的掙扎,並大聲質問。

  但是畢竟她是個女孩子,還剛剛洩了身。怎麼可能比阿濤的力氣大那?而且我懷疑,阿濤給小欣擺的這個體位就不是單純的為了向我展示他操幹我女朋友的過程,這種姿勢小欣根本就沒有發力點。她被阿濤死死的向後拉住雙手,全身僅有的著地點,只有膝蓋,而兩條腿又因為阿濤跪在中間無法併攏。

  掙紮了幾下無果後,畫面中的小欣,開始向下體用力,能看出來,她是想將自己的陰道加緊,來阻止那骯髒肉棒的抽插。但是她沒有想到,此時她的陰道內的淫液正氾濫成災,她的夾緊陰道,非但不能阻止阿濤肉棒的挺近,還會加大性交的快感,讓自己更快的向性愛的沼澤中深深的陷落。

  而此時感受到小欣緊緊抽縮的陰道,所帶來的異樣快感的阿濤,卻向一旁傾斜了一下頭,讓小欣更清楚的看清自己的臉。然後一臉微笑的說。

  「嘿嘿,美女我們認識下,我叫阿濤,其實我觀察你很久了,嘿嘿,今天特意來看看你,結果你說說你,就不能認真的洗澡嗎?怎麼還自己手淫上了那?我看你飢渴難耐幫幫你。」阿濤的笑臉更讓小欣覺得討厭,我看到她厭惡的皺了一下眉頭。然後扭過臉,不過她還是在奮力向前用力,想掙脫阿濤的拉扯。

  「放開我……啊……你快停下……慢點……輕點……啊」雖然,小欣此時不想表現出自己被身後的人幹出了感覺,但是來自身體的快感,就好像是一根彈簧,壓的越用力,反彈的力量也就越大。

  「嘿嘿,停下?你剛才怎麼不讓我停下啊?是誰剛才大喊『啊……好舒服……用力啊』是誰高潮了還噴我一身淫水的啊,小姑娘你貌似有男朋友吧,怎麼他都不干你嘛?你怎麼會這麼飢渴?」阿濤並沒有按照小欣的要求,減慢速度和力度,他的下身還是按照自己的頻率在進行著活塞運動。不過他為了羞辱小欣,還是一臉淫笑的看著她,並尖著嗓子學小欣剛才高潮時的浪叫。

  「啊……你快……停下……要不我喊人了……啊」小欣彷彿對來自阿濤的羞辱已經忍無可忍了,她生氣的大叫著。

  「嘿嘿,你喊吧,這裡我都觀察好久了,這個時間不會有人來的。不過就算有人來了也好,我就把你剛才洗澡自摸和被我操到高潮的舒爽照片發給大家,大二四朵校花之一啊……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喜歡看的。要不我出售得了,你覺得五十塊錢一張,會不會有人買?我想一定會的,到時候我就發財了,哈哈。」「對了,我還會給你男朋友留一套完整版的,讓他也看看他女朋友到底是個什麼騷樣,看看他女朋友的騷逼是怎麼被人操到噴水的,嘿嘿」阿濤聽見小欣說要喊人,反倒樂了。其實在開始計畫的時候,阿濤就問過我這個方案是否可行。萬一這個時候有人回來了怎麼辦?

  對此我倒不是很擔心。首先這個時間一般不會有人回到更衣室的。就算有突發情況,有人回來了,也不用擔心。

  我聽小欣說過,曾經有個學舞蹈的女孩,可能是為了刺激吧,在晚上更衣室沒人的時候把男朋友帶了進去,就是在洗澡間裡大戰了一回,結果被突然回來拿東西的同學撞見了,因為是女同學,人家也沒好意思進去觀戰。不過看到脫在更衣室的衣服,也猜出了是誰。

  後來,那個帶男朋友來大戰的女生可能愛上了這種公共場合的激戰,就經常到更衣室辦事。正所謂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之後還有幾個女孩也遇到過,不過都很有默契的沒有進去破壞好事。(我估計會有偷聽的~)這也就是女生,要是男生,估計早進去觀摩了。

  雖然誰也沒有撞破,不過慢慢的這件事就傳開了。大家也默契的不會去打擾好事,都是女孩子嘛,誰好意思那?因為這是女生更衣室,裡面的東西都是女孩子的私人物品。所以大家還是很厭惡這種行為的。因此那個女生也被貼上了「騷貨」的標籤。

  小欣跟我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就是一臉的厭惡,她是很看重名聲的,很不齒這種行為。連我要求出去租房子她都不肯,就是怕人家說閒話。而我安排的這些計畫就是吃準了她對自己名聲的看重。

  所以我確定,她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主動去呼喊的。而當阿濤告訴她,剛剛的一切都被拍了照時,聯想到自己剛剛自摸給這個男人欣賞,然後還被他操到了高潮。這些照片要是傳出去,真不知道會被人說成什麼樣時,我相信小欣的心裡防線正在一點一點的崩塌。

  其實我倒是很期盼著那個時間有人回來,當同學就在門外,而小欣還在門裡被一個自己都不認識的陌生男人操干的渾身顫抖,還不能發出聲音的場景,一定會非常美妙。

  因此,只要小欣還想保住自己的名聲,就不會去呼喊。所以阿濤只要威脅住小欣,這個計畫就不會有任何意外。

  「你……你……你還照了……照片……啊」

  畫面中正被阿濤壓在身下操干的小欣,聽到阿濤的話滿臉驚愕。而阿濤則用頭向照相機的方向一甩,小欣順著這個方向看去,終於看到了正在錄像的相機。

  之間小欣趕緊將臉扭向一邊,她以為把臉轉過去就沒事了嗎?她自己也清楚,她剛剛淫蕩的樣子都已經為記錄了下來,所以她再次看向照相機的鏡頭,咬著嘴唇,滿眼的怨恨。

  「嘿嘿,所以說,小美女,你就接受這個現實吧,再好好感受下,是不是很爽啊?說實話你的小逼還真是緊啊,哥哥我都快把持不住了。」讓小欣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狀況後,阿濤也放開了一直拉著小欣的手,然後用手扶著了小欣的屁股,開始了更加瘋狂的抽插。

  我估計阿濤現在也已經快要射了。而小欣雖然兩隻手得到瞭解放,但已經沒有在做什麼掙扎的舉動了。不知道是再次被阿濤操爽了,沒有力氣反抗。還是已經任命了,放棄了反抗。

  現在的小欣,只是用兩隻手支著地面,用來支撐自己的身體,依然還是一副撅著屁股,任人操干的風騷模樣。

  「啊……嗯……輕一點……慢一點……啊」

  雖然放棄了抵抗,不過小欣顯然還是不想任人魚肉,她在努力的壓制自己身體的慾望,所以她的呻吟聲在盡力的壓低。

  「來,寶貝兒,叫哥哥,叫親哥哥,讓親哥哥好好的乾乾你。」而阿濤為了再次羞辱小欣,突然將抽插的速度再次提升,在我看來這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我真怕小欣的小穴被他給插壞了。不是自己的女友,果然肆無忌憚啊。

  「啊……啊……求求你了……不要了……啊……哥哥……請慢你點……會壞掉的……啊」阿濤的突然發力,弄的小欣措手不及,本來身體內的慾望經過剛才的一番調戲已經燃起了,在經過阿濤這突然的激烈進攻,差點就再一次丟了。

  而她的嘴裡也不知不覺的按照阿濤說的喊他「哥哥」了。

  「呀……嗯……嗯……再深點……啊……好哥哥……親哥哥……妹妹……要不行了……又要來了……啊……好舒服……舒服死了。」此時的小欣,已經即將到達高潮了,呻吟聲也已經不受控制的越來越大了,甚至還自稱是「妹妹」了。她渾身再次散發出粉紅色,並逐漸的開始前後的配合阿濤的動作了。

  雖然現在和剛才那次高潮的情形是一樣的。不過此時我的心情有些憂鬱,要知道剛才的高潮是在藥物的作用下,所以小欣做出什麼行為我都可以理解。

  而現在她是完全清醒的啊。雖然我有深深的綠帽情結,而且這一切都是我一手安排的,但是當真正看到小欣前後的晃動自己的屁股,用自己那原本純潔的緊致的蜜穴去夾緊取悅身後的男人和他的肉棒之時,我忽然感覺到一陣胸悶,一種壓抑之情油然而生。

  雖然心情一陣抑鬱,但我的身體也在出賣著自己,我竟然沒有陪他們走到最後一步,我的小兄弟,已經射了,現在正軟塌塌的垂在兩腿之間。

  然而我雖然已經完事了,但畫面中還在激戰的兩個人,卻戰鬥的愈加火熱。

  「啊……要不行了……要壞掉了……啊……不行了……要到了……要到了」「我也要到了,來吧,我們一起來。」兩個人在長時間的抽插之後,先後喊了起來。看到他們的動作,我發現他們也逐漸的開始了默契的配合,一抽一送之間,彷彿本來就是天生一對一樣,那麼的合拍,那麼的般配。

  那一瞬間,我感覺好像小欣本來就應該是阿濤的,小欣的小浪穴也本來應該是阿濤小兄弟的。而我是個可憐的,可恥的偷窺者。一個隱藏在陰暗角落,看著人家男女朋友恩愛歡好的偷窺狂。

  此時射精後的冷淡感,開始襲來,我開始無比的厭惡自己的行為。為什麼去偷窺人家那?人家男女朋友之間的性愛,為什麼要去打擾那?我的意識也開始了模糊,渾然忘記了,畫面中的女孩本應是我的女友,本應給我呵護,本應在我的耕耘下,綻放花蕾。

  「到了……到了……啊……」

  「啊!」

  兩聲嘹喨的嚎叫,將我的思緒也拉回了現實,畫面中小欣上身已經完全的趴在了地上,只有屁股還是高高的撅起。兩條腿顫抖著向內一下一下的夾緊顫抖著。

  而阿濤現在也已經停了下來,他的下身還是插在小欣體內,應該也在輕微的抽搐著,他的上半身趴在了小欣的背上。這麼長時間的操干,他應該也有些脫力了。

  畫面幾乎靜止了,只能看到兩個人在不斷的喘著粗氣,才知道這不是一張照片。

  但休息的時間並不長,阿濤慢慢的爬起了身子,然後輕輕的抽出了,在小欣體內已經變軟的肉棒。

  在他完全抽出的時候,小欣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這時她也慢慢的平復了高潮帶來的激動情緒。本來撅起的屁股,也一下栽在一面,她並沒有起身,只是靜靜的側躺在地上,眼角也開始泛起淚水。

  站起身的阿濤,看看了地上的小欣,微微的輕笑著。他用手拿下了還箍在肉棒根部的安全套。由於他的陰莖已經完全軟了下來,所以安全套已經沒有不像之前那樣內完全撐開,在最深處存在大量的白色液體,他射了很多,看得出來他確實為了幫這個小美女完成「淫蕩生活」的「開苞儀式」禁慾了好久。

  阿濤取下安全套後,滿臉淫笑的把安全套仍在了小欣臉旁。在安全套砸在地面的瞬間,我清楚的看到,裡面的白色液體濺出了一部分,其中還有幾滴飛到了小欣的臉上。

  這是一幅淫蕩的場景,一個全身赤裸趴在地上哭泣的女孩,她的臉旁有一個裝滿精液的安全套,而她的臉上,還有幾滴陌生男人的精液。在她的身後更是站著一個渾身上下一絲不掛的男人,在滿臉淫笑的看著她。

  正是這個男人,帶給她無與倫比的高潮快感,也是這個男人,把她本應美好的未來拉進了深淵。之後的人生是噩夢還是天堂,這一刻她陷入了迷茫。而在眼角那無聲劃過的淚,卻代替她控訴著這一切。

  而阿濤卻沒有心情看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他轉身想照相機走來,邊走還邊調戲著身後哭泣的少女。

  「啊,小妹妹,真爽啊,怎麼樣,哥哥沒騙你吧,你是不是也很爽啊,哈哈,小妹妹,哥哥就先走了,你自己收拾一下這些東西吧,對了,你的小內褲哥哥也拿走了,收藏下。照片嘛,還是先放到我這,以後哥哥有需要了,會在聯繫你的,嘿嘿。」接著畫面就是一陣晃動,然後徹底的結束了。

  是啊,結束了,今天下午發生的一切都結束。發生在小欣身上痛苦的被狂肏經歷也結束了,但是小欣內心的傷痛卻不會痊癒。

  我靜靜的躺在床上,看著上鋪的床板,久久的陷入沈思。我這麼做到底對不對?為了自己的快感而出賣小欣。沒錯,我是為了自己,但是小欣在下午的性交中,除了被人狂肏的屈辱感之外,就沒有感到一種慾望得到宣洩的滿足感嗎?

  不得不承認,阿濤的性能力和性技巧都比我高出很多,在阿濤的耕耘下,小欣一定能夠感受到更加美妙的性愛體驗。所以我也要更加努力的去開發,我親愛的小欣的慾望,然後讓她去體驗多種性愛,不斷的去體會各種不一樣的性愛滿足。

  只要我一直深愛著她,同時掌控好尺度,讓她也對我沒有二心,我相信在我的不斷調教下,小欣會煥然一新。會盡情去享受一切女人本應享受到了快感。

  痛苦的記憶很快就會過去,嶄新暢快的未來即將接踵而來。

  想到這裡,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我給小欣寢室的三姐打了個電話,得知小欣回到寢室後,沒有什麼過激的舉動,只是默默的坐在床上發呆。幾次三姐故意的逗她說話,也是簡單的答應著。然後早早的就睡覺了。三姐還勸我,不要太擔心,應該就是壓力太大了,沒事的,過幾天就好了。

  我知道小欣沒有做出過激行為也就放心,也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地上的手紙,然後躺在床上,但卻無法入睡。

  阿濤現在應該已經躺在床上,回味下午那美麗的可人兒和那緊致的肉穴了吧。

  而犯賤的我,還要幫他去考慮怎麼徹底的拿下這個原本不屬於他的可愛尤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