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要经常到县区、牧区去维护信号基站, 大家不知道来没来过西藏那简直就是纯净的天堂, 但是时间长了和地狱差不多驱车几个小时看不到一个人, 到处是路到处没路,能看到个人,能高兴半天。 反正满眼是蓝天、白云、牦牛、、、、、、 言归正转, 去年国庆期间突然有个县区信号没有了,领导紧急派我和一个藏族的司机师傅开车去维护, 虽然心理再不痛快也要去啊谁让咱命苦啊,钱拿的比别人少, 工作比别人多。 在路上,司机师傅一直给我介绍沿路的风景, 我半支吾着心想他妈的西藏的景色都一样,后来看我不太感兴趣就给我说起藏族女的, 这些老司机就是老流氓没事就说这些黄色的, 不过藏族比汉族的开放是真的和西方那样开放, 他说他上的这些藏族女的爽死了里面特别热, 特别紧、、、、、、、 、我没有上过藏族女的 老婆看的紧加上藏族女的身上那股味道让我想吐, 城市的还好说农村的和牧区的那简直不敢靠近啊。 大约在下午6点多的时候到的一个村子,记不得什麽名字了, 反正挺原始的家家墙上都贴着牛粪,是冬天用来烧的。 在一个看着好像挺“富裕”的藏族家里,司机师傅和他们用藏语交谈着, 询问没有信号的情况了解到这边山上有个基站, 这些天突然没信号了看样我又得背着工具上山了, 痛苦啊本来氧气就不多,肯定这点小山要我的命啊。 但是那天运气好,司机师傅和那个藏族的一家喝起了清稞酒, 让他们家的小保姆带我去。 那个小保姆看起来好像不大,大约18岁左右, 脸上有两朵高原红蛮可爱的,由于穿着藏族的衣服看不出来身材怎麽样, 算了有个女的陪着总比一个人或和司机一起上山好啊。 这个女的挺有劲的,拿着我的工具包一点都不累, 走了半个小时走到半山腰,我实在不行了,就在一块很大的石头上坐下来休息, 看着山下的美丽景色有点陶醉了,突然她指着一个远处说着什麽, 我藏语不好没有听明白什麽意思,凭感觉好像是说是她们的村子, 是啊好远啊,周围那麽远的范围都看不到一个人, 有的只有石头和野牦牛她坐在我身边,喝着我给她的饮料, 忽然感觉藏族女孩还是很可爱的我用半生不熟的藏语问她多大了, 她说17岁比我想像还小,其它的她说的我一句听不懂, 然后她半蹲起来把藏裙一来,就看着我笑,我还不明白呢, 就听到“哗哗哗”的声音然后看到有小股的水从她脚底流出, 我靠当着我的面就敢嘘嘘,也太开放了吧,我想到老婆, 马上就转过脸不敢看,也不敢想了(兄弟的老婆有点凶), 她在我身后呵呵的笑了起来靠在我身边给我说着我听不懂话, 我一直在想她嘘嘘的事情想着想着弟弟就有反映了, 真想狂干她一场可是她太小了,加上又是藏族的, 谁知道人家愿意不算了我马上转身去了大石头的背面去尿尿, 这样就不会瞎想了。 正当我尿着的时候,突然有只手从身后抓住我的弟弟, 吓的我把尿都给我憋回去了我知道是她,我马上拉上裤子, 转过脸看她她还在咯咯的笑,我想你敢抓我, 那我也不能吃亏我伸手去探她的裙子,没有想到她反映挺快的, 没有抓到我马上伸手拦住她的腰,右手去摸她胸部, 靠没有想到她的挺大的,挺软的,根本不像17岁的样子, 人家是吃牛肉长大的怪不得会发育那麽好,我有点报复性的勐摸几下, 没有想到她竟然“哼哼”的有反映感觉她的身子有点软了, 向下倒眼睛也闭上了,这不就是说我可以上她吗 妈的, 不管那麽多了上了再说,(我没有吻她,因爲她身上的味道我不敢闻, 怕吐)我怎麽也解不开她的衣服,她睁开眼睛看我还在研究解衣服, 就笑了一下伸手一拉,像日本和服的衣服就开了, 我当时觉得脸都红了妈的,老子好歹也是人人敬仰的工程师啊, 连个衣服都解不开唉,不想那麽多了,如果不把她给下课了, 那就更糗了。 我把衣服一拉,里面竟然没有内衣,胸部大约有36左右, 很红润乳头像小花生米一样大小,粉红粉红的, 忍不住的咬了一口她马上就“啊”的一声,这是没有想到这个叫床声音全世界通用的, 呵呵我也不客气了,马上用两只手狠狠的揉搓她的两个奶子, 随着我的手上力道加大她反映也越来越大,身子不住的乱扭, 险些有点按不住她 不住的叫: 啊啊啊的声音, 我把她的裙子脱了下来竟然没有内裤,我仔细一看, 简直惊呆了暗红的大阴唇、粉红的小阴唇、花生米大小阴蒂有序的排列着, 湿润光亮难得的是周围毛很少,像是刚发育的, 皮肤白皙、细嫩整个阴部比我见的任何一个都小而精致, (比我老婆好看多了)我的嘴凑了过去轻轻的一吻, 同时叨住她的大阴唇吸入嘴中也顾不得她身上的味道不好闻了, 她啊的一声整个人都前后晃动起来,她紧紧的抓住我的弟弟, 好像要掐断了一般还不停的揉搓,这麽刺激, 差点射了我那等的慢慢行事,以最快的速度脱完衣服, 拿起弟弟在她上面来回摩擦几下恨不得马上进去, 想到她可能是处女我还是沾了点水,腰向上一挺, 开始漫漫的进入了她的阴道“啊”一声凄惨的叫声, 吓我一跳她的脸部已经扭曲变形,表情看起来是那麽的痛苦, 呻吟声却好似那麽的痛苦我不担心被别人听到, 在方圆几十公里都看不到人即使她的叫声再大。 她的小穴在剧烈的收缩,一吸一吸的,好舒服啊, 那种感觉紧紧的湿湿的,暖暖的,不,应该是炽热的, 烫的弟弟像摆脱现状、、、、 、、、、 我轻轻的退了出来 看她的妹妹已经泛漤成一片了,阴毛和淫水粘在一块了, 但是没有看到所谓的处女血我高兴死了,不用担心了, 靠不客气了,向她发起勐攻,每次拔出都是连头一起出来脱离她的身体, 然后在快速连根插入每次进入都感觉到剧烈的碰撞到她的里面那块最温暖的肉, 而每一个来回她都配合着大声喊叫着在她的叫声中和我的身体与她的屁股的碰撞声中, 我抗起她的腿架在肩头继续大力的进攻,感觉到她的小穴在剧烈的收缩, 她的身体也在勐烈的晃动她已经找不到重心, 两条白腿在空中胡乱的蹬着、晃动着那种景像简直美呆了, 突然她勐的起来,坐到我腰部,对准我的弟弟勐的坐下去, 然后阴茎好像进入了一个又热又湿又紧的地方 好像有个环紧紧的咬住我那种突然的刺激差点让我控制不住, 她不停的上下套弄又磨又转的,弄的我飘飘预仙啊, 胸部随着上下的移动而不停的晃动很是壮观, 她不停的叫着我的藏语很烂,不能给大家翻译她喊的什麽了, 忽然她大叫一声,就趴在我身上了,紧紧的抱住我, 阴道一阵阵收缩像有张小嘴一样在嚅吸你的弟弟一样, 在这样刺激下我也控制不住射了,也没有顾虑她会不会怀孕。 真是太爽了,射完后也没有动,静静的躺在大石头上, 看着蓝天白云回味着刚才的激情,那感觉真是、、、、、、、、、不说了。 后来不到5分钟,我们又来一次,是从背后进去的, 很紧夹的弟弟痛,不过这次坚持的时间长,也是射在里面 最后我们手拉手的上去山顶, 检查了基站是因爲太阳能板被偷了,只有来换, 我和她回去了由于天晚了,就住在车里,第二天回家的时候, 给老婆买了个她一直舍不得买的手镯高兴的她什麽也没有发现。 说实话,我一直到现在还想着这个藏族女的, 虽然我们没有语言沟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