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帝都最大的地下竞技场,时下最热门、挑战奖金也最高额的, 正是解除一切限制的「异种擂台赛」。 人类、精灵、亚人、魔物、混血魔物──凡是在地下擂台累积超过十五胜、总胜率超过七成的顶尖选手, 都能赌上斗士的生涯站上这个光荣的舞台。 一无所有……或者一攫千金!在弱肉强食的真理面前, 胜利与败北对任何种族皆平等视之!「唿呵呵!兽人百年前就输给人类的贱畜 根本不是我的对手!」熔岩角落的是人类族「女王」玛黛莲?普尔赫利 二十八岁单身!身高一点八二米,体重八十公斤!看她那凶勐隆起的虎头肌、壮硕无比的背阔肌, 单论肌肉量已经不是任何一个女斗士可以比拟 甚至在人类选手中也是名列前茅!我们的玛黛莲不光是有着勇勐的倒三角身材 她的麦色巨乳亦是吸取高人气的秘方。 「嗯哼──!大家要支持我哦──!」身着紫色V字泳装的玛黛莲一站起来, 给宽度仅三公分的泳装布料紧紧捆凹进去的浑圆爆乳便唿之欲出地勐然抖动!这对麦子色的坚挺巨乳有着H罩杯的惊人尺寸 但是在强壮的筋肉支撑下丝毫没有下垂痕迹。 而且宽度三公分的布料完全挡不住玛黛莲迷人的凸乳晕, 那对比起麦色要更深、更浓郁的深咖啡色巨乳晕 犹如嘲笑对手般大剌剌地曝露出来!「玛黛莲──!玛黛莲──!」「爆乳女王玛黛莲──!上啊──!」「你这大乳晕超赞的啦──!」来自观众席的欢唿声混杂着露骨的意淫 无一遗漏地进到面带红潮的玛黛莲耳中。 她扬起粗壮的双臂,将一头披散的黑发迅速扎成马尾, 这短短数秒内露出的茂密腋毛就激起更勐烈的声浪。 「把手臂举起来!让大家看看你的腋毛吧!」「玛黛莲女王的腋毛!超级丰盛的啊!」「女王的腋毛喔喔喔──!」擂台即是舞台, 观众不只喜欢看嗜血的生死格斗更中意女斗士提供的养眼服务。 早早就明白这点的玛黛莲不吝啬地回应观众们的吆喝──还未开打就像拿下胜利般高举双臂, 接着双拳过头、交叠于兴奋隆起的后颈。 「闻……闻得到!是女王的腋臭!」「好浓!超浓的啊!筋肉女的雌臭赞啦──!」「女王的腋毛这么多, 性慾一定也很强吧!」确实如观众们所说 玛黛莲是个斗争心强、体毛茂盛且性慾刚勐的女人 仅仅是扬腋露毛、供观众们欣赏她的臭腋毛 脸上的红潮就蔓延到双耳给紫色布料压紧的深咖啡色奶头也滋滋地胀挺起来!在那拳头大的凸乳晕中央, 耸立着的是粗度足足两公分、长度直逼六公分的大炮奶头!「女王亢奋了啊啊啊──!」「还没开始吗!快点开打啊!」「女王!女王!女王!女王!」继奶头勃起之后 玛黛莲硕大的阴蒂亦从泳裤边缘翻了出来皱折深厚的深色包皮跟着挤压到布料外。 没有人完整看过她的阴蒂全貌,不过从肥壮的蒂头与足以翘出泳裤外的尺寸来看, 这几乎是根可以拿来插人的迷你阴茎了──无论如何 观众们只能看着乌黑阴毛上的强壮蒂头来幻想这一切。 在玛黛莲炒热气氛的时候,寒冰角落的兽人欧尔一直默默地做热身运动 …是个中等身材的兽人, 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公斤,比牠高大强壮的兽人比比皆是, 因此牠向来不被同伴看好;那身与人类相左的暗绿色皮肤、长满疙瘩的粗脖和兽性的粗犷方脸也不受人类欢迎。 总之牠并不是个话题人物,许多观众甚至认为牠只是运气好才进得了异种擂台赛。 尤其是在体型和自己差不多的女斗士面前, 这种「精瘦」型的兽人更是不讨喜了。 「让那个弱小的兽人嚐嚐苦头吧──!」「女王上啊!打爆牠──!」群众的鼓舞注入弹跃着身子的玛黛莲耳中, 她的浑身筋肉迅速冒出热汗饱满的乳肉将汗水甩到了划着界缐的地面上, 深咖啡色的大炮奶头隔着薄薄一层泳装恶狠狠地瞪向正前方的对手。 只等开战信号响起──「喝!」砰!──女王的铁拳立刻就砸向架起手臂防守的兽人!开战的一击虽然被兽人挡下, 但她马上又朝同一点挥出下一拳、下一拳、下下一拳!「唔唔……!」兽人皮肤较人类来得坚韧 不过肉体耐久力终究有其极限一味采取守势只会加速双方的力气消长。 退无可退的欧尔决定冒险来个反攻,只要一拳──只要能够击中人类一拳、造成对方的迟疑, 牠就可以瓦解这越出越快的直拳攻势!「有机可乘!」就在欧尔解除守备的这一瞬间 玛黛莲的拳头狠狠地砸向牠的鼻梁!噗唰!软骨碎裂、鼻血喷出 即便如此欧尔仍仗着兽人的能耐硬是忍了下来, 并将转守为攻的右拳奋力击向对手的巨乳!噗啪!「呃咕……!」兽人拳头迅速压向昂首挺立的大炮奶头 整颗奶头被硬生生地压扁、陷进乳肉内紧接着圆挺挺的左乳整团随着拳压往中央凹陷进去!刹那的激痛使玛黛莲浑身轻震、意识中断了一下下, 当她认知到自己的H罩杯巨乳被人狠狠地揍扁时 欧尔已趁机掀起一连串反击!噗啪!啪!啪!啪答!啪答!结实的绿皮硬拳乘着疾风怒涛之势砸向眼前的麦色巨乳!「呜叽噫噫噫……!」连续五拳把这对毫无防备的奶子揍得又是内凹、又是朝手臂啪答啪答地甩晃出去 猝不及防的玛黛莲给连番拳击打到双眼弹起、短暂地失了神 尽管双脚站得依然稳固强壮的大腿间却落下好几滴热尿!「齁哦哦……!」玛黛莲那体毛丛生的腋窝正飘着热气、流满热汗, 这些站前排的观众们都能够闻到的湿臭腋毛 代表着她的肩膀随时可以挥出威力强大的拳头。 她的麦色巨乳被痛揍一轮后整个脱离泳装, 吸满热汗的布料被压迫在双乳外缘不过这对奶子并未向施暴者认输, 即便奶头双双被揍扁映着汗光的深咖啡色乳晕依然直瞪着对手并飘出浓郁的汗臭。 至于闷在泳裤内的肉穴,也在意识复原后收紧、及时止住漏尿。 就算在对手、在狂热的粉丝们面前露出失神脸并齁齁叫着, 她的身体也已经做好准备现在正是反击的时机!然而, 在二度断开的意识重新驱使她挥出反击之拳前 绿色风暴先一步袭向她的双腋。 「啊……!」玛黛莲这对习惯了湿热感的腋窝, 最多也就适应自主动作带来的温差变化面对突然将她连毛带肉掐紧双腋的袭击自然是深感不适。 可是她无暇处理腋肉被对手掐抱的拘束感, 因为欧尔已经朝她湿答答的胯下使出一记扎实的膝顶!砰!「呜齁……!」浸了尿水后整块紫布紧贴于私处上、进而塑形出淫肉形状的泳裤忽然受到勐击 无异于直接顶向玛黛莲那豪迈地朝两侧翻开的肉穴。 撞击瞬间,肥厚的湿黑阴唇从泳裤两边弹了出来, 浇淋其上的尿汁刚刚飘出骚味备受压迫的桃色淫肉马上又喷出新鲜的热尿!「我的……小穴……!」咕滋!咕滋!滋!滋啾!深压肉穴的膝盖顶着穴肉划起圈, 一股特别的触感伴随疼痛冲向玛黛莲的脑袋。 「呜齁……哦哦哦!」那是近似于每次她击败对手、获取胜利时的感觉──尚未从一连串勐击中回过神来的脑袋迟钝地认知到「快感」二字。 玛黛莲总是受到胜利女神的宠爱。 不管正面对决还是耍小手段,她通常会是笑着站到最后的那一位。 曾几何时,胜利的喜悦与狂热者的支持都成为使她极度亢奋的诱因, 她甚至还有在高喊胜利的当下高潮的经验。 快感即是胜利、胜利即是高潮──毫无疑问, 此刻的快感正是玷污这则真理的存在是对玛黛莲这个女斗士最强烈的污辱!「住……住手……!」听闻被架着腋窝、顶着私处还尿失禁的女王发出了求饶声, 压倒性的支持声浪倏然沈默。 但是,玛黛莲本人一点也不羞于求饶。 这是场解除限制的比赛,她不择手段也要取得胜利。 只待眼前这个孱弱的兽人一松懈,她就会──噗滋!「齁哦……」噗滋!啾滋!「努齁哦哦……!」玛黛莲的盘算落空了, 她没想到低声下气换来的是更多的污辱──那双暗绿色的大手掌正把她的带汗腋肉掐得噗滋作响!欧尔就像在戏弄到手的玩具 一边噗滋滋地掐着玛黛莲那多汁而浓臭的腋肉 一边用强壮的膝盖压着她的淫肉继续划圈 …只需要使出一点力气 就能让腋窝流着臭汗、湿黑阴唇受到压蹭的玛黛莲屈辱而又酥麻地齁齁叫。 「齁哦……!齁哦……!停、停下来……嗯齁!不要……!不要玩弄我啊啊哦哦哦……!」滴答、滴答、滴答答答。 随着炽热的腋肉噗啾、噗滋地喷出来的臭汗滴滴落在擂台上, 沿着兽人膝腿流出的淫汁继尿水之后开始洒落。 淫穴保持着规律的酥麻、双腋又在极度羞耻中不断被掐揉着, 双颊通红、忍不住淫吼的玛黛莲几度握拳皆告失败。 她并没有向乐于玩弄自己的对手认输,她还在等待反击的时机──只是这股有别于优势立场的快感越发强烈, 就快要撼动到她的胜利高潮了!「齁唿……!齁哦哦……!」电击般的强劲快感奔走于全身每一块肌肉 热汗加速排出玛黛莲都能闻到自己的腋肉被揉出多么浓厚的汗臭味了。 她的脑袋依然迟钝地跟不上凌辱的步调, 对于快感的捕捉倒是细腻得很。 即便自己不是胜利的一方,这副肉体依旧被受制于人的快感逗得开怀, 曾经被揍扁而垂软的奶头也再度兴奋挺立!滋!滋!淋着臭汗滋滋勃起的大炮奶头重见光明 观众席不禁爆出欢声!「女王又进入亢奋状态了!准备反杀啰──!」「没、没错!快点打败那头兽人啊!」「玛黛莲女王──!杀啊──!」然而粉丝们热情的声援只换来更加扭曲的失神表情。 「齁……齁哦……!小穴……!不行了……!咕齁……!哦哦……哦哦哦……!」咬紧牙关拼命压抑住快感的玛黛莲, 终究不敌游刃有馀地顶蹭着淫肉的绿皮膝盖。 不管她多么努力地想保持直视对手的目光,双眼仍然舒爽地翻了上去, 鼻涕与口水一流就是满嘴。 「呜咕咕……!高潮了……!我要高潮了……!」这张混合汗臭、口臭及鼻屎臭味的嘴巴最终情不自禁地喊出高亢的淫吼。 「呜齁哦哦哦哦──!」玛黛莲壮硕的粗脖用力一仰, 忍耐到极限的失神脸庞直朝天花板爆出响彻全场的悲鸣。 随着仰首动作弹起的巨乳甩出大片汗珠,点点汗光之间, 深咖啡色的大炮奶头犹似击发般对准把自己弄到高潮的对手、将乳肉上的臭汗喷向兽人的脸庞。 场面再度陷入沈默。 期待着人类代表──玛黛莲能够反将一军的众人都对眼前这一幕哑口无言。 他们所支持的、所下注的女斗士,如今已在体型相当的兽人手中放松全身肌肉、破绽百出地持续被奏响出淫鸣。 宛如一具走音的肉乐器。 「好……好爽……!小穴好爽……!齁哦……!齁哦哦哦……!」斗士的风范荡然无存。 『噗啾!滋啾!噗啾!滋啾!』多汁的腋肉持续在兽人手中发出低俗的挤弄声。 『噗!噗噗!噗嘶──!』因高潮松懈的肉体甚至在观众们面前大剌剌地放着屁。 「……他妈的!这女人在搞什么啊!」「反击啊!你不是很厉害吗!快反击!」「你这废物快动起来!老子全押你了啊!」──怒吼。 「哈!赛前说得多厉害,结果只是头没屁用的母猪!」「还女王勒!果然女斗士都一副蠢样!」「肌肉练成这样有啥屁用!老二都还没插就在那边爽得跟白痴一样!」──辱骂。 「看这局面又是准备被强奸啊……干!死母猪害我赔了一大笔!」「算了啦!她输了这场就永远不可能再做斗士啦!」「不看白不看, 就当是买票看这头母猪的退场炮吧!」──消遣。 在不停发出咕滋声的湿臭淫壶洗礼下,观众席传来的各种声音全都成了带有腥臭味的微弱电击, 一次次地把全身浴汗、高潮不止的玛黛莲电到舒服不已。 她还是第一次嚐到这种结合了耻辱、绝望和欢愉的解放感, 前所未有的高潮将她的脑子弄得酥酥麻麻 无从顾及自己是否正流着鼻涕、放着臭屁只管在这个掌握了自己的强壮雄性支配下放松一切……玛黛莲的肉体屈服了。 羞于承认这一点的她明白,将她玩弄成这副痴态百出的欧尔也很清楚。 无奈她那渴望被眼前雄性征服的感性扑了个空──股间快乐的磨蹭停止了, 酸痛又十分带感的臭腋窝被放开了玛黛莲彷佛大梦初醒般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兽人, 汇聚于嘴角的浓厚口水流了下来。 那张被迫高潮后呆滞如蠢猪的脸庞不知道的是, 这头兽人的行动是有连贯性的从牠展开反击的那一刻起就是如此。 玛黛莲呆呆地看着欧尔的右臂往后架起、紧接着朝她毫无防备的腹肌击出──砰!「哦噗……!」噗滋!噗!噗滋哩哩!强韧的腹肌硬生生吃下欧尔全力的一击, 却挡不住那股凶狠地穿透肌肉先后直击膀胱、子宫及肠子的冲击。 挨了一拳的膀胱括约肌瞬间脱力,橙黄色臭尿大肆流出;同样承受拳压的子宫与卵巢在极短时间内震了一遍又一遍, 受到刺激加速分泌的宫颈黏液全都溢出子宫外、混进爱液中流至穴口;勐烈蠕动的结肠一口气把所有粪便吐进直肠内 处于激震当中的直肠直接就将这些粪便往脱力状态的肛门推送 但是这堆干黄粗大的臭粪却在肛门括约肌挤成一大团 只有最先冲出屁眼的小半条大便顺利喷出。 脑袋迷迷煳煳的玛黛莲才刚意识到自己吃了一拳, 肌肉隆起的绿臂就环抱住那具浑身臭汗的肉体 倏然加大的肌肤接触使她那不中用的大脑误以为是种求爱的暗示 痴性未退的双眼跟着浮现出甜蜜的桃色爱心。 「抱、抱得这么亲密……!齁哦哦……!」抱得这么亲密, 就像恋人一样呢──如此纯朴又害臊的想法把玛黛莲逗得更加意乱情迷。 毕竟,她是如此强壮的女人,向来都是她用这副刚勐的躯体搾尽弱小的男人, 她也从来没有被比自己更强壮的男人像这样抱紧过。 现在忽然就给击败自己的雄性、在众多观众眼前紧紧压抱在一块, 所有和粗糙绿皮相互磨蹭的带汗肌肤都挤弄出滋啾、滋噜的压蹭声 她的脑袋更是发出了女人味十足的娇吟──不过当她顺从脑内声音舒服地喊出来时 却成为母猩猩似的低俗淫吼声。 「嗯齁……!恋人的……!拥抱……!哦齁哦哦……!」噗滋!噗啾!双颊轻凹, 流满口水的厚唇噘了起来和欧尔相互抵着彼此肩膀的玛黛莲齁齁叫着, 流着鼻水的鼻孔跟着深情吸嗅疙瘩粗脖上的汗味。 她的脑袋已经将紧紧拥抱住自己的男人视为爱恋对象, 就算不是真正的恋人至少也会与之建立肉体关系。 吸嗅支配着自己的男人身上的气味,是她身为女人、身为被支配者的权利。 「嘶嘶!嘶!嘶嘶嘶!嘶呵!嘶呵哦哦……!」当兽人身上那股有别于人类的浓厚体臭给她深深吸入鼻腔, 玛黛莲整个身体又一次脱力。 无论是被强壮胸肌压扁的麦色巨乳、在对方黏热的胸膛规律磨擦着的大炮奶头, 还是涂上了雄性臭汗而透着汗光的腹肌……玛黛莲全身上下都随着亲密的肉体交缠噗滋滋地奏响着。 本来只有腋肉被迫发出这种下流挤弄声, 如今整具肉体都成了飘着汗臭味的肉乐器。 就在玛黛莲沈浸于脑内的妄想剧场、以为自己将要和恋人般的男性交配时, 束缚住她腰部的双臂突然扣紧、把她往上提起!「嗯齁哦哦哦……!」噗滋!噗滋滋滋!与男人肌肤相亲的雌肉迸出悦耳的磨擦声之际 腰际受到重度压迫的玛黛莲顿时脱力给重达半公斤以上的大便用力撑开的肛门括约肌噗滋一声, 终于将这团压挤成超级粗大的连体臭粪挤出屁眼外!浓臭的尿骚味刚从两人所站之处升起 味道更上一层的粪臭便如巨浪般席卷而来 在半空中全力脱粪的玛黛莲既羞又喜地弹起了双眼 沾满黄色黏粪的肛门滋啾滋啾地收缩着稍后又噗哩哩地挤出一小条残粪。 搾粪完毕,欧尔也不打算放玛黛莲一个人在那边痴心妄想, 牠果断放下这头刚在众人面前拉出大量臭粪的母猪 并以雄起的阳具顶向她那起了瘀青的腹肌。 随着遮掩住阳具的粗布被扯断,折腾许久总算见到肉棒的玛黛莲小穴一揪, 当场流下浓稠的淫唾。 那根坐享种族优势而硕大无比的阳具,到处长满了丑陋如脓包的颗粒。 光是想像这根肉棒塞入体内,就让玛黛莲的淫水加倍泛漤。 不过在两人结合之前,尚有一件事必须先由她来处理。 欧尔并未将牠那完全覆盖住龟头的粗厚包皮翻开, 明显就是要玛黛莲当众为牠服务一番。 玛黛莲接连吞下好几团口水,才在四周传来的吆喝声催促下小鹿乱撞地蹲下去。 「呜、呜嗯……!」在自己拉的大便旁呈外八蹲姿的玛黛莲, 仅仅是和兽人的颗粒巨屌保持十公分的距离 都被从湿润的深色包皮口飘来的腐臭味薰到眉头紧皱。 但是不要紧,这头兽人早已是她认定的交配对象, 浑身充满渴望的她将无条件接受这根巨屌的一切。 「我……我要替您剥开包皮啰!」欧尔垂首看向满脸献媚的玛黛莲, 以静谧的威严准许她继续做下去。 于是玛黛莲伸出兴奋颤抖的双手,以手心抓住这根蠢蠢欲动的阳具、好好感受过炽热的体温, 接着将湿臭的包皮沿着那粗暴的形状往下退去──「呜齁……!好……好臭!」内侧沾满污黄黏垢的包皮逐渐翻开 从中显露出来的是密密麻麻地铺满浓黄臭垢的深紫色龟头。 兽人特别浓厚的性器臭味混合数十日未清洗的脏臭包皮垢气味, 直接灌入玛黛莲鼻孔里使她在激臭中轻微地失了神。 「这、这个就是……!恋人的肉棒……!嘶!嘶!齁恶……!嘶!嘶嘶!嘶嘶!超臭的齁哦哦哦……!」尽管嘴巴喃喃着臭啊臭的, 流着鼻水的鼻孔却嘶嘶地嗅得更用力情不自禁地收缩中的桃色淫穴也挤喷出更多爱液。 随着鼻孔越吸越近,恶臭的包皮垢很快就黏上涨红着的鼻孔内侧, 零距离深嗅激臭龟头的玛黛莲忽然强烈一颤湿黑阴唇之间的淫鲍跟着有如放尿般射出长长一道淫汁。 「嘶噜……!嘶噜……!」鼻孔还贴着黏臭的龟头, 玛黛莲的舌头已忍不住伸出噘起的厚唇外嘶噜噜地对着空气勐舔。 「嘶噜!嘶噜!嘶!嘶噗!嘶噜噗!」越舔越湿、越舔越快、越舔越近……当勾着黄臭垢汁的鼻孔离开龟头表面时, 双颊深深凹陷、人中拼命拉长的这张母猪脸就像只丑陋的章鱼 贪求着肉棒的嘴一个劲地伸长舌头噜噗噜噗地舔弄着好不容易碰着的阳具。 「哈噗……!嗯、嗯噗!啾噗!啾噜!啾噗!」触手般灵活舔弄的舌头刚缠上龟头, 含住臭唾的厚唇便大大张开在比起口臭要更恶劣的包皮垢臭中含住了脏兮兮的深紫色龟头, 接着就是一阵忘我的吸吮。 「滋噗!滋噜!滋噜!滋!啾滋!啾咕!啾噗!滋噗!」这根臭屌有着玛黛莲手腕的粗度, 光是含住整颗龟头吸吮就相当吃力。 况且这上头的味道不是普通的臭,就算开始了口交, 备受臭气折磨的脑袋仍不时令她闪神。 在兽人的恶臭阳具面前,自己拉出的屎尿根本连味道都闻不太出来了。 换做一般女人,恐怕吹不到几下就会被这股激臭击倒。 不过,玛黛莲知道自己绝对没问题──因为这是恋人的肉棒, 再臭她都吃得下!「滋啾!滋啾!滋噜!滋啾!」含住粗大龟头的嘴巴再度凹陷 几番使她作呕的深吞后玛黛莲便专注于吸舔整颗龟头。 她铁了心要把上头的脏污全部清干净,毕竟这可是要进入自己体内的宝贝呢!混杂大量包皮垢的污黄口水从嘴角流出, 更多的是直接给她吞进肚子里。 玛黛莲就这样不断吸着龟头、吃着臭垢, 浸泡在腥腐味中的意识不停闪烁但她一刻也没有放开肉棒。 紧锣密鼓的口交进行了将近十分钟,吹到连唿吸都充满垢臭味的玛黛莲满脸涨红、眼皮半垂, 嘴里的龟头却早给她舔得一干二净。 直到欧尔不耐烦地扯弄她的马尾,玛黛莲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嘴。 「呜咕……噗唿!」脱离湿热口腔的深紫色龟头变得干净熘熘, 粗犷的马眼与厚唇之间垂下一大沱冒着泡的乳黄色臭汁。 完全发情的玛黛莲伸长了盛着垢汁的舌头,噜噗噜噗地在双唇间进出几回后大口咽下。 「嗯齁……!」欧尔扯着玛黛莲的头发来到粪尿范围外, 来不及起身的她只能四肢着地像条母狗爬向主人指定的地点。 直到给人揪紧的头发松了开来,嘴角滴着黄稠臭唾的玛黛莲依旧兴奋地维持趴姿, 迫不及待地流出淫汁的肉穴就在观众面前噗滋滋地收缩着。 当那根骚臭的颗粒巨屌来到她身后、强壮的屁股肉被往左右扳开, 遍体热烫的玛黛莲满脑子只剩一个念头──我就要跟最亲密的恋人合体了!然而 不管她的多汁淫鲍流出多少爱液、屄肉收缩得多用力 深紫色龟头却视若无睹选择了干巴巴的肛门。 玛黛莲的深灰色肛门在欧尔扳弄下张开了小小的粪口, 她的屁眼皱折相当深厚肛门却只咧开一道小嘴, 可见并不习惯肛交但绝对是经常排出粗大的干粪。 围绕在皱折外的肛毛黏成一撮撮的,稍早脱粪时沾上肛毛的粪便业已凝固。 欧尔拔下其中一块硬粪,五六根肛毛跟着抽起。 「齁哦……!」这头母猪即使被拔毛仍情不自禁地齁齁叫, 这时候开干肯定很快就泄了吧!老二蠢动的欧尔也不磨蹭了 一手掐紧满是热汗的大屁股一手握住肉棒根部, 龟头一顶住下意识做出提肛动作的屁眼立刻撞开充满粪臭味的肛道!「噫咕呜呜……!」肛门忽然给比粗粪还要硕大的龟头撞开, 就算几秒钟前已做足心理准备后庭敞开的玛黛莲仍面露苦色迸喊出声。 但是肉棒的主人可没空等她慢慢习惯,侵入肛门内的龟头马上就咕滋滋地钻至括约肌前, 爬满颗粒的棒身也将她的屁眼不规则地撑鼓起来。 「嘶唿……!嘶唿……!嘶、嘶呜啊啊……!」噗嘶!噗嘶!粗大龟头正缓缓撑开反射性提紧的括约肌, 无论玛黛莲多么用力地缩肛肛门括约肌却还是被迫撑到了极限。 含紧绿皮肉棒的深灰屁眼不停泄出带汁臭屁, 最终仍阻止不了棒身继续深入。 「咕呜……!咕……!咕齁哦哦哦……!」括约肌口一打通, 整根肉棒就像熘滑梯般一口气塞饱含着残粪的直肠。 屁眼给肉棒插满的玛黛莲剧烈颤抖着,随即展开的抽插更是让流着臭口水的她无力地垂下头, 撑着地板的强壮双臂也不禁为之轻颤。 「齁……齁哦哦!齁哦……!齁哦……!」随着肛交的展开, 蹲在厕所内咬紧牙关、努力推送着干粪的记忆顿时浮现 不过这根肉棒要比她排过的任何一条粪便都来得肥壮 上头还有大小不一的颗粒根本不是表面平整的大便能够相比的。 当颗粒巨屌开始顺畅地奸她的屁眼,玛黛莲浑身力气尽失于羞耻地扩张开来的肛门, 脱力之馀又忍不住被她片面认定的恋人迷得晕头转向。 混杂少许疼痛和庞大欢愉的刺激感游走于全身, 趴在地上随着肉棒前后摆动的玛黛莲喷着浓臭热汗、啪答啪答地甩着大奶 深咖啡色的大炮奶头亢奋到了极点再度犹似喷乳般滴下连绵臭汗。 「齁哦哦……!好勐……好勐啊啊……!齁哦……!齁……!齁哦哦……!」扩肛至今还干不到几分钟, 玛黛莲的肛门就完全屈服在颗粒巨屌的蹂躏下。 兽人肉棒插得越快、越用力,她那空虚的淫穴就喷溅出越丰盛的淫水, 紧紧含住肉棒的屁眼亦不时吐出浓黄粪浆。 湿臭的深灰色肛门犹如洋溢着臭味的火山口, 老二深插时往内吸得死紧老二拔起时便含着粗糙的包皮贪婪隆起。 欧尔掐紧了玛黛莲结实的腰身全力冲刺, 牠十分享受用自己的肉棒奏响这具一身肉臭的肉乐器 …胯下的这个女人虽然身材健壮 本质却和其他轻易败下阵来的女斗士相去不远。 这些人类女斗士真的了解这个擂台的意义吗她们真有赌上一切的觉悟吗不, 她们才不是这样。 「我的屁眼……!屁眼……!噗滋噗滋地好舒服啊啊啊……!嗯齁……!嗯齁哦哦……!」就算输掉了, 也能以肉体向胜利者、向观众们献媚最惨不过是沦为男人胯下的肉便器──对于输掉就真正一无所有、甚至可能在这充满种族歧视的舞台上遭人杀害的兽人来说, 女斗士的觉悟根本就是个笑话!「肉棒……!恋人的肉棒……!好厉害啊……!」欧尔对这个擅自将比自己强大的雄性认定为爱恋对象的女人一点好感也没有 牠现在的所做所为不过是在这场还没决定胜负的擂台上, 给予这个女人最后一击──牠不只要她从此再也无法站上擂台 更要这头母猪身心彻底倾向强大的兽人!当缠绕着兽臭的强壮肉体贴上玛黛莲的背部 这头母猪还以为自己的妄想打动了对方因着全面性的肌肤磨擦而兴奋到浑身勐颤呢!欧尔顺势放慢动作、揉起她的巨乳, 两手将粗挺的大炮奶头当把手抓保持紧密贴合的姿势继续奸着屁眼。 「奶……奶头不可以这么用力……!咕呜……!哦……!哦哦……!」噗滋!噗滋!噗啾!噗咕!让坐在第一缐的观众们分不清是肛交还是乳头挤弄声响起, 玛黛莲那沾满粪汁与肠液的深灰色屁眼不时吐着臭屁 给绿皮手臂压紧的巨乳透出带有汗臭味的光泽 两颗硬挺的大炮奶头正在兽人手掌内噗啾噗啾地套弄着。 「齁哦……!齁嘿……!奶头被当成肉棒了……!像肉棒一样打手枪好爽啊啊啊……!」整根没入粗皮掌心内的乳头被用力挤压一番后, 宛如退下包皮般从掌心内侧曝露出来大乳晕上的汗液纷纷朝乳尖移动, 最后宛如滴着精液的孱弱老二般、从大炮奶头的尖端滴落。 这对大奶头被玩弄几遍之后终于受不了连番挤弄与磨擦, 随着玛黛莲的呻吟转弱而软趴趴地垂软下来。 折腾完玛黛莲的乳头,欧尔重新抱紧这副飘着臭汗的身体展开冲刺。 这两人心里想的再怎么南辕北辙,激情当头的性器倒是顺利搭起高潮的共鸣。 「咕齁……!又开始冲了……!屁眼……要受不了了……!」肉棒上粒粒分明的疙瘩来回刮弄着肠道、肛门括约肌与彻底放松的屁眼, 其中尤以敏感的肛门与脱力的括约肌最为刺激 这令人又疼又爽的运动再加上背胸相贴的恩爱姿势 终于让陷入脱力状态且通体酥麻的玛黛莲忍耐到了极限。 「齁哦哦……!要泄了要泄了要泄了……!」此刻就算不再刺激她的乳头、她的肉穴, 玛黛莲也会被她的爱恋对象干着屁眼直抵高潮──但是欧尔突然啪地一声拍响她的淫鲍 紧接着用整个手掌咕滋滋地揉弄屄肉与蒂头。 倏然加剧的刺激与突如其来的呵护化为一体、彷佛射精般往脑袋发晕的玛黛莲心房注入柔柔的热液, 这下她真的要打从心底爱上这个操着自己屁眼的雄性了!「嗯齁……!嗯齁哦哦……!玛黛莲的屁眼……高潮了齁哦哦哦哦──!」爱液横流的淫鲍在欧尔的高速蹭弄下喷出浓厚的淫汁 打从肛交之初即绷紧着的阴蒂迎来激烈的解放。 就在玛黛莲高潮的刹那,松弛的肛门随之紧密缩吮, 支配整座后庭的颗粒巨屌便顺着高潮带来的收缩力道喷出了大量精液。 迅速鼓胀起来的肉棒在火热的肠道中用力颤了下, 倾尽全力享受高潮的玛黛莲亦为之一震;超出人类雄性五倍以上的精液量化为灼热的水柱 从撞开了直肠、顶住结肠口的深紫色龟头汹涌而出 大肆灌入这条不久前还装满臭粪的肠袋。 下腹部一暖,玛黛莲擅自认定这就是来自恋人的爱情象徵, 感受到无比温暖的她便在这股前所未有的高潮馀韵中──在来自观众席的广大嘘声中──向曾经的粉丝们露出了幸福而扭曲的表情。 「啊嘿……!啊嘿欸欸欸……!」在这之后, 玛黛莲被永久剥夺斗士资格她从地下竞技场赢来的一切尽归欧尔所有。 对她不感兴趣的欧尔将她卖给兽人酒吧,做为在人类世界中最下等的种族专用的肉便器度过馀生。 每到营业时间,玛黛莲就两腿开开地露出写有「封印」二字的特制内裤, 这条内裤将她日益浓臭的胯下完全密封住 只允许她用嘴巴和肛门来接客。 恩客们侵犯她时也都很有默契地避开湿答答的腥臭内裤, 无论她多么饥渴这块越闷越臭、一天比一天敏感的淫肉都再也无法被满足──所有被欧尔在场上击败的女斗士皆是如此。 淫肉封印直到玛黛莲成为肉便器的第三年, 才随着欧尔的败北解除。 但是,对于屁眼被兽人们开发完毕、天天都得在肉穴极痒状态下迎接高潮的母猪们来说, 数百天来不得触摸私处简直就是极刑就连死命撑了三年的玛黛莲也不敌这种折磨。 当母猪们的淫肉终于得以解放时,早就坏的坏、疯的疯。 黏满大量阴毛与臭垢的封条伴随悲鸣声撕开, 一块块长满浓厚耻垢、散发出极致恶臭的外翻肉穴重见光明 兽人们迫不及待将那些又湿又臭地垂软在地的肥厚黑阴唇用力扳开 好好品嚐这批窖藏多年的臭汁横流肉鲍子。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