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送货的,说穿就是宅配啦,今年二十四岁, 工作压力虽然多但小职员有小职员的好处。 说到好处,就不能不提我另外两个狐群狗党兼八拜之交, 一个比我小六岁的高中表弟我们叫他阿仔,另外一个是大七岁的风流帅哥, 绰号菊花教教主个性相当好色,听说他也纯情过, 但因为被甩了所以立志操遍天下所有美女真是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草丛但他现在不但不怕蛇,还学会剥皮煮蛇肉汤, 以下就是他的料理杰作。 她是个长发美女,罩杯应该C甚至到D的的尺寸, 身高应该有160公分以上声音甜美,去唱KTV的时候都会被人点名唱歌, 颇具磁性。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们会到她的公司收取货物, 由于她是负责管帐兼门市常常打扮化妆,穿着风骚, 好几次我都从她低胸的衣领下窥得内在美的一角。 这个晚上教主跑出去参加酒会,说要替某某公司的门市小姐接风洗尘, 然后就开着他的雅哥跑了。 就在我跟阿仔吃完披萨,看完棒球后,教主突然打电话给我。 「大鸟,快点出来,好康的让你爽一炮。 」教主语带兴奋地说。 我们三个住在货柜厂,那里摆了很多个铁柜, 用来集货出纳。 我们三个睡得地方在第二层的货柜,第一层用来摆东西。 尽管铁柜里头又热又不通风,但我们还是住的相当愉快, 原因嘛呵呵….「靠哩,你对她作甚啥。 」我看着教主车里里头的美女,全身像是瘫痪了一样躺在后座。 「高粱+天堂丸,赞啦。 你先把她弄到二楼去,我先把车子停好,喂, 别先偷吃啊会早泄的。 」「硍,你才早泄。 」我回应教主的话,然后把美女从车子里头拖出来, 我哩不是那个门市美女吗。 美女穿着上班用的制服全身醉醺醺,满脸通红, 隐约闻到些酒味参杂着迷人的香气她的身体很轻, 当我抱着她走上楼梯时我顺便摸了摸她的胸部 哇赛好挺啊。 当阿仔看到我抱着美女来到二楼的时候, 我只说了一句: 「想要破处男, 就趁现在。 」就把他搞定,乖乖地照着我说的话把摄影机跟相机拿了出来。 我把美女丢上床后,教主也出现在房间里头, 说: 「我刚刚已经喂她吃了几颗春药灌了好几杯的高粱 现在她全身敏感的要死阴道都已经湿了,要干就快。 等等我还要送她回公司。 」此话一出,我们三人立刻变成野兽,应该说是光着身体的禽兽, 教主跟我把她的上衣跟裙子脱掉雪白成熟的胴体身上挂着精致的紫色蕾丝内衣, 让人血脉奋张欲罢不能,阿仔则是再一旁拿着摄影机拍摄, 不时拍下几张香艳照片。 按照狩猎原则,给猎物致命一击的优先获得享用的优先权, 因为阿仔是我表弟所以我先。 我将美女的胸扣解开,抓着她的奶子把玩, 同时把她的手放入我的三角裤里跟我的肉棒作亲密接触 此时美女闷哼了几声让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看着彼此都窃笑。 肉棒已经勃起的教主跪在美女的私处前面,把她的双腿分开, 龟头试探性地在美女的阴唇上磨蹭跟着腰杆子一顶, 粗大的鸡巴就这毫无拦阻地插入她的阴道里头进出;而我用食指、大拇指与无名指挟着又硬又挺的乳头拉扯 没料到这样冶艳风骚的美女乳晕这样大包准是个骚货, 嘿今天晚上会很忙噜。 「喔,爽,很紧哩」教主兴奋地说,他这时把美女双腿抱起来, 让她呈L模样噗滋噗滋地干着她湿润的小穴,让美女当下有意无地呻吟起来。 「噫噫……恩哼…噫噫……恩哼….噫噫……恩哼….噫噫……恩哼….噫噫……恩哼…..」教主干得起劲, 我则凑到美女胸前用那对丰满、无法一手掌握的奶子挟着肉棒磨蹭, 当我和教主对眼看上时我们不约而同地举起手来相互击掌, 庆祝我们正在干着大奶骚货。 「唿唿…操,好会吸,这女的欠干。 」教主将美女右侧翻,抱着左大腿干她, 我也顺势将鸡巴塞到她的嘴巴里面没想到美女竟含着我的鸡巴, 真是又够爽。 突然之间,美女弓起身子,抽搐了一下,喔唷地发着声音。 「喔靠,这女的高潮了。 」教主说着,同时他也快速地抽送。 「别射在里面,我还没进去耶。 」「唿唿唿……我要射在她的菊花洞….呵呵….。 」教主说完后,拔出了湿润的肉棒,改往美女的菊花洞插入。 教主粗黑的肉棒快速地出入,让美女恩哼恩哼地叫着, 那淫秽的声音被密封的铁皮重复地传着连续勐抽下教主终于缴械, 把白唿唿的精液射进美女的菊花洞里头让阿弟拍摄下精液流出菊花洞的淫秽画面。 「休息一下,大鸟,干爆她。 」教主说着,然后我们相互击掌,由我正式上场, 换他在旁边指导阿仔拍摄。 我拿出卫生纸擦了擦美女的菊花洞,早已等不耐烦的发烫肉棒对准了美女的小穴, 继而噗滋一声美女的小穴正式被我侵入,她的阴道窄小, 又紧又湿肉腔弹性极好,像是要把我的鸡巴挤出来一样把我的肉棒吸的紧紧。 「噫噫噫……恩哼….哎唷,啊-噫噫……不要….噫噫……恩哼….噫噫……恩哼…..」美女玉体陈横地躺着任我肏弄, 纤手胡乱地摆动抽送几次后,我让她背跪的方式对着我, 脸正对着摄影机然后五指大开地扣着她的手指勐干, 干得奶子阵阵晃动头发凌乱地披在肩上。 此时阿仔在教主的指挥下,把他的鸡巴掏出, 送到美女的口中一副爽翻天的模样。 美女的肉腔阵阵收缩,让我浑身酥麻不已,全身像是被快感奴役一样半狂乱地干着她的小穴, 雪白的臀部被我撞的啪啪作响。 这种姿势抽送起来非常爽,很顺畅,我一次又一次地肏她, 每每都是退到阴唇再顶到花心退出阴唇、顶到花心地抽送, 没多久这美女又高潮一次,浇热的感觉让我精门大开, 将精液全数射在她的背上。 缴械后,教主也休息够了,我们便开始多P地玩着美女, 让她趴在我身上被干着屄教主则是伺候她的尻穴, 嘴巴含着阿仔的鸡巴。 这个晚上我们不知道操了这个美女多久,换了好几种方式干她, 嘴巴、屄穴、菊花洞几乎都插过两次以上不然就是挟着她的奶子交媾, 把精液射她满脸有时候她还会好像醒来一样大叫, 然后又昏了过去。 无论她是醒来还是半昏醒,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就是: 我们正在侵入你的身体啦!哈哈哈!几个小时过去 教主跟我还有阿仔都满身是汗因为她明天还要上班的关系, 就由我把她带到浴室清洗那满布在她身上的精液 洗的同时我又让她坐在马桶上,打开她的双腿干上几回, 而且这时我知道她已经醒来只是装作昏迷过去而已。 将?美女整装好了之后,我们将她送回公司,隔天一早当我去见她的时候, 她则是一副全然不知情的模样只是脸上多了种艳丽的妩媚感,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果效。 不过没多久,她就被调到另外的公司去,不过我们几个并不难过, 因为呵呵…我是个送货的,说穿就是宅配啦, 今年二十四岁工作压力虽然多,但小职员有小职员的好处。 说到好处,就不能不提我另外两个狐群狗党兼八拜之交, 一个比我小六岁的高中表弟我们叫他阿仔,另外一个是大七岁的风流帅哥, 绰号菊花教教主个性相当好色,听说他也纯情过, 但因为被甩了所以立志操遍天下所有美女真是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草丛但他现在不但不怕蛇,还学会剥皮煮蛇肉汤, 以下就是他的料理杰作。 她是个长发美女,罩杯应该C甚至到D的的尺寸, 身高应该有160公分以上声音甜美,去唱KTV的时候都会被人点名唱歌, 颇具磁性。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们会到她的公司收取货物, 由于她是负责管帐兼门市常常打扮化妆,穿着风骚, 好几次我都从她低胸的衣领下窥得内在美的一角。 这个晚上教主跑出去参加酒会,说要替某某公司的门市小姐接风洗尘, 然后就开着他的雅哥跑了。 就在我跟阿仔吃完披萨,看完棒球后,教主突然打电话给我。 「大鸟,快点出来,好康的让你爽一炮。 」教主语带兴奋地说。 我们三个住在货柜厂,那里摆了很多个铁柜, 用来集货出纳。 我们三个睡得地方在第二层的货柜,第一层用来摆东西。 尽管铁柜里头又热又不通风,但我们还是住的相当愉快, 原因嘛呵呵….「靠哩,你对她作甚啥。 」我看着教主车里里头的美女,全身像是瘫痪了一样躺在后座。 「高粱+天堂丸,赞啦。 你先把她弄到二楼去,我先把车子停好,喂, 别先偷吃啊会早泄的。 」「硍,你才早泄。 」我回应教主的话,然后把美女从车子里头拖出来, 我哩不是那个门市美女吗。 美女穿着上班用的制服全身醉醺醺,满脸通红, 隐约闻到些酒味参杂着迷人的香气她的身体很轻, 当我抱着她走上楼梯时我顺便摸了摸她的胸部 哇赛好挺啊。 当阿仔看到我抱着美女来到二楼的时候, 我只说了一句: 「想要破处男, 就趁现在。 」就把他搞定,乖乖地照着我说的话把摄影机跟相机拿了出来。 我把美女丢上床后,教主也出现在房间里头, 说: 「我刚刚已经喂她吃了几颗春药灌了好几杯的高粱 现在她全身敏感的要死阴道都已经湿了,要干就快。 等等我还要送她回公司。 」此话一出,我们三人立刻变成野兽,应该说是光着身体的禽兽, 教主跟我把她的上衣跟裙子脱掉雪白成熟的胴体身上挂着精致的紫色蕾丝内衣, 让人血脉奋张欲罢不能,阿仔则是再一旁拿着摄影机拍摄, 不时拍下几张香艳照片。 按照狩猎原则,给猎物致命一击的优先获得享用的优先权, 因为阿仔是我表弟所以我先。 我将美女的胸扣解开,抓着她的奶子把玩, 同时把她的手放入我的三角裤里跟我的肉棒作亲密接触 此时美女闷哼了几声让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看着彼此都窃笑。 肉棒已经勃起的教主跪在美女的私处前面,把她的双腿分开, 龟头试探性地在美女的阴唇上磨蹭跟着腰杆子一顶, 粗大的鸡巴就这毫无拦阻地插入她的阴道里头进出;而我用食指、大拇指与无名指挟着又硬又挺的乳头拉扯 没料到这样冶艳风骚的美女乳晕这样大包准是个骚货, 嘿今天晚上会很忙噜。 「喔,爽,很紧哩」教主兴奋地说,他这时把美女双腿抱起来, 让她呈L模样噗滋噗滋地干着她湿润的小穴,让美女当下有意无地呻吟起来。 「噫噫……恩哼…噫噫……恩哼….噫噫……恩哼….噫噫……恩哼….噫噫……恩哼…..」教主干得起劲, 我则凑到美女胸前用那对丰满、无法一手掌握的奶子挟着肉棒磨蹭, 当我和教主对眼看上时我们不约而同地举起手来相互击掌, 庆祝我们正在干着大奶骚货。 「唿唿…操,好会吸,这女的欠干。 」教主将美女右侧翻,抱着左大腿干她, 我也顺势将鸡巴塞到她的嘴巴里面没想到美女竟含着我的鸡巴, 真是又够爽。 突然之间,美女弓起身子,抽搐了一下,喔唷地发着声音。 「喔靠,这女的高潮了。 」教主说着,同时他也快速地抽送。 「别射在里面,我还没进去耶。 」「唿唿唿……我要射在她的菊花洞….呵呵….。 」教主说完后,拔出了湿润的肉棒,改往美女的菊花洞插入。 教主粗黑的肉棒快速地出入,让美女恩哼恩哼地叫着, 那淫秽的声音被密封的铁皮重复地传着连续勐抽下教主终于缴械, 把白唿唿的精液射进美女的菊花洞里头让阿弟拍摄下精液流出菊花洞的淫秽画面。 「休息一下,大鸟,干爆她。 」教主说着,然后我们相互击掌,由我正式上场, 换他在旁边指导阿仔拍摄。 我拿出卫生纸擦了擦美女的菊花洞,早已等不耐烦的发烫肉棒对准了美女的小穴, 继而噗滋一声美女的小穴正式被我侵入,她的阴道窄小, 又紧又湿肉腔弹性极好,像是要把我的鸡巴挤出来一样把我的肉棒吸的紧紧。 「噫噫噫……恩哼….哎唷,啊-噫噫……不要….噫噫……恩哼….噫噫……恩哼…..」美女玉体陈横地躺着任我肏弄, 纤手胡乱地摆动抽送几次后,我让她背跪的方式对着我, 脸正对着摄影机然后五指大开地扣着她的手指勐干, 干得奶子阵阵晃动头发凌乱地披在肩上。 此时阿仔在教主的指挥下,把他的鸡巴掏出, 送到美女的口中一副爽翻天的模样。 美女的肉腔阵阵收缩,让我浑身酥麻不已,全身像是被快感奴役一样半狂乱地干着她的小穴, 雪白的臀部被我撞的啪啪作响。 这种姿势抽送起来非常爽,很顺畅,我一次又一次地肏她, 每每都是退到阴唇再顶到花心退出阴唇、顶到花心地抽送, 没多久这美女又高潮一次,浇热的感觉让我精门大开, 将精液全数射在她的背上。 缴械后,教主也休息够了,我们便开始多P地玩着美女, 让她趴在我身上被干着屄教主则是伺候她的尻穴, 嘴巴含着阿仔的鸡巴。 这个晚上我们不知道操了这个美女多久,换了好几种方式干她, 嘴巴、屄穴、菊花洞几乎都插过两次以上不然就是挟着她的奶子交媾, 把精液射她满脸有时候她还会好像醒来一样大叫, 然后又昏了过去。 无论她是醒来还是半昏醒,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就是: 我们正在侵入你的身体啦!哈哈哈!几个小时过去 教主跟我还有阿仔都满身是汗因为她明天还要上班的关系, 就由我把她带到浴室清洗那满布在她身上的精液 洗的同时我又让她坐在马桶上,打开她的双腿干上几回, 而且这时我知道她已经醒来只是装作昏迷过去而已。 将?美女整装好了之后,我们将她送回公司,隔天一早当我去见她的时候, 她则是一副全然不知情的模样只是脸上多了种艳丽的妩媚感,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果效。 不过没多久,她就被调到另外的公司去,不过我们几个并不难过, 因为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