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几个老外住在一起,其中有一位老外长的很帅, 但也很花所以从来不缺女朋友,再加上台湾女还孩子又崇洋, 让他很容易就可以上到漂亮女孩让我们这些室友们羡慕的要命。 他原来有一个女友长的很正点,很像任贤齐广告中的安琪, 身材匀称有致但是去年他又交了另一个女友, 身材比较高大比较像外国人的身材,看起来他比较喜欢新的女友, 但又找不出和那个像安琪的女友分手的理由但明显的以经对她失去兴趣了, 所以对她也就不像以前当做宝贝一样我们这些室友哈的痒痒的, 我们都吃不到的没想到人家还没兴趣吃,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叫他让出来, 就算他愿意那女孩也不见得愿意呀。 但我们之中有一个黑人,哈她很久了,他不像我这么含蓄, 他就直接跟那老外说如果他已经有新女友,若不介意的话, 希望让出那个女孩但又担心那女孩不愿意,希望他从中帮忙, 那位黑人说他并不要长期交往因为再半年他就回美国了, 他在美国是有老婆孩子的他只是要玩玩而已, 我那老外室友竟然答应了花花公子果然玩世不恭, 于是就发生了一连串他设计那女孩让大家爽的事情。 首先他试着灌输她观念说他喜欢看她穿性感的衣服, 但好像没起太大作用后来想到一招,就是送她性感的衣服然后要求她穿出来, 当然衣服钱是我们出的那黑人就先买了一件紧身白衬衫, 但他请店家把上面三颗扣子拿掉然后把扣眼绣花绣死, 看起来就不像少了钮扣再找来一条牛仔裤,把腰降的很低, 裤裆就很短于是要那老外说服那女孩穿这一套, 星期日一起开车出去玩老外说要跟她说要是她不穿, 就是不喜欢他为她买的衣服那么她就一定会照着做, 星期日到的时候他果然带着那位女友,穿着我们设计的衣服一起出来, 我们看到她时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她的上衣好紧, 好贴身将她美好的上半身展露无遗,尤其衣服少了三颗扣子, 她的胸部隐约乍现若从侧面的角度,则可以看到她一大片丰满的乳, 下半身的牛仔裤只到她腰部以下很多腰部的曲线好美, 我想这时大家心理的想法都一样那就是一定要想办法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剥掉, 然后用我们的阳具好好玩弄享受她身体的每一寸地方 也一定要狠狠插入她的小穴然后欣赏她呻吟的模样, 一定爽呆了想不到一个清纯的女孩,在我们的设计之下, 竟然也可以让我们精挑的衣服衬托的这么性感, 她更没有想到她那已不再爱她的花心男友正在帮忙身边的这些好色的老外(尤其那个黑鬼)设计她, 而这群好色的老外也正一步步设法想要侵占享用她那青春迷人的肉体。 大家先一起到基隆去吃吃玩玩,下午便往郊区山上走, 一路上大家打打闹闹那黑鬼又开始暗示那老外, 这时候我才知道那黑鬼不知那里弄来了一小罐春药 真是坏透了那老外当然了解他的意思,后来我们找到了一个山上一个工地的废墟, 和外界满隔离的于是大伙在那里,把手提音响开大, 一起跳舞玩闹在那当时,那黑鬼已将药悄悄参入那女孩的饮料中, 不久之后那女孩跳渴了就过来喝了那饮料,那药果然有效, 隔没多久她就显得有点恍惚,就退到一边去了, 她男友看到时机到了就走过去从后面抱着她, 开始在她耳边吹舔手也在她的腹腰间抚摸,看着她已经被逗的腰部开始扭曲了, 这时他把她衣扣又解开两颗然后在把她带回大伙中继续跳舞。 此时她男友搂着她的腰跳,一面跳一面搂着她亲吻着她, 弄得她已经越来越恍惚了那黑鬼于是偷偷移到她身后 双手也放在她的纤腰上轻轻的抚摸那黑鬼高她很多, 他头从她后方伸出可以很清楚的欣赏她开了好几颗扣子的胸部, 我看那黑鬼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更不时用他的下体在她臀部磨来磨去。 此时她男友开始脱她的衣服,她本能的抗拒, 她男友于是用力抱着她开始狂吻,一面不停的脱她的衣服, 年轻女孩在这种状况下是很难守的住的不一会儿公功夫, 她的衬衫内衣已经都被剥掉了露出坚挺的肉峰, 她男友不断的捏挤玩弄她的胸部那黑鬼此时那肯放过, 偷偷的贴在她后面也开始玩弄她的胸部,而那女孩已经分不出到底是谁在摸她, 只有闭着眼让人家玩当她男友一面吻她唇时, 那黑鬼就一面偷偷的开始吻她的胸然后一路往下吻, 吻了她的肚脐又一路往下,慢慢的将她的牛仔裤的扣子解开, 慢慢将拉链拉下露出了白色的内裤,那黑鬼一面吻, 一面把她的牛仔裤连内裤一起往下拉由于裤子很紧, 不很容易于是另外几个老外也过来帮忙,于是她的下半身也被脱光了, 她那里真美浓浓密密的毛非常均匀,底下的穴又肥又嫩, 那黑鬼那受得了一嘴巴就舔了上去,她下面受到刺激, 啊的一声娇唿出来她男友赶紧用嘴把她的嘴堵住免得她出声, 并且把她压在地上那黑鬼此时把她的双腿慢慢分开, 然后把头伸进去开始拼命的舔她的小穴,她被舔的不断呻吟, 腰也不断扭动但嘴被她男友堵住,发不出太大的声音, 而她的小穴已被那黑鬼舔的湿润肥大了那黑鬼看差不多了, 就把他那根掏出来往她的小穴插入,拼命的爽, 以下做爱的细节大家看过太多我就不详述,总之那天除了那黑鬼外, 之后另一个老外也上了她我还有另一个老外没有上, 怕以后出问题被抓去关就不好了而且我看到这样一个清纯女孩被人这样玩, 心理还是觉得怪怪的不过好在之后她好像不太记得那天的详细过程, 可能她还一直以为她那天是和她男友做的这就是我那一堆老外室友做的一些荒唐事的其中一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