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在电脑桌面前上网看漫画, 手机响了响是封简讯,写着「生日快乐」, 我看了看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封了,但是发信人的号码却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号吗, 母亲的电话号码?我愣一下母亲主动发简讯给我?那时候欢喜的冲昏头了, 颤抖的手指按下回拨键嘟嘟嘟。 「喂?」娇柔的女声。 我急忙说,「妈…是我。 」电话那头竟然沉寂了几秒才回话,「怎么了?」语气听不出来。 「你不是有传简讯给我吗?生日快乐?」我脑海想像着母亲的脸庞, 母亲说了句心寒的话。 「喔…那是以前设定的自动发送,旧手机我没再用了。 」「这样啊…」妈的,原来我会错意了,曾以何时亲昵的母子, 现在竟然连像个朋友闲谈都没办法哀。 「那不好意思,我先挂了。 」心里所想的,原来是我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母亲似乎马上就挂了电话看来我的愚蠢程度, 连我自己都想抽死我自己继续看着漫画到深夜, 才上床睡觉我说过我很容易作梦,尤其是梦到跟母亲偷情的画面, 简直心想事成。 在梦里,我跟母亲在屏风后面,母亲背着让我搔弄他的肉臀, 母亲穿着一套典雅的洋装米色连身裙装, 将母亲的柳腰曲缐给显示出来胸前的和臀部的剪裁设计, 让乳房和肉臀更是完整的紧绷出来看得我阴茎半硬, 父亲在屏风后面躺在床上,给泰式按摩。 而梦中的我,不要问为什么我跟母亲会在屏风后面, 透过屏风上的小孔看的到父亲的一举一动, 而父亲却浑然不知母亲的模样有些怪异,我站在母亲的正面背后是屏风, 屏风是父亲一直以还我都是从后面玩弄母亲的肉臀, 而那次却是正面着母亲,我的左手绕过母亲左腰, 滑到母亲的美背顺着下来停在母亲的左半边肉臀上, 薄质的手感连母亲的内裤都明显地感觉而到, 随及五指张开狠狠地捏着母亲的肉臀。 母亲的发型是一头短发,戴着黑色的细框眼睛, 显着知性美像极了商场上的女人,配上母亲傲然的脸庞, 更显得一番精明我左手揉绕着母亲的左肉臀, 弹性完美微肥厚润,中年妇女最棒的就是屁股, 手感掐捏得恰到好处母亲的表情,脸颊上上微微红韵, 显得娇羞迷人。 我伸出左手的大拇指,抵着母亲的美背龙骨(嵴椎骨)一路下滑, 顺着股沟滑至阴部,母亲右手握住我的手臂, 转身肉臀想闪过的我的左手我把母亲顺势直接环抱在我胸前, 所以母亲本来是面对我闪我大拇指骚她私处, 向右转半圈而我左手顺势用手臂,环在母亲的小腹, 顺势搂进我怀里让母亲的肉臀,紧紧地贴在我的阴茎上。 这时我的右手沿着母亲的大腿摸了上来,母亲穿着肉色丝袜, 滑腻的手感右手五指向上,将母亲的长裙给撩至腰部, 露出白色的蕾丝内裤附带一提,母亲穿的肉色丝袜只有到大腿而已, 所以雪白肉臀在我面前是一览无疑,内裤微微陷进股沟里, 我一个顺势中指跟无名指从下面贴着母亲的私处, 即使隔着内裤依然能感受到那外阴唇的形状, 开始了磨擦搔弄。 母亲背着我,在手指沿着内裤旁的缝隙,深入肉穴时, 母亲转头望着我梦里的母亲甚么也没说, 但也没阻止我这么做中指和无名指在母亲的阴道里, 感受到那收缩夹紧的肉壁分泌的淫水让我的手指更为滑腻, 弯曲手指在母亲的阴道里刮搔母亲的唿吸加重, 感受到母亲在微微发抖。 发生那种微弱似无的闷吭声,像是在忍耐,梦里的母亲摆动身体, 双腿弯曲在我的右手加速抽动下,好几次母亲的摆动幅度, 挣扎到我单用左手都快搂不住了随即母亲两手紧紧的握着我的左手, 紧咬下唇眼角泛泪的说,「老爸在旁边你还敢…对我这么做…」, 我忘了我梦里是怎么说的总是透明的液体流满我的右手掌, 还低落在母亲的高跟鞋上。 那时候的我,趁母亲腿软无力时,把母亲转身压在屏风上, 母亲两手推在我胸前说不要再靠近,屏风会倒, 我把母亲的的左脚抬起母亲背着屏风,我左手从母亲的右手腋下绕过, 嘴唇吸吮着母亲的密唇母亲的双手缓了下来。 我趁着母亲这短暂的放松,左手快速的握着阴茎, 龟头顶着母亲的阴唇口母亲说了句「等…」, 这时左手再绕到母亲的左臀捏着母亲的屁股, 用力的往我身子推此时我的腰也顺势一挺, 整根阴茎末入母亲阴道半截母亲两手大力地推着我的胸膛。 我说,「妈…你在用力,小心屏风倒…」母亲的表情从愤怒转为羞愧, 怕的是被别人发现这才愤愤地说,「在有下一次, 就别想碰我了。 」我舔着母亲胸前的乳沟,闻了闻母亲身上的自然体香, 用力的一挺这才整根挺进去,梦里母子两人无语, 背着父亲做爱这种乱伦剧情,是不是在梦里才会实现?梦里的母亲随着我的节奏而摆动, 抬起的左脚小腿上下晃动,母亲的额头浸湿了刘海。 过程中,母亲还俏皮的嘟嘴说「怎还不快点?」我这才越来越大力, 看着母亲因为我内射在她体内的表情那是一种兴奋中带点羞耻, 射精的快感让我冷静母亲还轻咬我耳垂,让我知道她有点小生气, 这样的美母从何得来?很可惜只是梦,我一直说过, 我这个人就是想像力太过丰富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性幻想, 隔天早上起来发现了一封未读简讯,打看依然是生日快乐, 但是这次不太一样号码我没看过,所以我照惯例的回拨, 电话那头响起竟然是母亲。 对话我就不写了,因为讲没几句而已,总之就是母亲用她新手机传了简讯给我, 但是这代表甚么?相信各位已经看出来了,连我这么蠢的人都发现, 母亲原来还是在乎我的只是这种关爱,不说出口而已, 换句话说看来母亲的气经过这一年,也消了不少, 难怪人家说时间是最好的创伤药。 就这样,我开始每天打电话给母亲,挽回之前的母子感情最好的办法, 就是熟络起来一开始还不怎么会接,但是聊多了, 才知道母亲已经放下来了对于我以前过往的事情, 已经放下了这些日子以来,我的心灵终于得到平复, 那天回去家里跟母亲共进晚餐简直让我乐得开心。 许久没见到母亲,母亲依然跟以前一样,打扮的的普普通通, 像个中年妇女唯一不同是,母亲依然还是那样的美貌, 可能是因为早生我个关西所以还没老得很快, 而让我真正意外的是母亲竟然开始穿合身的裤子, 这让母亲的肉臀曲缐可是完美的显露出来。 母亲发现我的不对劲后,眼神俾倪的看着我说, 「一回家就盯着我的屁股看?」我连忙说, 「妈不是不穿种裤子吗?」母亲冷着脸说「你管我爱穿啥?」傲娇阿?妈不是早知道我超爱她的肉臀, 穿这样她妈根本是引人犯罪阿阿阿阿阿阿 我补了句「很好看。 」母亲说,「有在运动再当然好看。 」难道母亲是在?我真不敢想了,到时候我害怕又失去了母亲, 我真的很怕这种感觉晚上我决定睡家里, 母亲洗完澡穿着内裤和短袖就在客厅晃啊晃胸前的激凸代表没穿胸罩, 母亲看到我愣了一下急忙回房里穿好衣服才出来, 「都忘了你在家了…这么久没回来。 」母亲脸红着说。 我傻笑了一下,「妈身材还是跟以前一样好阿。 」母亲到没说甚么,换我洗澡的时候,我竟然幻想母亲刚刚的身体, 现实生活中的冲击远大于梦中幻想的模样, 兴奋的阴茎都勃起了这时又想起以前母亲骚手解慾的画面, 我竟然放弃打手枪喉咙吞了吞口水,强忍性慾的洗完澡, 装的没事一样的走出去。 晚上我在母亲房门外思考,母亲对于我现在, 究竟是怎么样?很多时候我只能揣测母亲的想法 但是这样是甚么都得不到如果跟以前一样,那应该又是悲剧了, 所以我只能用试探性的语气去询问虽然理智大过于性慾, 但是想得到母亲的想法却又在一次的让我疯狂, 毕竟美母当前,谁能不硬?次日,母亲送我出门, 因为短暂的假日很快就结束了所以我在门口穿着鞋子时, 母亲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走了出来,没甚么表情, 穿着紫罗兰色睡衣批了一件外套在胸前, 淡淡了说「要走了?」我绑着鞋带说了句,「嗯。 」母亲站在我身旁,我穿好鞋子后也站了起来, 母亲看我的表情很冷但是有种感觉,其实母亲是很关心我的, 说实在话我绝母亲不只单纯的以母爱关心我, 而是有另一种特别的情愫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或许这份感情, 连母亲她自己也都不知道。 母亲没说甚么,我想这也是,因为母亲一向都是被动的, 我想打破这沉默的气氛胡口说了句「妈, KissBye?」本以为母亲会酸说,「作梦吧。 」之类的,然后笑笑要我快走。 但这次母亲竟然冷静地说,「你是认真的?」「阿…」我疑问的表情全写在脸上。 母亲只说,「要就过来,我还想睡觉…」我愣了一会, 直到母亲转头走进去客厅时我才急着说,「我要, 要…」母亲这才回头说「下次请早。 」依然是那冷若冰霜的脸。 不可否认的,那天开车在路上,我简直爽得没话讲, 好像又回到一开始那样只是这次不同了, 我知道我以前的作法过于偏激要母亲顺从我, 但是现在这一次要给母亲时间适应,让她自己了解到, 甚么是真正的母子乱伦给她点时间,逼急只会重现那一次的惨剧, 再也不想想起母亲在机场的那模样。 固定假日必然回家陪伴母亲,虽然母亲一直对上次的KissBye绝口不提, 但是我知道母亲是拉不下脸而已,而母亲也发现我常常硬着下体, 但倒也没说甚么倒是我有点难为情,这时候就是我跟母亲之间的攻防战, 所以我才说我这次回来,是一件很重要的转捩点。 此刻星期六的晚上,后天又得回去了,但是总有一种若然惆怅的感觉, 说不上为什么本对母亲的性慾,是很强烈的, 但是现在不知道是在坚持甚么我只要握着阴茎, 幻想着母亲跟我性交想必一定射的满地都是, 因为自从开始跟母亲通话后我就再也没手淫过。 或许是在期待甚么?期待母亲能跟以前一样, 不情愿地握着我的阴茎上下套弄,让我玩弄母亲的肉臀, 不准我骚抠她的私处视奸的白皙的乳房,母亲的右手快速套弄时, 媚眼低迷、呵气暖屌越是怕被父亲发现,想让我快点射精的想法就更加剧烈, 所以手掌上的力度、技巧、挑逗更显得老练, 多希望母亲替我含一下我永远忘不了,那次在车上, 母亲替我吹舔肉棒的感觉。 而想像终归想像,期待母亲在一次的替我手淫, 但是那已经是过去了两年来,我花了整整两年来平淡我的心情, 但是随着母子两人的拉近我很确定我对母亲的感情, 但是母亲知道吗?我咽了咽口水等待、只能静静等待, 绝不能在像以前一样因为那只会让母亲, 更受伤而已。 但是意外很快就发生了,晚上父亲竟然回来, 透过母亲手机跟父亲的对谈得知父亲因为高雄这边的帐务有问题, 所以今天匆匆地搭机返台决定先在家里过夜, 明天再搭高铁年下高雄我心想着,我好想跟母亲独处, 不知道母亲是不是也这样想着。 父亲回来了,跟以前一样,只是显得苍老,夫妻俩之间寒暄几句话, 母亲淡淡的笑了笑我好久没看母亲笑容, 父亲倒是没甚么感觉而晚上的时候,我发现母亲竟然没跟父亲同房, 反而跑去小妹那间房间睡觉我站在小妹房门口, 想说些甚么但又说不出来。 内心的挣扎大于过于理智,我蹑手蹑脚进了小妹的房间, 悄悄的将门给靠上母亲侧躺在床上,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竟然坐在床边看着母亲的背影,随即躺在母亲的身旁, 静静地闻着母亲的发香这时候母亲说,「该回去哪睡就回去…」我将身子靠紧母亲的背, 肉棒贴在母亲的肉臀但是只要一贴到母亲的屁股, 母亲就将屁股往前不给我碰,「你还觉得不够吗?」母亲简短的说, 多少年来我知道母亲讲话都简洁有力,所以才显得冷漠无情, 因为说话几乎只说重点所以母亲高中曾经得罪不少人, 还被学姊给威胁过要她长眼一点,但是学姊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竟然伸出右手狠狠地搂着母亲的腰, 母亲勐然的坐了起来瞪着我,甚么也不说,起身离下床, 我两手紧紧的抱着母亲的腹部往我身上搂。 母亲哼了一声说,「不把我当母亲了?」母子两人像是摔角一样, 在床上互相挣扎母亲越想逃,我就越不想让她离开, 直到她累了我几乎整个身体都压在母亲身上, 就差母亲没双脚打开了不然铁定像是强奸犯要强奸娘家妇女前的动作, 母亲跟我都气喘吁吁我看着母亲披头散发, 睡衣上的肩带掉了下来露出双肩,窗户外灯光, 让我看清母亲的面容冷漠带着愤怒,是的, 我真是无耻。 母亲怒嗔到,「你倒想怎样?」脸朝一旁,看都不愿看我, 此刻外面的灯暗掉了变的昏暗不清,至于灯的来源我待会会解释, 我起身坐到一旁母亲则是又背对着我,绻曲侧躺在旁边。 我靠在母亲的背上,拉了件凉被盖我和母亲身上, 我在母亲旁边说「妈,多少年了,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是怎样。 」「以前我真不懂事,但现在,我是希望妈你当我的女人」「你可以逃避我, 但是我问你为什么父亲回来,要分房睡?」「是不是你对爸没感觉了, 是的话让我给你依靠,以男人的身份,不是以儿子的身份。 」母亲没说话,但我听得出来,母亲在哭,是啜泣的那种哭, 我抱着母亲爱抚母亲的头发,脖子,脸庞, 肩膀背部,臀沟,大腿,小腿,脚踝,脚趾, 最后手指停在母亲的眼角帮母亲把眼泪拭去, 虽然这样很狗血但在当时,我的确是这么做的接下来我在母亲耳边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妈…你是我的母亲也是我最挚爱的女人。 」隔天一早我开车在父亲去高铁站坐高铁,父亲问我说母亲怎睡这么晚, 我傻笑着说年纪大了,多睡一点也是好的, 我猜母亲可能是哭了一整夜所以早上眼睛很肿, 所以根本不敢出来送完父亲后,我直接冲回家, 公司打来说我为啥没来上班我推了老爸编了个谎, 就请假了。 至于灯的问题,那是因为隔壁栋比我们晚睡, 所以灯就照进来我到家的时候,母亲换了件衬衫和牛仔裤, 煮着咖啡讶异地看着我,我不知道该用甚么表情面对母亲, 母亲倒是很镇定的煮着咖啡打着奶泡弄了杯拿铁给我喝, 母亲倦白的面容更有一种崩坏的病态美感。 母亲把头发盘了起来,轻轻地说,「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对了, 我永远是你的母亲。 」「想保护我的这份感情,我已经知道了,从很久就知道了。 」虽然我的脸上显示着失望两字,但是母亲却也没啥动作, 我起身假装看着玻璃柜里骨董那是父亲买的瓷器。 这时我发现母亲竟然从后面抱着我,这是第一次母亲对我这么做, 但也是最后一次。 母亲在我耳后轻说,「永远的母亲可以,另一个女人, 是需要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的。 」其实我一开始还听不太懂后面的话,等我想通后, 母亲早已经恢复到平常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 嘴角带着一点点的笑意虽然是一下下,但是我还是发现了。 所以说?母亲不排斥?所以说,表面上是母亲, 私底下是我的女人?所以说这是母子乱伦?太多太多了一问在我心里。 我急着老着母亲说,「妈,我真的可以?」母亲冷的说, 「可以怎样?」「就是帮我那个?」母亲怒嗔道, 「哪个哪个?才不对你冷你就急着?」「阿…不是。 」我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果然男人是下半身动物, 这点倒是不假。 母亲转身进房,我跟了进去。 母亲说,「换条裤子的时间,这你也等不及?」「阿。 」说完我就赶紧离开,久违的母亲替我纵慾, 等这天整整等了一年半,或许是母亲对父亲的思念、感情、理智, 终于断了缐母亲换了条紧身白色长裤,这种超紧身的弹性长裤, 对我而言根本是诱惑吸引力母亲170的身高, 高挑的下半身有点微肉的中年妇女肉臀,但是却是翘挺, 跟A片上的美尻母相比这才是梦幻的肉臀娘。 母亲淡淡说,「忍多久了?」我甚么也不说的搂着母亲, 母亲趴在客厅沙发上要我先去把门锁好,这才狗爬式趴在差发上, 微微的臀部拱起水蜜桃般的肉臀在我面前,我直接把裤子给脱了, 母亲看了看竟然有点脸红的说,先别脱,隔着摩擦, 这样太急妈会怕……我要母亲坐在我身上, 母亲背着我肉臀朝下的坐在我身上阴茎隔着内裤磨擦母亲的股沟, 我两手虎口还着母亲的下乳房左右摇晃,让母亲的乳头摩擦胸罩, 我的腰部不停上下几弄母亲的肉臀。 母亲闷坑着说,「这是怕你忍出毛病,才帮你的…」我知道母亲总是嘴硬, 两手从母亲衬衫下方伸进去隔着胸罩搓揉着乳房, 在母亲耳边呵着热气说「妈…老实说,你有没有想过我?」母亲不说话, 有一声没一声的吭着。 虽然用母亲的身体纵慾,以前有过经验,但以前那是我单方面的纵慾, 但这次我感觉得出,母亲是有享受的意思在里面, 但是我不能故意问毕竟母亲难得让碰她, 尤其是胸部虽然是我只能看着母亲的背影,但是单凭手感, 母亲的乳房还有柔软度让我更是异常兴奋。 「妈…你可以扭动臀部,这样我比较快射。 」母亲哼了一声说,「人老了…动不了了。 」讲是这一讲,但是母亲还是不情愿地开始前后摆动, 「对…妈就是这样,可以左右,最后就…绕圆。 」此刻我肉棒还有龟头简直爽得无法自拔,自己的母亲, 竟然用肉臀替儿子纵慾龟头的敏感度越来越高, 母亲害羞摆动身体。 我偷偷把母亲的裤子往下拉一点,露出一点肉臀, 母亲扭动了速度越快我就越硬,最后我整个人起身, 母亲两手扶在客厅桌上肉臀翘高,我露出阳具在母亲股沟摩擦, 龟头顺着母亲的私处又下往上摩擦,母亲两腿微微弯曲, 内八的姿势让肉臀看起来更是诱人,我两手扶着母亲的肥臀, 大力的撞击摩擦。 母亲被我每顶一次,就哼了一声,看着母亲被我住急的肉臀, 随着大力的撞击下肉臀更明显的震动,这就是所谓的肉臀摇晃, 肉感十足视觉和阴茎上磨擦快感,胜过于以往, 更重要的是母亲的转变,让我爽得无法自拔, 最后我贴着母亲的私处重重的将肉棒挤压在股沟, 贴着上下重压摩擦我的阴囊每一次的往上摩擦, 就会挤到母亲的私处母亲的内裤整件陷股沟里。 随即一股浓稠的精液宣泄而出,把母亲的整个肉臀还有美背, 都射了一摊还有一些射到头发上,母亲扶着翘臀的姿势, 这才站挺身体忿忿地说,「是要弄多久, 要把我累死?」我抱着母亲说「下次床上弄?」母亲的左手被我拉住, 我的意思是要我母亲、在帮我揉一下阴茎母亲蹲了下来, 左手握着我的阴茎帮我把龟头的余精给挤出, 但是没料到我竟然还挺了一下。 一坨腥臭的液体射在母亲脸颊上,精液沿着脸庞流到嘴角。 母亲气得说,「都是这种…这…你的味道…」之后就跑去洗澡了。 我在门外问着母亲,「妈,刚刚那样你算是我的母亲, 还是?」听到水龙头打开的声音哗啦啦的水声, 母亲淡淡地说「是母亲,一个溺爱你的女人。 」我说,「那以后只要我想,你可以帮我…」听得出来, 是在淋浴的声音「我很害怕,所以,暂时让我当你的母亲, 至于那件事?」我问「哪件事?」「你还问, 就是你刚刚蹭我屁股的事看我心情吧…」我继续追问, 「妈…其实我可以帮你做甚至你愿意的话,我还能跟你…」水龙头声停了, 母亲好像在泡澡「得寸进尺阿…别说你可以, 我连我自己这关都过不了……」我没继续问下去 但是对于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母亲已经从排斥, 到微婉接受了我认为母子相奸,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有了父亲那晚回来母亲那晚睡小妹房间, 还有我敢于大胆对母亲示爱或许这一切,冥冥之间自有变数吧。 「怎不讲话?」母亲问到。 「我在想着,能不能跟母亲一块洗澡。 」我笑着说。 母亲说「都让你占尽便宜了,还想怎样?」语气略带笑意。 我不叨扰母亲洗澡,晚上,我同母亲出游,带着母亲去吃饭, 母亲打扮的时髦却又不失冷艳美我想这就是我的母亲, 一个外表冰冷却又比任何人还要重视别人的女人。 母亲或许没有几年前那样的风韵,但是熟女的姿态, 婀娜多姿的母性乳房和肉臀开始下垂了, 不在是那纤瘦的体型不过还好,母亲身高约170, 这样的让母亲看起来还是感觉很瘦高,但是母亲的身子, 已经渐渐的越来越不好了时常动不动就就会感到头晕。 而母亲的皮肤,在病容下显得苍白,假日里我挽着母亲在怀里, 母亲因头晕而感到不舒服像个小女人般一样, 依偎在我胸膛在那一瞬间,我望着母亲的脸庞, 母亲闭起双眼眼角开始有点皱纹,长长的睫毛, 偏白的蜜唇脸蛋显得有点毫无血色。 我左手抚着母亲的秀发,以前印象总是大波浪卷, 而现在不再烫头发了墨如黑夜的秀发,也开始渐渐地出现白发, 虽然只有几根但是却在我内心里,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 母亲穿着褐色的薄长衣乳房在胸罩下的衬托, 将衣服给高高挺起。 我左手沿着母亲的头发,伸出食指母亲的左耳, 缓缓绕圆用食指的指尖,很轻很轻的爱抚着母亲左耳的耳垂, 其它四指轻轻的滑过母亲的脖子我感到母亲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 睡着了吗?我问我自己我呵了一口暖气在母亲的额头上, 左手沿着母亲的脖子抚摸致母亲的美背,我与母亲躺在床上, 母亲侧躺在我的身上上半身几乎压在我的胸膛。 母亲是靠在我的左肩膀上,房里只有一盏小夜灯, 偏黄的的灯光那光晕散布在空气中,将我与母亲的影投射在床、墙壁上, 落地窗上挂着粉绿色的窗帘上头是双层的纱布交叠在一起, 绣着鲤鱼图是水墨画那种,鲤鱼在灯光下,我眯着双眼望了一会后, 我感觉到那数条的鱼儿,是不是在游动着。 我伸出右手大拇指,以逆时针的方式,在我的太阳穴上按摩, 躺在我身旁的女人竟是我的母亲,甚么时候发展成这样子, 这结果不是就是我想要的一直以来,我以为支撑着我的信念, 是对母亲身体的占有慾是那种想要跟母亲在床上, 火热般的抽动下体.母亲在我的身上扭着自己的肉臀, 取悦我那种背着父亲偷情的快感吗?直至现在我才明白, 我对母亲的爱早已经超出了那种肉体关析,而是精神上的需求,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过这种经验那是一种想要保护母亲的想法, 我想好好珍惜母亲可能是家庭因素,有也可能, 是我自己的心理变态吧。 女人是一种很感性的动物,需要呵护、温柔, 我左手在母亲的美背划过手指隔着母亲的薄长衣, 摸到了龙骨缓缓地划过去,在母亲的腰上方, 我五指张开紧贴于母亲的腰际,中指从母亲的股沟, 缓缓的爱抚下去我的中指塞进母亲的运动长裤里。 母亲的穿运动长裤,腰间有松紧带,偏属合身, 所以肉臀整个绷在裤子里我的中指慢慢地, 塞进母亲的裤头再往下一点,连母亲的内裤也被我中指也塞进去, 另外四指也缓缓地进去母亲裤子里我左手的指腹, 紧紧贴在母亲的肉臀上而左手手臂上方是母亲的内裤, 在上层是运动短裤在松紧带的拉扯下,我感觉母亲的肉臀, 是这么的光滑。 中指被母亲的股沟紧紧夹住,指尖很明显的顶到母亲的肛门, 而母亲的屁股竟然没有毛?是剃掉了吗?我感到我心跳很快 母亲铁定听到我心跳声大到连我自己都听得到, 我在往下中指的指尖终于碰到,那是母亲最私密的地方, 已是我出生的地方。 我动作很轻,只有中指在动,母亲的阴部下方有毛, 虽然看不到但是手指感觉得出来,我左手手指按压母亲的阴唇, 弯曲中指轻轻地刮搔母亲的阴户,以前曾经有抠过, 但是大多都是隔着裤子摸第一次这么的近,我光是想像, 阴茎却不争气的勃起了。 手指在母亲的阴唇,上下的挤压,我左手在向下一点, 让整个中指的指腹弯起来完全的紧贴在母亲的阴唇上, 透过指尖我觉得我摸到了阴蒂,整个终止的指腹, 贴着一条缝我将中指整个弯曲,手指头一点一点的进入, 在两片阴唇下缓缓地在穴口,微微地进去了一点。 再一点,中指半截莫入母亲的阴道,我感觉的中指被温暖的肉壁给夹紧, 完全的包覆我喘了两口气,第一次感觉这么的刺激, 额头竟然微微冒汗母亲还是跟一开始一样, 没有变化的躺在我身旁我中指在进去一点,把穴口给塞进去, 虽然只有一根指头但却有一种充实感。 母亲没有跟其他的男人做过,或许母亲,这些年里, 连自己手淫或者是用按摩棒的次数都少得可怜, 想到这里我整个左手在往下探,中指整根莫入母亲的阴道里, 母亲的鼻息停了嘴巴张开,有点急促的唿吸, 但是母亲却没有睁开眼睛。 我中指就这么的停在母亲的身体里,长达一分钟, 才慢慢地抽出来我觉手指上都湿湿滑滑的, 抽出来后继续,用手指头摩擦着母亲的肉缝, 母亲的眉头皱了起来两手的手掌,不知甚么时候已经握成拳状, 当我手指越来越大动作在母亲的肉穴里进出时。 母亲的腰,随着我中指每一次在肉壁里刮搔, 不自觉的颤抖了屁股就像抽筋那样,抖了一下, 这是女人享受高潮的前夕我感觉我的左手,中指在母亲体内进出, 其他四指在母亲的下肉臀捏揉母亲的开始有闷吭声, 我看到母亲的小腿弯曲脚背紧绷。 这样的过程,足足持续了有十五分钟之久,母亲的内裤里都是淫水, 当我想要把母亲的裤子和内裤整个扒开露出雪白的肉臀和私处, 这样我的左手才能以更大的动作在母亲的阴道里抽动, 但我把左手拔出来后想把母亲的裤子给拉开, 拉到露出一半肉臀时母亲睁开眼神,伸出的左手制止了我。 从母亲的眼里,我看到母亲还是有一点身为母亲的矜持, 是害羞吗?我不知道但是我又把左手给深去, 这次我加快中指上下的拨动在母亲肉缝上下的刮搔, 母亲整个人弓了起来屁股一直往下,我用右脚跨挂过母亲的大腿。 把母亲的大腿和小腿给压在床上,我的胸膛面对母亲, 我将身子整个起身母亲躺在床上,我的左手压亲的左侧腰, 手掌依然在母亲的裤子里从母亲的肉臀后方, 挖抠母亲的肉穴母亲不自然的斗身体着,发出迷蒙的呻吟声, 母亲右手环过我背后的腰母亲的左手穿过我的腹部, 与母亲的右手紧紧的握住。 随着我中指抽动的节奏,越来越快,蜜穴里的淫液, 让我中指在母亲的肉穴里有种被紧紧吸住的感觉, 在快速手动的同时我的左手肌肉越来越紧绷, 母亲整个小腿已经弓起来忽然母亲两手紧紧抱着我的腰, 母亲的头贴着我的背唿出一长声的呻吟。 我感觉母亲的屁股有节奏的扭摆,随即肉穴像是宣泄般, 一震一震的的抖动「高潮了吗?」我是这么想着, 但是中指还是继续挖抠着肉壁母亲的肉臀不停地摇晃, 直到身体的颤抖渐渐的平息我才将左手给拔出来, 整个手掌都是透明的黏液。 母亲像是放松一样,躺在床上,大口的唿吸, 乳房随着唿吸而上下我躺了下来,将头靠近母亲, 母亲看着我我甚么也没说,就这样亲吻母亲的香唇, 脑海里想着是那些在网路上看到的乱伦小说, 帮母亲手淫的文字画面原以为就这样子了, 直到自己帮母亲手淫后我才知道过程是很复杂的。 我的舌头顶开母亲牙关,将舌头伸进母亲的口腔, 母亲的舌头一开始只是让我舔着我两手将母亲紧紧的抱住, 母亲也两手抱着我脖子我把母亲从左边抱至我身上, 让母亲整个人趴在我上面母亲舌吻了一下,看了我的脸, 表情有一点点奇妙不是少女的害羞,也不是熟女的酝酿, 而是冰霜之下的脸盘带着一丝无奈,又或者是挑情般的调情, 在一次的主动亲吻我的嘴唇。 我觉到我的下体,被母亲的右手隔着长裤摸揉, 母亲的乳房像水滴般的一样地贴在我的胸膛, 我本来勃起的肉棒在母亲的巧手下,就算是隔内裤和长裤摸揉, 也有一种光靠想像害母亲的搓揉就要射的感觉, 母亲把上身挺起来后眼睛迷蒙般的半睁开, 肉臀紧紧地压在我的肉棒上方。 母亲将屁股一了一下后,问了句,「想要吗?」我起身两手捏着母亲的肉臀说, 「想要…但是想要妈你帮我…含。 」母亲低了头一下,黑色的头发散落在母亲的脸庞上, 我的裤子和内裤就这样被退至到脚踝母亲在一次地将肉臀贴在我的肉棒上, 开始扭动。 以前母亲这样帮我做时,那是在医院里的那次, 那时候的母亲穿着紧身裤,背着我扭动自己的肉臀, 只是单纯地想要让我舒服那时候肉棒在母亲的股沟里, 上下扭动母亲的私处隔着紧身裤,与我的肉棒摩擦着, 那时候母亲的秀发随着母亲的身体晃动。 那时候的我,感到十分的满足,但想不到那之后的事情, 竟然是这样的发展而现在母亲边扭着屁股, 把上衣给掀开露出米白色的蕾丝胸罩,托着C乳球, 乳沟深邃奶子随着身体而晃动,这是第一次, 我没有央求母亲而母亲自己愿意替我样做。 我感觉我的脑袋很酥麻,即使两手没捏着母亲的娇乳, 也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胸罩上的乳房, 乳波荡漾一上一下的晃着,下体肉棒被母亲的肉臀和私处, 摩擦而露出龟头阴茎越来越硬挺,这时候我竟然想到小阿姨, 还以以前被我上过的女人。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我很对不起母亲,在母亲替我纵慾的这个时后, 我竟然会想到其她的女人母亲用手摸了一下我的阴茎后, 觉得够硬了。 就起身跪在我的两腿之间,我闭上双眼,所以没办法告诉你们, 母亲是怎么替我的肉棒口交以及母亲口交时的神情与动作, 我感觉我的根处被母亲的虎口给环着上下推动的同时, 龟头在包皮的拉扯下露出粉色的龟头下缘,忽然龟头被一个粗糙的舌面给舔了一下。 我很清楚母亲伸出舌头,从我的阴囊由下往上, 轻轻地舔着舔到马眼,这时候我的阴囊好像被母亲的含着, 那种爽感简直无法言喻温暖的双唇,轻轻的吸吮, 这时候龟头感觉到被母亲整口含着,随即母亲整根含到底, 就好像深喉咙一样龟头好像顶在母亲的喉头, 母亲这时候吐了出来。 阴茎上面都是母亲的唾液,母亲的虎口有节奏的在根处上下摇晃, 我感觉得我肉棒摇晃拍打母亲的舌头上, 龟头又被母亲的双唇给吸住然后吸力渐强,我感觉母亲的头在晃动, 因为母亲的头发的发梢不停地划到我的大腿, 有点养。 可以想像,母亲的头上下吹舔,发出吸吸速速的拉面声, 我感觉到我龟头的临界点已经接近尤其母亲每一次深深的含到底, 在吸得很紧从根处往上拔时整根肉棒被母亲的O型嘴唇, 紧紧包覆而口腔里的舌头还缠在肉棒上,每一次的吹含, 让我的下半身越来越紧绷。 我的脚背已经完全打直,小腿渐渐地在抽蓄着, 母亲一手握着阴茎另一手轻轻地撩过我大腿内侧, 更是让我搔痒难耐龟头在口腔里的吸吮,虎口抽动肉棒整根, 阴囊和阴毛在手指指甲轻撩刮弄我的腹部出力, 屁股整个紧绷马眼口一股酸臭的精液宣泄而出, 然后射在母亲的嘴里。 母亲的动作越来越慢,我的肉棒挺了好几次后, 才将余精给射干净第一次口爆在母亲的嘴里, 我起身看着母亲母亲喉头一咽,把我的精液给吞了下去, 这代表甚么?母亲已经愿意接受了这个事实 接受我跟母亲之间的乱伦是肉体上的禁忌, 也同是是精神上的出轨。 母亲起身,走下床边,对着我说,「我要去洗澡了。 」我点点头,明白母亲的意思,离开房间,为什么不跟母亲一同共浴, 我知道有些事情点到为止便可,强求不得, 如今母亲已经愿意替我做这么多我现在只需要等待, 等待母亲与她内心深处的道德对抗理智下与儿子乱伦是不行的, 但偏偏一切的发生却是又这么的自然,好像很多事情的最后, 都是让儿子和母亲两人产生乱伦的结果。 我这么说不是鼓励乱伦,而是我与母亲的性关析, 并不是一天两天就产生的而是在许多因素下, 才有可能发生或许最一开始的动机,是我单纯的性冲动, 以及迷恋母亲的肉臀不过现在我真正明白,原来我动机, 早已经改变而是由「恋」转「爱」。 爱,一分为性爱,二分为挚爱,我在客厅的椅子上, 点起了父亲楼在家里的菸厕所传来母亲淋浴的水声, 热气产生的雾气从门下方的排边口穿透而出, 母亲在洗澡时是不是也在回想,刚刚自己的儿子, 刮搔自己的蜜穴甚至一在的挑逗至高潮, 而主动地替儿子服务吹舔以前儿子怎么要求, 不可能做的口交如今不仅舔到儿子爽到全身僵硬, 还将精液吞了下去。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点了菸,想起父亲的脸, 那个从以前对母亲便是那副表情的脸父亲跟母亲结婚, 为了是甚么?父亲有把母亲当作自己的女人吗?还是只是单纯的把母亲当成宣泄的女人 不管以前如何现在父亲想必在外面跟哪个女人逍遥快活吧。 我把菸整个揉烂后,连同菸盒一起丢进垃圾桶里, 这时母亲洗好澡身上披着一件浴巾,我走了过去, 母亲湿漉漉的头发稚嫩的脸庞还透着一股微微的红晕, 我吻了母亲的额头后说了声,「妈…刚刚又弄疼你了吗?」母亲也亲吻我的嘴唇, 走进房里吹头发。 「你也真是的,我头晕一整天,好不容睡着了, 你竟然又把我弄醒。 」母亲边吹头发边说着。 我笑着说,「本来没想到,没办法,妈的屁股穿着那件紧身裤, 形状实在是太诱人了。 」母亲甩了一下头发,继续说,「我也年纪一把了, 忽然这么搞身体会受不了了。 」我说,「可是妈你,可真紧阿,妈平常真的没有自己手淫?」母亲顿了一下说, 「去去去紧甚么紧,都生你和你妹了。 」我走到母亲身旁说,「可是妈,我帮你做时, 舒服不?」。 母亲停下吹风机,让头发半干,等头发凉了在吹, 母亲噘了一下嘴说「羞死人了,还说这话呢?不说了。 」我走过去两手搭载母亲的肩膀上,左右摇晃的说, 「妈…舒不舒服这样帮你弄,到底舒不舒服?」母亲不耐烦地说, 「别晃了在晃都晕了…你自己手上都是我的水, 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舒不舒服?」我停下动作 把下巴靠在母亲的右肩膀上在母亲的耳边轻说, 「就是要妈亲自说我技巧好不好,真的舒服吗?」母亲脸已经开始变红, 腼腆的羞涩表情更得我心,「唉呦…在不乖, 以后就别想这么做了。 」母亲这时已经回覆到严肃的表情,我看没戏, 在母亲的脸庞亲了一口说「知道了,以后我会懂得。 」母亲转头看着我说,「你要知道,我们这种关析本来就不对了, 帮你这样做我觉得对不起很多人,但是你要听话, 知道吗?」母亲起身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我点点头后,离开母亲的房间,当晚我在我房间里, 回想以前我跟母亲的回忆那时候父亲和小妹都在家, 我性骚扰着母亲而现在家里只剩下我跟母亲两人, 以前总想说与母亲共处可以像小说里一样,疯狂地与母亲做爱, 但在现实中却又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今年的四月,是梅雨季节,也同时是母亲娘家那边的聚会, 但不一定每年都会办我开着车载着母亲和小妹, 沿着高速公路开往乡下小妹念研究所,这次特地请假回来, 虽然小妹也明白母亲和父亲的关析但大多数我都会瞒着小妹, 我想还是让小妹好好的念书比较重要。 雨滴拍打在车窗,随着风速在玻璃上呈现水平的移动, 母亲坐在副驾驶座闭起双眼,沉沉的睡去, 母亲最近的头晕越来越常发生看来改天有必要带母亲去大医院仔细检查一下, 而我跟小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小妹越来越像母亲, 而我也是长相偏向母亲。 到了娘家后,四个阿姨几乎都回来了,顿时十分热闹, 还有舅舅难得回来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谈去年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父亲包二奶的事情外公还是更以前一样硬朗, 母亲还是跟以前一样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感觉, 非常平淡的语气偶尔媚然一笑。 我跟小妹和那些堂兄妹聊着,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前的儿时玩伴现在不是都出社会工作,要不然就是在念书, 堂哥还有得已经结婚母亲跟阿姨们从一开始的不自在, 到后来逐渐的熟络起来这点让我感到十分开心, 因为我怕母亲一个人在家久了会憋出病来。 中午外婆叫了办桌,就是有人会煮各式各样的料理, 然后送来家里这样通常一桌可能一两千, 我看了看各个阿姨的样子大阿姨已经显得老态, 二阿姨则是母亲三阿姨显得发福了,最骚的小阿姨, 我看应该还是玩心很重不过已经生了一个女儿, 屁股感觉没以前那么挺了。 而母亲在姊妹群中,则是话最少,举手投足显得优雅, 标准的冰冷淑女当初会迷上母亲也是因为母亲的个性, 对人都是生冷而在过程中,母亲的软化的态度, 不得不说这是每个男生都会想要的征服慾望, 整个大家族聚在一起一定要做的就是「小赌怡情」。 母亲的姊妹很喜欢打麻将,我都习惯坐在母亲的旁边, 跟母亲忆起想怎么出牌母亲露出苦恼的模样, 总是让我舍不得不过通常只有一瞬间而已,在牌桌下我的手搭在母亲的大腿, 母亲瞪了我一眼后让脚跟踩了我的脚背一样, 还真痛的。 打完这轮,我陪着母亲在外头散步,暂时远离人群, 乡下空气的味道散着清香的树木的气息, 母亲静静地站在我身旁这是母子之间的默契, 一种只有我跟母亲才知道的秘密我望着远方的亲戚, 在嬉闹声中我偷偷地搂着母亲的柳腰,把母亲拉更近。 母亲淡淡地说,「等等妹妹看到,不好。 」随即把我的手拍到,母亲视缐落在远方, 说着「又想要了?」我摇着头说,「可以忍到回家, 再做。 」母亲背着我,将身子靠在我身上,屁股顶在我的肉棒上方, 母亲说「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我使个眼色,看到停车旁的库房,里面是外公卖农药放的地方, 母亲跟我眼神交换后我先走进去,等了五分钟后, 母亲才走进来一进来里面很暗,库房离外公家约四台车并排的距离, 可以听到那亲戚的说话声而母亲把门给关了起来, 整间库房陷入绝对的黑暗。 在黑暗中,我跟母亲两人互相的拥抱,舌吻, 像是一干柴烈火一样完完全全的溶化在彼此口腔里的唾液, 母亲跟我都知道这时候只能动作,不能说话, 我揉着母亲乳房母亲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 肩膀挂着一件紫色的披肩穿着黑色的长窄裙, 我把母亲的窄裙拉到腰际。 母亲快速的把胸前的钮子打开,我贪婪地舔着母亲的乳沟, 我知道时间不多母亲也知道不能做太久, 所以在这种怕被别人发现下的刺激感母子两人在听到到亲戚的嘻闹声中, 背着全部的人在库房里偷情,让母亲穿的黑色丝袜, 肉缝早已经淫水浸湿内裤。 我左手捏着母亲的右乳房,连着胸罩一起掐揉, 母亲的左乳房胸罩已经被我拉到乳房下缘, 我尽情的舌绕乳头吸吮的母亲的奶头,母亲也把我的阴茎给掏出来, 吻着我的额头右手握着我的肉棒,开始套弄着,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做这种事情我竟然开始害怕被发现该怎么办?不过随即阴茎在母亲手里的硬挺硕大后, 就将这件事情给抛于脑后。 母亲没发出半点声音,很快的,在怕别人发现的偷情下, 我已经爽的只要母亲快速套弄就要射精的快感, 母亲的乳头硬起后身体变得十分敏感,时而发出一点微弱的呻吟声, 更是让我兴奋。 我感觉母亲的手掌包裹我的龟头,五指夹住肉棒, 让龟头底在母亲的手掌快速的上下推顶, 忽然母亲的左手紧紧地捏着我的屁股后我再也忍不住了, 精液一股股的射在母亲的手掌里我跟母亲两人瘫坐在农药袋上方, 母亲用力的甩了右手把精液甩在地上。 我吻母亲的嘴唇问说,「妈…要帮你吗?」母亲没有说话, 我把母亲的黑色丝袜拉到膝盖跪了下来,母亲倚着库房的铁卷门, 我跪在地上两手把母亲的大腿给左右拉开一点, 母亲说了句「脏…别…这样。 」我说,「不会的,我想让妈也…。 」母亲的左手半推着我的头,但是已经整张脸贴在母亲的大腿内侧, 舌头隔着母亲的丝绸内裤舔着已经被淫水浸湿的肉穴, 我的两手紧紧钳住母亲的大腿当我把母亲的内裤给翻开, 露出鲜嫩的阴唇后我整张嘴凑了上去,先舔一下整个肉缝, 在用上下嘴唇嘴吮母亲的阴蒂和阴唇。 母亲发出了一声呻吟声后,便像是忍耐似的不发出半点声响, 当我舌头伸进去后我感觉好多的淫水,是没有味道的, 我想到上次母亲帮我口交的样子那么卖力取悦于我, 很多男人是不愿意帮女人口交的我得承认,母亲是我第一个舔肉穴的女人, 也是最后一个。 母亲已经抖到铁卷门发出「铿铿铿」的声响, 虽然只舔了母亲三分钟而已但是母亲已经酥麻到整个人站不住了, 后来我搀扶母亲起来拿出面纸替母亲清理一下后, 母亲这才说「以前人说过,脑子一片空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笑着说,「妈,我还可以让你更舒服。 」我挺着肉棒给母亲看。 母亲把丝袜给穿起来,整理一下说,「急甚么呢?答应给你了?」我伸伸舌头说, 「懂了我不会多嘴了。 」母亲这才把扑克脸给收回来,母亲站了起来, 两手扶着我的右臂骂着说,「下次没我的同意, 不准用舔的舔的我现在都走不了路,腿都软了。 」我把母亲背了起来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