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上半年各级各部门的积极工作,我市招商引资工作又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初步形成了以农业食品加工为基础工矿企业为主导, 高新技术产业为龙头的新型经济局面。 下半年的工作思路已经经过了我市市委常委会的讨论, 将依旧遵循……”这是我为2011年换届选举大会写的发言稿 第三遍审核无误后我开始想象自己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发言的场景。 白云大妈那句经典台词怎么说来着?那场面, 那真是: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 人山人海呀。 哎!就这点出息,引段话还得套用大妈的。 哎~可惜,发言稿是我写的,但到时却不是我在上面读。 我,只不过是个秘书而已,而且还是个文书秘书。 我无奈又苦笑着摇了摇头,打开打印机,准备将发言稿打出来。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响了。 “ 喂?哦,刘秘啊?嗯,写出来了,好的,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好那你先去会场安排吧, 到时我叫人把稿子送过去。” 刘秘何人也?王市长生活秘书也。 不错,你猜对了,就是跟在领导后面端茶倒水提公文包的。 可悲,当初王市长升了市长之后,说要再招个女秘书, 我还想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呢原来最后是他一人独用。 就像这会儿,我在绞尽脑汁写稿子,人家呢?和咱平级, 却陪着领导到处吃香喝辣。 叮铃铃……电话又响了。 妈的,忙!“ 喂?谁?什么亲戚?哦,你跟她说我忙, 让她在一楼会议室等会。 家事?哦,你带她上来吧。” 门口保安打来的,说是来了我的一个亲戚, 找我有事。 这还是得托王市长的福,他的级别高了,我也跟着沾光, 托我办事的挤破门而且都清一色的跟保安说是我亲戚。 你想啊,真要是亲戚还用亲自找上门吗?不过保安刚才说是一个中年女人, 就少见了而且还是要谈家事,我倒要看看是谁。 稿子打出来了,字体有点偏,我又重打了一份, 正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 进来吧。” 我带着官腔不屑地回应着。 别说我官僚主义,你得分人去,托你办事,你还要屁颠颠地讨好吗?要是当初这点都把握不住, 我也不会当这个市长秘书了。 应声而进的,是个中年女人,着一件白色风衣, 穿一条黑色长裤。 咦?怎么这么面熟呢?“ 大凯啊,哎呀, 没进过衙门我被保安直接性地领着上来的,都快转晕了。 当初我就说嘛,俺家大凯就是个官料,你小时候到我家玩时我还和你妈说呢。” 没等我搭话,她就走进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大南瓜, 还有几块黄地瓜。 “ 哈哈,哈哈。 坐吧,坐吧。” 只是面熟,我还真想不起来她是谁了,不过自称是亲戚, 就应该沾点亲咱不能给咱妈丢脸不是?“ 行, 行。 你坐着就行。 这是我给你带的咱农村的土特产,来时你那姥娘说是给你买箱奶买点肉, 我说啊他不稀罕这些,当官的都不吃人粮食, 还是直接性地给你带点土特产吧这个纯天然, 哈哈你看我这嘴。”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带来的那些东西一股脑地放在了我办公桌上, 正好砸在我新打出的发言稿上。 弄上了厚厚的一块泥巴,完了,又得重打。 我有点来气了,我都不认识你,只是面熟而已, 跟你笑笑是给你面子你还当真了?“ 别,别, 我不缺这个你坐,你坐下。” 我没好气地回答她。 或许她也看出我有点心烦了,很干脆地“ 哎” 了一声之后就坐我对面沙发上了。 然后,指着茶几上的金色烟灰缸,问我是啥材料的, 不会是金的吧?我没搭理她继续开打印机打印稿子, 这样的人真是少见有事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是说了, 我能不知道吗?你不说我肯定不知道……妈的, 我又要学大妈们患羊癫疯。 “ 不好意思哈,我正在赶稿子,我还真想不起你是谁来了, 多少年没回去了我啊,一些亲戚都不认识了。” 我打破僵局,主动问话。 “ 哈哈,俺家大凯可是有老多年没回去了, 你那姥娘前几天还直接性地说起你呢。 我是谁啊?你猜猜。” 她见我主动开腔了,又随意了几分,将那风衣脱下, 放在沙发上里面穿的是红色的毛衫。 哇塞,她奶子真大。 罪过,罪过。 不过,我一见奶子屁股大的女人就格外来劲。 这才仔细观察了下她。 年龄四十来岁,一看就是干农活的,肤色有点黑, 不过一看脸上就知道搓了好多护肤品有点亮晶晶的。 奶子不小,最起码一手难以掌握,而且不见下垂。 黑色的裤子不算紧身的,但是她的屁股和大腿肯定很粗壮, 大腿和小腹把裤子撑得圆鼓鼓。 “ 哈哈,别打量了,直接性地跟你说吧, 你得叫我姨。 我和你妈一个老爷爷。 0你妈年轻那会在生产队干活,后来我嫁到了别的村, 我跟你妈可好了你回去问问就知道了,你就说, 我那个翠姨是谁来?她肯定直接性地就知道。” 她一边回答着我,一边晃着双腿。 妈啊,你啥时候直接地认识了这个翠姨啊。 她跟我就说了几句话啊,直接性地说了N个直接性了。 “哦哦,我大致想起了点,我妈肯定说过, 哈哈。” 我感觉有点尴尬,回应着她。 “ 哈哈,我就说嘛,一跟你提,你直接性地就能想起来。” 翠姨依旧晃着两腿跟我说,“ 你忘了,你上初中那会儿, 咱俩还见过呢当时你还没搬出来,我去过你家的, 还在你家缝过鞋底呢。 那时我就说,俺大凯长大肯定是块官料,长得文文静静的, 而且还直接性地那么用功。” 初中?我是高??一从农村搬出来的,真有点想不起来了。 看着眼前这个略显丰满的女人,我倒是想起了初中时的那些往事。 记得那时正是性启蒙的时候,初三之前没学会手淫, 每天下面都涨得难受。 上课时看到女老师穿个裙子露个大腿的就兴奋, 站起来回答问题时都得用书遮挡住。 夏天,女人们都在门口乘凉缝鞋底,我就凑着过去听她们拉家常, 更重要的是可以看他们的大腿。 记得那时流行蹬脚裤,女人们都穿着,有的坐在板凳上分着双腿, 有的弯着腰搓麻线。 我看过了无数女人的阴沟,意淫了无数女人的大腿。 “ 好吧,翠姨。 哈哈。 你这是来找我为啥事呢?” 看到了这些,想起了那些, 心中不自觉地产生了对她的亲近之情。 “ 唉!我就直接性地跟你说了吧,我是来找你想想办法帮帮我的。” 翠姨叹了口气, 接着说: “ 前几年, 你姨夫看人家开石料厂的挺挣钱就想着也办一个。 这不,又是借钱,又是贷款的,花了二十多万, 好不容易办下来了上头又有文件说是要所有石料厂直接性地停产。 唉~”停产所有石料厂,这个是市政府决定的, 我当然知道。 现在市里加快招商引资,想彻底摒弃高污染行业, 停产石料厂是治理的重中之重。 听着翠姨讲起了石料厂,就想起了那年暑假我叔叔家盖厂房。 二叔是有能耐的,当时机加工行业才刚刚兴起, 二叔贷款买了几台50机床给出口企业加工零件, 很赚钱。 现在不行了,干这个的多了,给人家加工一件零件一分没有, 要是有次品还得赔钱光赚从粗坯上削下来的那点铁屑钱。 那年为了盖厂房,全家人都去帮忙,我清楚地记得大叔开着拖拉机, 拉着一家老小去石料厂搬运石头。 女人们站在车斗的前面,扶着拖拉机斗,男人们站在后面, 我和堂弟站在中间。 当时我站在我妈身后,扶着妈的肩膀。 车子是颠簸的,老妈是穿着蹬脚裤的,我的鸡巴是硬硬的。 为什么这段记得那么清楚,因为我心中的秘密就是在那刻开始产生的。 拖拉机越是颠簸,我就忍不住往前靠,原来我妈的屁股那么柔软, 原来顶上去的感觉那么爽。 也就是从那刻起,我才开始在老妈身上打起了主意。 翠姨继续讲着: “ 关了就关了吧,都关了也行啊。 可是人家还有几家直接性地开着好好的。 你姨夫一打听,原来人家使了钱。 他就也找人送礼,开始人家不要,还要强拆, 后来终于找对了人又送了好多钱,好不容易办好了证。” “ 是啊,这事我知道。 咱市里为了保护环境,而且上级也常来督导, 关键是污染太厉害了再说,那些拉石头的车把路都压坏了, 市财政光往里搭钱因此才下决心要关停那些无证经营的。” 我点燃了一根烟,插进去了这段话。 “ 唉~ 这不刚还完帐,可是……可是,前段时间说是那个管事的被逮了, 这不你姨夫也直接性地搭进去了,人家说他是行贿……”翠姨无奈地用手搓了搓腿, 腿终于是不再晃了微微分开着,从我坐得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那两腿中央, 或许是她把裤子提的太高了紧紧地裹着,不像少女的紧俏, 却更有熟女的滋味裆部得有三指的宽度,好诱人。 “ 你说的是不是环保局的那个黄局长啊?” 我将目光上移, 盯着翠姨问。 “ 对,就是姓黄的。 前几天刚逮的。 ” 翠姨急切地回答我: “ 你说,他要是真进去了, 孩子还上着学呢这可咋办啊?”“ 行,别急。 我先打电话问问。” 我吐了个烟圈,拨通了检察院王处长的电话, 简单说明了下对面问我进去的人叫什么名字。 翠姨连忙跑过来,站在我对面,两手扶着办公桌, 赶紧的跟我说了名字。 这口烟抽得有点勐了,呛得我咳嗽了下,吐出的烟雾使我眼睛很难受。 不过,就在一米之外,透过烟雾,我的目光正好落在了她的胸脯上。 我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打量着翠姨的身体。 奶子真的不小,从小腹开始有点微凸,一直到下三角。 两腿很粗壮,显得中间那地方很饱满,裤子被挣得很紧。 王处长问我是那人的什么关系,我说是自家人。 然后他说这个案子有点难办,现在正在立案阶段, 上面纪委也来人了要将这个案子作为一个典型来处理。 我问他现在到底是走的检察院还是纪委,他说现在还在检察院, 不排除纪委会深度介入。 不过,王处长最后说了句,这个案子涉及的人比较多, 我这位姨夫呢实际上是可有可无的,涉及金额不高, 看王市长的面子呢他觉得可以立案就终结。 不过,最好还是让我跟王市长打个招唿。 这就好办了,王处长说的已经很明白了, 只要王市长肯出面要人检察院肯定不会给这位表姨夫立案了。 挂了电话,看翠姨仍旧站在我面前,我突然想, 要是跟她说的这么简单岂不是显得我太没能耐?更何况眼前这位熟女勾起了我这么多回忆, 哪能这么容易就打发了她?不过话说回来翠姨这个姿势真的是很诱人, 可惜看不到她的背面不知道现在屁股翘不翘。 还是再回忆下那次去拉石头的事,我就站在我妈背后顶啊顶, 我妈肯定也感觉出来了在前面扭啊扭,想躲闪我, 可是这一扭呢又加深了我的刺激感,第一次射精, 就这么喷在老妈屁股上了。 翠姨开口问我的时候,我的目光还停留在她的胸脯上。 我让她坐下,她就很听话地转身坐回去了,屁股果然够翘, 比我妈的还要圆。 我站起来接了杯水给翠姨,然后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 “ 唉,翠姨啊。 我问了下,这事不好办呢。” 我将手中的烟掐死在那个金色烟灰缸里,低声地向她说。 “ 不好办?哎~这几天我可没少跑啊,又是送礼, 又是请客的。 他们都答应的挺好,可是不用多久就打电话来说办不了。 唉~” 翠姨软软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又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她说的这些所谓的“ 他们” 是什么人, 不过听她这口气肯定是一些小卒子而已平时吹的挺勐, 实际上啥事也干不成。 我两手扶着头靠在沙发背上,继续打量着她。 或许,人家当时答应她,也和我一样呢,味了意淫她而已。 翠姨向我这边斜了斜身子, 继续说: “ 他们当时都答应我能办的了, 你说不好办看你也挺实在的,是不好办还是办不了?你跟姨说句实话, 要是需要钱什么的你可得直接性地跟我说啊。” “ 哈哈,翠姨,你说的可真见外。 跟你说实话吧,这个事啊,要办也简单,只是……” 我偷瞄着翠姨的下体说道。 “ 只是什么?哎呀,你跟你姨还用的着卖关子吗?说就行。” 翠姨一边说着,一边往我这边靠,隔着两个沙发的扶手, 摇了下我的胳膊而我的目光呢,也丝毫没离开过她的大腿和小腹。 又想起了往事。 搬家后,学会了手淫,却远离了那些大妈婶子们, 意淫的对象一下就少了再加上那次和老妈的拖拉机激情, 慢慢地就将老妈作为我手淫的唯一幻想对象了。 然后我就偷偷在爸妈的床上躺着手淫,想象着老妈屁股。 后来有一次,我拿着老妈的文胸连着手淫了两次, 实在太累了就在老妈的床上睡着了。 后来感觉有人在摇我肩膀,就像翠姨这样轻轻摇一样。 醒来之后看到老妈在恶狠狠地看着我,更为尴尬的是发现我的下身是赤裸的, 于是我便抬起屁股跑了。 就像“ 直接性地” 一样,好像翠姨是习惯性的, 她的双腿又晃了起来像是在勾引人,又像是在展示两腿的丰满。 跟你们说,知道最刺激的是什么吗?就是让你喜欢的女人看出你在意淫她。 就像我喜欢某某同事,和她说话的时候,我就故意看着她的胸脯说, 我就故意让你看出来我在意淫你。 但是呢,我就不说,你自个儿琢磨去吧。 “ 只是……这事担的责任挺大。 上级纪委都介入了,搞不好,不但人弄不出来, 还得搭上一批。” 我继续着我的挑逗性注视。 当然,我说的有点重了,你以为政府真要廉洁办案吗?黄局长那事我是大概知道的, 这是王市长的事王市长就要办他,因为啥?当初王市长竞争市长的时候, 有个副市长是他的竞争对手被王市长挤兑走了, 而这个黄局长正是那个人的亲信。 你说,王市长能容忍这个定时炸弹吗?就盼着抓他把柄呢。 至于受牵累的那些人,只能做冤大头了。 “ 那……那,大凯,你说这事咋办才好呢?我知道这肯定挺让你为难, 但是你可不能看着你姨家破人亡了啊。” 说着说着,翠姨竟然轻声抽泣起来。 唉,女人啊,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招不好办啊, 幸亏当时没去信访办。 “ 姨,哪有家破人亡那么严重啊,哈哈, 你想多了。 这样吧,我尽量办吧,这事我总不能给你下保证吧。” 我用手拍了拍翠姨的后背,算是安慰她了。 总不能让一个女人在我办公室哭闹吧?翠姨听到这些后, 竟然马上破涕为笑了。 又说起了马屁话,俺家大凯怎么怎么样之类的。 不过,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或许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下面, 她下意识地往下拉了拉羊毛纱然后低头看了看。 这又让我想起了往事。 自从那次手淫被老妈发现,我老实了好一阵, 不过老妈也从没找我谈过话什么的。 时间一长,我便又大胆起来,开始偷看老妈洗澡。 因为房子是复式的,有上下三个洗手间, 两个能洗澡。 而门口那个厕所外面是个晾衣服的阳台,从厕所过不去, 只能从餐厅一侧过去但是厕所与阳台中间有个窗户。 当然,这个窗户是贴了窗花的,后来被我戳了个小洞。 每次老爸晚上出去喝酒的时候,我就盼着老妈洗澡。 渐渐地,我对老妈意淫的主战场转为了这里。 每次老妈洗澡时,我都会在一墙之隔的阳台上边欣赏边手淫。 可以这么说,老妈的里里外外我都是很清楚的, 当然里面的那些东西要说后话了。 老妈的阴毛不是很多,但是屁股丰满,小腹如同翠姨的一样, 略微突出。 我一边手淫,一边幻想老妈站着被我抽插。 直到有一次,我脱光了裤子再偷看的时候, 被老妈发现了。 突然之间,窗户就被打开了,而那时,我还正用手握着鸡巴做最后的冲刺。 老妈一巴掌打在了我头上,我的精液也喷在了墙上。 我抬头一看,老妈正用浴巾遮着身子,看我注视她, 她就使劲往下拉浴巾可惜浴巾太小,遮住了下面就漏了上面, 遮住了奶子又漏了阴部。 我再一次跑了,老妈也依然没有再提起。 奇怪了,我不承认我是情场老手,但对于应变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我还是自信的。 按说这种情况我在平时早偷着乐了。 但现在面对翠姨,我却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脸上觉得火辣辣的, 右手也不自觉地放在自己裆部做个掩盖。 姜还是老的辣,翠姨的尴尬就在那几秒。 马上,她就又转移了话题,开始询问起我父母的情况来。 不过不知是尴尬还是别的原因,她的双腿不再晃了, 而是微微打开了一道缝又露出了中间部位那三指的宽度来。 我也不好意思再一直注视,一边回答着她, 一边偷偷瞄上几眼。 尴尬的气氛就这么继续着。 太尴尬了,咱再说点以前的。 再后来呢,单纯偷看老妈就不能再满足我的情欲了, 我开始看黄色书籍那时网络还不是很发达,这样的精神盛宴还停留在这样那样的大大小小的书本上。 现在想来,还是无纸化办公好啊,鼠标一点, 想看什么看什么。 其实我以前发帖讲过了,下面四段是贴的我以前的发文。 老爸比较忙,晚上经常回去很晚。 那时候通信还不是很发达,老爸买了一个数字传唿机, 晚上回来晚了老妈就打电话唿他。 但是数字传唿机得需要找电话回才行,有时可能找不到电话机, 老爸就回不了。 老妈和我一般都是等到他回家后才睡。 老妈背上有牛皮癣,不严重,就是皮肤有的地方发红, 在老爸不在的时候她就让我给她挠。 当然,我那时只限于摸摸而已。 一般都是老妈掀起衣服趴在沙发上,我坐在后面, 除了能享受到视觉的冲击外偶尔能大着胆子摸摸屁股。 高中搬了家,到了城里,从此不再给老妈挠痒痒了。 老妈找了一家工厂上班,早晨和我坐一路公交, 那一路公交人很多我家又正好在线路中央,一般没座。 后来学着开始在车上顶妈妈,慢慢地形成了习惯, 上车之后我肯定站在老妈后面。 冬天没事,夏天穿的少了就不敢了。 后来还是大着胆子往上顶,妈妈的屁股很大, 但是属于那种大而不耷拉的类型显得屁股很宽, 中间部位很空。 老妈或许是碍于情面,从来没说过我,但是肯定能感觉出来。 顶了她半年多,后来老妈厂子倒闭了。 大学之后,我很老实了,也找了女朋友, 尝了性爱的滋味对老妈基本没感觉了,甚至想想以前那些事很后悔。 后来有一年家里人要到我上学的城市玩,去了好几个人, 包了一个面包车。 我领他们转了一天。 下午,他们要回去,就把我送学校。 由于人多,座位不够,老妈看我累的不轻,就让我先坐, 她在我前面蹲一会反正我一会儿就下。 这样,我坐在最后一排,老妈蹲在我前面第二排的过道上。 以前的面包车不像现在的一样,像当时很流行的那个昌河, 还有松花江都很短的。 老妈蹲在我前面,我就伸不开腿了。 只能尽量屈着。 后来一不小心,脚伸到了前面,夏天嘛,我穿着凉鞋, 能清楚的感觉到老妈骑到了我脚面上。 当时很兴奋,就一直这么伸着,老妈也一直这么骑着, 直到我下车。 这是第一次接触老妈下体。 思绪又飘了回来,翠姨喝了口水,我也又点了根烟。 “ 你啊,才多大,以后不能抽烟啊,抽烟对身体直接性地不好啊。” 翠叶端着水杯对我说,放下水杯的时候,两腿又分了下, 慢慢地她就成大字型正对着我了。 我感觉自己的鸡巴快要爆炸了,今天是怎么了, 今天早晨上班之前才和小紫做了次怎么这么容易就兴奋了呢。 “ 啊啊,哈哈,工作压力大,抽根烟解乏, 习惯了。” 我也放开了胆子,继续盯着她的双腿看,丝毫不在意她在看我哪里。 “ 那你现在面对你姨也感觉压力大吗?哈哈。” “ 哈哈,不大,哈哈。” “ 对了,你抽什么烟?我这还有两盒呢, 儒风泰山都忘给你拿出来了。” 说着就翻过身去翻她风衣的口袋。 我说完不用的时候,她已经掏出来了。 由于是背对着我斜坐着,我看到翠姨的羊毛衫很小, 一弯腰就露出了半截白白的皮肤里面好像穿的是紧身的黑色羊毛裤, 很滑的那种我喜欢。 我说不用客气,我这里有,显然她不高兴了, 立马拆开了拿出一根来硬塞给了我,然后拿过我的打火机硬要给我点上。 无奈之下,我只好掐灭了这根,接了过来。 “ 翠姨,这事啊,你也别太在意了,更不用跟我客套。 刚才我也说了,这事要办啊,也不难办,这样吧, 我尽力我尽力吧。” 我弹了下烟灰,目光马上转移回翠姨那,只是这次, 我看的是她的眼睛。 “ 嗯,大凯,俺可就直接性地靠你了。 你那弟弟才上高中,以后才是花钱的时候,我一个娘们能干啥啊, 可全靠你了啊。” 嘴上一边说着,两手放在了腿上,就像是用两手掰开的一样, 大腿又分开了点。 我也很配合,边吐着烟圈,边注视着她两腿的表演, 边回应她: “ 行姨,你都这么说了,我只能按你的话照办了。” “ 咳咳。” 翠姨咳嗽了两声,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在警告我, 立刻把目光移开又弹了下烟灰。 “ 没事,刚才吞了你一口烟。” 翠姨好像知道我想的什么,像是在解释一样。 等我再转过头看她的时候,她的两手已经上移到了大腿根部。 这个姿势,就像是日本的AV女优一样,把着两腿亮骚。 “ 哦哦,算了,我不抽了。” 我敢肯定,这是在暗示我什么了,我还怕什么?将右手移开, 故意打了个哈欠然后低头看看下面,下面早已成了小帐篷。 她能看不到?只是,她没任何反应。 我半躺在沙发上,看到的却是她的双腿已经张开到了最大限度, 两手来回在腿上搓着。 好吧,既然这样,不如试探下吧。 我用手心隔着裤子揉了揉鸡巴,她仍然没什么反应。 我站起来,站在她面前,心想,这是你逃避我的最后机会了。 你要是引开话题,我就走开,你要是再没反应, 就是你默认了。 令我兴奋的是,翠姨仍然没说任何话,只是脸色潮红了一些, 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我鼓起的裆部。 好吧,我也感觉自己要爆发了。 我转身走到了门前,然后回头看了下她。 翠姨很疑惑地站了起来,我一边回头看着她, 一边伸手摸索到了门锁然后“ 咔嚓” 一声, 门上锁了。 我慢慢走了过去,一直紧盯着她的下体。 还没走到跟前,我就看到翠姨在腰部摸索着什么, 原来是开始动手解腰带等我一把搂住她的时候, 她已经只剩下内裤了。 我一边抱着她,一边摸索着她的下体。 “ 大凯,你要了我吧。 姨给你……” 翠姨在我耳边哈着气说。 这招往往是我用在老妈与老婆身上的,没想到被一个女人给调教了。 我的裤子是她给脱下来的,等到我下体被脱光了, 我把她推倒在了沙发上。 翠姨脸色更红了,自己将内裤脱去,我看到了她乌黑又茂密的阴毛, 鼓鼓地阴阜还有下面黑黑的阴唇,红红的阴道口。 “ 大凯,来吧,要了姨,姨好久没要了。” 翠姨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另一只手伸出来, 让我过去。 我捋了捋鸡巴,压在了她身上,然后对准她的阴道, 随着翠姨小声“ 啊” 地一声我应声而入,等待一段时间之后, 我开始体会起来什么感觉?比老妈要松,这是我干的除老妈之外的第二个中年女人, 而且还是老妈的一个堂妹感觉刺激。 “ 大凯,嗯,你的真大,没事,你动吧。 恩……你是俺见过的最大的。”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鸡巴又硬了三分。 “ 姨,你见过几个啊?” 我开始缓慢抽插起来, 别说真动起来还真的别有洞天呢,虽说刚进来感觉有点松, 但越往里越紧感觉龟头陷在了一团肉泥里。 莫非,她的阴道很短的缘故?“ 你都干俺了, 俺就直接性地跟你说吧好几个了,你姨夫能开起这厂子来, 我的身子可没少帮忙。” 翠姨抱着我的后背,轻声说。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开的不是厂子,是窑子, 靠卖逼赚钱的。 不过,我不鄙视她,这年头,不就这回事吗?就像刘秘一样, 不靠卖逼她能当得了市长秘书?“ 哦……你的怎么越往里越紧呢?” 我不自觉呻吟起来, 感觉里面好像有张小嘴一样紧紧地吸允我的龟头。 “ 嘿嘿,是吧?他们都这么说。 比你媳妇厉害吧?嗯……你的也真是够硬的, 年轻的就是好啊。” “ 比她强。 哦……”“ 那比你的情人呢?怎么样?姨是不是里面紧?”“ 紧, 比我插过的都舒服。” 我这可不是奉承,是实话。 当然,我没情人,不过现在有点忘我了,她问什么, 我答什么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 “ 那,比你妈呢?”“ 你的外面松, 里面紧我妈外面紧,里面……” 没等说完,我就意识到不对了。 “ 哈哈……” 她笑了起来。 我当时应该马上跟她解释下的,应该说听错了, 以为是问的我媳妇呢不过那会儿大脑正缺氧, 根本没转过弯来 我却说了句: “ 不是,不是, 我真没有肏过我妈……”天煞的女人。 我的大脑真在那一刻短路了。 秀逗!“ 哈哈,没事,你回答无效,改天我去问问你妈得了。 我就说姐啊,你有没有被你儿子肏过啊?我可是被他肏了, 恩……他的好大好硬呢……”我不再回答什么 这个女人不简单我越是多说,越不利。 于是,只管加重了力度,直把她肏的轻声呻吟起来才住嘴。 不知道已经插了多少下了,感觉翠姨的淫液已经流在了沙发上。 坏了,沙发是布艺的,不好清理,我便让她起来, 我在下面。 翠姨很配合,起来后媚眼如丝地看着我, 看来这女人确实饥渴了。 我没有搭理她,依着沙发靠背坐下,她两手把着自己的大腿内侧, 待到对准了便一屁股坐了下来,把我的鸡巴顶到了最里面。 该死,里面好烫。 翠姨开始上下动起来,然后又坐我双腿上用腰部前后动。 感觉太舒服了,我的鸡巴好像进到了一个火炉里一样。 特别是她前后动的时候,频率很快,鸡巴被掰弯了又捋直, 没出几下我就感觉难以把持了。 于是示意她放慢动作,好像她也感觉出了我要爆发, 便趴在我身上不动了等待我往上进攻她。 我的双手也没闲着,将她的羊毛衫拉起,从后面解开胸罩, 奶子便露出来了。 乳房很圆,奶头很大,我忍不住用手捏了捏, 她便又受不了了身子痉挛了几下,然后又快速在我鸡巴上磨了起来。 “ 别动了,再动,我可要射你了。” 我两手按住她的屁股,将她身子压弯,软软的奶子隔着我的衬衣压在我的胸脯上。 “ 射就射吧,嗯……姨还真希望你射进来, 能射你妈不能射我吗?哈哈。 ”我没有回应她,等到刚才那段快感过去了, 我提起了她的屁股让她半蹲在我身上,然后下身上停, 一次次地将鸡巴又送进了她的阴道内。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鸡巴缓慢插进去, 又快速被她拔出来像是在看自己的AV,又像是在观摩一场实战演习。 每次鸡巴挺进的时候,她的小阴唇会被我带进她的阴道内, 而拔出的时候小阴唇又会恋恋不舍地紧紧含住我的鸡巴……正在纠缠不清的时候, 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我只得让她下来,然后示意她趴在办公桌上, 屁股真圆很瓷实。 使劲打了一巴掌,我从后面插了进去,然后接起了电话。 “ 喂,刘秘。 好的,刚到是吧?没问题,十一点之前我送过去, 下午两点的会是不?你问下王市长办公室需要参加的是谁, 好的。” 是刘秘的,刚和王市长从省城赶回来, 跑官去了。 “ 嗯……憋死我了,我可想直接性地叫出来了。 刚才是谁啊?一个女的?”翠姨将上身紧紧贴在我办公桌上, 将屁股高高翘起迎接着我的抽插。 “ 嗯,王市长的秘书,这样深不深?”“ 嗯……深, 都被你顶到头了。 嗯……是你的情人吗?”“ 呵呵,还都是我的了, 这是王市长的秘书你说是谁的情人?” 说完这话, 我便将上身也压在了翠姨身上然后用两手从她腋下穿过, 勾住她的肩膀下身在她的屁股后面很用力地研磨起来。 翠姨也不再说话,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 搂着这么个熟女肏着,真是舒服之极。 没有少女的苗条,却有少女没有的丰腴,让你感觉整个人都陷在了肉的海洋中, 让你不由得想对着她里面的那团嫩肉发力。 不出几个回合,我就又受不了了。 翠姨是老手,当然能感觉出来,她用一只之手从下面摸着我的阴囊, 很温柔的抚摸。 而我,则加重了力度,直把整个实木办公桌都撞得摇晃起来。 最后,在翠姨“ 嗯嗯呀呀” 的呻吟声中, 我的所有精液都被她用手捋着射在了她的子宫中。 在打了几个哆嗦之后,我的鸡巴仍然硬硬的插在她的阴道中, 而我也仍旧压在她的身上,唿吸着她的发香。 后来,两人都穿好了衣服。 翠姨留了我的手机号码,说是过几天给我打电话问情况, 我跟她说最近市里要换届选举别让她着急,但是这事我肯定给她办, 让她放心。 翠姨心满意足的跟我道别,我则重新坐回办公椅上, 继续重新打印。 临走时,翠姨回过头来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大腿, 然后转身走了。 那意思好像要表达什么……我,现在坐在椅子上, 还在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却发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 到底是我赚了还是翠姨赚了?妈的,不想了。 给妈打个电话,中午回家吃。 嗯?我说的是吃饭,你以为我要干啥?瞎想。 咦?南瓜。 “ 姨,你的南瓜。 ”远远地飘来一句话: “ 是你的南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