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去洗澡了,回来等着秀清。不一会,秀清洗完澡,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秀清,你怎么没穿丝袜呀。”“穿丝袜干嘛,好让你奸我呀。不是说好吗,每周只玩一次吗,你怎么又不听话了。”我从抽屉里拿出了短丝袜,一边套在我的阴茎上,一边对她说:“凡事不要太认真了,那样就有点过分了。”“不理你了。”说着秀清翻过身去背对着我。我给阴茎套好了丝袜,撸了几下它就勃起了。我从秀清的身后抱住她,用套着丝袜的阴茎顶在她的屁股上,来回地摩擦着。“去,一边去。弄的人家怪痒的。”秀清向后推手想把我推开。我趁机抓住她的手腕,反扭到她的背后。我又从抽屉里拿出了几双长筒丝袜,紧接着我就用长丝袜,捆绑秀清的双手。秀清一边挣扎着要挣脱我对她的捆绑,一边说:“涛哥,你别绑我,我叫大姐了。”“我让你叫。”我用丝袜堵住了秀清的嘴。接下来用长丝袜狠狠地捆绑着她。秀清拼命地反抗着,她的扭动更激起了我的兽欲,我一边捆绑她的身子,一边用我套着丝袜的阴茎,来回摩擦她的身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秀清绑好,正当我要奸她的时候。这时门开了,如燕走了进来。她一见我阴茎上套着丝袜,正要奸捆绑在床上的秀清,“海涛,你怎么就不听话呢,要你注意身体是为了你,和我们大家都好。你认为我和秀清不想玩呀?还不是为你好。”如燕一边说着,一边给秀清松开了绑手的丝袜。“大姐,不怪我呀,都是海涛他想弄我。”松了绑的秀清,从嘴里拿出了塞嘴的丝袜。这时我也泄气了,撅着大嘴坐在一旁。如燕一见对秀清眨了眨眼,“秀清有你这么个大美女,睡在海涛身边。他能不兴奋吗?如果换成我,我也想把你捆绑起来玩弄一番。你看海涛可爱吧,他套着丝袜的阴茎翘起来了。你快给他撸几下吧,别把他给急坏了。注意别给海涛撸的射精了。”说完如燕就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包东西走了。秀清看着生气的我,不禁笑了出来。“好了涛哥,你就别生气了。小妹给你赔不是啦。”“你们都别理我。”秀清把我推倒在床上,“好了啦,我给你撸一会吧。好久没有撸你这套着丝袜的阴茎了。真想它呀。”秀清一边用小手撸着我套袜的阴茎,一边亲了亲紧包在袜尖里的龟头。“涛哥,你别不高兴了,我和大姐也是为了你好,说心里话谁不想玩呀。不信你摸摸,我的下边早就湿透了,早就想让你套丝袜的阴茎插进来。你和我们天天玩,早晚会把你的身子掏空了。”我听了秀清的话,伸手在她的身下摸了一把,果真湿淋淋的。“你都这样了,还不让我玩。”“涛哥,你得学会克制自己的情欲。我湿了你玩我,大姐湿了你玩大姐。过度纵欲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你知道大姐为什么去和美芳睡,她就是怕你们俩不知好歹纵情享乐,所以去教育美芳,告诉她一些常识。”秀清说着,手里停下了撸动。“好了,我也不给你撸了,你让我陪你睡,我就陪你睡。你不让我陪你睡,我就去找大姐和美芳去。”我无可奈何的说“你随便吧。”“那好我去找她们去了。”说着秀清抱起毛巾被走了。如燕正和美芳说话,秀清走了进来。“咱三挤一挤。”秀清进来之后,只见美芳一脸的不高兴。“这是怎么啦,小公主生气了。”“能不生气吗,就你们可以和哥哥玩,我为什么不行。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嘛。”秀清恫吓地对美芳说道:“小妹你别瞎说,大姐是怕你小,又是正在发育的时候,怕对你的身心造成伤害。大姐这是关心你照顾你。”“得了,秀清你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你给她看一看你手腕上捆绑的痕迹。”如燕说完。秀清伸出了手臂。“小妹你看看吧,这就是哥哥刚捆绑我留下的。”美芳看着秀清胳膊上,被丝袜捆绑过的痕迹。“这有什么呀,不就是捆绑做爱性虐待吗。又死不了人。”“这你也懂呀?”“不就是把女人绑起来做爱吗?我早就听人家说过。”美芳这一说,把如燕和秀清给逗乐了。如燕说:“小丫头,想不想试一试。”“试试就试试,我就不信你们能玩,我就不能玩了。”“好吧,到时候你别哭就行了。秀清你去储物间,那里有许多的丝袜,你拿一些来。”秀清答应着,不一会她就回来了,手里拿着许多丝袜。如燕和秀清把长丝袜接起来,编成了一颗袜绳。“来把小姑娘,请上绑吧。”如燕手提袜绳笑盈盈的看着美芳。“绑就绑吧,有什么呀。”说着美芳反剪双臂跪在如燕的面前。“好个倔强的小丫头。秀清还是你来吧,我有些下不去手了。”秀清接过袜绳三下五除二,把美芳捆绑了起来。秀清捆绑美芳用的是中式五花大绑,美芳的胸部较小,不适合日式捆绑。等秀清把美芳绑好之后,美芳还跳下床,对着镜子照了照。“二姐,你捆人捆的真好看。”“美芳,快回来,还没完呢。”“还有什么,呜,呜。”美芳说话的时候,她的嘴里被塞上了丝袜。这时如燕拿出了一只大淫具,它大约有一尺半长,它的胶身上布满黑疙瘩,又粗又长挺让人害怕的。美芳一见吓得傻了眼,她叫又叫不出,只得拼命扭动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如燕手拿着淫具,对着美芳小小的阴部比划着。“小丫头,要不要试一试呀?”如燕拿出堵在美芳嘴里的丝袜。“不要,不要。”美芳一边大叫着,一边向后蜷缩着身子。“小妹,海涛哥哥的阴茎,跟这个东西差不多,再套上丝袜,你受得了吗?”秀清耐心的对美芳说着。“哥哥的真有这么大吗?”“不套丝袜差不多,要是套上丝袜,比这要粗要大。”“大姐,二姐,你们都行我也想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