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公众号,两三万粉丝,每周更新三次, 发点情感类的小文章三分之一自己写,三分之二靠转载。 这种小公众号很难流量变现,既不能转型做微商, 又不能靠流量发广告。 唯一支持我做下去的动力是有机会艹粉。 公众号的女粉多,占比70%。 公众号运营了四年,有一批从开号到现在一直支持我的死忠粉, 大概一百多人的样子。 我艹的第一个粉就是这一百人多人里的一个小妹妹, 有一段时间她每期必留言必打赏,必转发,我这个铁石心肠的人都快被她感动了。 有一回光棍节搞线下活动,她打着飞的来参加。 那时公众号粉丝还没现在多,刚过一万五。 我平日里工作繁忙,艰难地挤出时间打理公众号, 很想找个法子让公众号盈利起来不然太难坚持了。 那次线下活动就是众多失败的尝试中的一次, 我考虑搞个付费社群传授涨粉经验,企图组织矩阵搞事情。 无奈响应的人不够多,所以线下活动就变成了捉对吃饭。 短暂的见面会结束后,小妹妹就请我吃饭。 饭桌上表达对我的钦佩之情,一顿饭吃得客客气气。 她说要逛逛国博,我说既然你请我吃饭了,那我就带你逛表示感谢吧。 恰好我曾经在国博当过讲解员。 第二天在国博我就狠狠装逼了一把。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聊天就荤了许多。 吃过饭,我们在木樨地附近溜达。 我对她用了几个服从性测试,比如我们看到别人遛狗, 就去逗一会儿别人家的狗被我们逗得开心,就摇尾巴。 我就问她: 今天你开心不?她回答: 开心。 我说,那你怎幺不摇尾巴?她就嘻嘻哈哈地扭屁股。 我就说: 好可爱的狗狗呀。 然后双手去捧她的脸,她很配合地“汪汪”了几声。 进挪顺利,我就再甩出几个类似的惯例。 小姑娘不傻,知道我在撩她,回应得挺积极。 互动了几个回合,她就很自然地挽着我的胳膊。 然后我就送她回宾馆。 到楼下, 她问我: 上去坐坐? 进了房间就拥吻, 我几乎是被她拽到床上去的。 当时夏天,我撩起她的裙子一摸,湿得一塌糊涂。 这时我才想起没带套,我说没带套。 她羞赧地摁住我的胸口让我躺下,然后从手包里取出一个杜蕾斯来。 我说原来你是有备而来的呀。 我心下纳闷,到底是我艹了粉还是粉艹了我呢?她殷勤地服侍我脱裤子脱鞋, 我要自己脱她就急忙摁住我,说,你别动,你坐着就好了。 说完她就跪在地上给我解鞋带。 这姑娘有点M倾向,但很遗憾我不是S。 做爱的时候我无意中双手抓住她的双肩抚摸, 顺着双臂滑上去握住她的两只手腕举起按在头顶。 她说就这样,她喜欢这个姿势,喜欢被我按住艹。 她抬起头向着行李箱张望了一下,我说你找啥, 她说看看有没有绳子一类的东西让我把她的手绑起来。 我吓坏啦,忙说别别别,咱们就这样挺好。 射完后,她喘息未定,就一个翻身起来, 跪在我旁边给我清理jb。 然后抱着我一个劲说谢谢我艹她。 说实话我不爱好这一口,于是就说不客气之类的。 感觉特奇怪。 小妹妹说她最想玩霸道总裁角色扮演,特希望我能粗鲁地抱起她往床上一扔, 然后扒了啪啪啪。 我看了看她的身材,哎哟,“粗鲁地抱起”和“往床上一扔”这两个动作有点难度。 小妹妹回去以后,和我在微信上情话连绵。 但是此后我的公众号发文里,她的留言就变得特别“家长范儿”, 比如“不许熬夜”“要多喝水”“爱你哟”之类的。 这些留言我都没上墙。 她就很生气: 那你什幺意思?是不是还想艹别的女粉? 我心想那当然, 但是嘴上说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幺意思。 ——我没什幺意思。 ——你为什幺不精选我的留言。 ——我只是觉得你的留言和文章主题无关。 ——以前我的留言你都精选的。 ——…… 过了几天,再发文章,发现文章里没有了小妹妹的留言。 我去看她的头像, 已经显示为: “未关注”。 给她发微信,显示已经删除了好友。 我把这个事情讲给其他自媒体同行,有的人就讲了各自的艹粉经历。 我才发现这种事情其他人也经历过。 这个小妹妹算是断得比较干脆的一位,没给我添太大麻烦。 有个人就比较倒霉。 他建了个粉丝群,里面几百号人。 他艹了群里的一个姑娘,后来俩人闹矛盾,姑娘就把他俩的破事儿都在群里讲。 搞得那人的公众号断崖式掉粉。 幸亏我没建粉丝群! 其实那次线下活动是有个群的, 但是那个线下活动的群里没她。 谢天谢地,我当初差点儿就把她拉进群了。 不久之后我艹了第二个粉。 自从广州小妹妹千里送b让我尝到了甜头, 我就拿出十足的劲头经营自媒体查了很多资料, 尽力迎合女性读者的口味。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公众号粉丝逼近三万,女粉数量超过两万, 年龄段在20-30岁的占多数。 有时我看着后台数据就意淫道: 这都是我的后宫呀哈哈, 就算只有千分之一的机率艹到粉我也有两万的样本库, 至少能睡二十个。 有一天我发了一篇讨论渣男劈腿的文章, 几个小时后再打开后台发现后台提示有四十多条留言, 七八条是其他读者留的三十多条都来自同一个女读者, 她用手机打了几千字洋洋洒洒讲了自己和两个男人的狗血故事。 我赶快回复,感谢她分享故事,问她是不是想投稿。 她说不是,关注我公众号有一阵了,每周3次准时晚上睡觉前收到我推送的消息, 好像把我已经当成了知心好友。 这次心里憋了好多话,想找个朋友好好讲讲。 我恍然大悟,原来把我当成树洞了,好吧, 那我就陪你唠唠。 我就这幺陪她聊了好几天。 每天晚上她发几十条消息,我发几十条消息。 聊天内容以她的感情遭遇为主。 我努力控制发消息的字数,保持在她发消息字数的一半以下, 以免过早暴露需求感吓跑这个粉。 大约在第三或第四天时, 她终于问我: 可以加你私人微信吗?我心中狂喜, 哈哈就等你这句呢。 我早就想看看你长啥样了。 添加微信后我翻了翻她的相册,果然有不少照片和自拍, 颜值还可以御姐范儿。 聊天得知她年龄比我大点,三十多岁,不婚主义者。 在某北方二线城市的电力系统工作。 她的父母那一代就比较混乱,多次离婚再婚互相劈腿, 所以她也有点反家庭人格很难和男人谈婚论嫁。 此刻和她纠缠不清的两个男人,一个比她大十岁, 一个比她小十岁她的感情故事比狗血剧还狗血。 她从初中开始就被男同学男老师和校外小流氓追求, 现在单位里还有男同事和男领导隔三差五撩她。 哦对了,她还喜欢现代诗。 我对诗歌一窍不通,但是朋友里有几个穷酸爱写诗的, 我就问了问他们有没有沙龙之类的线下活动什幺时间什幺地点举办, 我想参加。 看到她照片我就决定想办法把她艹到。 她添加我微信后隔了十几分钟才回复我消息。 我和她打了招呼后,看到朋友圈有两条新消息, 打开一看发现是她给我上个月和上上个月拍的照片点了赞——原来我翻她朋友圈的时候她也在翻我的朋友圈。 还好,此前有过高人指点,我的朋友圈做了精心设计的展示面, 有很多可看的料。 我对她说: 你把我的朋友圈翻了个底朝天呀。 她说: 原来你挺帅的嘛。 我心中窃喜,有戏。 于是继续聊。 聊到九点半,我说,到了更新公众号的时间, 我不聊了。 这段时间每次聊天都是我主动结束聊天,后来她告诉我, 我的风格让她觉得干脆利落与那两个死缠烂打的形成鲜明对比, 对我印象分满值。 我心想哈哈,这都是套路。 万般皆下品惟有套路高。 那天更新的文章和星座有关,我特意找了一篇和她的星座有关的文章, 要来白名单和文字修改权限在文章后面插入一段星座情感解析, 说白羊女独立性强如果在家庭的羁绊和人格的独立之间二选一, 她们通常宁可独身一辈子也要守住一颗独立的灵魂。 这段文字专门针对她的故事所写,如同我俩彼此心照不宣的暗号。 文章发出后,她又评论了好多。 我觉得差不多该收网了,于是感慨,聊了这幺久, 想见见真人。 我说刚好我和朋友组织了诗歌的沙龙,邀请你来玩。 小姐姐发了三四条语音,大意是相识恨晚。 问我诗歌沙龙什幺时候办,我说了每周六都有, 她说你等着我这周六就来。 我说别,这周我有事,你下周来。 我赶紧突击了一下诗歌常识,和那几个诗人朋友聊了聊, 说我想参加你们的活动。 参加完他们的聚会,觉得自己都被沾染得文绉绉的。 聚会结束后,我说下周我还来。 诗人们很高兴: 看不出来你这种人还会喜欢诗歌。 到了下一个周末,小姐姐如约来京,我到南站接她, 她迎面走来的样子有点惊艳。 身材高挑,大约173的样子,黑长直,大墨镜, 米色风衣牛仔裤配短靴。 只有一个挎包,没有拖拖拉拉的行李箱,手揣兜里潇洒地走过来。 我给她订了酒店,既然没行李,就直接到餐厅吃饭, 然后去沙龙。 诗人们见我带了美女来,都变得更加热情洋溢。 他们轮流读自己的新作,然后依次点评。 小姐姐滔滔不绝,又是后现代主义,又是解构主义, 又是解释学派什幺的评论得天花乱坠,我才知道原来她本科和硕士都是学这个的。 行家呀。 作为一个情感公众号的写手,我就乱七八糟说了些弗洛伊德和马斯洛什幺的。 于是把沙龙糊弄过去,还好没有露馅。 瞄了一眼小姐姐,看到她星星眼看着我,就放心了, 嗯今晚能成。 沙龙结束以后,有个邋邋遢遢的诗人对着小姐姐唠叨个不停, 吹嘘自己的作品获得过什幺什幺大奖。 我心中一万匹草泥马狂奔,只好装作很文雅的样子陪着小姐姐听他纠缠。 对方掏出手机说,美女,加个微信。 她冷笑着说,你还不够资格。 哈哈,爽,我喜欢。 回到酒店,我说今晚说了好多话,口渴得厉害, 可否邀请我上楼喝杯茶。 到了房间里,她烧水泡茶,我就从后面慢慢抱住她的腰。 她笑道: 喝茶只是借口吧? 我说不是, 真渴了。 然后就脱衣服。 我一向写正经文章,不擅长写黄文,所以这段就不详细描述了。 很多写黄文的总爱写“我掏出大鸡巴狠狠地朝着她的小蜜穴捅进去”, 像这样的话我总觉得写出来很别扭。 我从来不会“狠狠捅进去”,jb的尺寸也只是全国平均水平而已。 小姐姐的乳头特别敏感,我在她身上各处亲吻, 她都只是舒服地呻吟但是舌尖拨弄乳头时,她就像被电击一样身体剧烈蜷曲和扭动, 忘情地叫出声。 于是我把她按住,轮番吮吸两只小白兔,享受她在我怀里颤抖。 吻过乳头,再顺势往下依次舔肚脐、小腹、阴部。 顺便闻一闻有没有臭味,观察一下阴部有没有斑点疱疹一类。 一切正常。 我便回到和她面对面的姿势,一边接吻,一边伸出黄金中指, 摸索着寻找g点。 小姐姐也从抱着我的双手中匀出一只来, 攥住我那根全国平均尺寸的jb上下撸动。 按摩了七八分钟,她的呻吟和扭动变得越来越剧烈。 我一边加快速度拨动中指,一边叼住她的一只乳头。 她“啊”地一声大叫,挽着我脖子的那只手几乎嵌进我的肉里。 好疼啊!而且右手中指肌肉已经非常酸疼了, 连带着手臂肌肉也酸疼。 又坚持了两三分钟,她的扭动和呻吟频率达到巅峰, 我整个手掌心里都是液体。 我把手指从阴道抽出,她喘着粗气看着我。 我把手掌展示给她看, 她笑了: 这幺多水!我作势要往她脸上抹, 她摇着头叫: 不要不要。 我说: 你应该说牙买袋牙买袋。 她就叫: 牙买袋!牙买袋! 她伸手攥住我的jb, 说: 你进来吧。 说着就用手牵引着我的jb找她的阴道。 我刚要进,突然想起还没戴套, 忙说: 套。 她愣了一下, 说: 不要套了,进来吧。 我还犹豫, 她接着说: 我信任你。 我心想我不信任你啊, 于是说: 还是戴上吧。 ——那你取去。 她说。 ——我没带套。 我说。 ——难道我有?她反问。 我尴尬地笑了笑,上次艹粉是粉自己准备的套, 这次我还以为小姐姐也会自觉准备呢。 难道她来北京的时候不知道她要被艹了吗? 小姐姐把手一指: 宾馆有。 原来这家宾馆在小桌上放了些自费用品。 我取了一盒套拆开,不知道什幺杂牌子,居然还是螺纹的。 拿出一个, 递给小姐姐: 你给我戴。 ——那你躺下。 她说。 我躺下,她把套放在嘴里,然后俯身含我的jb。 她弄了三四次都没套上,套子都被搓皱巴了。 我又拿了一个套给她,我自己给jb套上。 原来套子有点小,勒得jb疼。 ——挺大呀。 她说。 ——哪里哪里。 我客气道。 我就把手掌里的液体抹到龟头上。 她躺下,分开腿,我以传教士进入。 她的阴道滑溜溜地,非常容易进入。 上一次艹粉,那个广州小妹妹有点难进。 看来小姐姐的身体被开发得比较彻底。 这也难怪,据她先前给我讲述的情史,和她纠缠过的男士不下十位, 恐怕连十二星座都快要集齐了。 交媾给她的刺激不如爱抚强烈,也可能方才被我捣弄得疲倦的缘故, 她慵懒地配合我的动作。 我想既然她性经验丰富,不妨试试其他体位, 便抱着她打了个滚让她换到我的上面。 果然她骑乘动作熟练。 骑了十多分钟,她累得趴在我身上,我们再滚回传教士, 换我用力。 那晚做了两次,第三次我爬上她身体的时候, 她求饶道: 你快搞死我啦我b疼。 我说这才两次呀。 她说还有你用手的一次呢。 我心想这也不过三次而已啊。 我怀疑来北京前一碗她是不是和别人也做过, 但是没问。 我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jb上, 问: 那你说咋办, 这位小兄弟它不同意。 她就低下头对着我的jb说: 请你饶了我吧好不好。 我左右甩甩jb, 捏着嗓子说: 不行不行。 都怪你,你勾引我,害得我一直硬着。 她说: 那我帮你。 我以为她要撸,结果她翻身把我压住,抱着我的腰, 低头就把jb含在嘴里。 这是我第一次被咬,舒服得叫了起来,她听到我的声音, 就更加来劲。 有几次牙齿咬到阴茎,弄得我挺疼,但是疼痛和快感并举, 形成一种奇特的感受更加强烈地刺激我的神经。 我觉得应该对她有所回报,便扯着她的大腿把她的腰肢拉过来, 两人侧卧69。 我第一次用舌头舔女人阴蒂,鼻子被阴部浓烈的味道冲击, 有点不太习惯。 她配合着分开双腿,我用手分开左右阴唇找到小豆豆, 用舌尖拨弄。 记得av里的男优为女优口交时,吮吸得津津有味, 好像吃面条般吸溜吸溜的哪知道现实中完全不是那回事。 等我射完, 她抱着我说: 睡吧,不要再玩了。 周日陪她四处逛逛吃吃,下午送她上高铁。 目送着她修长的背影进了检票口, 她转身朝我挥手: 下回见! 原来还有下回, 我十分高兴 也朝她挥手: 下回见。 回家的路上刷朋友圈, 发现小姐姐更新了一条状态: 21。 什幺意思?我百思不得其解,给她回复了一个问号脸, 过了一会儿她给我回复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这个小姐姐是我最久的一个炮友,她挺懂事, 从不过多纠缠也不打听我的私人生活。 回到秦皇岛,她就继续和她的中年大叔以及小鲜肉轮番纠缠, 偶尔在微信上继续给我讲她的狗血故事。 中年大叔有家室,她当小三,小鲜肉是她的小三, 小鲜肉又找了女朋友是中年大叔的女儿的闺蜜。 我就说,既然大家都认识,你们干脆大被同眠, 群p去。 她说没问题,她能接受,就怕其他几个主人公接受不了。 我问她群p过没,她就发来坏笑的表情。 哎!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写到这里我又想艹她了。 我在性爱方面口味淡,并不想群p。 但是想到小姐姐在中年大叔和小鲜肉的胯下, 就忍不住热血沸腾jb膨胀。 我们后来又做过六次,两次她来京,两次我去她那里, 两次我们一起去滑雪的时候在滑雪场的宾馆做。 我们都是玩单板的,一起滑雪好多次,但是每次都累得够呛, 洗完澡亲亲抱抱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