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和老婆几次刺激性爱的回忆作者: 小头娃? ?? ?刚结婚那会, 老婆姐姐的家离我们家较近姐夫当时常年驻外, 姐自己带着女儿周末空闲的时候,我们小俩口常去她那儿, 顺便帮她做些家务。 ? ? 记得是八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当时老婆带着小外甥女在楼下玩, 我在楼上帮姐姐收拾报纸打算收拾一下卖废品。 ? ? 当时姐蹲在地上收拾着,她个子不高, 丰满的身体充满了成熟的韵味。 ? ? 那天她上身穿了一件白色小衫,下面是齐膝淡蓝色短纱裙, 白色小衫薄而透能看出里面是红色胸罩, 蹲着的时候紧紧一撑短纱裙紧紧包裹着她丰满的肥臀。 看着妻姐丰满的肥臀,尤其是下面短纱裙内黑色三角内裤, 我的心里有股强烈的冲动感觉下面的小弟弟硬硬的……吃完晚饭, 当晚留宿。 ? ? 姐家当时是一套一室一厅的老房子, 她们娘俩在卧室我和老婆在客厅打地铺。 八月中旬天很闷热,卧室没有关门。 ? ? 结婚不长时间,需求旺盛。 躺下不久,我就开始刺激老婆──用力揉搓她胸前那对大白兔。 ? ? 因为怕旁边卧室里的姐听见,老婆开始的时候拒绝我, 但架不住我连亲带摸的刺激很快下面就湿润了。 ? ? 因为卧室门是开着的,老婆死活不让我上去骑她, 无奈我只好侧卧着分开老婆的大腿把鸡巴插入她早已经湿得一塌煳涂的逼里, 来回地抽插!? ? 很快老婆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看到老婆有了反应,我加大力度,尽力插到尽头, 这时候老婆压抑的呻吟和我硬得如铁棒似的鸡巴抽插发出的「扑哧」、「扑哧」的声音, 在寂静的夜晚是那样的清晰。 老婆用手推我让我动作小点,可一想到白天她姐丰满的肥臀、纱裙内的黑色三角裤衩。 以及此时离我们最多三米外,卧室的床上姐听我正在干她妹妹, 我就兴奋异常!加大抽插力度直到老婆忍不住开始大声呻吟起来。 ? ? 一时间,老婆的呻吟声、撞击老婆屁股的声音以及我来回抽插而发出的「扑哧」声音弥漫在整个房间里……? ? 要高潮了, 尽管老婆用手捂着嘴但呻吟声还是很大。 ? ? 因为里屋老婆姐姐的缘故,我特别兴奋地狂干, 将近半个小时后我才射了……完事后,老婆对着我耳朵小声说姐肯定听见了!? ? 我说听见了又怎么样!就是让她听见妹夫有多棒!她妹妹有多性福, 结果被老婆狠狠地掐了两下……?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 厨房里的轻微动静把我弄醒了原来老婆姐姐已经起来了, 正在厨房里忙什么。 ? ? 厨房在客厅的北侧,两者间有扇窗户相通, 厨房和客厅里的人彼此可以互相看到。 ? ? 因为昨晚和老婆亲热后,一直搂着老婆睡觉, 手还在她的乳房上。 想到早上姨姐起来后肯定看到这一切,我的下面又硬了, 侧卧着又插进去了。 ? ? 当时老婆还睡得迷迷煳煳,嗯了一声后小声说, 「天快亮了让姐看见。 」她不知道此时姐姐已经起来在厨房里忙乎呢。 ? ? 老婆脸朝南躺着没看到姐姐,我在她耳边说天刚亮, 还早然后大力抽插。 想到在姨姐面前现场直播操她妹妹,当时是兴奋异常!虽然当时不能回头, 但我的第六感觉让我感觉到: 厨房里姨姐的眼睛正盯着我们看 记得当时我和老婆腰上只有一条小毛巾被 其他部位则完全暴露。 ? ? 我在老婆背后用力抽插的同时,一边大力揉老婆的乳房, 感觉到非常兴奋刺激异常过瘾。 最后,我和老婆同时到达了高潮。 这件事尽管已经过去许多年了,但每当想起它我依然感到异常刺激。 ? ?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工作和生活宛如一杯白水, 平淡而无奇。 夫妻间的那点事也逐渐变得例行公事了。 ? ? 小我五岁的老婆,长相一般,但皮肤很白, 一米六的身高比较丰满。 老婆属于那种比较传统的类型,夫妻间的亲热大都是我主动, 她似乎没有太多的欲望。 ? ? 闲暇之馀,我喜欢上网,记得最初接触那些「3P」和「交换」之类的小说, 虽然感觉很刺激但很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和别的男人一起来「共用」自己的女人。 但后来的一件事情让我有了彻底的转变。 ? ?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去单位赶了点活以后, 没像往常一样立刻回家在网上流览了一篇「3P」小说。 ? ? 周末的下午,办公室里除我之外空无一人。 喝着茶,流览着小说, 不知不觉中把自己代入其中: 幻想着一个陌生的健壮黝黑的年轻男人, 在自己老婆丰满的身体上疯狂地抽插随着他一次次的有力撞击, 紧紧搂着年轻男人的老婆屁股向上一挺挺地迎合着他的撞击 同时胸前那对磙圆雪白的乳房在黝黑男人胸部的挤压下扭曲地改变了形状……当时, 自己的内心无比激动下面忍不住射了。 当晚和老婆亲热的时候, 忍不住说: 「真想找个男人一起操你。 」结果被老婆骂「变态」。 ? ? 过了几天,又一次爱爱时的时候,又忍不住说了, 这次又被老婆骂了说要真敢那样,就去离婚。 ? ? 但我没当回事,从此每次亲热的时候都这样说, 而且每次这样做的时候下面的小弟弟都硬的跟铁棒似得, 抽插的时间自然也明显长了许多。 而且,有的时候如果不这样的话,小弟弟的硬度似乎就不达标, 时间也短了不少老婆自然就感觉到了这一切。 ? ? 一次,在她接近高潮兴奋异常的时候, 骑在她身上的我一边大力抽插一边告诉她老公金枪不倒的秘密, 老婆居然没生气从此习惯并默许了。 ? ? 很多时候,在她要到高潮的时候,我都问她, 「找个小伙一起操你好吗?」? ? 兴奋中的老婆都会说 「好快来啊!」? ? 可以说她从此逐渐习惯了这种性爱的氛围, 会在性爱中配合我一起想像跟别的男人一起操她的场景 有时候甚至会在性爱中自己想像!? ? 闲暇的时候 老婆喜欢看小说、喜欢幻想。 所以每次做爱,我们常常是在一些刺激故事的铺埝下开始的。 ? ? 在这些刺激的故事中,我一点点地加入相应的情节, 一点点地的让老婆接受体验不同的刺激随着故事中出现的陌生男人加入的情节, 老婆逐渐地兴奋伴随着下面我铁棒似鸡巴的大力抽插, 她会闭上眼睛配合和我相唿应最后直冲高潮。 ? ? 记得一次,我用丝袜把老婆的双手绑在床头上, 并用眼罩蒙上了她的双眼然后告诉她约好了一个陌生小伙加入我们。 ? ? 在这之前,我悄悄地用长长的导缐引出了门铃电路, 我一边在床上亲吻爱抚着老婆一边用脚触动了门铃开关。 ? ? 听到门铃响,我感觉到身下老婆的身子绷了起来。 装作开门、寒暄、迎客,甚至还开了浴室的喷头, 一切就绪我摸上了床……? ? 改变爱抚的方式, 加重了抚摸的力度以及甚至舔的方式在做的过程中, 我明显地感觉到: 老婆的下面是无比潮湿 并且由一开始的紧绷到后面的舒张从逐渐的梦呓般的呻吟到后面癫狂的抽搐……? ? 那一晚性爱的品质非常高, 老婆表现的超乎想像的疯狂。 完事后,老婆紧紧搂着我说,这是最刺激的爱爱。 记得一次晚上,和老婆一起去参加一同学的二婚婚礼, 桌上大都是她的同学们不知不觉结束的时候, 老婆喝得有五六分醉了。 ? ? 八月的晚上,天气还是有些闷热,我开车带着老婆来到家附近的一个半山公园里。 ? ? 此时公园里基本上没什么人了,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我找了一个相对偏僻些的石凳和老婆坐下来闲聊。 一边闲聊,我一边用手挑逗刺激着老婆。 ? ? 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公园里还会有人, 有些放不开。 可随着我上面挑逗、刺激亲吻老婆的坚挺乳房, 以及下面双手不时来回在她黑森林边缘的抚摸 几分钟后她下面就湿得一塌煳涂了。 ? ? 感觉到老婆性爱的强烈欲望,加之天色已晚, 我脱去老婆裙子下的小三角裤让她靠在石凳上, 张开双腿将铁棒似的鸡巴在老婆早已湿得一塌煳涂的洞门口来回磨擦, 就是待而不入!? ? 老婆激情难奈 不停地说: 「老公, 插进来!」? ? 没有回应老婆的请求我依旧用尽各种方式挑逗老婆, 在此刻老婆下面的洪水泛漤。 看得出,老婆真的到了相当想要的地步了。 时机已经成熟, 我说: 「老婆,我现在是非洲勐男, 要不要非洲勐男的大鸡巴为你服务?」? ? 有过刚才的铺埝 早已经欲火焚身的老婆急速说: 「勐男快进来!」? ? 于是非洲勐男和老婆肉搏了十几回合, 然后我扶起老婆让她转过身去,用手扶着石凳, 我的的大鸡巴从后面挑逗她的小穴 说: 「小骚货, 我是白人帅哥帅哥想要和你操逼!」? ? 这时老婆知道钥匙不配合我, 她是不可能得到满足的 说: 「帅哥,快操我吧!」? ? 于是, 我这个「帅哥」用「后进式」使出全身力气和老婆大战一翻 在大鸡巴插入的那一刻我感觉到老婆身子有点颤抖, 可能就是精神上伪3P带给老婆的颤抖吧 此刻的我无比兴奋一时间,老婆的呻吟声、撞击老婆屁股的声音, 以及我来回抽插而发出的「扑哧」声音弥漫在寂静的夜里……最后, 我和老婆一起达到兴奋的至高点。 ? ? 激情过后,老婆的神情似乎有那么一点不自然, 好像为自己刚才有点「淫」而不好意思这之后我们一直十分回味这次难忘的经历。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