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红花迎君来第二天一早,仇涛就打来电话, 约江帆在市公安局门口见面。 已经被嫂子洗了一夜脑的江公子,穿着大裤衩T 恤衫, 在嫂子眼神的鼓励下精神抖擞的出了门。 坐公交到了市公安局,仇涛已经等在大门口了, 往里走的时候仇涛貌似不经意的跟江帆交代, 要他别把自己家在盛世华景有房子的事随便往外说。 江帆装傻充愣的点头答应,心里却暗暗鄙视, 这真是典型的掩耳盗铃呀这事有心人要去打听还不简单的很?唉, 这人一有了贪念就容易犯傻啊。 进了大厅,看到仇涛的人都笑眯眯的打着招唿, 神色中都似有似无的流露出一丝谄媚。 也是,人家老子是一区之长,老妈更是负责人事的科长, 不拍马屁不行啊!上了六楼仇涛敲了敲一间挂着人事科科长办公室牌子的门。 「进来。 」里面传来一声好听的女高音。 推门进去,就看见岳红玫穿着和昨天一样的制服衬衫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 正埋头办公抬头见是江帆俩, 露出亲切的微笑: 「小帆来啦, 先坐会阿姨先把手头的事办完,小涛给小帆倒杯水。 」「嗯,阿姨您别客气,您忙您的。 」江帆客气的回应。 「乖,阿姨马上就好。 」岳红玫对他甜甜一笑。 江帆坐在沙发上,仔细打量着岳红玫。 由于心态的改变,江帆看岳红玫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看着岳红玫白皙圆润的脸蛋,还有娇艳欲滴的红唇, 就有一亲芳泽的欲望。 好像能感受江帆目光似得,岳红玫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江帆, 微笑的眼神里带着娇媚的味道。 「小帆,给你水……小帆……小帆……」仇涛给江帆倒了杯水, 喊他两声也没见答应有点奇怪的看着他。 「嗯……哦……我不渴,放这吧。 」江帆回过神来,有点尴尬的收回带着欲望的眼神。 瞟了一眼不自在的江帆,岳红玫撇嘴偷笑。 没过一会儿,岳红玫放下手中的文件, 举起双臂伸了个懒腰: 「哎呦, 终于搞定了。 」随着她的双臂举过头顶,胸前一阵波涛汹涌, 有看地江帆那眼神有点不转弯。 「好了,小帆,来,阿姨这边有几箱文件有点重, 咱们家仇涛那细胳膊细腿的指望不上你帮阿姨搬到七楼储藏室去。 」岳红玫站起身,指了指文件柜旁边的几个大纸箱。 仇涛细胳膊细腿搬不动,你这公安局还能缺劳力?非要我来搬?看来嫂子说的不错, 这娘们是看上我了。 江帆心里想着,手底下也不马虎, 答应着就抱起一箱文件: 「阿姨, 怎么储藏室怎么走啊?」「哎呀小帆这身体就是棒。 阿姨带你上去……对了小涛,你到外面超市买几瓶饮料来。 」岳红玫带头往外走,边走边吩咐儿子。 「啊……还要去买饮料啊,这不是有水嘛!」仇涛懒劲上来不愿意出门。 「你这孩子,人家小帆来给妈帮忙,就招待白水啊?要不你扛箱子, 让小帆去买?」岳红玫来了个以退为进。 「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吗?」仇涛皱着鼻子, 慢腾腾的走了出去。 打发走儿子,岳红玫走在前面带路,直接上了消防楼梯。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走的很慢,圆滚滚、肥嘟嘟的大屁股扭来扭去, 那规模比嫂子的肥臀还要大。 江帆也不催,乐得跟在后面饱眼福。 「小帆,昨天听你嫂子说,她保养的那么水嫩都是你的功劳, 能不能把你的法子告诉阿姨让阿姨也年轻几岁啊?」岳红玫边上楼梯边问。 似乎是知道江帆在后面看她的肥臀,扭得更欢了。 来了,江帆心说。 「那个呀,阿姨,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这法子有点见不得光, 我嫂子还好说可对阿姨你……」江帆卖了个关子。 「你的意思是说你嫂子是自己人,阿姨是外人不好说是吧?」「……」「那这样好了, 阿姨认你做干儿子干儿子跟干妈总不是外人了吧?」岳红玫想了个点子。 这时候两人已经上了七楼,七楼是最高一层, 只有会议室和储藏室平时根本没人。 江帆更加肆无忌惮的盯着岳红玫肥嫩的大屁股: 「啊……认您做干妈?我是求之不得, 可就是怕高攀不起呀。 「「看你这孩子说的,什么高攀不高攀的, 阿姨也挺喜欢你的就怕你觉得阿姨配不上你喊一声干妈。 」岳红玫顺着话音说道。 「哪能呢……干妈。 」江帆就坡下驴,甜甜的喊了一声。 「哎……乖儿子。 」岳红玫回头给江帆飞了个秋波: 「这回跟干妈总能说了吧?」江帆笑嘻嘻的回道: 「其实也没什么, 我就是怕干妈不相信。 」这刚认的干娘俩说笑着走到了七楼走廊尽头, 岳红玫边拿出钥匙开门边说道: 「对我干儿子还有什么不相信的……先搬进来 累坏了吧?搬进来再说。 」娘俩进了储藏室,江帆把箱子放下,伸胳膊要擦脸上的汗。 「别动,干妈给你擦。 」岳红玫靠近江帆,小手在江帆的额头抹了一把。 诱人的妇人体香飘进江帆鼻子里,江帆看着近在咫尺的高耸双峰, 贪婪的吸了口香气: 「谢谢干妈。 」「这孩子跟我还客气……快跟干妈说说你的法子。 」岳红玫并没有收回小手,依然在江帆英俊阳光的脸庞上抚摸着。 「嗯,嫂子她就是……就是……」「就是什么啊?快说啊, 你要急死干妈啊?」岳红玫娇嗔道。 「就是……嫂子她经常……经常用……用我的……那个……精液做面膜, 所以……」江帆吞吞吐吐的瞎编着眼神就没离开过岳红玫胸前幽深的乳沟。 「用……那个做面膜?哎呀坏儿子,你不是骗干妈的吧?」岳红玫听了小脸通红, 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热的。 「我就知道说了干妈不相信,还非要我说。 」江帆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干妈没有不相信,就是觉得你嫂子和你虽然很亲, 可用你的那个做面膜……你们是不是……?「岳红玫试探的问道。 「哎呀,干妈,下面还有两箱呢,我去搬上来。 」江帆没等岳红玫说话,赶紧跑了出去。 「呵呵……小样,还能跑出老娘的手心?」岳红玫看着江帆的背影, 越看越喜欢。 搬最后一箱的时候,仇涛终于回来了,见就江帆一个人在办公室, 就问: 「帆哥我妈呢?」江帆随口答应: 「在上面整理文件呢 你不上去帮忙?」「哎呦老大你饶了我吧,您辛苦点, 改天我请你吃饭我就在这吹空调了,你们慢慢干。 」仇涛连忙打退堂鼓。 「那行吧,我上去了。 」江帆唿唿跑到七楼,进了储藏室,岳红玫走到她身后关上房门, 然后走到江帆面前: 「小帆小涛回来了吗?」「嗯, 在下面吹空调呢。 」「这个懒孩子。 对了小帆,干妈想好了,咱们也不是外人,干妈想……想用你……那个……做个面膜试试, 网上不是也说那个富含蛋白质吗?也许真有效呢。 」江帆装作迟疑道: 「啊,干妈你真要用……做面膜啊?那个很脏的。 」「不脏……不脏,我乖儿子的怎么会脏呢?来, 干妈帮你……」岳红玫扶着江帆的熊腰慢慢蹲在他胯下 一边看着他的眼睛一边用小手隔着大裤头慢慢抚摸着。 江帆没想到这骚娘们说来就来, 反而抓着裤腰迟疑道: 「干妈……你真的要啊?……在这里?」「没事, 没人来的干妈帮你把裤子脱了。 」没抚摸几下,江帆的胯间就迅速的支起了帐篷。 岳红玫心中更喜,小手抓住江帆的裤腰了下来。 「啪」「哎呀……」脱离束缚的大肉棒勐地弹了起来, 啪一声打在岳红玫的俏脸上: 「好大……乖儿子 你可真雄伟。 」江帆的尺寸让岳红玫喜出望外, 伸手将不老实的大家伙抓在手里: 「这个坏家伙, 还挺不老实看干妈怎么收拾你。 」岳红玫对江帆说道,又似乎是对江帆的大肉肠说的。 握住滚烫坚硬的小手慢慢套弄, 另一只手则捧住下面两颗蛋蛋轻轻揉动: 「乖儿子, 舒服吗?」「嗯嗯……好舒服……」江帆闭着眼睛享受着。 「呵呵……干妈让你更舒服。 」说着伏下头,伸出香舌,用柔软滑嫩的舌尖在龟头下面轻轻舔弄。 本就坚挺的阴茎似乎又粗壮了些,连最前方的马眼也如同小嘴一般张开来, 吐出丝丝滑液。 岳红玫嘟起红唇在马眼上亲了一口: 「啧……亲个嘴, 待会儿乖乖的吐牛奶给干妈用知道吗?以后啊 干妈会更疼你。 」岳红玫抬眼瞟了一下江帆,以后两个字咬的比较重。 接着她用红嫩的舌尖不停挤压小嘴似得马眼, 好像要把舌头挤进去一样。 舒爽的快感让江帆下意识的挺动下身,手也伸到岳红玫头上, 轻柔的穿过顺滑的黑发缓缓抚摸着。 岳红玫对江帆的表现很满意, 笑意淫淫的一边舔吸整个棒身一边问: 「乖儿子, 是干妈的嘴巴好还是你嫂子的嘴巴好?」「嗯……干妈的……嘿嘿……」江帆神思不属时张口就来, 忽又闭口不语只是将手滑到干妈胸前,跃跃欲试的想要摸进干妈的领口。 岳红玫笑眯眯的媚眼看着他,也不追问, 只是把衬衫纽扣又解开两颗好方便江帆的手隔着胸罩直接抓住自己的乳房。 她的嘴巴此时已经大大张开,把江帆的整个龟头吞进嘴巴, 一边舔吸一边用小手快速套弄另一只手穿过江帆双腿, 用柔嫩的指尖摸索到江帆的菊花轻柔的挤压按摩。 如浪的快感一波紧接着一波袭来,没几分钟, 多重刺激竟然让江帆有了射精的欲望江帆刚要提肛吸气压住射精的欲望, 感觉到的岳红玫连忙吐出干儿子的鸡巴一边飞快的套弄, 一边娇喘着向江帆撒娇: 「宝贝……乖儿子……别忍……快射给干妈……都射给干妈……「听到干妈的软语相求 江帆也想起这里不是久待的地方于是放任神经, 很快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喷到干妈脸上。 岳红玫闭着眼,张着嘴巴,仰头迎接着干儿子的精液洗礼。 滚烫的精液很快射满她的整个脸庞,连耳垂、发丝也沾了不少。 感觉江帆的脉动消退,岳红玫慢慢睁开双眼, 眼睛里红红一片竟然似要哭了出来,但她仍然张开小嘴, 将干儿子还残留着精液的龟头含进嘴里继续舔吸。 把干儿子的鸡巴清理干净后, 岳红玫用双手将满脸的精液均匀的涂抹在脸上: 「唔……好香的味道……呜呜呜……好久没闻到这个味道了……呜呜呜……好香啊……」抹着抹着岳红玫竟然哭了起来: 「小帆, 小帆干妈是不是很淫荡……呜呜呜……干妈是个坏女人……干妈是个不要脸的坏女人……小帆……你打我……打我吧……打我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岳红玫抓起江帆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打去。 啪一声脆响, 江帆吓了一跳: 「干妈,你干嘛?别哭啊!我怎么能打你呢?」岳红玫好像没听见似得, 仍然抓着江帆的手打自己耳光: 「干妈是个不要脸的淫妇 干妈该打乖儿子……打我……打我……」江帆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好好的让自己打她?干妈是不是有病啊?「干妈 不能打了万一被人看出来了怎么办?」江帆缩着手不敢再打干妈已经微微红肿的脸蛋。 「那……那你打我屁股……对……打干妈屁股, 这样就没人看出来了。 」岳红玫站起身,转过去手扶着一旁的纸箱, 把肥圆的屁股高高撅起来: 「乖儿子……干妈求你……打干妈的屁股 这样干妈心里会好受些快啊……宝贝,快打我, 打我这个不要脸的淫妇。 「江帆迟疑的举起手: 「那……那我打了?」「嗯嗯嗯……快打, 使劲打。 」岳红玫忙不迭的答应着。 「啪」「啊……宝贝用力……用力打……没事, 你越用力干妈心里越好过。 」「啪」这下江帆用了些力道,打的干妈臀浪翻滚。 「啊……好舒服,宝贝……谢谢你……继续打……」岳红玫的娇躯颤抖着, 肥臀撅的更高娇喘的声音里似乎包含着一丝快感。 「啪……啪……啪」江帆见干妈没什么不适, 用力的打了几下。 岳红玫竟然浑身剧烈的抖动着, 嘴里溢出满是酥麻的呻吟: 「啊……啊……打的好舒服……啊……要到了……「就看她全身勐地绷紧, 勐的抖了几下慢慢的瘫软在地上。 江帆赶紧上前把干妈抱进怀里, 用手轻轻拍了拍她通红的脸蛋: 「干妈, 干妈你没事吧?」岳红玫喘息着轻轻摇了摇头, 慢慢睁开迷蒙的双眼: 「宝贝干妈没事, 谢谢你小帆干妈好久没……没这样舒服过了……」「妈……妈……好了没有?在哪呢!」外面隐约传来仇涛的喊声。 两人赶紧站了起来,整理各自的衣服。 「妈……在哪呢?」仇涛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进来, 应该上了二楼。 「哎,妈在这边。 」岳红玫一边答应,一边冷静的整理好自己的装束, 脸上的精液没办法打理了不过因为已经均匀涂抹, 已经看不出来了只是看上去有点油滑的感觉。 又让江帆检查了一下,岳红玫才不慌不忙的去打开门。 仇涛刚好走到门前,看见母亲打开门, 连忙告诉她: 「妈, 好了没有啊?要不我也来帮忙?」「去一边去吧 我跟小帆刚干完你到跑上来了别进来了都是灰。 」岳红玫说着把仇涛推着走了出去, 回头对江帆道: 「小帆, 把门关上咱们下去歇歇。 」「好的干妈。 」江帆随口应道。 「咦……干妈?」仇涛疑惑的看着母亲和江帆两人。 「看什么?我认小帆做干儿子不行呀?干儿子可比你这个儿子强, 知道给妈帮忙哪像你这个小懒蛋。 」「行啊,妈说行就行,嘿嘿……咦,妈,你怎么脸这么红啊?还油腻腻的。 」仇涛似乎有点怕老妈,赶紧转移话题。 「我忙了这半天,又累又热,脸能不红吗?你流汗不是油腻腻的啊?」岳红玫一句话给堵了回来。 「嘿嘿,我就是关心你嘛!……对了,小帆, 你认了我妈做干妈以后咱们可是兄弟了,你可不能再欺负我!」仇涛不敢在跟妈顶嘴, 就去找江帆打岔。 江帆笑眯眯的点点头: 「只要你乖乖听话, 大哥我自然不会欺负你。 」「什么大哥?我可比你大,应该你叫我大哥。 」仇涛心中意淫着,嘿嘿,我现在做了帆哥的大哥, 以后可牛逼了吧?看那些小混混还敢跟我龇牙。 「你看你哪里像做哥哥的样子,我看小帆做你哥更好, 就这样了。 」岳红玫张嘴就掐灭了仇涛的白日梦,也不理儿子的抗议, 径直回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就往洗手间走, 边走边回头道: 「小帆你也来洗把脸看你累的一身汗。 」「哎」江帆答应着,跟着岳红玫的后面进了洗手间。 岳红玫先清理好自己,在江帆洗脸的时候, 把一张卡片塞进江帆的裤兜 仰头在江帆耳边轻轻嘀咕: 「这个是盛世华景的特别通行证, 这几天我们家都回如意苑那边你明天早上去, 我有好东西给你一定要去知道吗?我出去了。 」说完她噘嘴在江帆脸上亲了一口,径直走了出去。 接着江帆又听干妈吩咐仇涛: 「等下你带你哥去外面吃饭, 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那,钱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