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我惊叫一声: “衰仔,喝我头啖汤!”因为跟阿雯做爱那么多次也未试过在她口中发射(但经过这次后, 她仿佛喜欢了口中发射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把精液吞下。 真要多谢阿力呢!这是后话)。 但阿力仿佛充耳不闻,仍旧一下接一下的把精液劲射入阿雯的口中, 把她的腮庞也充胀了。 虽然阿雯表现有点不满的挣扎着,但因为阿力按着她的头, 无奈下她只有把口中溢满的精液一咕噜的吞下去, 但仍旧有一道精液从他口角边流了出来构成一幅令人窒息的淫荡画面。 就在大家屏息静气看着此淫荡的画面时, 突然阿力惨叫了一声: “呀……”然后按着下体跌坐一旁 向阿雯抗议道: “你干么咬我呀!” 阿雯眨眨眼做着鬼脸道: “谁叫你未经我同意下 就逼我喝下你的精液啊!这是给你的小小惩罚呢!”接着晒道: “你不用这般作状罢 我又不是咬得很大力!不过若再有下次我一定给它咬下来!”说罢, 还装腔作势了一番其他女孩也一起起哄帮着阿雯说话。 阿雯边坐入我怀中取代阿珠的位置, 边对阿力说: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说着双手缠上了我的颈顼在我的耳边说: “豪, 对不起!我第一次吃下的精液并不是你的 你不会怪我吧?我应承你下次一定替你吸出来 再全部吞下呀!” 我笑道: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不过见到你吃下阿力精液的同时 我也很兴奋呢!” 她一手向下探去捉着我的阳具抚弄, 媚道: “你坏呀!看到我被人欺负也这么开心!” 突然屋中爆出一阵的欢唿声 原来众女一致达成谴斥阿力的方案要他今晚吞下所有在场男生的精液。 “什么!”不止阿力,连我们各男生也惊叫起来。 “我才不愿让他含我呢!”阿发第一个反对。 谁知阿力的女友阿丽郄说: “谁说要他含你们呢!就算我愿让他去做, 其他女生也不肯让自己的男朋友给他含啦!我们决定的是让你们的精液射入我们的阴道内 然后要他从我们的阴道内吸出来!” 阿力听后 哭丧着脸说: “连阿丽你也这么对我吗?” 阿丽哼一声说: “谁叫你欺负阿雯呀 她可是我们的好姊妹呢!” 阿欣唯恐不乱般说道: “记得要一滴不剩的全吞下。 ” 阿雯突然提议道: “除了将精液射入阴道内之外, 也可以射入我们口中再传给他呀!”说完还吐吐舌。 “什么!?”这回轮到众女生齐喊。 阿雯吐着舌头说: “其实, 原来精液也蛮好吃呢!” 我听完后跟她耳语道: “那么我们以后做爱也要喂你吃精液喔!” 她手中捋玩着我的睾丸道: “你若不肯喂我, 我就给你咬断它!” 阿珠道: “我反对 若你把所有精液都吞下 用什么来惩罚阿力啊?” 阿军以捉狭般的口吻道: “你是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吞下吧!” 阿基举手道: “我也胆心阿欣会如此!” 其他的男生齐声道: “啊!原来阿珠与阿欣也喜欢吃精液的!” 阿珠立时扑杀阿军: “你居然连这种事也说出来。” 二人此时均搂打作一团来耍花枪。 而阿欣则诺诺大方的,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们坐看着阿珠与阿君打情骂悄,也感开怀。 其实此时全屋的人均赤裸裸的肉帛相见, 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 可能经过了刚才的疯狂,大家已经习惯了对方的身体, 兼且刚才全身各处均已经被抚摸过也“深入”认识过, 所以此时此刻也混忘了身体的暴露或就算记得也觉没什么大不了, 所以大家也没有找寻衣服遮掩的意思!除了阿君坐得较端庄双脚合拢并起外 他的女孩子均张开双腿坐着整个阴户张开得大大, 连阴户尚在滴着精液也不理。 看正跟阿军扭打着的阿珠,双脚大刺刺的张开着, 整个人跨在阿军身上阴户淌开着对着我们。 哈哈,粉红色的阴唇多美丽! 就在他们扭打间, 最多鬼主意的阿基提出了一个点子: “既然我们现在这般同在间屋中各自交换女友 不如我们来玩一个类似音乐椅的游戏。 ” 我奇道: “音乐椅?怎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