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之欲与爱。

胡静娴迷迷煳煳的想来,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觉得肚子空空的于是摇醒了睡在自己娇躯上的儿子。 「涵涵,醒醒,已经中午十二点了,我们起床吃午饭吧!」陈涵整个人就像是趴在一软暖乎乎的棉花糖上, 睡得很是舒服哪里肯起来?脸颊磨蹭着妈妈的玉脸, 闭着眼迷煳的说道。 「唔~ 妈妈我不想起来,我就想和你一直睡在一起, 好舒服啊!」「乖!快起来好么?我们早饭都没吃 现在一定要吃午饭的不能饿肚子哦!」胡静娴道。 「妈妈,我们不吃午饭了好不好?吃午饭的话我们就要分开, 我舍不得从你的身体里出来。 」陈涵睡意全无有些着急的说道,说的时候还用自己的阴阜碾磨着胡静娴满是阴毛的阴阜, 感觉着那毛茸茸的触感很是舒服,原本半软半硬的鸡巴又来了感觉, 渐渐变粗变大不一会又将胡静娴紧致温暖的小屄塞得满满的。 胡静娴两手抓住儿子的头抬了起来,四目对视, 胡静娴眼里满是柔柔的母爱轻声说道。 「傻瓜,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怕妈妈跑了不成, 我们下午不是还有时间么我们吃完了饭再继续好么?」「可是……」陈涵还是有点不舍, 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却被胡静娴打断。 「好了,你先从妈妈身上下去吧!你一直压在妈妈身上妈妈都起不来了, 如果你不听话下次妈妈就不让你进来了哦!」「那好吧!」虽然有些不舍, 但是为了长远的发展陈涵还是压制住了体内蠢蠢欲动的欲望, 在妈妈红润温软而又香甜的小嘴上深情的吻了一下 这才依依不舍的将粗硬的鸡巴从妈妈毛茸茸的小屄里拔了出来。 「啵!」两人性器分离,发出一声轻响, 接着有大量的乳白色液体从胡静娴的小屄里流出来 顺着浓密的屄毛流到了会阴处。 胡静娴连忙抽了几张纸巾接住,防止流到床上。 接着又将黑毛凌乱的阴部拭擦干净,这才将那件蓝色碎花睡裙直接套在赤裸的娇躯上, 下了床在陈涵依依不舍的眼神中走出了卧室。 胡静娴来到厨房,才刚刚烧红了锅,香软丰腴的娇躯就被陈涵从背后抱住。 「你怎么出来了,不在睡会?」察觉到背后的是谁, 胡静娴反伸出手向身后的陈涵摸去这一摸让她一惊。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了啊!」陈涵双手前伸, 环在妈妈丰腴平坦的小腹将脸贴在妈妈的香软的玉背上, 闻着妈妈身上好闻的香气悠然的说道。 「又没关系,其他人又看不到,反正只有咱们俩。 」说着将下面没有软下去的鸡巴顶在了妈妈弹软挺翘的玉臀上。 香臀上被异物顶着,胡静娴很快就知道了那是什么, 笑脸有些羞红娇声笑骂。 「你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我可正在炒菜呢, 你可别乱动哦!」「我不会乱动的妈妈。 」说着隔着单薄的睡衣在胡静娴弹软的玉臀轻轻的挺动了几下。 「还说不会乱动?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胡静娴微侧着头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意外!纯属意外!说实话如果不是你提醒, 我都不知道自己刚才有动呢!其实说到底还是妈妈你太诱人了 一碰到你我身体都不受我的大脑控制了。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胡静娴翻了个还看的白眼道。 「不是,是我的错。 」陈涵连忙解释道,接着又踮起脚尖在胡静娴精致的耳边小声说道。 「其实,我有一个可以让它不动的办法。 」「什么办法?」陈涵更加贴近小声在胡静娴耳边说了什么。 「不行!我还在炒菜呢!」听了儿子的话, 胡静娴反应有些大的说道。 「妈妈我就插在里面,我保证不会乱动的。 」陈涵恳求道。 「不行!这…这样多危险啊!又不差这么一会, 等会吃完饭不行么?」胡静娴停下手上的动作侧着头说道。 「我就是想插进你的里面,好舒服的。 妈妈求你求让我进去好不好!」陈涵有些急切的说道, 生怕胡静娴不同意。 胡静娴放下铲子转过身来, 看着陈涵幽幽的说道: 「你真的要这样么?」胡静娴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身子对儿子的诱惑会这么大, 连这么点时间都不放过。 自古以来最能吸引少年欲望的,便是身材丰腴, 妩媚多姿的成熟妇人而胡静娴又是其中的佼佼者, 陈涵作为一个初尝肉味的少年这么美味的肉体摆在眼前, 怎么能受得了而且这个人还是他的妈妈,是他最爱的女人, 他要以最直接的方式来向他最爱的女人表达他的浓浓爱意于深深的迷恋。 「妈妈,我保证不会乱动的,我就是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永远不分开。 」陈涵看着胡静娴的眼睛真诚的说道。 看着儿子真诚而又深情的眼睛,她不忍心拒接, 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过身继续炒菜,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 但很明显已经同意了陈涵的要求。 见妈妈转过身继续炒菜,说明她已经默认了, 陈涵十分高兴一手环抱着胡静娴丰腴的腰肢, 一手迫不及待的向下摸去。 陈涵的手直接从裙底穿过,在没有穿内裤的阴道口摸了一把, 阴道口长满了浓密黑长的阴毛此时已经有些湿润, 陈涵再也忍耐不住惦着脚尖,提着粗硬的大鸡巴, 朝着胡静娴毛茸茸的嫩屄口插曲。 因为小屄口长满了凌乱的阴毛,陈涵的鸡巴一时找不到入口, 不得不先用手分开了阴道口凌乱的阴毛陈涵的大鸡巴这才完全抵在胡静娴的小阴唇上, 接着腰部微微的一用力整个龟头就慢慢的挤了进去。 龟头刚进入妈妈销魂的小屄,陈涵就觉得妈妈紧致的的小屄又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 让他不由自主的挺着粗大的鸡巴往深处而去。 下一刻,龟头顶在了子宫口,两人的性器完美融合, 母子俩都舒服的叹了口气。 陈涵双手前伸抱在妈妈的柔软的小腹上, 掂着脚小腹死死的顶在圆滑的的香臀上表情狰狞而又舒爽, 闭着眼感受着妈妈小屄里传来的温暖而又紧致的快感。 随着儿子粗大的男根的进入,胡静娴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双手撑在灶台上咬着下唇苦苦的忍耐着屄腔内饱胀的快感, 而导致满脸通红浑身发颤,双腿无力不自觉的想要向下弯曲, 如果不是陈涵双手扶着她可能已经跌坐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快感稍稍减退,胡静娴终于从极致的快感中回过神来, 下意识的低下头看了看因为睡裙的遮挡看不到两人的结合处, 只能看到自己的雪白的长腿和跟在后面的一双微微惦着的脚, 不忍心看到儿子的脚吃力善解人意的她微微的低下了身, 能更方便的让儿子有一个舒服的姿势偏着头对着身后的儿子说道。 「妈妈要炒菜了,你千万不能动哦!」陈涵双脚全部着地, 可以更好的发力小腹紧紧的向上顶着,双手抱着妈妈, 脸部也舒坦的贴在妈妈香滑的玉背上很是听话的没有乱动, 闭着眼享受着从妈妈身上传来的舒服感觉。 就这样母子俩以一个站立的姿势的紧密交合着, 妈妈穿着睡衣满脸羞红在前面炒着菜儿子全身赤裸从后面插进妈妈的体内, 也不打扰妈妈炒菜舒爽的抱着妈妈的香软的身体一动不动。 二十几分钟后,母子俩还是以结合的姿势艰难的走出了厨房, 胡静娴将手里捧着菜颤颤巍巍的放到了餐桌上 接着母子俩结合着又进了厨房拿出了另一道菜放在餐桌上 就这样来回了几次餐桌上的饭菜终于上齐。 「涵涵,我们吃饭吧!」餐桌前胡静娴偏着头对身后的儿子说。 「好啊!」站在妈妈背后的陈涵心思根本不在吃饭上含煳的答了声。 母子俩现在紧密结合姿势让胡静娴有些纠结。 「要不你……你先出来,我们吃完饭再继续吧?」。 陈涵怎么舍得从妈妈温暖的身体里出来, 脑子里飞快的想了一会才道。 「妈妈,我不想拔出来,我们就这样吃吧!」「可……可是我们现在这样怎么吃饭啊?」「我们可以这样……」陈涵在妈妈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 接着便依依不舍的从妈妈温暖销魂肉洞中拔出了鸡巴。 随后便坐了餐桌前的椅子上,然后又示意妈妈坐到自己的身上来。 胡静娴满脸羞红,咬着红唇,按照儿子的意思, 岔开雪白丰腴的长腿坐了上去。 「啊~」俩人再次结合,同时舒爽的叫了一声。 陈涵伸手剥掉了妈妈香肩上的睡衣吊带, 睡衣下滑露出两颗挺翘的巨乳,陈涵马上低头张嘴将一颗粉嫩乳头含在嘴里轻轻吸允, 另一只巨乳用大手揉捏抓弄。 乳头有些吃痛, 胡静娴无奈而又温柔的对着儿子说道: 「嘶~你到底吃不吃饭了?」陈涵没有抬头, 含着妈妈的娇嫩的乳肉嘴里含煳不清的说道: 「我要妈妈你嘴对嘴喂我 我才吃!」对于儿子得寸进尺的要求胡静娴很是无奈, 白了他一个美眸 在儿子头上点了一下才道: 「你啊, 就尽在妈妈身上乱折腾吧!」说着夹了口饭菜往自己的小嘴里送去 接着嚼碎了朝陈涵吻去。 见妈妈含着食物的小嘴吻来,陈涵马上放开嘴里的樱桃, 嘟着嘴迎了上去两嘴相接,陈涵成功的从妈妈嘴里渡过了食物, 拼命的下咽。 吃完嘴里的饭菜,胡静娴又重新夹了一些放到嘴里, 继续用嘴去喂儿子。 本来妈妈给自己儿子喂食物在正常不过, 可是在妈妈喂儿子的同时妈妈毛茸茸的成熟性器正紧紧的包裹着儿子稚嫩的鸡巴, 这是多么让人看了心惊肉跳的一幕也是被这个社会所不耻的一幕, 着一幕本不应该发生但是又偏偏真实的发生了, 而且是正在发生着。 就这样,在餐桌前,儿子光着身子坐在椅子上, 而妈妈衣裳凌乱几乎同样赤裸的坐在儿子的大腿上 两人的性器官紧密的结合没有一丝的缝隙,妈妈抱着儿子的头, 用自己的小嘴不停给儿子喂送着食物这一吃就吃了将近一个小时, 在这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桌上的饭菜都被母子俩以嘴对嘴喂食的方式分吃下肚。 一场畅快而又艰难的午饭终于吃完,母子俩的嘴并没有立即分开, 而是激烈的拥吻着两根舌头不停的交缠着,相互吞允着对方口里的唾液。 这一吻好像吻到了天崩地裂,海沽石烂, 直到两人觉得快要窒息才分开。 唇分,一个透明的水线相连着挂在两人的嘴边, 母子都不停的喘着粗气双眼直直的看着对方, 母和子两种不同的爱意尽收对方的眼底。 陈涵只觉小腹处浴火大盛,肉屄里的大鸡巴越发坚硬很想抽动, 也没有收拾碗筷喘着粗气,便拉着妈妈的手往卧室快步走去。 胡静娴也没有反抗,任由儿子拉着自己, 儿子的鸡巴插在她的小屄这么久却没有动她的小屄早已经空虚难耐, 急需和儿子来一场激烈的性爱。 两人来到卧室,陈涵一把将胡静娴仰面推到在床上, 接着整个身体压了上去母子俩神情对视,都是喘着粗气没有说话。 对视一会,陈涵调整了姿势,推在胡静娴的双腿之间, 扶着粗大的鸡巴对着妈妈毛茸茸的小屄一下子插了进去。 「哦!」「啊!」母子两人同时舒爽的叫了一声。 小屄被儿子的鸡巴重新塞满,胡静娴很是情动, 几乎是撕扯着将睡裙从身上脱了下来接着便是拉下儿子的头, 嘴对着嘴一番激烈的舌吻。 陈涵没有任何停顿,从一开始进去就是一顿激烈的冲刺, 强烈的快感从两人的性器官分别传入两人的脑海 情欲升腾母子心中只剩下做爱,疯狂的做爱。 「啪啪啪」「咕叽咕叽」没十几分钟母子两人就达到了一次高潮, 然而才刚射完精液陈涵马上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哦哦……啊……哦……」胡静娴小嘴娇喘连连, 玉脸红潮春眼迷离微张,偏着头嘴里含着一节玉指, 承受着儿子一轮又一轮的有力的抽插。 一下午母子两人都是在床上度过,紧密结合的性器官一刻也没有分开过, 两人做完就休息休息好了就接着做,一直徜徉在爱欲的海洋里。 晚饭两人简单的吃了点,这刚吃完陈涵就对胡静娴回床上, 胡静娴担心儿子这样下去会搞坏了身体本想拒绝 但是禁不住儿子的死缠烂打又被儿子拉到了床上, 任由儿子在的娇躯上疯狂的摧残于索取。 晚上九点多,趴在妈妈怀里的陈涵又有了感觉, 想再次抽动妈妈小屄里肿胀的鸡巴。 可是被儿子折腾了一整天胡静娴真的是受不了, 这才苦苦哀求道。 「涵涵,妈妈真的受不了!你放过妈妈吧!」「可是……」陈涵做爱成瘾, 知道了性爱乐趣见妈妈叫停,有些不甘心。 「涵涵,你听话,我们明天还要回学校, 我们今天早点睡好么妈妈唱你小时候最喜欢的歌给你听, 好么?」「那好吧!」陈涵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依言趴在的妈妈怀里, 安静的听着妈妈唱歌。 胡静娴轻轻的哼着歌儿,声音婉转动听, 玉手轻柔拍着儿子赤裸的后背每拍一下,陈涵的眼皮也越发沉重, 耳边听着妈妈温柔的歌声不知不觉中渐渐的睡了过去。 察觉到怀中的儿子睡去,胡静娴低下头在儿子的额头温柔的亲了一下, 随后仰面躺着看着眼前漆黑一片,此时,她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妈妈, 你看!那群黑色的蝴蝶好漂亮啊!」一个两三岁的可爱小男孩 手指着一群飞舞在空中的黑色蝴蝶用他稚嫩的声对着身后人儿说道。 「涵涵,你别乱跑了,快来妈妈这里休息一下!」小男孩身后, 一个二十出头的美丽气质少妇走了过来将小男孩抱住, 满是关爱的说道。 「妈妈,快看!快看!」被新鲜的事物吸引, 小男孩很是兴奋虽然被美丽少妇抱在怀里,但依旧忍不住他的好奇心, 小手指着那空中飞舞的黑蝶对美丽少妇说道。 美丽少妇抱着男孩,美眸向着男孩所指的地方看去。 「妈妈,好看吗?」小男孩像是邀功似的对着美丽少妇说道。 「嗯,好看!」美丽少妇说着在男孩的可爱小脸上亲了一下, 眼里满是柔柔的爱意。 「妈妈,我想听你唱歌。 」「好哇,宝贝你要听什么歌呢?」「我要听妈妈唱蝶儿飞!」男孩奶声奶气的说道。 美丽少妇展颜一笑,红唇轻启,嘴里随即发出动人的歌声。 。

上一篇:妻不如妾,妾不如嫂。 下一篇:和老爸的同床共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