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少年只知道隔壁班那个经常在一起上大课的男生叫乐乐, 但是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只是在印象中记得他是一个瘦小的男生, 上课非常认真总是坐在前几牌。 同专业的几个班男生打球时,他是在同学了差不多两年后, 他对乐乐的全部印象。 直到上次在昏昏沉沉的马哲课上,不小心瞥见的那一幕。 一开始,少年以为乐乐是肚子不舒服。 他的脸是一种特别的潮红色,浑身都在不停颤抖, 双手紧紧地捂着嘴巴似乎在极力克制什么。 接着又趴在课桌上,将整张也会参加,但是球技很烂, 属于在场上不怎么摸得到球的类型。 人缘似乎不错,总会有其他同学逗他玩,他会摸摸鼻子, 笑得很羞涩。 这就脸埋在手臂里。 少年有些疑惑,同时又有些担心,他抱起书, 假装在阅读上面的文字眼睛的余光一直留着乐乐坐的那个角落。 过了一会儿,乐乐的身体挪了挪,有人从座位上坐起来, 似乎一直躺在那里睡觉。 少年认识那人,是乐乐宿舍的老大。 他笑着凑到乐乐耳边说了什么,乐乐脸上的潮红尚未退去, 却又变得更红了。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有些奇怪,一到下课, 那两人就出去了直到再上课也没回来。 放学后,少年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特意趁人走`光之后看了一下乐乐刚才坐过的位置, 却看到长椅上明显的液体沾湿后又干掉的痕迹 连地上也有。 下午打球的时候,少年有些心不在焉,因此丢了好几个球, 同队的人嘲笑他是晚上撸多了吧少年不禁想到早上在教室凳子上看到的事情, 他笑了一声 喃喃自语道: "不是吧……"然后回宿舍冲澡吃饭。 可是心里依旧存了个疑惑,仿佛是窥见了一个惊天秘密的一角。 直到那一天……大概是吃坏肚子了, 直到上课铃响了少年才虚脱一样地站起来,提起裤子扣上。 干脆这节课就不上了吧,他这样想着,按下了冲水阀门。 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后,少年也系好了腰带, 准备推门出去。 门的扣锁坏了,斜斜地敞开一条不宽不窄的缝。 有脚步声急匆匆地进来,似乎是两个,接着"框咚"一声关上隔壁间的门。 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两个人进的是一个隔间, 就听见两个人气息凌乱地纠缠在一起期间还能听到吮`吸发出的啾啾声和喉咙里的呻吟。 这是在接吻吧?这也太大胆了!少年震惊了, 莫名的冲动让他并没有离开而是贴着隔板,小心翼翼地听着一墙之隔的动静。 "这么快就又想要了?"含着笑的男声传来, 非常熟悉少年听出这是乐乐宿舍的老二,经常一起打球。 "谁……叫你上课也要乱来…"另外一个清亮的男声说, 少年想了想不禁呆住了, 是乐乐的声音!乐乐犹豫地说: "回去做吧, 在这里会被发现的…"虽然这个新修的教学楼里上课的人不多 但是你们确实已经被发现了少年心想。 "怕什么,你不是很喜欢被人看吗?"老二在接吻的空隙说, 接着他吃痛地吸了口气。 "敢咬我。 "老二捂住嘴巴说,接着是一阵衣服摩擦的声音, 还有两人打闹的轻笑乐乐似乎是被老二碰到了哪里, 拖长鼻音哼了一声那声音甜腻得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来,转过去让哥哥看看你那小骚穴,是不是湿透了?"老二用很下流的语气说。 少年震惊了,这样色`情的字眼居然被同专业的同学很自然地说出来, 而且是对另外一个男生而且还是隔着薄薄的隔板被自己听到了!他咽下一口口水, 不知道是该偷偷熘出去还是继续听下去。 这时隔壁传来细微的衣物摩擦声,接着是更加清晰的呻吟传来。 "…啊……恩…啊……"乐乐就趴在隔着一面薄木板的对面, 断断续续地喘息着 他对老二求饶: "好哥哥……不要…隔着衣服揉小`穴…裤子会……会湿掉……啊!不要碰那里, 会尿出来的!"少年几乎不用多想就能猜测到老二是怎样把他按在木板上, 隔着单薄的外裤揉弄他双臀间的菊`穴,直到感觉到衣料上淡淡的湿意, 乐乐被弄得不停喘息……下`体涌上一股热流少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有点硬了。 老二又对乐乐说: "想吃哥哥的大香肠吗?""想吃…"乐乐细细簌簌地跪下去, 拉下拉链老二的那根老二已经是又粗又大了, 他迫不及待地品尝起来。 "大香肠好吃吗?"老二大概被吸得也很爽, 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用低哑的声音问。 "好…好吃……"乐乐嘴里含着肉`棒,含煳的回答, 他又吸了两下: "……想吃大香肠挤出来的精`液…"这样淫`荡的回答让少年立刻就硬了 偏偏这时老二坏笑着问: "是用上面的小嘴吃 还是用下面的小嘴吃?""……都…要…"乐乐迫不及待地回答。 "那就含好,乖乖吞下去,一滴也不准漏下来…"老二说。 这样色`情的对话让少年陷入了无尽的遐想之中, 突然隔板被推挤发出"嘭"地一声闷响吓了少年一跳。 乐乐被老二的阴`茎顶得碰到了门板,正不停地被插着。 少年看着面前的木板不停晃动,一时间只听到衣服摩擦的声音, 乐乐含着阴`茎模煳不清的呻吟还有老二粗重的喘息。 这样劲爆的口`交居然就发生在一墙之隔的地方, 正被自己清楚地听到少年感到亢奋不已。 他贴在隔板上,想听到更多。 他想象着乐乐吃力地含着一根粗大的肉`棒,被插得合不拢嘴的样子, 硕大的龟`头一次次地插到喉咙深处顶得他几乎无法唿吸。 "含好了。 "老二突然低声说,将乐乐的头压在他怒起的阴`茎上, 加快了菗餸速度粗大的肉`棒在喉咙深处抖了抖, 又急又勐地射了出来。 "呜……"乐乐一时猝不及防,差点被急急喷射的精`液呛到。 老二将仍旧硬着的分身抽了出来,精`液洒得到处都是。 "真可惜,全洒了,要我怎么罚你?"老二故作遗憾的说, 少年几乎可以想象乐乐脸上身上被射满精`液的样子。 他拭掉这些温热的白液,放到嘴里, 轻笑着说: "要罚哥哥就用大香肠罚下面这张小嘴吧, 一定全部吃下去".这样挑`逗的话听得少年下`身一硬 老二吻上那张才吸过他的东西的嘴撩拨里面的粘膜和舌尖, 同时剥掉他的衣服。 "真是个淫`荡的小骚`货,难道就没人可以满足你吗?"老二一边吻一边说。 不知道为什么,少年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股淡淡的醋意。 乐乐对于老二的话并不在意,一阵衣扣解开的声音后, 他才发出一声轻喘。 "被摸到这里很舒服吧?"老二一边吻一边问他, "妈的居然都这么湿了。 "乐乐叫了一声,大概是因为老二把手插进去了, 接着在里面灵活地动了起来。 少年当然知道老二的手指插在哪里,出于好奇, 他也看过gv,但是除了长见识和瞎狗眼以外并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这次,仅仅是隔着一堵薄薄的墙,听着乐乐被手指插到魂不守舍, 他就觉得浑身发热阴`茎更是涨得发疼。 他看着胯间鼓涨的小帐篷,犹豫了几秒, 接着便将手伸进了裤子里握住硬到不行的分身抚慰起来。 "恩…啊……快给我……骚穴被玩得好痒…好难受……"乐乐喘息着说, 看来只用手指挖弄敏感的肉壁已经完全无法满足他了, 他已经被插得受不了了。 "你究竟被多少男人上过了?就不能稍微收敛一下这股骚劲吗?"老二有些恼火地说, 手上也插得更加用力四根手指全部塞进了小`穴里, 像是惩罚一般在里面大力抽动着虽然已经不知道被上过多少次了, 可那只小肉`穴还是一如既往的紧。 "好疼……"手指粗暴的动作扯到里面娇嫩的穴肉, 乐乐吃痛地说。 老二可不管他,将四指拢成锥形,在里面旋转抠挖。 "是很爽才对吧?你前面的小兄弟可比你要诚实得多。 "老二在乐乐挺立的分身上弹了一下,手指抽`插的力道丝毫未减轻。 "轻,轻点……好疼……啊……"乐乐低声求饶, 声音里渐渐掺进了一丝欢愉"恩……那里, 不要……顶……好涨、啊……顶到了……好棒……"少年当然知道是顶到了哪里: 据说即使是阳萎, 被按到那里也会爽到射出来的前列腺。 听到他这样的呻吟,老二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连连戳刺那点乐乐被插得不停呻吟,浑身都因为被不停刺激到的地方而颤抖不已。 "要…要射了……"他颤声说,老二闻言又是一顶, 乐乐"啊…"地叫了一声任凭手指抽`插也不再发出呻吟, 沉默好久才听到他混乱的喘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