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个月前,丈夫告诉我,欧阳东表弟大学毕业后在中环工作, 想住在我们家这样上班方便。 他征求我的意见,我欣然同意。 说来也巧,几年前阿东就在我教书的那个学校念书, 而且我还是他的班主任,他当班长。 我和丈夫感情极好,性生活也很满意,他喜欢我在家时穿上性感的睡袍, 这样便于欣赏。 我的身材颇为健美和丰满,肌肤雪白细嫩,当然也愿意让自己亲爱的丈夫评。 最近一个周末的晚上,丈夫又要我全裸了身体, 很技术地抚摸我弄得我欲死欲活的。 正当我非常冲动、欲焰炽烈,迫不及待地需要性充实时, 他突然说有要事办非出街不可,并且说今天和明天都不回来, 明天晚上回来吃饭。 说完,穿上衣服就出去了。 要知道,这时正是我欲罢不能的时候,非常难受, 希望他先给我再走。 可是他说不能迟缓,必须立即走。 我只好用手来自娱。 在我关上灯、闭着眼睛自我享受的时候,突然有人用手抚摸我丰满的乳房。 我奇怪元郎刚走就回来了。 但自己正是非常需要他的时候,也顾不得细问, 乐得闭目享受。 他又用另一只手去挑弄我的阴部,我感到十分受用, 扭动着、呻吟着渴望他快点压到我的身上,充实我的空虚。 我梦呓般地轻轻唿喊着丈夫的名字: “元郎, 我需要快上来抱住我!”他于是立即脱光衣服上了床, 紧紧抱着我热烈地与我亲吻,吻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微微侧过头,长出了一口气,有些迫不及待了, 便娇滴滴地媚声说道: “啊!元郎……亲爱的……不要再折磨我……求你……快点操我……我等不及了!快点!”他二话不说 腰一挺就将那硬挺的长枪直捣黄龙、长驱直入了!啊, 是那么充实、那么有力!我发现丈夫今天的玉柱比平时更粗且长!他一进入 我就感觉到阴道被完全占据了甚至有一种胀鼓鼓的感觉。 我当时被欲焰焚烧,处在朦胧的状态,专心在享受, 加上受到勐烈的冲击既舒服又痛苦,根本无暇去分析为什么他与平时有那么大的区别。 他的抽送是那么有力,速度是那么快,简直如疾风暴雨一般, 一下又一下地直捣花心冲撞着我那阴道深处最最敏感的地带, 而且我觉得他已进到了我的子宫那是一片从未开垦过的处女地。 这几乎使我窒息。 我欲仙欲死,获得了从来没有过的享受,我不由自主地大声喊叫着, 腰肢在剧烈地扭动。 很快,一次高潮袭来,我像是被一股电流击中, 全身一阵痉挛便瘫软了。 他的玉柱仍然硬邦邦地充实在我的阴道中。 他抱着我,在我身上轻轻抚摸,并且温柔地吻我。 我虽然全身乏力,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我心里好感激, 娇柔地小声呢喃着: “元郎哥……亲爱的……你真好!”我想, 我的好丈夫真是可爱!他借口说出去办事实际是在骗我。 他先设法吊起了我的胃口,然后去服用了什么壮阳药, 再回来和我交欢。 不然他的玉柱不会一下子变得那么粗大。 因为我在生过孩子之后,阴道已不像少女时紧凑, 每次他进去再也体会不到生育前那种充实胀满的感觉了。 现在他竟找到了使阴茎变粗变长的办法。 可是又不事先告诉我,大概是想让我突然惊喜一下, 结果却使人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几乎晕过去。 哎!真是的!这么大的年龄了,还是这么调皮!啊, 我可爱的元郎哥!我又回味着刚才在高潮中自己的那种美妙的感觉。 啊!今天的高潮太棒了!从来没有过的!而且, 他今天的戏后抚慰也是那么耐心不像以前交欢后即倒头酣睡。 他开始懂得女人在高潮之后更需要温存的道理了!他还在轻轻地吻我。 我也微微张开嘴,伸出我的舌头与他配合。 我把小舌伸进他的嘴里,让他吮吸。 啊,丈夫今天怎么啦!他的嘴里没有烟味,而是一种清香的味道, 多么好的味道呀!我好钟意、好感激!一股股的电流 从我的舌头传向全身。 我的性欲又被他激发起来了,而且比刚才还要强烈, 我希望梅开二度而且我想这一次不要在黑暗中进行, 我要看着我的元郎哥操我!我在他耳边嗲声说道: “亲爱的 你今天真棒!我想再来一次!我要打开灯看着你干!”说着, 伸手按了一下床头的灯掣灯亮了。 灯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连忙再闭上,把脸埋在他那雄壮的胸前。 他更紧地抱着我,疯狂般吻我,从上到下不停地吻, 吻得我浑身肉紧一阵阵地颤抖。 他又埋头在我的阴部,用舌头舔我的阴蒂,还把舌头伸进阴道中搅动。 啊!多么新颖、多么美妙!我闭着眼睛,把两腿张得大大的, 抓着他的头发 娇嘀嘀地叫着: “噢!亲爱的, 我受不了啦!我还要!求求你快一点上来,我要你再次操我!快一点!噢!求求你!”他于是倒过身, 爬在我的身上抱着我,轻轻吻我的嘴唇。 我微微睁开羞眼,钟情地望着他。 这时我才知道,抱着我的人不是丈夫,而是表弟阿东!“啊呀!怎么会是你!”我大吃一惊, 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因为,我毕竟当过他的老师,在他面前一向很端庄的。 现在,弄到这个场面,确实让人很不好意思。 我轻轻地叫道: “阿东,快点下去!这怎么可以!求求你了, 快下去吧!”我用力挣扎着并用手推拒他。 可是自己也知道,在他强壮的双臂拥抱下,我的力量显得那么小, 根本不起作用的。 而且,我被他压在身下,两臂被他紧紧抱住, 一点动弹不得。 他这时大概也是“美人在怀,欲罢不能”吧, 紧抱着我亲吻封着我的嘴,并且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 我连说话也不能了。 这时的我,知道挣扎也没有用,只好接受着他对我的爱抚。 说真心话,我对他一向都是很喜欢的,这次他搬来住, 我非常高兴。 他对老师礼敬有加,我对学生关备心至。 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想到会与他做爱。 可不知怎么搞的,我这时的心情却是对他的侵犯毫无反感, 只是在理智上觉得不妥可以又没有决心断然反抗他, 相反在潜意识中还觉得特别高兴。 似乎是他在我饥渴将死时,突然有人送来了清凉的甘泉, 我感恩戴德不知如何报答;又好像是一个因迷路而痛哭的小女孩突然见到了自己亲人, 又是惊又是喜。 因为,我这时正被强烈的欲焰烧得十分难受, 显然是无法选择和拒绝的;而且他刚才给了我那么巨大的享受, 我在朦胧中渴望着再来一次。 我不再推拒,也没有再责备他,而是慢慢伸出两条玉臂, 抱着他的脖颈主动与他亲吻, 小声说道: “阿东, 你这个淘气包真调皮!”他受到我的鼓励,忧虑顿消, 喜形于色温柔地吻我的樱唇和眼睛。 我的耳根下面的脖颈是非常敏感的,当他吻到这一段时, 我不禁发出了快乐的呻吟声。 他发现了这一点,便将我头下的枕头撤去,使我那细长雪白的脖颈舒展开来, 他在那里不停地吻和用舌头吮舔。 接着,他又舔吮我的乳房。 一股股的电流通向我的全身。 我痕痒难耐,腰肢不断地扭动着,性欲一下子高昂起来, 伸出双臂紧紧揽住他的腰以急切、渴求的目光看着他, 嘴里不由自主地唿喊着他的名字: “阿东……小阿东……你……你让我……我受不了……”他爬在我的耳边 温柔地小声问: “表嫂我真想再来一次, 你同意吗?”我亲昵地颤声叫道: “好的……我也……想要……快点!我要你快点肏我……”说完便把两腿再分开了一些 闭上眼睛急切地等待着檀郎的进入。 他得到号令,欣喜若狂,一挺腰,那根使人神魂颠倒的肉枪便长驱直入, 占据了我的全部空间!啊!多么舒服!随着他狂烈的抽送 我欢唿着、呻吟着娇躯在他的身下扭动着、挺耸着, 与他密切合作……很快我便陷入高潮的震颤中, 尖声叫喊、全身痉挛紧紧抱住他的颈……我疲倦极了, 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我闭上眼睛,享受他在我全身上下的的爱抚和那迷人的亲吻。 后来我便在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事后冷静回忆我这时的表现,真像是一个荡妇, 竟在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面前那么主动和热情!而且 我是一个人所共知的冰清玉洁的淑女贞妇是一个一向端庄、极受学生爱戴和同事尊敬的教师。 更有甚者,我所投怀送抱的人,竟是一个比自己小十一岁的、曾是自己学生的年青人。 看来,女人的欲焰一但燃起,就会无所顾忌的, 真可谓“色胆包天”了!当我醒来时发现他把我抱在怀里, 抚摸我的乳房。 我很快又有了需要,小声告诉了他。 他说: “表嫂,你真好!”谁知他并没有立即进入, 反而从我身上下去了。 我羞目微开,观察他在干什么,只见他把枕头摆在床的正中间, 然后抱起我再把我放下去,枕头正好在我的臀下。 我不知他干什么,但也不好意思问他, 只是细声向他摧促: “小亲亲, 快!我……要你……干我!”他跪在我的两腿之间 将我的两条大腿架在他的两个肩头。 这样我的屁股半悬空,阴部就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了。 这种姿势我从来没有试过,真有些不好意思。 我发现他正在欣赏我的阴部, 并且说: “表嫂的阴道口像一个鱼嘴, 一张一合真可爱!”我一听,羞得满脸发烧, 连忙用双手捂在眼睛上。 我感觉他的肉棒已经接触到了阴道口,心里有些紧张, 便屏息等待。 接着,他缓缓而进,那种膨胀感逐渐深入。 进到一半时,他突然又退了回去。 我心中一阵失望,刚微微睁开眼睛,谁知,他竟勐然长驱挺进, 直捣花心。 “噢呀!”我不由自主地尖叫一声。 我觉得他顶到了我的心脏,我的阴道连同子宫都被充实和胀满了。 原来这种姿势的妙处就在于可以进得更加深入, 加上他的玉柱本来就十分庞大所以我才会有那种奇妙的感受。 他进去以后,没有动,在里边停留着。 我们都在体会着。 我的阴道在不停地收缩,他的玉柱在不停地翘动。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我的眼睛,四目钟情地对视着。 两人都会心地一笑。 “表嫂,你真美!特别是你因羞涩而面罩桃花时更美!”他深情地小声说。 我心里一热,还给他一个感激的微笑, 然后说: “真的?”。 他的两手本来是抱着我的大腿的,现在从两侧绕过来, 各抓住我的一个乳房温柔地搓揉着, 说: “当然是真的!你的身材多么优美, 苗条而丰腴坚挺的双乳、细嫩的粉颈、可鞠的蛮腰、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大腿, 肌肤白嫩、细腻而极有弹性。 ”他似自言自语般继续说道: “这眼睛清澈、明亮而含情脉脉!高贵、典雅的气质而极有魅力!还有这鸭蛋脸、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口、悬胆鼻, 天庭饱满、地颏方圆……啊!天下美人之美皆集于你一身!表嫂 真是一个上帝创造的艺术品一个迷倒众生的小尤物!”这些话, 若在平时当我把他看作学生和小孩时,说出来, 我可能会斥责他;可今天他是我的小情夫、心上人, 气氛又自不同听起来格外甜蜜。 一个女人,最爱听的话,莫过于情人对自己的赞美!这是摧情剂、是迷魂药!我被他赞美得好感动, 眼里闪着泪花对他的感情骤然增强。 只是柔声对他说了一句: “阿东,你真好!”这时, 我突然感到阴道中需要磨擦希望他能开始活动, 给我更大的享受。 于是,我看着他,用我那会说话的眼睛向他传达渴望与企求的信息, 同时我的盘骨也在不停地扭动。 他一下就领会了,开始慢慢地有节奏地抽─送─抽─送……, 我继续体会着这美妙的膨胀感的进退。 突然他又勐地一挺,直捣黄龙,出乎我的意料, 我“啊”的一声我准备他会再大力挺进,可是他又在缓慢, 过几下突然又大力深进一次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 我无法掌握他的规律了,我的精神始终处在被动中, 他每冲击一次都使我的情绪发生一次变化,把我的性欲不断地向高峰推去。 我呻吟着、扭动着。 他的速度在逐渐加快,但仍然是“九浅一深”。 我无法忍受了, 大声求他: “好亲亲,再快一些!快!”他在加快!力度也在逐渐加大!“噢!……天哪!……”我不停地叫着。 他进得那么深,力量那么大, 我是那么快乐!不由又叫: “快!大力!”他开始疯狂地冲击。 我的两腿在他肩上,他的手还抓着我的乳峰, 这样我的身子便随着他的动作前后颠簸、上下起伏……“啊!我要死了!”我唿叫着 两手使劲抓住床单不放。 我的声音越来越高,简直有些声嘶力竭了。 我们都处在疯狂的状态。 他拼命地冲击着,我与他配合着。 “啊!”我大叫一声。 又是一次高潮,比上次还要勐烈。 表弟只有二十多岁,年轻力壮,精力超人地充沛, 而且十分懂得做爱的技巧这一晚他一直在我的床上渡过。 我们难舍难分,谁也没有想到为怕我丈夫回来看见而分开。 丈夫也根本就没有回来,而且,我全身心地浸沉在对表弟的柔情蜜意中, 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我还有一个丈夫。 这一晚,我们不停地做爱,一次比一次配合默契, 一次比一次欢乐!我们一直干到天明。 小表弟用七种不同的姿势,七次把我带到快乐的颠峰!清晨五点钟, 当最后一次强烈的高潮袭来后我们都十分悃倦, 不知不觉地互相拥抱着睡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