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伦斯有一个传说,出生在泰伦斯大陆上的孩子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都将看到一颗星星, 不论白天或者满是乌云的黑夜星星必将出现在那名刚出生的胎儿眼前, 据说那是这个新生儿的本命星,每一个孩子的星星都是不同的, 它决定了这个孩子一生的命运或者不幸,亦或者高人一等, 但是这毕竟只是一个传说因为不论是谁,就算是真的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星星, 到了以后都将忘却真正能够记住那颗星星样子的人, 极少极少而这些人,无一例外命运都和那星星所指示的一样, 人定胜天?呵呵事实上,那并不存在。 而我,艾斯·弥亚,则是属于那少数记住自己星星的幸运儿, 幸运儿?不只是可怜虫而已,记得我看到的星星是两颗, 和其他人截然不同别人都是一颗,但是我是两颗, 那是一对双子星想想也奇怪,童年的一些事情在现在已经十九岁的我脑中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但是那两颗星星却始终记在脑中甚至可以说是深深刻在我的灵魂之上, 那是金黄色以及玄黑色的两颗星辰。 卡西里加斯和曼齐尼,这是我翻尽了所有典籍后找到的两个名词, 没有意外这就是我的本命双子星的名字,这也是和其他星星不一样的古怪名称, 在别的星星都以动物或者生物的名字来命名的时候 我的本命星却是以人名来命名的。 卡西里加斯,百年前在米歇莉大陆,也就是泰伦斯东方的一块大陆上纵横了近二十年的淫贼的名字, 这二十年从泰伦斯移居到米歇莉的卡西里加斯祸害的女子高达百人, 其中不乏各国的王室贵族成员米歇莉诸国无不对他咬牙切齿, 于是这些国家少见的联合在一起派出了整整六十名战争法师在米歇莉全境追剿卡西里加斯, 最后卡西里加斯被三十位战争法师围困最后被战争法师联手干掉, 据说他的本命星是一颗从来没有人知道名称的星星, 只在月亮刚刚升起太阳尚未落下时出现,这颗星星也就被命名为卡西里加斯, 也被称为淫贱之星是所有人最鄙夷的一颗星辰。 曼齐尼,曾经在五百年前在泰伦斯大陆横行一时的魔族将军之名, 一手之力将那时世界最大帝国拥有百余名战争法师和十余名禁咒法师的艾罗斯卡因彻底打垮 将艾罗斯卡因整片国土变成了一片漫漫黄沙虽然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曼齐尼的名字为整个大陆所铭记他在听到泰伦斯的传说时曾经无比嚣张的大笑着指着天空中的太阳, 他的本命星就在太阳旁边那被光芒掩盖的地方, 那是所有人都无法仰视的存在虽然所有的人都把这句话当成一个笑话, 但是当有人无意在日食时发现这颗星星时所有人都沉默了, 于是这颗星就被称为曼齐尼意为隐藏在光明之中的黑暗。 那些关于星星的传闻是否真实我并不知道, 但是毫无疑问曼齐尼星的寓意在我的身上得到了最为深刻的体现, 隐藏在光明之中的黑暗很贴切的说法,每次想到这句话的时候, 身上披着见习神官长袍的我的脸上都会出现一丝嘲讽的笑容 伟大的光明神或许永远都想不到自己的信徒中竟然混入了一个崇尚黑暗之人 亦或者他已经知道了但是现在想做的只是救赎, 救赎?呵呵不知道多少年前我或许还对这个词有些兴趣, 但是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什么救赎,开玩笑吗?这个世界并不存在救赎, 如果说真的可以救赎的话,能够救赎自己的只有自己。 艾斯·弥亚先生: 冒昧打扰多有抱歉, 相信我们的来意您已经知晓根据十年前您的父亲卡伦斯·尼弥辛亚先生与雷斯特氏签订的协议, 我不得不很抱歉的提醒您您位于泰伦斯大陆里洁斯公国南部行省的尼弥辛亚城堡已经正式从您的名下划入了雷斯特氏的名下, 从今天起您将不再是尼弥辛亚城堡的主人而尼弥辛亚氏所欠雷斯特氏的一切债务也将在此时一笔勾销, 而且根据我方与雷斯特氏的沟通您将有一个月的时间将尼弥辛亚中所需要的物资带走, 而且如果您有意租住尼弥辛亚城堡的话雷斯特氏将会给您一个很划算的价位。 此致!拉里滋·尼米兹大陆资产统筹协调委员会脸上毫无表情的将信看完, 意外的这时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轻松的笑容, 这封信的到来也就意味着从此以后那个将人压迫的喘不过起来的枷锁将彻底离我远去 那该死的整整禁锢了我近十六年的家族枷锁慢慢的把信对折撕成碎片, 这个结局事实上我早就已经知道了家道中落的事实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改变, 而对于振兴家族这种伟业我却毫无兴趣而且对手如果是雷斯特家族的话, 那么毫无希望啊!毕竟那可是在游吟诗人的口中被冠以了高贵名号的庞大家族啊!或许未来就这样在平淡中渡过了吧!想想看 那种生活也不错啊!「大人怎么了吗?信上说了些什么?看您很高兴的样子呢!」说话的是坐在窗户边的身影, 全身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之中与正坐在黑暗之中的我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娇小的身体圆润可爱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蓝宝石般的大眼中带着淡淡的疑惑看着随意将碎纸片扔到垃圾篓的我, 被黑色缎带扎起的长长金色双马尾在阳光中反射的耀眼的光芒 一袭白色的见习牧师长袍在初升阳光的照耀无比的圣洁 那是彷佛能够将一切黑暗净化的圣洁卡洛斯·弥亚, 虽然姓氏一样但是这个孩子和我并没有血缘上的关系, 这是我的侍从。 这是光明教会多年来的传统了,未来能够成为一方分支教会主持神官的见习神官都有资格从民间选取一位侍从, 以照顾以后在分支教会的生活这个侍从将跟随主人一生, 直到死亡的那一刻由于普通的平民是没有姓氏的, 拥有姓氏的都是贵族亦或者贵族后代,而成为侍从的平民将被授予追随者之名, 并且拥有主人之姓这在泰伦斯大陆地位低贱的平民中可以说是一步登天的大好事, 所以每一次侍从遴选都成为各地的一大盛事几乎所有家中有适龄的儿童都送去参加遴选, 那壮观场面比皇帝加冕的时候还要热闹,只是卡洛斯并不是通过这些遴选活动成为我的追随者的。 卡洛斯的父亲是艾罗斯卡因战线的战士, 一直在那被强悍的魔族将军曼齐尼用禁咒变成沙漠的艾罗斯卡因沙漠地区与那里的占领者 兽族进行战斗只是运气不太好,在刚刚升级为士官长准备退役回家就在战场上阵亡了, 留下了孤女一人在家而父亲曾经和他是在艾罗斯卡因战斗的战友, 所以就把还只有两岁的卡洛斯领回了家里,卡洛斯也就这样从小就跟我在一起长大, 并且成为了我的追随者说起来也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了吧!和我的阴郁不同, 卡洛斯这孩子倒是活泼的很加上长得可爱,人也很乖巧, 很讨人喜欢。 「说起来倒是很久没有看到大人您笑了。 」头微微低下,卡洛斯有些落寞的嘟囔着,小脑袋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吗?我怎么感觉我天天都过的很开心的样子。 」并不是自我感觉良好,而是貌似到了这个全泰伦斯最大的宗教学校之后, 我好像几乎每一天都在和那帮损友们吹牛中渡过的吧!「有的 自从卡伦斯大人去世之后大人就再也没有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抬起头,卡洛斯小脸紧绷着,那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在我的脸上, 说出了可以说是她酝酿许久但是始终没有说出的话语。 「呃……是吗?」有些沉默了,虽然那个父亲并不算负责, 但是毕竟是父亲算了,不想这些头痛的事情了, 「嗯卡洛斯,想出去玩吗?」将话题移开,既然那该死的商人协会来信了, 也该回家去看看了。 「出去玩?呃……」一下子还没有从话题转移的气氛中缓过神来, 卡洛斯愣了一下片刻之后,那紧绷的小脸变成了惊喜, 「真的吗?大人真的可以出去玩吗?」彷佛不敢相信一般确认着, 卡洛斯急急忙忙的追问起来。 「嗯!当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我的心中有些酸楚, 卡洛斯现在才十九岁一个十九岁的孩子而已, 却要跟着我来到这破烂学校每天学习一些无关紧要的知识, 完全没有玩的机会这样的情况都已经过了两年了, 现在仅仅只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就兴奋成这个样子, 是不是太亏待这孩子了脑海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嗯!这一次一定要陪这孩子好好玩一玩。 「但是……大人,还有一个月就要学期结业考试了, 现在出去玩的话不要紧吗?」「我说话一向算数!那个啥结业考试就不用太担心了, 咱上面有人就算过不了,找找人托托关系轻易就可以过了不是吗?中午我就去找里福特校长请假!」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说实在的那结业考试还真是没有多少可以纠结的, 这是一个讲究出生以及关系的年代而偏偏这所宗教学院的校长还是父亲曾经在外混佣兵时的队友, 这层关系不用白不用反正为了应付那该死的考试也用的不少了。 一瞬间卡洛斯的小脸变得红红的,明显是因为兴奋所以憋出来的, 捏着小小的拳头大大的眼睛眯成了美丽的月牙, 终于卡洛斯大叫着向我这边扑了过来「太好了, 大人出去玩,出去玩喽!」等等!不对,虽然小萝莉投怀送抱让我这个处男有些压抑不住的冲动, 但是为什么在这个兴奋以及高兴时刻我竟然会出现一丝危机感呢!是错觉吗?「砰!……」瓷器破碎的声音把我心中的疑惑全部打消 我了割草我的心随着这一声碎裂同时裂成了无数的碎片, 「卡洛斯!你说说这是这个月的第多少个了?」扶住踉踉跄跄向前扑倒的卡洛斯 我感觉我的嘴角在抽搐那一地白色的瓷器碎片让我有些崩溃的感觉。 「对……对不起,大人,对不起,对不起……」捕捉到我抽搐的嘴角, 以及那一地的碎片搀着我双手的卡洛斯立刻便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大的眼睛瞬间变得通红透明的雾气将眼睛笼罩, 小小的嘴巴一撇分明就是一副一敢骂我我就哭的表情嘛!不过还好, 言辞还算恳切。 原谅你了,反正是里福特那老家伙和光明教会的钱, 摔碎多少个都没有关系拍拍卡洛斯的小脑袋, 「算了算了,摔了就摔了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明天叫里福特校长送一对来就是了只要人没有伤着就好。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这来自米歇莉的瓷瓶可是相当昂贵的高档玩意, 待会儿又要到里福特那里去说说了悲剧!不过, 看着正眯着眼睛满脸享受,小脑袋不断向上顶着触碰着我的手的卡洛斯, 算了就厚着脸皮去要一对吧!虽然不用几天可能又会碎掉了。 「对了,卡洛斯,刚刚那个表情你从哪里学来的, 怎么看着这么眼熟?」要知道小萝莉泫然若泣的表情对于一个萝莉控来说杀伤力足以媲美那传说中上古时代威力毁天灭地的核子兵器 我敢肯定那一瞬间就原谅打破花瓶的事情绝对和这个表情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不过要知道和卡洛斯生活了这么多年,那种表情可是第一次在卡洛斯的脸上见到, 更何况这个表情看着眼熟,似乎在某个人的脸上见过, 而且见过不止一次每次见往往要倒霉的就是我。 「呃……」卡洛斯的身体一震,同时大眼睛开始转动起来, 一种从来没有在卡洛斯身上出现过的狡黠感从那大眼中透出 就像一只在想鬼主意的小狐狸想要应付掉我的问题, 终于在窗外发现了什么「那个……大人,嗯, 都已经八点了要上课了哦!今天的课是神学发展史呢, 如果迟到的话可是要罚站的哦!要知道上神学发展史的老师可是黑暗四天王之一的罚站天王呢!被抓至少要站操场一整天的说!」焦急的说着, 卡洛斯急忙想要甩开我的手。 「要惩罚哦!坏孩子说谎话一定要受罚哦!」坏坏的一笑, 这丫头现在越来越精明了,不行,不惩罚一下怎么显示的出本大人威严之所在, 一把把卡洛斯拉了过来那带着淡淡清香的身体一下子落在了我的怀里, 虽然不是第一次抱小丫头了但是每一次那柔软的身体都让我有种想要好好很很的欺负一下感觉, 似乎也是对惩罚这个词有些畏惧卡洛斯就如同踩着尾巴的猫, 在我的怀里拼命的挣扎起来不过就卡洛斯那小身板, 与其说是挣扎不如说是磨蹭吧!软软的身体在怀里磨蹭的感觉, 靠!受不起了这丫头!「是蕾娜·塔里亚斯和弗莱·塔里亚斯吧!」凑到小丫头的耳边, 轻轻的说出了两个名字一瞬间卡洛斯身体僵住了, 半张着嘴有些畏惧的看着我,这两个可以说是卡洛斯在这学校仅有的两个朋友, 虽然卡洛斯在学校能够有自己的生活身为主人的我很高兴, 但是对于卡洛斯的这两个朋友我一直保持的却是抵制的态度, 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塔里亚斯的姓氏。 「永恒的塔里亚斯」,这个叫法可不是说着玩, 人族中实力排名第一的一个巨大家族据说家族成形于万年前人族刚刚出现的时候, 是历史最为悠久的庞大家族被游吟诗人冠以永恒之名, 和塔里亚斯氏相比什么「高贵的雷斯特」「金黄的尼米兹」都只是渣而已, 完全没有比较的资格就这个永恒之名就足以让世界为之颤栗。 不过牛逼也就意味着麻烦,蕾娜和弗莱两姐弟做为塔里亚斯氏其中一个分支的嫡传后代, 麻烦更是少不了暗杀,色诱……各种各样的阴谋几乎没有停止过, 和这两个瘟神扯上关系那不是自寻死路吗?只是在朋友的问题上 卡洛斯没有听过我一句话依然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和这两个家伙闹在一起, 嘛!不管了不听话的孩子一定要惩罚就是了。 「真是的。 」抱怨了一下,轻轻的含住旁边那小巧的耳垂, 双手很不老实的落在了卡洛斯的屁股上那丝滑和圆润的感觉让我心中一热, 这丫头倒是也来越有料了啊!「说说看要我怎么惩罚你呢?」「大人……唔!」卡洛斯脸一红, 但是却又不敢反抗只能够环抱着我的脖子,像一只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我的怀里。 「不是说过吗?这个时候不要叫我大人吗?」一把把小丫头拉起, 嘴巴一下子落在卡洛斯小小的唇上舌头追逐着卡洛斯那不断想要逃脱的小舌头进入了她的口中, 如同蜜一般的甜甜感觉瞬间充溢我的口中同时双手撩起了那宽松的牧师袍, 隔着白底的小背心在卡洛斯刚刚发育起来的胸部上轻轻揉捏着 的确是已经发育了呢!原本还是平板的胸部现在已经和一对荷包蛋一样的隆起 尖端那硬硬的一对小乳头无疑将卡洛斯现在的身体状态暴露了出来。 「唔!」察觉到我那不老实的手,卡洛斯开始挣扎起来, 但是那小小的力度瞬间被我泯灭这丫头勾起了我的火就想跑吗?开玩笑!要知道就刚刚小小的挣扎, 卡洛斯的小手直接落在了我的下身上而且因为没有支撑点, 卡洛斯的小手直接攀在了我的下身上这丫头还和没事人一样的不断用手磨蹭着。 「唿……大人,不要……马上要上……啊!」终于从我的口中逃脱, 卡洛斯喘息的说着但是话还没有说完,瞬间被下身传来的触电感觉弄得软倒了下来。 将右手插入卡洛斯那白色纯棉小内裤之中, 在那光滑湿润的阴户中轻轻佻动着淡淡的水渍通过那湿滑的阴道落到了我的手指之上, 很显然这小丫头动情了,「还叫我大人吗?」在卡洛斯的耳边说着, 同时右手轻轻落在了那沟壑上端硬硬的阴蒂之上 快速的揉动起来一瞬间如同触电一般,卡洛斯的身体拼命的颤抖了起来, 热热的潮湿感觉竟然变得越来越多。 「大人……唔!……艾斯,不要,好难受啊!……艾斯。 」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卡洛斯现在就如同一个溺水的人, 仰着头拼命的大口喘息着大大的眼睛中已经失去了焦距, 下身传来的致命快感让卡洛斯的头脑已经有些混乱了 只能够徒劳的摇着头金色的双马尾已经散乱开, 顺滑的金发搭在卡洛斯满是汗渍而且通红的脸上。 「这就对了嘛!」左手一用力,几乎是将卡洛斯那柔软的身体架起, 撩起了卡洛斯白底蓝边的少女背心露出了那一对可爱的小乳房, 因为还只是刚刚发育所以只是突起的小小的两团, 洁白的两团隆起之上两点淡粉色的乳头挺立着, 淡淡的乳香混杂着少女的清香从那小小的身体上透出 让人的心跳一阵加速低头含着那粉色的乳头, 甜甜的感觉瞬间从口中沁入心脾。 同时右手快速的在卡洛斯的下身活动着, 甚至将中指伸进了那紧窄的阴道之中上下挺动着 从卡洛斯阴道流出的水渍也渐渐将那小巧的内裤和我的手指煳满 在上下夹击之下卡洛斯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唔……」那刻意压抑着的娇媚呻吟声更是让人有一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推倒吧!推倒算了!如同恶魔呢喃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着 不知不觉中手上的动作和力度再度加快了几分。 似乎是对我动作的回应,卡洛斯小小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 两条细细的手臂紧紧的环住我的头红红的脸上脸上出现了一种不只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表情, 最后身体勐的一颤小脑袋摇了一下,嘴张得大大的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温热的水渍瞬间从那阴道中喷出卡洛斯终于在手指的刺激下高潮了。 看着已经彻底脱力只是用手环抱着我如同小猫一般蜷缩着身体, 低着头不断的喘气的卡洛斯我微微的一笑,这丫头还真是……将手从卡洛斯的身体上拿出, 把卡洛斯衣服理好并没有就这样吃掉卡洛斯的想法, 毕竟卡洛斯的年纪还太小了现在并不是时候, 反正来日方长一切都要等以后再说了。 「大人……坏蛋!」终于好像从高潮中恢复了过来, 卡洛斯抬起头用那红红的眼睛和我对视了一下, 脸上充满了高潮的红霞咬着嘴唇小声的说着, 之后将头撇到了一边。 「呵呵!要正视自己的慾望哦!我们未来的圣女大人, 话说这些水渍是谁的呢?自己的东西,要自己负责清理哦!」说着将那还沾着透明水渍的手指伸在卡洛斯的眼前。 「唔!」红红的颜色从卡洛斯原本就有些绯红的脸颊升起并且直接蔓延到耳根后面, 不过更让我有些惊讶的是卡洛斯竟然张开小嘴一下子将我的手指叼在了嘴里, 大大的眼睛瞄了我一眼之后像吸吮糖果一样微微舔弄了几下, 那粉嫩的小舌头舔在手指上让人感觉麻麻的然后一下子把手指吐了出来双手在我的身上用力一撑脱离我的怀抱, 红着脸从旁边桌子上拿起了换洗的衣服踉踉跄跄快速的跑到里间卫生间里面去了。 这丫头,看着卡洛斯张慌的背影,我不禁微微笑的一下, 将沾着晶莹口水的手指甩动了一下站起身整理了一下同样变得散乱的长袍, 来到桌子前面整理起来这时才想起来貌似今天我也是四天王之一的上课, 而且还是最变态的禁闭天王这几个老师就算有后台也闹不住啊!特别是这禁闭天王, 人家的后台可是比我还硬的说还有就是身上刚刚被卡洛斯激起的火……今天又要悲剧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