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介绍我的姐姐,我这位姐姐并不是亲姐姐,怎麽说呢,应该算是表姐吧, 是我妈妈兄妹排行中最小的一个的孩子,也是我们这几个表兄弟姐妹中的唯一一 个女孩,由於与我年龄更相近,所以只和我比较亲近,与其他几个没太多往来。 我姐姐是某体育学院的女生,她说她是学健美操的,具体是个什麽专我也不 知道。身材嘛,还行!别问我怎麽知道的,夏天和她一起出去的时候,或多或少 中可以看到些什麽。但是今天的故事和这个没关系。 两三年前的一个夏天,那时候我还在读大学,因为两个人都有暑假,所以暑 假的时候两个人相约晚上一起出来跑步。 有天晚上,同样相约出来跑步,跑了没几分钟就开始下雨了,下得还不算太 大。我姐说:「好烦啊,才跑了没几步就下雨了。」我说:「那怎麽办?要不我 们回家拿伞然後再出来散步?」我姐说:「好主意!就这麽办!」於是,我们先 一起去我家拿伞。 到了我家门口,我姐在楼下等我,我上去拿伞。为了不把鞋子也打湿了,我 把球鞋也换成了拖鞋。下来之後,又去姐姐家等她拿伞。我们一起进了她家(她 和爸爸妈妈还有她爷爷住在一起,她爸爸就是我舅舅,她爷爷呢,当然就是我的 外公啦),她拿到伞後,雨突然下大了,她看了看她的残长裤扔下一句:「我去 换条裙子。」就跑回了她的房间。 过了一会,她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裙出来了,我用嫌弃的口吻说了句:「你真 麻烦~~」就一起下楼了。(後来我才发现,她穿短裙是好事) 走到灯光明亮处时,我终於看清她穿的是条什麽样的短裙了,一条黑色的短 裙,超短的,有一只很卡通的小熊,於是我就嘲笑她:「姐,你都一大把年纪了 还装嫩,还穿那种卡通小熊的裙子,哈哈~~」(其实我姐比我大不到一岁,那 年我22岁,我姐23岁) 我姐狠狠地拍了我一下,解释道:「这个是我高中穿的,刚才进去的时候又 没开灯就随手拿了一件,还不都是因为你在门外催我!」 两个人撑着伞在雨中散步,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露天跑道边,跑道的大门 被一条铁链锁着,锁链上有一把大锁。走到这就想起了以前小的时候两个人在这 玩的情景,於是我提议说在里面走走,我姐表示同意。 於是,我要我姐把伞拿着,我先从两扇大门的间隙钻了过去,过去之後要我 接,把我的伞和她的伞递给我,然後让她钻过来。可是她钻到一半的时候就停住 了,我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她,她瞪了我一眼,凶道:「看什麽看,快来拉我一 把!」於是我上前拉了一把,终於过来了! 过来之後我姐一看胸口,就在那埋怨我:「都是你出的馊主意,害得我衣服 也脏了。」我扔了句:「这和我有什麽关系,明明是你太胖了的原因。」我姐怒 了:「你才胖呢,我这是标准身材,懂麽?」我答了句:「哦~~」然後一脸坏 笑的说:「那就是你胸太大了,那就更怪不了我了!」 我姐一听到这就追过来打我,由於我穿的是长裤,而且下了雨,裤腿全黏在 脚上了。我姐穿的是超短裙,所以没几步她就追上了我,一把将我抓住,另一只 手对着我的胸口就是就是一巴掌,说道:「吃我一记熊掌拍,叫你开我玩笑。」 然後越拍越起劲。 我连忙护住胸口说道:「你要是再拍,小心我用同样的方法拍你的。」我姐 扔了句:「我弟弟最乖了,一定不会忍心打姐姐的。」边说的时候,手上仍然没 闲着,就在那里拍我的胸口。 当时两个都闹疯了,也没想那麽多,我道:「你不相信是吧?」然後一巴掌 拍了过去,正好拍到我姐的胸部。当时我姐的动作就停住了,我们都愣了一下, 我连忙把手收了回来,然後不住地道歉。但我姐根本就不管我的道歉,追着我就 打,边追还边喊:「你个小色狼,连你姐姐的便宜都敢占,看我怎麽收拾你!」 我们这的露天跑道有个看台,看台上有个棚子的,所以没雨的话,看台下方 是有灯照着的,而且是那种光线很好的白炽灯,於是我就朝那里跑去。看台是有 楼梯的,但是当时因为被我姐姐追着又在下雨,於是就笔直的朝看台跑去。 跑到看台跟前,因为没注意看路,跑到了没有台阶的那一边,我就一跃跳上 了看台。我姐跑到看台边上时就停住了,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弟弟,来拉我一 把,我跑得没劲了,快过来拉我一把,我不打你了!」我说:「你少骗我,我过 来拉你,肯定要一把将我抓住的,我才不上你的当呢!再说你好歹是体院的学生 啊,这麽矮的一个台阶你都上不来?」 那个台阶其实说高也不算高,说矮也不算矮,差不多就到我姐姐膝盖上面一 点吧(我姐一米六几)。我姐说:「我穿的这种裙子没办法迈太大,你快来拉我 一把,我身上都淋湿了。」 从我们进到跑道之後,我们俩的伞就一直是我拿的,後来我姐追我,我连忙 边收伞边往前跑。这时的雨已经很大了,可以说是暴雨,所以我姐的衣服很快就 湿了!而且我姐穿的那种短裙有点紧,应该是属於那种直上直下的,上面没有花 边,拉链在侧面的那种。 我看我姐也怪可怜的,被打就被打吧,反正是闹着玩的,打得又不太痛,於 是便上前拉她。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些很养眼的画面:我拉我姐时,我姐先一只 脚踏上台阶,由於腿张得太开,裙子往上一滑,我姐的内裤就露出来了,由於有 白炽灯照着,所以我姐内裤的样式我看得很清楚。 我姐穿着一条黄色的内裤,内裤前面有很多褶皱、花边,而阴部的地方就是 一块普通的薄布,不过不知道是灯光问题,还是因为内裤有些太薄了,我透过我 姐的内裤看到了她的阴部有些不太浓密的毛发。 等我把我姐拉上来之後就并排坐在看台上休息,这时候我还不忘调侃我姐: 「姐,黄色的哦!」可我姐眉毛都不皱一下,说:「看到了就看到了,就当我是 穿泳衣好了。再说,你是我弟弟,被你看到了也没什麽,你以前也没少看到!」 我回了句:「就当是穿泳衣是吧,那你现在怎麽泳衣外面还有一件衣服和一 条裙子?有你这麽游泳的麽?」说着转头看着我姐。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又看到 了养眼的东西:我姐今天下身穿的是黑色的超短裙,上身穿的是那种白色的纱制 的短袖上衣,所以一阵暴雨之後,上衣已经变得透明了,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姐穿 的是和内裤成套的黄色胸罩。 这时我姐转过头来和我讲话,一转头就看见我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胸部,於是 她一巴掌朝我身上一拍,道:「你在看哪呢?」我跑了半天,坐下来之後就不想 动了,所以也懒得躲了,结果我一声惨叫:「啊~~」我姐的一巴掌正好拍到我 的小弟弟上。由於刚才看了那麽多养眼的东西,所以小弟弟已经勃起了,而且还 挺得很高,她那一巴掌拍下去不知道拍得有多痛。 我捂着自己的小弟弟痛得直咧咧,这回轮到我姐给我道歉了:「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很痛麽?」我痛得直飙泪,咬牙裂齿的 挤出几句话:「男生最脆弱的就是这里,你说痛不痛!」就再也没管我姐了,我 姐就坐在旁边陪着我。 一会後疼痛终於慢慢消失了,我起身走上了看台上的主席台,我姐也跟着我 走了上来。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裤子全湿透了,於是就把上衣脱了下来拧乾。这 个跑道的主席台正面对着跑道,背面是堵墙,两边是跑道,所以只有站在跑道和 看台上的人可以看到我,外面的人根本就什麽都看不到,而这里就我和我姐,我 也不用担心什麽影响市容什麽的! 我打着赤膊回头看着我姐,发现我姐也正好盯着我。我姐身上也湿透了,上 衣穿了等於没穿,黄色的胸罩看得很清楚,下身的超短裙也湿透了,水顺着大腿 往下流,看着不知道多狼狈。这时我说了一句我至今仍觉得很幸运的话:「姐, 你这样小心会感冒,还是想办法把衣服弄乾一点吧,这样很容易感冒的!」 (二) 上回说到我和我姐在雨中散步,走到一个露天跑道,两人在打闹中打湿了衣 服。我打着赤膊回头看着我姐,发现我姐也正好盯着我,我姐身上也湿透了,上 衣穿了等於没穿,黄色的胸罩看得很清楚,下身的超短裙也湿透了,水顺着大腿 往下流,看着不知道多狼狈。 这时我说了一句我至今的觉得很幸运的话:「姐,你这样小心会感冒,还是 想办法把衣服弄乾一点吧,这样很容易感冒的!」我姐白了我一眼,道:「你个 小色狼,还嫌没看够?」我这时才发现我说的话有点不大恰当了,但还是死鸭子 嘴硬,辩解道:「喂喂,什麽意思啊,我是怕你感冒好不好?随你便吧,好心当 成驴肝肺。」 我姐看我生气,就安慰道:「好啦,好啦,我知道弟弟你关心我。算了,反 正现在穿着和不穿也没什麽区别,现在穿上身上也难受。再说你也都看到了,多 给你看一点也没什麽,你算是我的家人嘛!这儿也没别人,只穿内衣就当是在游 泳池的泳衣好了!」说着伸手去解超短裙上的裤腰带,我就站在旁边,站在那里 直勾勾的看着我姐脱裙子。 裙子慢慢地滑落至脚裸,我的小弟弟也慢慢地擡起了头,比之前勃起得更厉 害了。因为我穿的三角裤,所以勃起之後,小弟弟在内裤不舒服,所以不自觉的 伸手去调整小弟弟在内裤的位置,我姐余光看到我动了一下,就看向我这,刚好 就看到了我的手在小弟弟那摆弄,当时脸就一红,继续拧她的裙子,但是视线一 直没离开过我的胯部。 我姐这样一直看把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呢,我解释道:「这是男人的正常生 理反应啊,变大了之後裹在内裤里不舒服,所以我要把位置调一下。」我姐也没 说什麽。 经过一番努力,终於把裙子的水拧得差不多了,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目光一 直在我姐的大腿和三角地带游荡。我姐的皮肤还算不错的,因为练啦啦操,所以 皮肤都很紧致,没有什麽赘肉,肤色不算太白,但是看上去还是很美的。 我姐的内裤也被雨水打湿了,确切的说是雨水打湿了黑色的小熊超短裙,超 短裙湿透了之後又沾湿了内裤。我姐的内裤紧贴着她的阴部,本来这条内裤就比 较薄,又因雨水的原因,贴着我姐阴道口的地方已经变成透明的了,现在灯光充 足,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姐那里的毛发了,黑黑的,不过应该不是很多。 这时,我姐喊了我一声,我看得入神,没有听到,我姐又喊了我一声,看我 还是没反应,在那发呆,於是朝我走来。我姐一动,我就从走神中恢复了过来, 这时我姐也知道我在看哪了,但是她也没说什麽,准备脱掉自己的上衣,她看了 我一眼,估计是因为害羞吧,转过身去脱衣服。 我姐姐那件白色纱质短袖上衣的脖子後面有个拉链,要把这个拉链拉下来, 拉到腰和背的中间才能把上衣脱下来。我姐尝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把拉链拉动, 於是转过身来对我说:「弟弟,这个拉链不知道怎麽搞的,拉不下来,好像卡住 了,帮我拉一下。」我连忙说:「好,我来拉。」 当时也不知道怎麽搞的,正常情况下一般都是走到我姐身後去帮她拉拉链, 当时不知道怎麽了,我直接走到我姐面前,伸手绕过脖子去拉她的拉链,我姐也 没觉得有什麽问题,只是因为我贴得太近,习惯性的两只手从我腋下伸过去,搭 在我的肩上,这样一来我姐离我更近了。 我尝试了一下,也拉不下来。因为我是从正面去拉拉链的,所以看不到具体 什麽情况,於是将头尽量伸出去,使我能看到我姐脖子後面的拉链。这时候我姐 和我已经完全贴到一起去了,她的乳房已经死死地压在了我的胸膛上,我当时的 心思完全放在拉链上,而我姐已经开始有点呼吸不畅了。 终於拉链可以动了,原来是被头发缠住了。可我一想到,我现在要拉下拉链 脱掉面前这个紧紧抱住我的女生的上衣,我的手就开始颤抖起来,我一点点一点 点的拉下了拉链,当拉链拉倒腰和背之间时,我姐的衣服已经变得松垮垮的了, 这时我以为我姐会自己动手把衣服脱下来,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动作,於是我将手 放在我姐的腰部,一点点的搂起了她的上衣。 当我搂到我姐的胸部的时候,因为有手挡着,我没办法继续往上搂,於是就 和我姐分开来。这时我姐也去清醒过来了,看着我脸红着,连忙甩开我的手,自 己把衣服脱了下来。衣服脱到头发那里的时候,我姐理了理头发,使衣服容易脱 下来,这时我姐的胸部已经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了。 这时我的眼睛离我姐胸部的距离只有三、四十厘米左右,所以我可以清清楚 楚的看到我姐的胸罩和乳房上裸露出来的肌肤。我姐的胸部不算大也不算小,没 有丝毫下垂的迹像,因为胸罩的束缚效果,可以看到一条深深的乳沟。 这时我脑子就在想,要是我能摸一下就好了……不,我不要摸,我想整个手 放上去,轻轻地揉,我的手放上去应该刚刚好,既不会一手无法掌握,也不会有 那种手握不满的情况。 当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姐已经把上衣脱下来了。我姐似乎已从刚才那 种状态中恢复过来了,她见我盯着她的胸部看,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笑道:「还 看,有那麽好看?」我无意识的答了句:「好看,好看。」等我反应过来之後, 连忙说:「切,没料,没什麽好看的!」然後偷偷的察看我姐的表情,谁知我姐 没有生气,而是微笑地看着我,这反而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就在这时,我姐的表情变了,坏坏的一笑,道:「弟弟啊,好不公平啊,我 脱得只剩内衣内裤,身体都被你看光了,你怎麽还穿着一条长裤啊?快脱下来, 小心感冒哦!只有你看我,我却不能看你,这不公平!」 我道:「姐,别闹了~~」我姐继续坏笑着说:「哎呀,别害羞嘛!我们是 一家人,让我看看怕什麽?小时候我们的爹妈通宵打麻将时,你还抱着我睡过觉 呢!来来来,我的衣服是你帮我脱的,所以你的裤子我来帮你脱,嘿嘿~~」说 着就伸手要扒我的裤子。 我连忙去抓她的手,可能是刚才看了太刺激的东西,心情没平静下来,有点 点小激动,手上没力,眼看着我姐就要把我的裤子扒下来了,我连忙往後一退, 由於使力过大,我姐又扯着我的裤子,一个没站稳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姐也 被我带着倒了下来,而且这个过程中,我姐也顺利地把我的长裤脱了下来。 我姐在倒下来的时候,因为手抓着我的裤子,倒下来的时候没有手撑着,直 接倒在了我的身上,最要命的是她的嘴巴刚好一口亲到了我的嘴上。现在我们的 姿势是这样的:我的人躺在地上,腿弓着岔开了,手搂在我姐的腰部,长裤已经 褪到了小腿。而我姐呢,手刚刚松开了我的裤子,嘴巴亲着我的嘴巴,阴部正被 我已经很坚挺的小弟弟在顶着。 (三) 上回说到我和我姐的衣服都湿透了,为了不感冒,我们相互脱下了对方的衣 服,只剩下内衣。而我姐在强脱我裤子的时候发生意外,和我一起倒在了地上。 现在我们的姿势是这样的:我的人躺在地上,腿弓着岔开了,手搂住我姐的腰, 长裤已经推到了小腿;而我姐呢,手刚刚松开了我的裤子,嘴巴亲着我的嘴巴, 阴部正被我已经很坚挺的小弟弟顶住。 我倒下去的时候直接後脑着地,摔得我有点发蒙,等我下一秒清醒过来之後 就发现,我姐的嘴唇正好挨着我的嘴巴。正当我要推开我姐的时候,我姐睁开了 眼睛,就这样我们四目相对,但是谁也没说话。 就这样对视了几秒,我姐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我又打算推开我姐,这时我却 很明显的感觉到我姐的嘴巴动了一下,然後擡起头,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对我说: 「弟弟,把你的眼睛闭上~~」我当时已经十有八九猜到我姐有什麽打算了,但 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眼睛。 然後,我姐再次把嘴巴贴向我的嘴巴,在我们嘴唇相碰之後,我更感觉到我 姐的舌头伸了过来,伸到了我的嘴里并努力想要撬开我的牙齿。这时的我已经不 能自已了,我打开牙齿回应着我姐的舌头的努力,并伸出我的舌头尝试去触碰姐 姐的舌头。很快地,两条舌头在我的口腔中缠在了一起,两条舌头不断地在我的 口腔中搅动着…… 我的手慢慢地搭在我姐裸露的腰上,并不断地抚摸着我姐的腰。不知道我姐 是因为舌头伸出来的时间有点长还是因为别的什麽,我姐的舌头慢慢地缩回了她 的嘴巴内,而我的舌头紧接着她的舌头伸了过去,最先触碰到我姐的牙齿,再往 里面就碰到了我姐的舌头呢!我的舌头继续在我姐嘴里和她的舌头搅动着,并且 近似贪婪的吮吸着我姐的嘴。 不久,我姐感觉到自己的阴部有东西顶着,於是伸手慢慢地摸下去,当我姐 的手隔着内裤碰到我的小弟弟时,我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我姐被我这个反 应吓了一跳,连忙把手缩了回来,并看着我的脸,见我没什麽反应,仍旧闭着眼 睛,舌头仍旧在自己的嘴里搅动,於是手又慢慢地伸到下面,小心翼翼地轻轻碰 了下我的小弟弟,见我没有什麽不适的反应,便慢慢地握住了我的小弟弟,感受 着我的小弟弟传过来的温度。 握住了一会後,我姐张开手掌,轻轻地抚摸着。这时我的手也不自觉地由我 姐的腰部往下移动,再碰到我姐的内裤,因为我姐的内裤被雨打湿了,所以费了 一点时间才把手伸进我姐的内裤里。 我的手完全伸进了我姐的内裤里之後,手在我姐的内裤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 臀部,然後慢慢地由抚摸变成了揉捏。我姐的屁股不算丰满也不算很翘,但是皮 肤很紧致,一点都没有松垮垮的感觉。 感受到自己臀部那种肉碰肉的触感之後,我姐也不甘示弱的从侧面把手伸进 我的内裤里并一把握住了我的小弟弟,然後慢慢地套弄着。我一边享受着姐姐的 套弄,一边也不老实的把手继续往里伸,慢慢地抚摸到我姐屁股的下方,继续往 下伸,直至碰到我姐的阴部。这时我姐轻轻的呻吟了一声,然後停下她嘴里和手 中的动作。 我见我姐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知道她可能是在等待着我的下一步动作,於是 用手翻开了我姐的阴唇,当我的手触碰到我姐阴唇覆盖着的嫩肉时,我姐再也忍 不住了,身体开始不断地轻轻地颤抖着,嘴里也不断地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然 後连忙拿出我的手,猛地坐了起来。 我睁开眼睛,看见我姐坐在我的大腿上急促的呼吸着,并试图平复自己激动 的心。我没有说话,也没有问她怎麽了。我姐姐慢慢地站起来,看到我用有点略 微失望的表情看着她,於是向我伸出了手,我握住了她的手,我姐一把将我拉了 起来。 在我站起来之後,我姐沈默了半天,然後说:「弟弟,陪我去主席台的栏杆 边休息一下。」然後看了一眼我的脚下,微微一笑。我现在才发现,我姐这种微 微一笑的表情还挺好看的。 我应道:「嗯,好~~」就准备往那边走,可是一擡脚就感觉到一只脚擡起 带着另一只脚,眼看就要倒下去了,我姐连忙把我扶住。这时我才知道我姐刚才 的微微一笑是为了什麽。 原来我姐刚才强脱我的长裤时,虽然成功把我的长裤脱了下来,却没有完全 脱掉,长裤脱是脱下来了,可是还挂在我的脚裸上,所以我一走动的时候就直接 绊倒了自己。 这时我姐展示出了她那花枝乱颤的疯笑(就是那种笑得很开心,完全不注意 形象的笑),我没好气的说:「笑什麽笑?都怪你,你还好意思笑。」我姐笑脸 盈盈的道歉道:「好啦好啦~~我不笑了,你还是快把裤子脱了吧,小心等下又 把自己绊倒了,下次我可不扶你。」我点了点头,弯下腰脱下了自己的裤子。 我们俩各自拧乾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後,我姐走过来牵着我的手说道:「陪我 到栏杆那边休息吧,随便把衣服挂在那吹一吹。」我拿起衣服跟着我姐走到主席 台的栏杆边,各自挂好了自己的衣裤。 之後,我看了我姐一眼,可她没看我,眼睛直视着前方,似乎在想着什麽。 我没去问她,也扭头看着外面,外面黑漆漆的,什麽都看不见。这个露天的跑道 主席台这边就是我们进来时的那条马路,对面是一片湖,湖的对面有好多楼房, 可以说是灯火通明,和这边呈现了很明显的对比。 我们俩就这麽直直的看着前方,默默无言。过了一会,雨小了,我转头看了 一眼我姐,这时我姐也刚好转头看我,我们都不知道向对方说什麽,又都把头转 了回去。 过了一会,我没有将头转过去,叫了一声我姐:「姐~~」我姐应道:「什 麽?」我说:「我们雨中散步去吧,不打伞。」我姐很快就答应了:「好。其实 我以前就想不打伞在雨里漫步了。」然後停顿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麽:「不行 啊,现在虽然雨小,但是不打伞的话,到时候走完了,外衣可能会乾,内衣一定 还是湿透的,那怎麽办?」 我想了一下,试探性的说道:「要不,我们把内衣脱了。反正这儿挺隐秘, 也没别人可以看到。」我姐道:「那不就成了裸奔了麽?」我道:「你之前不是 说,如果走光了就当是穿着泳衣游泳好了,你现在就当是在家里洗澡好了。我以 前在网上看到外国有好多地方都有天体运动,据说这样对身体好什麽的,反正是 有好处的。」 我以为我姐会犹豫的,可是我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勾了一下我的鼻子说: 「你个小色狼,想看我的身体是不是?算了,今天就陪你疯下去,今晚你想怎麽 样就怎麽样吧!不过,我不要在这脱,我们下去了再脱,脱了之後你把我们的内 衣拿上来挂着再下去,好不好?」这时我当然答应了她的要求:「好!」 我姐牵着我走下了看台,走到跑道之後,我姐不好意思的说:「脱吧!」便 转过身脱自己的胸罩。我也弯下腰脱我的内裤,因为小弟弟稍微有点硬了,所以 脱下来时稍微有点费劲。在我脱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都盯着我姐,看我姐是怎 麽脱下自己的胸罩和内裤的,可惜因为跑道上没有光,所以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我姐脱掉了自己的内衣,转过身,两腿紧紧地夹住,左手遮住自己的胸部, 右手拿着内衣裤递给我。我接过姐姐的内衣裤後,我姐说道:「快上去吧!」我 答应道:「嗯。」当走到主席台正准备挂起我姐的内衣裤时,我把内衣裤凑到鼻 子跟前闻了闻,有雨水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应该是香水的味道,我觉 得很少有女人是真的有体香的。 挂好了衣服,我连忙跑下去,下去後看到我姐背对着我站着,似乎等待得有 点焦急。我走上前一把握住我姐的手,说道:「走吧~~」我姐埋怨道:「怎麽 这麽长时间啊?衣服都放好了没?别到时候我们没穿的。」我道:「放好了,放 好了,姐姐大人你就放心吧,交给我的是没问题的。走啦~~」於是,我牵着我 姐,两人赤裸裸的开始了雨中漫步…… (四) 上回说到我和我姐在一系列暧昧的举动後,决定要全裸散步。 挂好了衣服,我连忙跑下去,下去後看到我姐背对着我站着,似乎等待得有 点焦急。我走上前一把握住我姐的手,说道:「走吧~~」我姐埋怨道:「怎麽 这麽长时间啊?衣服都放好了没?别到时候我们没穿的!」我道:「放好了,放 好了!姐姐大人你就放心吧!交给我的是没问题的。走啦~~」於是,我牵着我 姐,两人赤裸裸的开始了雨中漫步…… 我们是从主席台开始走的,刚开始的时候走得很慢,也很不自然,毕竟两个 人都是第一次一丝不挂的在外面。这时我和我姐把手握得很紧,手心已经湿了, 不知道是我紧张得出了汗,还是我姐紧张得出了汗,可能我们俩都有吧! 主席台在露天跑道一边的正中间,虽然走得很慢,但是走了没多长时间就走 到了我们进来的那个大铁门,大铁门是那种铁枝的,而不是一整块大铁皮覆盖的 那种,所以整个露天跑道就只有这个地方可以从外面看到里面的情况。 我为了缓解紧张气氛,故意对我姐开玩笑说:「姐,要不我们出去逛逛?」 说着就假装要拉着我姐往大门外面走。我姐当时吓得连忙两只手抓住我的手,拼 命地拉住我不让我往外走,张嘴小声叫道:「你疯了啊?我们俩没穿衣服啊,你 知不知道,要是被人看见抓去派出所怎麽办?你想害死我们啊?」 其实我当时根本就没用多大的劲,只是假装要往外走,所以我姐猛地一拽, 我就被她硬生生的拽了回来,拽回来的同时由於我姐用力过猛,我直接撞到了她 的身上,而手臂直接撞到了她那富有弹性的裸露在外的乳房上,我的手臂就这样 压着我姐的胸部。 我姐仍旧怕我拉着她往外走,所以一直都死死地抓着不放手。被我姐这样抓 着,能很清楚地感受到我姐胸部的柔软和温度,让我感觉很是舒服。 我看到我姐这样死死地抓着我,而我们又站在露天跑道外面可以看得到的地 方,时间长了,搞不好就真的被人发现了。我连忙对我姐说:「姐,你再这样压 着,小心把自己的胸部压扁了。而且你这样抱着我,让我慾火焚身啊!」 我姐听到我这麽说,连忙稍微松开了抱紧我的手臂,说道:「不行!我要是 松手了,那你又拉着我往外跑怎麽办?」听到这里我笑了:「姐,我刚才根本就 没用劲好不好,不然的话,你怎麽可能拉得住我?要是那样,你早就被我拉出去 了!」 这时我姐终於稍稍放心的松开了手,想到自己刚才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弟弟, 自己的胸部与弟弟的手臂那麽亲密的接触,就害羞的骂道:「你个小色狼,差点 被你吓死了。」我自己辩解道:「什麽色狼啊?明明是你自己抱着不撒手,害得 我们不能赶紧离开门口,你怎麽埋怨起我来了?」 这时我脑海里想到一个邪恶的玩笑:「姐,难道你刚才故意那麽做,就是为 了在门口多呆一会儿,好让外面的人可以看见你?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啊!」 我姐擡起手狠狠揪了一下我的手臂,压低声音叫道:「你才有那种爱好呢! 我觉得被你看到都够吃亏了,怎麽可能喜欢给别人看啊?我才没那麽变态呢!」 我求饶道:「好啦!好啦!我知道错了!快松手,痛死我了!」我姐看到把 我揪痛了,连忙松开手。在我姐松手後,我用右手拉起我姐的左手握在手心,继 续我们的散步。 走了几步路,我就对我姐说道:「其实我也不喜欢被别人看。」我停顿了一 下,觉得表达得有点不清楚,又补充道:「我是说,我不喜欢你的身体被别的人 看到!」我姐沈默了一下,轻轻地吐出两个字:「谢谢!」说完这两个字,我姐 的身体也稍稍的靠在了我的身上。 之後,我们一边走路一边聊天,渐渐地,雨停了。雨停了之後,露天跑道上 开始起风了,因为之前在下雨,所以我们俩的身上都湿透了,一阵风吹来,我们 就感觉到有一点点冷。因为我是男孩子,所以觉得没什麽,而我姐哆嗦了一下, 说了句:「好冷啊!」就把身体整个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见我姐觉得冷,就松开她的左手搂住了她的腰。不愧是练啦啦操的女孩的 腰,腰上面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没有那种丰满的感觉,皮肤紧致而且光滑,我 忍不住的在我姐的腰上抚摸了几下。 我姐没有在意我的动作,因为我松开了她的左手後,她就把左手伸过来想要 握住我的右手,我不知道她的意思,只以为我姐要用左手握住我的左手,於是就 把我的左手伸上前去。就在我姐把手伸过来的时候,因为我的小弟弟到现在都一 直处於勃起状态,所以我姐把手伸过来的时候,直接就碰到了我的小弟弟。 就这样,我搂着我姐的腰,我姐握着我的左手,我们继续绕着跑道走。我姐 轻轻笑着在我耳边说:「好大啊!怎麽会这麽硬啊?」我说道:「能不硬吗?身 边有个身材这麽棒的美女被我搂着,而且还是一丝不挂的,我想不硬都不行啊! 这要是不硬就不是男人了。」 我姐接着说道:「原来男生的那里可以变得这麽大啊,平时看你那里都看不 出来,没想到硬起来之後翘得那麽高。你现在要是穿着裤子出去,一定所有人都 看得出来的。嘿嘿!」我姐太可恶了,这时候还不忘开我玩笑。 说到这里我就有疑问了:「姐,不会吧,你不会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这个东 西吧?」我姐答道:「嗯,是啊!活生生的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只是在电脑上看 过。」我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难道你和你男朋友之间就没发生过什麽?」 我姐似乎听出了什麽,伸出右手敲了一下我的脑袋,骂道:「你瞎想些什麽 呢!你把你姐当什麽人了?我穿内衣的样子都没有被除你以外的男生看过,你居 然还这样说我。还有,你说的那个男朋友,我们高中毕业之後就分手了。」 我又问道:「那之後你就一直没找过新男友?」我姐答道:「嗯,因为想考 研,怕到时候谈了朋友又要分,所以大学也没打算谈朋友。」「哦,原来是这样 啊!」我说完之後,二人又陷入了沈默。 过了一会,我姐靠在我身上说道:「弟弟,你说我们俩不是姐弟而是情侣, 那该多好啊!」我回道:「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与其说是姐弟,倒不如说是情 侣。」 「是,我也有那种感觉。特别是现在这样被你搂着的样子,感觉就是一对情 侣。」我见我姐声音越说越小,情绪有些低落,於是就开玩笑道:「做不成情侣 没关系嘛!那就做情人!嘿嘿!你愿意不?」 我说完以为我姐又要骂我色了,没想到我姐想了一会,说道:「好!从今天 起,有人的时候我们是姐弟,没人的时候,我们就是情人。弟弟,这可是你提出 来的,你可不要反悔啊!」边说还边在那笑。但是我瞬间无语了,完全不知道应 该说什麽! 在这之後,我姐似乎挺高兴的松开了我的左手,两只手把我的腰环抱住,胸 前的两团肉已经完全压在了我的身上。我说道:「姐,你这是在诱惑我啊!」我 姐笑道:「我就诱惑你怎麽了?怎麽,不想让我诱惑啊?那我移开了啊!」我连 忙道:「不移开,不移开。我让你诱惑,我喜欢你诱惑我。」我姐伸出手拍拍我 的头道:「这还差不多,这才是我的乖弟弟!」 我们就这样走了一圈,走到主席台边时,我对我姐说道:「姐,我想有个请 求。」我姐立刻应道:「什麽请求啊?我们是姐弟,还说这麽见外的话。我说了 的,今天你想怎样疯,我就陪你怎样疯!」 我不好意思的小声地说道:「姐,让我摸下你的胸部吧?」我姐笑道:「我 还当是什麽请求呢!没问题!不过上到主席台去再给你摸吧,在这下面看不到我 们的衣服,我总觉得不安心。」我想想也对,就答应了。 我们就这样相互搂着走上了主席台,当走到主席台上时,我们松开了对方, 因为灯光的原因,我才清楚地看到了我姐的裸体到底是什麽样。我姐察觉到了我 的目光,连忙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胸部和阴部。我姐的头发稍稍有点淩乱,脸颊看 着有点泛红,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那勃起的小弟弟。 我走上前去,我姐看到我动了,猛地擡头看着我,那种满脸通红的样子真可 爱。我轻轻地抓住了我姐用来遮住胸部的手,说道:「姐,是你自己说要我们上 来之後再给我摸你胸部的。」我看我姐没反应,就担心地问道:「姐!姐!你没 事吧?」 这时,我姐回应了我:「嗯,没什麽。」然後缓缓地放下了遮住自己胸部的 手。这时我还是有点担心,就喊了一声:「姐?」我姐看了我一眼,立刻抓住我 的手按在了她的胸部上,然後教训道:「你是不是要这样啊?我都不介意给你摸 了,你还介意个什麽?」然後我姐就闭上了眼睛,靠在主席台的後墙上,任由我 的手在她的胸部揉捏。 这时我才真正的看清楚了我姐的乳房。没有了胸罩的支撑後,我姐的胸部显 得没有之前那麽大了,但是还是属於那种一只手刚好掌握的大小。白白的乳房和 我姐其它略微棕色的皮肤形成了很明显的对比,我姐乳头的颜色是那种很淡很淡 的红色,乳晕很小,乳头因为刚才一系列的刺激,已经开始硬起来了。 我揉了一会姐姐的胸部,看到乳头已经硬起来变大了,便用手指轻轻地捏住 姐姐的乳头,轻轻地搓弄。我姐似乎有点受不了了,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而 且嘴里哼出了轻轻的舒服的呻吟声。 我一边捏着姐姐的乳头,一边问道:「姐姐,很舒服麽?」我姐仍旧闭着眼 睛,没有回答我的话。我也没管她,继续我的手上运动,一会儿揉,一会儿摸, 一会儿又捏。後来觉得不过瘾,见我姐一直都没什麽反应,便握住我姐的乳房弯 下腰半蹲着含住了姐姐的乳头。这时姐姐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估 计是胸部的刺激太激烈了,然後又闭上了眼睛。 我把姐姐的乳头含在嘴里轻轻的吸着,然後又用舌头轻轻的按摩,过一会又 用牙齿在乳头上轻轻地磨着。姐姐的乳头在我嘴里不断地被我挑弄,呼吸越来越 急促了,呻吟声也慢慢地控制不住慢慢地变大了。最後我姐实在忍不住了,睁开 眼睛,把我拉起来,然後就猛地对着我的嘴巴亲了上去,两人的舌头不住地在嘴 里搅动。 姐姐紧紧地抱住我,而我的手则不断地在姐姐的背腰臀上游走,我可以清楚 地感受到姐姐的胸部压住了我的胸膛,而姐姐的腹部也可以感受到我勃起的小弟 弟那灼热的温度。 两人就这样吻了将近一两分钟,姐姐才移开了嘴巴,情迷意乱的说道:「弟 弟,我下面……很不舒服……好难受,我想要……跟姐姐……好不好?」但是我 也想不了太多了,也没办法考虑什麽道德伦理的问题,直接把姐姐抱起来放在了 地上,然後分开姐姐的双腿。 当姐姐的双腿完全呈M型时,我终於看到了姐姐阴部的全貌了。我姐的阴毛 不是很多(我姐姐後来和我说,因为她学的啦啦操,穿啦啦操的衣服的时候,阴 毛露出来会很难看,所以自己剃了一点,只留下中间的部份),而阴唇的四周基 本上没有阴毛,阴唇的四周看着很乾净,也没有像网上的那些图片那样完全翻出 来了,只是因为动情了,所以阴道口已经微微张开了。 我伸手上去轻轻地沿着阴唇摸,摸了一会又把手指伸进阴道里面玩,因为我 知道女孩的那里十分脆弱,所以不敢使劲。 我姐姐被我摸得有点受不了了,开始哼哼道:「弟弟,别摸了,姐姐……好 难受……快点进……来,快点,我受……不了了……」然後抓着我的手往外拔。 我立刻抽出了手指,上前用阴茎顶住了姐姐的阴部,因为姐姐流了太多淫水,顶 上去一滑,第一次没顶进去,姐姐於是直接握住我的阴茎慢慢地引导着龟头插入 自己的阴道。 这时我慢慢地将阴茎向前顶着,忽然姐姐眉头一皱,我知道我已经顶到她的 处女膜了,我怕姐姐会痛就停了下来。姐姐似乎知道我怕痛着她了,说道:「没 事,我忍一下就过去了。你别停,继续啊!」我听到这话就继续将阴茎向前顶, 随着姐姐一声痛苦的呻吟,我的阴茎也完全进入到了姐姐的身体里面。 这时我停了下来,对姐姐说道:「姐,你休息一下,等不痛了再继续。」姐 姐实在是觉得痛得有点难受,便「嗯」的答应道。过了一会,姐姐喊了我一声: 「弟弟~~」我就知道我姐已经可以开始了,於是小心翼翼的抽出我的阴茎,然 後又插进去,最开始是慢慢地抽动,然後在姐姐的配合下逐渐加快速度。 姐姐的腿现在已经完全盘在我的腰上,我的手环过姐姐的背紧紧地抱着她, 姐姐也用手抱着我,不住地呻吟着,而我也不住地抽动着。姐姐的手不断地在我 背上又抓又挠,我已经无法顾及我的背了,整个人完全沈浸在和姐姐做爱的快感 之中,抽插动作的互相磨擦刺激着我的龟头,也刺激着姐姐的阴道内壁。 突然,姐姐的身体开始颤抖,腰也不自觉的挺起来了。接着只听到姐姐一声 长长的呻吟,姐姐高潮了,我也在姐姐的呻吟中射出了我的精子。精液一连射了 好几次才停止,姐姐也慢慢地从我的射精中回复过来,我和姐姐就这样保持着高 潮和射精时的插入姿势,相互看着对方的脸,喘着粗气。 等我呼吸稍稍平复了一点後,我说道:「姐,对不起,我没忍住,射到里面 去了。」我姐一脸微笑和满足的摸摸我的头说道:「不要紧,今天是安全期,没 事的。」然後我把已经射了精的阴茎从姐姐的身体里抽了出来,头枕着姐姐的胸 部,静静地趴着,姐姐也抱着我静静地躺着。 十分钟後,我扶起了姐姐,这时我之前射进去的精液也流出了姐姐的阴道, 混合着一些血丝顺着大腿缓缓地流下来。我扶着姐姐走到了我们晾衣服的地方, 姐姐拿起她的内裤擦掉了大腿上的精液,然後把内裤递给我说道:「这个给你, 这是被你的精液弄脏的,所以你要负责给我洗乾净。」 我点点头,接过了姐姐的内裤。姐姐又说:「帮我穿下衣服,我身上一点劲 都使不上来。」我应道:「哦,好,先跟你穿。」然後我给姐姐扣好了胸罩、穿 上了上衣,又穿上短裙,最後在姐姐的注视下穿回自己的衣服。 这时,我姐走过来,手搭在我的肩上说:「扶我回去吧,我真的没劲了。」 就这样,我先扶着我姐把她送回了家。她家的人都睡了,姐姐稍微的冲了个澡, 洗了下自己的阴户,就被我扶上床睡了。我回到家,把姐姐的内裤很谨慎的藏在 长裤的口袋里。 第二天,因为我们放暑假,可是我家人没暑假放,都去上班了,我就早早的 把姐姐的内裤洗了,找了个机会把内裤还给了我姐。 【完】